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四十四一章:一色彩羽总希望把握住机会

第四十四一章:一色彩羽总希望把握住机会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当然不是那种一发现了问题就慌慌张张地去寻找问题的发生源地的人。我对于轻音乐同好会的信任,以及轻音乐同好会的实际的结果,其实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的我的自顾自的观察和分析。所以,在这种观察下,我的逻辑出现了问题,那只能证明我之前所秉承的观念无法自洽,需要进行纠正。

    需要进行纠正的是由比滨和也本人的观点,而不是通过我可能的对轻音乐同好会进行的干预来改变对方进行的结果以使其适应我的逻辑——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所以,在那之后,我偶尔也会路过第二音乐室的教室门,也会注意到里面除了偶尔的传来的不那么熟练的吉他练习的声音以外,已经没有其他乐器的声音了——甚至连柳原朋的高声抱怨的声音也听不到了,我也有的时候会在去到三年级的教室去寻找城廻会长的时候遇到看上去不是那么有精神的饭冢部长,偶尔会在学生会的教室里见到一脸淡然地似乎继续一脸淡然地在和会长谈论学园祭的表演安排的北原前辈,这一切都证明了轻音乐同好会的表演安排已经被剔除出了学园祭的名单。

    但是,我却并没有试图对这种让我感到惶恐的结果做过什么能够改变的事情——即使是小木曽前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了这个消息,然后有些旁敲侧击地问我是否需要她的帮助的时候也是如此。

    虽然所之前无论是一色,还是比企谷,甚至是小木曽前辈,都指出过我的思考方式上的错误之处,但是他们的做法仅仅是限于在理论上的指出,而没有举出事实来证明。而现在的情况,属于我的这个逻辑的运作方式,第一次被事实所证明喂错误,也就是说,即使我进一步相信我的逻辑自洽的这一点,并且将其他人指出的问题放置一边,也不能改变逻辑本身存在漏洞的事实。

    “虽然我听不懂你一直在嘀咕些什么啦,但是从我听到的这些话来说,我是不是可以恭喜由比滨和也同学你终于从中二病毕业了?”一色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呃,我刚才心里想的话是说出来了吗?

    “恩,说出来了,包括刚才那句话你也说出来了呢!我感觉你这看上去就像是那种心里特别郁闷,但是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最后却又有一种无意识地想要别人听到自己的想法的样子,所以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一色点点头,说道,话说现在不是下课时间吗?这个家伙怎么不和她的小圈子的人待在一起?——恩,我确定这句话我没有发出声。

    “呃,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我难道就不能有一个不和其他人待在一起的时候吗?”但是很遗憾的是,大概是我的眼神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了,所以一色立刻露出了一个很受伤的表情。

    “很遗憾,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诶,你是这么认为的啊,”一色歪着脑袋看了我一眼,随后恍然大悟地说道,“啊啦,我明白了,很遗憾我知道你是想用这种特立独行的对我的态度来表现你看待我和其他人看待我的方式的不一致从而想要吸引我的注意,但是很遗憾——”

    “——但是很遗憾一色彩羽同学请你不要在我的面前自我意识过剩了,我并没有兴趣陪你长时间地玩这种游戏。”

    “这个反应真是无趣,你应该露出那种害羞的反应才对的,可是这种情况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色撇了撇嘴,说道,“好吧好吧,你说对了,我现在找你是有事情的,叶山前辈让我问一下你,下周总武高的足球部和清泉大附中有一场友谊赛,如果你愿意的话是前辈的队伍里随时会给你留一个位置的。”

    “我想他应该早就知道我的答案了吧?”

    “不,我猜叶山前辈是不知道的,或者说他即使是知道答案,也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一色笑眯眯地说道,“而且我看你刚才的那段独白什么的,你不是从你的中二状态中醒悟过来了吗?感觉还是有些机会的呢!”

    “我不知道你到底听了多少,但是请你把你听到的那些话给忘记掉,现在的确出了些问题,调整期,重新整合期之类的,但是你要让我回答你的这个问题的话,我答案还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真的是这样的吗?据我所知,现在足球部中的所有人可依然对你是很服气的呢!尤其是那些和你一起比赛过的替补球员,每次他们在和主力阵容的练习赛中输球就会提到你呢,这种事情连叶山前辈本人也无法阻止,虽然你的人不在社团当中,但是你依然有这种神话一般的传言就是了。所以,如果你要加入球队的话,我相信任何人都会很愿意为你留出一个主力位置的。”

    “这倒是我需要道歉的地方,因为我的原因,叶山对于球队的控制力下降了吧?但是这不也正是一个考验他的整合能力的好机会了吧?一个球队不需要两个领导者的存在,我的加入,一定会导致球队的整体气氛的混乱的,所以我还是敬谢不敏了吧?”

    “ok啦!那我就这么回去报告叶山前辈了。”一色点点头,干脆地回答道。

    呃,就这样接受了?

    “恩,就这么接受了啊!我也说了,叶山前辈是能知道你的反应的,但是他只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重新让我来问你一次嘛,如果出现奇迹了那不是一件很赞的事情吗?”一色露出了一个狡黠的表情,随后继续说道,“而且,如果从我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一次的确不能说是没有收获哦!”

    虽然我知道一色是那种很善于捕捉对方的言语漏洞的人——事实上,她擅长的就是这种细微的操作——但是我的简单的拒绝的话到底又让她发现什么事情了。

    “和也你这一次拒绝我,用的是一个我能够听懂的理由了呢!”一色摇头晃脑地解释道。

    “什么叫做你能够听懂的理由?”

    “之前和也在拒绝叶山前辈的时候,不是一直用的是那种不干预,才能的危险之类的比较中二的字眼吗?中间绕了一圈很长的逻辑,来证明如果你去踢球了,那就会产生不可估计的后果。但是这一次,你拒绝我的原因,是因为你觉得如果你加入球队的话,那么会让球队的领导集团产生混乱,这是一个很浅显,也很容易让人接受的理由,这说明你至少从之前的那种无法交流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了呢!”

    不得不说一色对于我的判断还是十分准确的,现在的我,因为之前的轻音乐同好会事件造成的困扰,正在对自己的判断问题的方式产生怀疑,这也使得我在拒绝一色的时候,习惯性地避免了运用之前的逻辑,而这一点,也已经让一色很清楚地抓住了。

    “所以说,回去之后我只要向前辈报告说和也担心球队的团结问题,然后前辈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就可以看到你的上场了吧?”

    “喂,我可没有那么说啊,我刚才提到的只是一个最明显的理由,至于其他事情——”

    “——那就到时候再一个个解决吧!和也你这可是傲娇的表现呢!”

    一色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可恶,这个女人就不知道尊重一下别人吗——啊不对,她是那种特别会尊重别人的人,但是前提是她觉得尊重别人是必要的时候,也就是说她现在打断我的话是刻意为之的。

    “呐呐,还有一件事情呢,和也,城廻会长让我来问的。”

    “我可是会定时向会长报告情况的,会长为什么要你来转达啊?”

    “没办法啊,这个问题感觉比较私人,所以会长觉得她不好当面向你提出,只好找我来问你了。”一色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一副想笑但是又不敢笑的样子,这让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会长让我问你啊,你和清泉中学学生会的木村会长,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还有什么关系啊,你是知道的吧,我和小春的,呃——木村会长?”

    等一下,木村会长是怎么一回事?

    “对啊,会长问的不是杉浦书记,而是木村会长啊!”一色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就是说,木村会长私下里联系了一下巡姐,问她选你所在的社团来帮忙有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巡姐只是说这是平冢老师的建议,然后木村会长就用一种比较为难的语气开口了,恩,我这是转述的巡姐的表达方式,然后巡姐转述的木村会长的,双重的转述肯定会有些不一样,不过你自己去感受一下吧:‘城廻会长,虽然,恩,由比滨前辈工作完成得十分出色,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呃,在面对前辈的时候,还是有些拘束,很放不开的样子,这样可能会有些难办的。’”

    这倒是很像是木村会长的风格,在她拿捏不清楚我和小春的关系之前,最好的方式还是直接把这种不稳定的定时炸弹因素给排除掉,不过,她的这种表达方式,也难怪城廻会长会觉得好像是我和木村会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了。

    “那你就直接告诉会长就好了吧?主要问题不是我和木村的,而是和小春的啊!”

    “但是我也无法确定呢,我并不是很清楚你在那个时候和杉浦书记分手的原因,你想,如果是因为移情别恋到了同是学生会成员的木村会长的身上,然后——呃,我知道了。”

    我相信我的眼神的恐吓起到了足够的效果,一色彩羽的yy也就到此为止。

    “你就和城廻会长说,我和小春两个人都没什么问题,其他人的那种多余的担心就没有必要了,当然,如果她能够说服侍奉部的其他人完全接手我的那部分工作的话,我也是很开心的。”

    “明白!”一色点了点头,但是她的目光依然死死地盯在了我的身上,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呃,所以你的事情应该完了吧?还有什么事情要看着我啊?”

    “工作上的其他人拜托我问你的事情问完了,接下来应该是我自己的事情了吧?”

    “你自己的事情?”

    “对啊,我想你应该看过学园祭的演出名单了吧?你之前有关注的轻音乐同好会,并不在那个上面哦!”

    “所以呢,你要表达什么?”我相信一色说这句话绝对不是因为和我想到了一个思路,但是她提起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有些别扭。

    “所以呢,二年级的柳原前辈,应该就是在没有演出的情况下直接去参加miss总武高的选举了吧?”

    我好像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不过,一色彩羽这个家伙,之前提起要参加miss总武高的选举,这看上去是认真的啊!

    “学生会成员真的可以参加这种选举吗?我以为你之前说的只是随口一提而已——”

    “那是当然的,北海道那边都有那种学生会按照人气投票选出的学校呢,总武高的学生会成员如果连这种选举都参加不了那不是太没意思了吗?”

    “这倒也是呢!所以,你是觉得柳原朋没有了轻音乐同好会的演出,所以人气会下降吗?”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啦,”一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说道,“你也知道啊,即使只看二年级的前辈,柳原前辈的人气在二年级也不是很稳固的,无论是结衣前辈,还是雪之下前辈,还有三浦前辈,其实只算人气都要压过柳原前辈一筹的,只不过结衣前辈和雪之下前辈对于这种活动不感兴趣,三浦前辈又觉得自己不需要这种活动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才让柳原前辈渔翁得利了,所以,这一回,我觉得在柳原前辈的人气没有大幅度提升的情况下——”

    “——你还是有机会的,对吧?”

    说实话,我倒是不明白一色那么执着于这个选举的原因,和柳原朋一样,就为了争夺一个荣誉吗?要知道小木曽前辈可是——呃,教室门口的那是谁,是小木曽前辈吗?她,直接朝我走过来了?

    “但是和也你也知道,如果要去竞争miss总武高的话,那么一个人是绝对逃不过的,”背对着门,面对着我的一色,显然不知道她身后的情况,她继续说道,“那就是小木曽雪菜前辈啦!虽然这一次有很多人都传言说她好像不是那么想要去参加选举了,但是我还是不敢确定,所以,和也你和小木曽前辈比较熟,所以说——”

    “呃,一色啊!”我低下头来,看着一脸着急的样子地走到我面前的小木曽前辈。

    “恩,所以说,和也,可以帮忙打探一下吗?”

    “我想,关于这件事情的话,你还是直接向前辈询问一下会比较好哦!”我无奈地指了指一色身后的小木曽前辈,说道。

    一色同学,我感觉前辈看着我的脸色可不是很友好啊,还是麻烦你先替我挡一枪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