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九章:依然不存在的名单

第三十九章:依然不存在的名单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个与雪之下有点相似的小春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只要是雪之下雪乃这种类型的女生,和她讨论工作的时候是毫不费力的,因为她时刻在用一种效率最优良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你不用担心她自己的个人情感会对工作造成什么影响。

    现在模仿雪之下的小春的模式基本就是这样,虽然在讲述问题的时候,她并没有做到雪之下的那么井井有条,但是雪之下所秉承的基本原则她还是做到了.

    “之前我们两所学校在联络的时候,基本上是保持同步的工作的,这也是之前前辈能够从我这里看到总武高那边的学园祭的初选名单的原因,”小春看着手中的档案袋,说道,“事实上,在最后一次交接工作之前,我也是收到了城廻会长那边给出的总武高学园祭的名单的。”

    “但是,我们现在的想法是,这种最初的同步的工作的目标是建立在我们举办完全的联合学园祭的基础上的,现在这种在联合的基础上相互独立运营的学园祭的模式,对我们双方的自由度要求更高,也就不需要再像过去一样对于每一项工作都进行意见的交换了,由比滨前辈认为怎么样?”和小春配合默契的木村未奈美紧接着发言道。

    说实话,对于这个和小春同时进入学生会的学生,我并没有太多的了解,毕竟,在我担任足球部部长的时候,和我发生冲突的都是当时的学生会的会计,或者是我和会长的直接接触,像木村这样的普普通通的并不起眼的学生会成员我是不在意的。但是,这个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人现在已经成为了清泉中学的学生会会长了,这只能理解为我还是小看了她吧?

    不过说实话,这样的会长和书记的搭配还是挺有意思的,两人在学生会中相互合作,从一年级合作到三年级,这种默契都已经是烂熟于心了,真可以说是在任何时候,双方都知道在什么时候补上合适的话。刚才的木村会长就已经展示了这一点,这一回两人之间的对话的衔接,还是那么天衣无缝。

    “之前的那种合作模式对于双方来说工作量都太大了,我个人认为是可行的,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一个需要担心的方向就是木村会长你们这边的工作经验实际上还是缺少了一些人,如果提升自由度的话,那会不会出现问题呢?”当然,我个人是赞同对方的这个提案的,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如果你对于对方提出的提案都是无条件接受的话,那么你作为一个谈判的代表就是不合格的。

    “关于这一点,我想由比滨前辈是不用担心的,”小春紧接着我的话说道,“毕竟如果学园祭的组织相互独立了,那么就和正常的学园祭的模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我想虽然我们的经验还是比较欠缺,但是在这方面还是不会犯错的吧!而且,双方的合作和联络还是保持着的,在例行的联络会议上,相互汇报工作,并且相互指出不足,前辈你们帮忙指导,不也是一件很有效率的事情了吗?”

    好吧,这可真是那种扑面而来的雪之下的风格呢,造就预料到了对方的应对方式,然后在对方这么做的时候立刻提出自己的相应的解决方案,让对方无处可辨,看着一脸严肃的表情的,抿着嘴的小春,我有些无奈了。

    “好吧!我个人这边应该没什么意见了,但是这项改变的方向还是有些重要,所以我应该会回去和会长汇报之后才能做出最后的判断,不过城廻会长已经把基本的决策权交给我们了,这些事情应该还是可以通过的。”

    而在我做出这个有些无奈的答复的时候,我可以明显的看到,小春的一直的紧紧抿着的嘴角悄悄地往上扬了一丝很小的弧度,同时,她的双手也有一瞬间地想要举起来,虽然最后应该是被她的理智所制止了,但是那紧紧握住的双拳,和有些涨红的脸,还是证明了她本人的激动。

    显然,通过如此的雪之下的方式,在这场对话中对我进行了压制,她还是很开心的吧?

    但是,这绝对不是更进一步的方式啊!

    -------------------------分割线--------------------------------

    总而言之,交接的进行过程比我想象当中的要顺利了许多。显然,在得知了工作的交接的这一消息之后,清泉中学学生会这边还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即使是一开始向我开炮的不着调的园田副会长,她能够朝我说出这样的有些刁钻的问题,也恰恰证明了她之前的准备的充分程度。所以,会谈的基本情况是,我想要问的问题很快就会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加以提供,而相应的,对方还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自己的意见。

    我开始有些怀疑在之前的合作中总武高的学生会是如何和清泉中学的这些国中生相对抗了,无论是那个老好人的城廻会长,还是一色,似乎都不是那种很擅长与他们打交道的人。

    当然,也有可能正是因为应对起来很麻烦了,才把问题丢给同样习惯于这一套的侍奉部才对了。

    当然,我想,即使这一次来参加讨论的不是我,而是雪之下的话,在对方如此充足的准备面前,估计也不是那么好办的吧?

    可以看出,至少相比起看上去有些不那么靠谱的总武高的学生会,这边的清泉中学的学生会,做事情更加认真呢!

    ——果然会长或者书记的风格可以决定一个学校的学生会的风格了吗?

    “那么,按照之前会长的说法,我们就每周的周三来一次固定的联络可以吗?”相比起另外两个进入工作状态之后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的三年级的学生,园田副会长对我的差劲的脸色可是从头摆到了尾,也难为她在看向她的会长的时候表现出一副严肃认真的神态,然后在看向我的时候又切换成这种阴沉冷酷的目光了。

    “每周周三的固定联络是初步商讨的结果,而不是已经确定的结果——虽然我估计我得出的这个结果就是最后的结果了,但是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我们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死啊!”我耐心地对着园田解释道,但是显然对方没有把我的话放到心上。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些话了啦,反正就是我只是谈出了一个方案,最后变成什么样都不用负责,因为我没有最后决定的能力,不是吗?”

    呃,园田同学,虽然你的这句话说得倒是没错,但是如果能够换一个漂亮一点的表达方式对于双方都是一件好事吧?

    “ok啦,海未,由比滨前辈还是过来讨论合作方案嘛!而且,如果你以后可以进入总武高的话,由比滨前辈还是要当你一年的前辈的呢!”这个时候出来圆场的是木村会长,看上去木村会长本人对我倒是没什么偏见,之前的那种对我的有些不满的态度还是有些先入为主地在替小春鸣不平了,现在没有看到小春对我有不友好的态度,她也就收起了一开始的情绪。

    不过说实话,我还真不明白园田对我的巨大的怨念到底在哪里,我和她虽然有一定的冲突,但是绝对没有夸张到这种剑拔弩张的程度,事实上,在通过小春的关系解决了预算的问题之后,当时的园田会长对我的态度也是很礼貌的。在我和她有着最直接冲突的时候依然保持了礼貌,但是却在现在不那么理智,说实话,园田的想法,我实在是有些琢磨不透了。

    恩,如果说从一种比较恶意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的话,会不会是园田对于小春有一种过分的濡慕之情——呃,百合的妄想还是禁止好了。

    ——但是的确很有可能啊,这是我能够想到的仅有的园田会在现在对我态度如此恶劣的原因了啊!

    不过,在被自己的会长一番圆场和暗示之后,园田也没有进一步地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所以,多少有些例行公事一般地,她也对着自己手中的会议记录继续说道:“联络的具体内容,包括了双方的学园祭的准备的进度,以及需要对方相互配合的方面,现在短时间的问题主要是清泉中学学生会的预算的不足问题——我们提出的方案是希望总武高方面承担一部分预算。”

    “没有问题。”

    “然后就是约定好的双方的具体工作,双方现在还是各自独立地去选择适合自己的学园祭的节目——当然和“改变”这一主题要有关。总武高的前辈们还需要关注一下哪些节目可比较适合在清泉中学的学园祭演出上可以演出。”

    “基本就是这样了。”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在前辈们决定了参加清泉中学的演出的社团之后,我们也希望能够评价一下,毕竟前辈们可能对吸引国中生的点不是很了解,这方面加入我们的参考会更好。”

    不得不说,园田的这个会议记录的工作还是做得十分出色的,虽然那种多少有些棒读的语调让人觉得有些残念——明明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生的说——但是在总结的时候还是很明白的。

    “很感谢园田副会长的现在的总结,希望下一次我们合作的时候能够更加开心呢!”看着园田副会长那一脸的从一开始的气氛,到现在的有些冷傲的表情,我不禁产生了一种想要戏弄一下对方的冲动。

    “下一次如果是由比滨前辈提到的其他前辈来的话我肯定会更加开心的。”

    “哎,啧啧,真是一个不怎么善解人意的孩子呢!”我轻轻地笑了一笑,站了起来,然后看见了小春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的有些复杂的眼神。

    刚才的那种有些像是伪装出来的冷静和睿智已经消失了踪影,即使一直在努力,让她一直模仿雪之下的形象还是很困难的吧?毕竟和外表的那种认真严肃不同,这个女生的内心,其实是一个极其感性的女孩子啊!

    “好啦好啦,”今天后半段的商谈期间一直作为气氛的调节师而存在的木村会长这个时候又站了出来,说道,“按照我们之前的商谈,每一次的例行见面我们派出的是二对二的商谈方式,这样可以提升效率,如果海未你真的不想和由比滨前辈见面的话,那之后由比滨前辈负责出面讨论的时候就由我们其他几个人负责吧,这样就可以了吧?”

    “诶,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啦,会长,”园田一脸惶恐地抬起了头,“我不是说排斥和由比滨前辈接触,呃,我错了,我不应该在这方面投入过多的私人感情的。”

    什么嘛,原来还是一个意外地有原则的认真的女生嘛,不过这种认真为什么不早点表现出来呢?在我面前稍微克制一下情绪,你也不会引起你的会长的误解了吧?

    不过园田到底在之后是怎么向她的会长道歉的,也就不属于我的关注范围了,我现在需要做的,还是趁着在木村会长介入的这段不尴尬的时间离开比较好。

    “那么,木村会长,还有诸位,我就先回去说明具体的情况了,之后就是下个周三联系时间见面了。”

    “恩,没有问题。”木村会长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小春,扫了一眼园田,随后从自己的档案袋中翻出了一张纸,说道,“这是之前城廻会长给我们的总武高学园祭的节目的最近一次的计划安排表格,我们从国中生的角度选了几个可能会吸引到我们学校的学生的社团表演,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总武高那边在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多注意一些我们列出的节目呢!”

    “ok,我明白了。”我接过了表格,大致浏览了一下纸上的节目名单以及木村会长画出重点的地方。

    绝大多数都是总武高的传统优势的社团,茶道部、能乐部之类的,当然叶山准备的足球部的表演似乎也得到了认可——叶山隼人的名气已经传到了清泉了么?

    不过,这个名单中好像缺少了些什么,不是没有被木村会长注意到而缺少了什么。而是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份名单上的东西。

    没错,信誓旦旦的想要表示成功的轻音乐同好会,依然在这份名单上不见踪影。

    ---------------------------ps----------------------------------

    咳咳,晚上一边看球一边写的更新,但是其实感觉写得还行啦,恩,话说这章的更新的时候对于大家都可以说早上好了,然而我还没睡觉,真是没有实感。。。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