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四十章:论断的确立不应该是对人类十的迷信

第四十章:论断的确立不应该是对人类十的迷信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在发现到这一情况的那一瞬间,我可以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比如饭冢部长当初的信誓旦旦的承诺,比如北原前辈的那种胸有成竹的表情,比如结衣姐的一直试图帮忙的时候的那种上蹿下跳的样子,甚至是小木曽前辈轻轻地捻着自己的发丝,表示自己可以顶替柳原朋的时候的那种有些犹豫的表情。

    如果要说在意与否的话,对于我来说,轻音乐同好会这个社团的重要性已经远远地落后于侍奉部了,所以,轻音乐同好会的节目到此能不能登上学园祭的演出舞台,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太重要的事情,正如我曾经说过的那样,即使我真的对轻音乐同好会的事情抱有遗憾的话,也是对那个之前对我有颇多照顾的想要在高中的最后一年中进行盛大的告别的饭冢部长的计划的失败感到遗憾。

    不过,问题在于,我的处事的原则在轻音乐同好会的身上的体现。即使是结衣姐那样的不敏感的人,也可以注意到轻音乐同好会处于危机当中,所以她向我提出了进行帮忙的想法,然而我拒绝了,我拒绝的理由在于相信人们的理性决策。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个结论,那就是对于与这件事情相关的所有人来说,他们的一致结论是,轻音乐同好会能够参加学园祭的演出,那是我们的理性所期望达到的最优的结果。那么,在针对达成这一结果的方式上,不同的人肯定会有不同的结论,而导致我们产生分歧的,也就是达成这一结果的方式的不同。

    按照一个人的才能带来的自大会导致处理问题时的莽撞,以及绝对中立的原则的角度来看,只有设身处地的作为轻音乐同好会内部的人,才能够最大程度地掌握轻音乐同好会的情况,并且根据这一情况做出最后的选择。而这种选择,很可能是与他人的认知所相违背的。所以,只要认定饭冢武也和北原春希两人是理性人,那么,我们就有理由相信,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为那个最后的目标而努力,所以,在旁人看来很危险的情况,也许就是他们的理性判断下所需要完成这一目标的最优秀的达成方式中间的一步。其他人的擅自干涉,很可能造成的是他们所营造的氛围的破产以及接下来的计划的失败。

    这也就是绝对中立的原则的实际的应用,因为相信对方的最优决策,所以不对自己根据有限的材料所作出的看似理性的决策报以过多的期待,在对方没有提出帮助的请求的情况下以一种中立的方式观看事情的进行——即使你觉得事情的进行不那么尽如人意。

    如果一切都按照理想的方式进行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就会出现最佳的结果——或者说是至少最接近最佳的结果。但是,在这份城廻部长提交的二次名单上,依然没有出现轻音乐同好会的影子,这种结果可不能算是一种接近最佳结果的状态了。

    那么,绝对中立的坚持,以及其秉承的一切观念,就没有意义了。

    没错,一种既有的逻辑观念的坚持,就是那么脆弱,当你相信这种逻辑所导致的结果的正确性,但是却又发现了根据这种逻辑难以解释的现象的时候,你只有两种方法,或者是进一步完善这个逻辑,或者是放弃这种逻辑。但是当这种逻辑是一种自洽的模式的时候,只要无法得到证明,那么它就会自行崩溃。

    在轻音乐同好会的问题上,几个前提假设,轻音乐同好会内部的人员比我们掌握了更多的信息,这一前提肯定没有错,最后的目的是为了让同好会参加学园祭演出也没有错,为了这一目标,人们肯定会倾向于最优的决策这一点无法证实,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不做出最优的决策,人们也会倾向于做出更好的决策模式。

    所以,这个论断的缺陷就在于,人的本身,我倾向于认为在这个决策过程中的两个主体,饭冢武也和北原春希,这两人是理性人,或者,至少在这一问题上信心最足的北原前辈本人,应该是一个理性人。但是,如果他们不是的话,那么这个逻辑就碎裂了。

    所以,一个很可怕的问题可能成为绝对中立逻辑的绊脚石,那就是,人类存在着非理性的一面。

    ----------------------------分割线---------------------------------

    “呃,由比滨前辈?由比滨前辈?”一阵有些尴尬的声音把我从思考中唤醒了过来,木村部长的一脸有些担忧的表情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啊,抱歉,刚才有些走神了。”这么说来,我的确应该改变一下这种一进入自己的沉思模式就走神的状态了,之前在小木曽前辈面前也经常出现这种状况,现在在工作当中也遇到这种情况,那就实在是有些不应当了。

    “所以,前辈,你没有什么问题吧?”木村会长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你现在的脸色可是很不好看呢!所以说对这份名单有什么疑问吗?呃,我们在拿到这份名单之后绝对没有修改过哦,除了上面标记出的我们认为可能会比较好的节目,其他方面我们都没有主动修改过哦!”

    话说对于这位之前一直和小春在合作,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注意的木村会长,我的观感还是变得越来越好了啊,只要不是为了小春的事情对我难堪,还是一个十分了解体谅其他人的软妹子的嘛!

    不过,经木村会长这么一提醒,我才注意到,我现在的脸色,实在是有些不好看,不光是脸色的问题,实际上,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我的背后的校服,已经被我的汗所浸湿了。

    仅仅是因为这种原则的危机,让我产生了这么多的紧张的情绪了吗?

    “恩,谢谢关心了,我刚才只是对这个名单上的一些情况有些惊讶就是了——”

    “——由比滨前辈不用觉得我们这边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你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正常的话,那么一定是你所担心的那方面本身的问题,而不是我们这边的事情。”而我的话,却被小春有些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上次的交谈过后,她是知道轻音乐同好会的情况的,所以,她现在的说话的意思,明显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后进一步让我确认这一点。

    不过,这家伙,现在谈判结束了,就不能用一种更加和颜悦色的方法来和我说话吗?学习雪之下的做决策的方式我已经无力改变了,但是你别把雪之下的那种不讨人喜欢的待人接物的方式学过去啊!那会让你变得没有朋友的哦,小春酱。

    “我明白了,谢谢杉浦书记的解释了。”

    “恩,那么由比滨前辈已经没有什么其他问题了吧?”小春语气有些急促地补充道。

    “恩,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你说话的表述方式感觉很有问题啊,什么叫做没有其他问题了吧?这个时候应该有礼貌地提出‘还有什么问题吗’才对吧?”

    “我是在知道前辈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例行公事地提出这个问题的,所以表述问题还是请不要太在意了才对!”

    “即使是例行公事,也不能失去礼节啊,如果你以后要来总武高的话,这种细节还是要注意的。”

    “我会明白的,由——比——滨——前——辈!”小春有些咬牙切齿地吐出了我的名字,不过,这种感觉倒是让我有些小开心,至少我现在感受到了杉浦小春的身上本来的属于她的一种感觉,而不是一个僵硬的雪之下雪乃的模仿机器。

    “对吧?这样才有一点你的样子嘛!”放松到似乎有些回到从前的两人还是情侣时候的相互捉弄的日子,我轻轻地笑着,说道,“你看刚才那个满满的雪之下风格的女孩,你还真的觉得那种样子的女生很吸引人啊?”

    “那可不一定,很多男生可能就是喜欢那种类型的!”

    “嘛,反正我可不是,对于那种性格的女生,我只会觉得很麻烦呢!”

    “反正我做出这幅样子又不是给你看的,你觉得麻烦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些久违地,我和小春就进行着这种过去的例行式的拌嘴一般的对话,但是,正当我们两人都有些沉浸在这种氛围当中的时候,木村会长的声音传了过来

    “呃,两位——”木村会长的脸色十分古怪,是一种不想打扰到两人,但是又觉得我们的这种做法有些不合适的样子。不过,即使是这种模模糊糊的表态,也已经足够让我们两人清醒过来了。

    的确,刚才那种拌嘴的感觉十分怀念,但是已经消失的存在,就只能是已经消失的存在,这种情况的再度出现,不应该视作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呃,我是实在没有意识到两位的关系还是这么好的,抱歉。”木村会长有些无奈地说道,“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觉得这个地方不是那么适合说这些比较私人的话啦!”

    不光是木村会长,之前一直作为“护小春先锋”而存在的园田副会长,也露出了一副惊疑不定的表情,这幅表情,显然就是“我之前的那些做法难道反而让前辈讨厌了吗”的不不解的样子。

    “抱歉,未奈美,之前是我的问题。”小春的声音从刚才的那种有些恼羞成怒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我不应该受到那个人的挑衅的。”

    “呃,小春,你也不用这么严肃的,如果我早就知道了这种情况的话——”

    “——不,未奈美,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小春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复杂的悲哀的神色,说道,“至少你一开始对于这方面的理解是正确的,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我不知道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种话的杉浦小春到底是什么心态,甚至在我还在场的情况下,我只是完全无法理解她为什么要急急忙忙地证明这些话,即使是不那么在乎我的感受,但也没有夸张到这种程度吧?

    “呃,这个样子的话——”木村会长用担忧的眼神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小春。

    “——而且,我也相信,只有现在的拜托了由比滨和也的影响的我,才能做出进一步的改变,去成为一个我想要变成的那种人。”小春打断了木村会长的话,坚定地说道。

    成为自己想要变成的人吗?所谓的排除了我的影响,然后变成雪之下那样的人,是这个意思吗?

    但是,不要自欺欺人了,只要你仔细回想一下你要成为雪之下那样的人的契机的话,那么你就会发现你现在的这番话是多么无力。

    不过我却没有办法把这番话说出来,因为我能看到她的眼神中的那种倔强,那种倔强,和我在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她的那种不服输的表情一模一样,那是一种拼命地想要证明什么的表情。就凭借这种表情,我就知道,尽管看上去改变了许多,但是杉浦小春,还是我最初的认识的时候的那个杉浦小春。

    所以,我看着木村会长,附和着小春的话:“没错的,木村会长,小春说的没有错,至少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都应该放下了。当然我也十分理解你和园田副会长之前的对我所表达出来的不友好,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可能还是一切都要向前看才比较好。”

    “呃,如果是由比滨前辈这么说的话——”木村会长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显然她还是弄不清楚现在的情况。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我只是转头向学生会室的门外走去。

    其实,我也很期待的啊,杉浦小春同学,如果你真的认为你的这个做法是属于你内心的真正的想法的话,那么你就去这么做,证明给我看吧!

    如果绝对的中立会因为人类不理性而破产的话,那么你就去给我证明一下,因为感性做出的选择,它的成功的可能性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