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二章:没特点的社团的宣传方式

第三十二章:没特点的社团的宣传方式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与清泉中学合办的学园祭,对于总武高的绝大多数学生来说,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随着学生会这边筹备工作的进一步展开,总武高历史上第一次的与中学合办学园祭的具体的企划,在一段时间内也成为了学生们议论的焦点。

    在面对国中学生的时候,那种高中生的前辈的优越感是暴露无遗的,人类的天性就是这样,一个基础身份的不同,可以带来一种绝对的优越感,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就可以稳稳地瞧不上国中三年级的学生,而大学生这个等级又是完全碾压任何一个高中生的存在,更不要说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社会人的身份了。

    事实上,如果我们只看一个人的年龄,15岁和16岁并没有太大的差别,18岁和19岁也没有太大的差别,然而就是那种微妙的身份变化,造就了一种优越感的鸿沟。当然,在学园祭的准备上,就体现在全校都陷入了一种比较微妙的气氛。

    学园祭本身当然也是为了展示学校的风格和社团活动的成果,但是之前的学园祭毕竟没有明确的展示的对象,很多时候也就成为了学校内部的自我狂欢的产物,但是,这一次的学园祭有了明确的展示对象,尤其还是“后辈”这种自己觉得在各方面都完全占优的存在的时候,那种表现的欲望也就愈发强烈了。

    最为体现这一点呃,就是原来预计只有三个小时的学园祭的表演时间,被延长到了四个小时,这种延长的安排,无疑是因为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一堆新的社团想要加入演出而做出的调整吧?

    一般来说,可以安排的节目变多了,这多少会让北原在安排演出名单的时候给轻音乐同好会留下机会的空间变大,但是当我们考虑到仅仅增加了三分之一时间的社团演出时间,而大幅度增加的报名演出的社团的时候,这反而会成为北原前辈的压力了吧?

    当然,我也只是会在无聊的时候会想起这件事,因为,至少对于侍奉部来说,文化祭的演出,和我们的关系并不大。

    姐姐曾经在学生会表明增加演出时间的时候兴致勃勃地表达了想要在报名参加节目的意见,但是很快就被比企谷和雪之下反驳得不敢说话了。

    不过,考虑到其他社团报名参加学园祭的表演都是和自己的社团相关的内容,侍奉部的这种完全没有自身内容的活动方式,难道让四个人看轮流上台去表演落语吗?

    不过,话说回来,先不说雪之下和姐姐,让比企谷穿上和服去说落语,配上他的那副表情,搞不好会有很神奇的对比效果呢!

    “干什么啊?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姑且还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饶有兴致的视线,比企谷毫不留情地回敬道。

    “虽然不是很清楚,我可是知道你平时和户冢前辈的关系的哦,上次的那个企业参访的活动,你是和他一起去的吧!”

    “还有叶山啦,叶山!”比企谷的脸是不会轻易变红的,不过这个时候他的那种有些低下头的表情就是他的心虚的表现了吧!

    “诶,那么你在看到户冢前辈的时候的出乎意料的温柔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呢?”

    “哎,那个是,朋友。”

    “恩?比企谷前辈只是把户冢前辈当做朋友啊?”

    “由比滨,要注意一点后辈对前辈的态度!”

    “啊啦啊啦,逃避了。”

    一般在比企谷处于这种狼狈的状态的时候,雪之下一定会跟上来补一刀,以证明她的毒舌属性是有效的,但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雪之下只是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看着她的文库本。

    据说每一个女生心中都有一种腐女的情节,所以不会在雪之下看来,比企谷和户冢前辈的那种状况是喜闻乐见的吧?

    应该不会吧?我抬头看了一眼姐姐。

    随后,结衣姐用她那纯洁到不能再纯洁的眼神看向了我,说道:“诶,小企和小彩吗?他们两个人关系很好,不是很正常的吗?”

    啊,我明白了,这群人如果不是在内心有潜在的腐女倾向,那就是把户冢看做是一个女生了吧!

    这个社团没救了啊!

    -------------------------------分割线--------------------------------------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的社团真的不用为了学园祭准备一些什么东西吗?”今天的姐姐似乎对于学园祭特别执着,如果是之前的话,在其他三人都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的时候她就应该退却了。

    “关键问题不在于我们愿不愿意为学园祭准备一些什么,而在于我们没有办法去准备吧?而且即使我们准备了,因为缺乏专业性,我们也会被学生会的那帮人所否定的吧?”

    “但是学园祭的目标不在于最后的被选上,而在于之前的大家的一起努力吧?如果大家一起付出了努力,那么最后的结果也都无所谓了吧?”

    恩,不要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如同热血漫画一样的台词哦,你要知道这个教室里的其他三个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残念系的人呢,是不会受你鼓动的啦。

    果然,姐姐的这一番宣讲过后,雪之下做了一个今天她重复率最高的一个动作,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姐姐,然后低下了头。另一边的比企谷看上去更加过分,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恩,虽然我觉得这个时候我有必要成为那个唯一对姐姐的话有反应的人,但是我脑袋里的所有的话似乎都和吐槽相关,这个时候还是不说话会比较好吧?

    “还有,”我们的沉默的表现没有让姐姐沉默下来,反而让她表现得更加有干劲了,“即使是我们的社团应该也是有自己擅长的地方的吧?如果努力寻找的话,是能够找到擅长的地方的吧!”

    “擅长的地方,”让人意外的是,这个时候雪之下倒是插话进来,“这倒是一个值得考虑的话题呢!”

    “是吧是吧?如果说其他社团在学园祭上的演出都是自己的社团的特色的话,我们也只需要找到我们社团擅长的方面就可以了吧!”

    “的确,作为一个社团,我们的立足的根基好像实在是太浅了一些。”话题好像往有些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而雪之下看上去也变得兴趣更加浓厚起来了。

    “这个社团立足的根基不就是学生的各种各样的烦恼么?”比企谷这个时候也加入了对话,“如果说这个学校的学生都是天才少年,所有问题都可以自己解决对话,那么这个社团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不,存在的意义就是把仅剩的几个问题儿童给纠正过来。”雪之下抬起头来扫了我和比企谷一眼。

    不,问题儿童应该是你才对好吗?自以为是的雪之下同学。

    “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是把这个立足根基给扩大才对吧!”姐姐兴奋地说道,“你想想啊,其实我们本来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组织呢,感觉就和哆啦a梦一样的,专门去解决其他人的问题,而且解决问题还不仅限于一个同学,这样的社团,只有我们二年级的部分同学,以及小彩羽他们知道是在是有些太可惜了吧!”

    “喂,由比滨,你是想要让我们这里变成市场吗?我可是更喜欢那种比较安静的环境啊!”比企谷随后的话,毫不留情地把姐姐从兴奋的边缘拉了回来。

    “而且,相比起所谓的哆啦a梦,我还是觉得恶魔的商讨室比较适合这个地方,满足人们的心愿和想法什么的,总会让人想起浮士德这样的人吧?”

    “恩,小和,浮士德是谁啊?”

    “德国诗人歌德的作品中的主人公,和恶魔萨菲罗斯进行交换的那个人,”雪之下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道,“不过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些。”

    “好歹我也是一个想要去文科的人啊,多看了几本书有这么惊讶吗?”

    恩,为什么比企谷和雪之下都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不过不懂你们的千叶梗好吗?为什么要一副觉得眼前这个孩子是一个文科渣渣——恩,虽然的确是文科渣渣——但是渣渣也是可以有进步的空间的好吗?

    “不过,先不说到底要不要扩展侍奉部的知名度——”

    “——绝对不要——”

    “——比企谷请等我说完再插嘴,否则我无法保证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总而言之,侍奉部的知名度的拓展是会造成麻烦的,比企谷说的又一定道理,社团的人本身就少,如果有太多的委托的话,无法承担那种压力也是很麻烦的。但是,从社团本身来说,侍奉部面对的商讨对象应该是全校的学生,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一点,这就产生了一种不公平,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在如何消除这种不公平的同时,同时能够承接下比较像样的委托——如果能够把‘我家里的猫找不到了’或者‘我应该如何追求我喜欢的女生’这样无聊的委托剔除的话,比企谷所担心的那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这个时候,由比滨所说的,找到我们擅长的地方,并在学园祭当中表现出来,这种情况是很不错的。”

    雪之下做了一番总结陈词似的说道。

    “主动出击去帮忙怎么样?”姐姐提议道,“我们之前的委托都是其他人主动找我们过来的,所以如果其他社团有困难的话,我们如果主动发现,然后帮助解决,不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吗?恩,比如我前几天听说演剧部好像在有几个演员一直没有到位——”

    “——放心好了,笨蛋姐姐,你去那边是绝对扮演不了除了天然呆以外的角色的,什么时候等你成长到可以把你的想法隐藏在心中的时候再和我谈演剧部吧!”

    “很过分啊,小和,小和你不也是,如果我们主动出击的话,轻音乐同好会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吧?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如果是小雪的话,一定有解决办法的吧!”

    所以说有的时候结衣姐说话实在是让人觉得很不爽啊,从根本上来说,主动出击这种做法是与我的理念最为相悖的一种做法,我本来是打算打击一下你的自信心然后让你放弃这个提案的,可是你现在这种越战越勇的做法,让一心想要制止的人应该如何是好。

    “提案否决!”幸亏这个时候雪之下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否则,再面对这种情况,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和结衣姐对话才好了。

    “诶,为什么啊?”

    “显而易见的吧?”雪之下摇摇头说道,“在没有掌握充足信息的情况下,我们并不能确认当事人到底有没有处在所谓的困难当中,对方也不一定需要我们的帮助。虽然我有自信在介入之后帮他们解决问题——但是我可没有无聊到会顶着其他人的不爽的面孔来做这些事情。”

    “诶,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啦,如果我们主动出击能够帮助一两个社团解决问题的话,尤其是演剧部这样的比较有影响力的社团,那样很快就会有更多人知道我们的吧?”

    “所以,由比滨,关键问题不在于提升知名度,而在于一种比较恰当的表现的方式。”

    “那么,和演剧部合作,通过他们的戏剧表演来宣传社团,这样的方式怎么样,有足够的影响力,但是也不会显得太招摇。”比企谷举手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演剧部完全没有和我们合作的理由好吗?他们只是缺少几个演员,难道还要把剧本重新调整来宣传我们的社团,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嘛,话说回来,如果完全不考虑其他人的问题,从阴谋论的角度说,可以利用学生会给演剧部施压,让他们限期完成预演,然后在对方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提出合作建议,以对方的救世主的方式出现,这倒是拥有这方面人脉的侍奉部可以采用的做法。

    虽然无论是谁都会对这种做法深恶痛绝就是了。

    我认识的人中,应该也只有柳原朋会做这些事情了吧?或者,还有一色?不对吧,一色还没有差劲到这种程度。

    恩,等一下,这下是一色的声音吗?

    “侍奉部如果和学生会合作的话,怎么样呢?”

    我抬头看去,一色彩羽,推门走进侍奉部的教室,落落大方地站在了我们的前面,这么说道。

    “一色同学,进门前请敲门。”雪之下皱了皱眉头,说道,“还有,你刚才说什么?”

    “我觉得,侍奉部可以和学生会合作哦!”一色笑眯眯地抛出了这么一个提案。

    啊,一色同学,我本来认为你还可以再善良一点的,我可真没有想到你的恶魔本性会暴露得这么彻底的啊!

    ----------------------------------ps----------------------------------------

    恩,这章后半部分倒是渐入佳境的样子,可惜前半部分没写好。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