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六章:情况急转直下的轻音乐同好会

第二十六章:情况急转直下的轻音乐同好会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虽然我理论上还是轻音乐同好会的幽灵部员,但是这段时间以来的侍奉部的活动比之前要丰富了不少,这也让我对轻音乐同好会也几乎没有什么概念了,当然,上一次来到第一音乐室的时候,见到的景象我还是记得的。

    先不说北原前辈的那一番习惯性的说教,还有那个把社团的人际关系搅得一塌糊涂的女生,二年级的柳原朋,虽然后来北原春希告诉过我“一切都在掌握范围之内”,但是显然,现在的情况似乎和他所谓的“掌握范围之内”的差距有些大了。

    比企谷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跟在我的身后,就好像他现在的行动是被其他人逼迫过来的一样,难以想象这个人刚才主动提出了想要去看一点“有趣的人”的想法。

    不过,无论比企谷是因为和我一样在社团教室中觉得太无聊了所以想去找点其他事情做——个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比企谷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容易陷入自我满足和自我投入的境界的人了——还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是想要去看看我所感兴趣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我认为这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比企谷从来不是那种会对与自己无关的其他人多管闲事的人了——当然,我并不在乎他实际上到底是怎么想的,让他看一下柳原朋,看一下北原春希,听一下他对这两人的评价也是挺有意思的。

    但是,从我推开第一音乐室的门的时候开始,我才发现,轻音乐同好会的情况,正在向一个远远超乎我的预料的方向在狂飙。

    当然,确切地来说,第一音乐室的门不是我“推开”的,而是在我走进教室门的时候,主动打开的,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是一个我依稀有些印象的二年级的学长,在打开门的时候,他看了门外的我一眼,明显愣了一愣,但是随后还是和没事人一样地走开了。

    “那个人,感觉我在哪里见过的样子。”比企谷在我的身后看着离开的那个部员,顺口说道。

    “该不会是你的同班同学吧?之前的那个川崎你不也是不认识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比企谷实在是太可怜了,要知道刚刚那位前辈明显在看到我的时候楞了一下,大概依然对我这个当时有些特立独行的一年级部员有些不那么清楚的印象吧!然而他是完全无视另外我身后的比企谷,如果真的是同班同学的话,那就意味着那位同班同学对比企谷的印象已经微弱到完全不认识的程度了,在学校社会中成为这样的存在,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啊!

    “大概是隔壁班的吧,可能在一起上体育课的时候见到过。”

    当然,比企谷的随后这样的回答然给我对他的高中生活的信心稍微足了一点。

    “不过不管那是谁,这个社团的管理看上去有些糟糕啊!”比企谷远远地看着慢慢离开的那位不认识的二年级的前辈,说道,“能够在这个时候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什么的,这个部长也对自己的部员放得太宽了吧?”

    “不,我想并不是这样的。”

    没错,不应该是这样的,在我的印象中,虽然饭冢部长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但是他绝对不会在社团活动的时间让人这样轻松地在教室内外进进出出,如果不是因为特殊原因要提前离开的话,那就是这名部员已经选择退部了。

    而如果有部员退部的话,那么这个社团的情况看上去比我想象得要糟糕许多了啊。我本来认为轻音乐同好会没有在学园祭上出演节目,是因为饭冢部长多少有些吊儿郎当,这导致社团的节目并没有按时完成,所以暂时没法申报,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如此。

    而我走进教室以后的情况显然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我走进教室的时候,饭冢部长第一事件看向了发出吱呀的响声的教室门,眼睛里充满了希望的色彩,但在看到我的时候,他的希望变成了失望,当然,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朝我走了上来:“恩,由比滨吗?来社团有什么事吗?吉他的学习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至少从这方面来说,饭冢部长还是一个好部长啊,对于一个已经成为幽灵部员这么久的,绝大多数人都应该已经忘记了的部员,他竟然还能在第一事件反应过来什么的,至少相比起另一头的那个雪之下,这方面可是完胜哦!

    当然,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接受部长的吉他指导来的,相比起上次我来第一音乐室的时候的那种虽然形成了两派的纷争但是依然十分热闹的景象,现在的轻音乐同好会,人数显然已经少了不少。当然,有一种情况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因为柳原朋的原因分成两派的部员们,依然在争执不休。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柳原朋并没有出现在社团的教室,但是显然,这个女生在这里造成的影响,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因为,现在的“挺柳原派”和“反柳原派”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

    “为什么一定要选那个家伙当歌手,当主唱,我承认,她的人气足够高,可以为我们增加人气,但是明显可以看出她是在利用我们吧?我们首先是轻音乐同好会,我们首先要展现的是我们的付出和我们的能力,现在所有曲子都按照她一个人的意思来修改,我们轻音乐同好会就成为了那个女生唱歌后面的伴唱乐队,你们认为这是十分合理的行为吗?”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家伙,始终能够不信任柳原同学,柳原同学刚刚才生气离开的吧!如果只是轻音乐同好会内部的演奏,那我们有什么能力超过专业的吹奏乐部之类的社团获得人气,我们的优势就在于唱歌和演奏的结合,难道不是吗?”

    “我承认这一点,但是独立性,自主性这种东西难道就不需要吗?一位地关注所谓的集体的人气的意义,我们最初的目的反而是被你们忘记了吧?”

    “最初的目的,难道不是部长想要一个盛大的谢幕演出吗?顺带为明年社团的招新积攒筹码,你看今年一共就只有一个新人,而且半路还跑掉了,所以现在如果你们真的有对这个社团的忧患意识的话,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提升这个社团的影响力,而提升社团影响力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和柳原同学合作!”

    “你们做音乐只是为了影响力吗?不要以为拿着社团的存亡作为威胁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那个柳原朋终究只是一个外人,你们还想让这个社团变成柳原朋的私人社团吗?你看看她选的曲子,很多曲子只需要单独的钢琴或者吉他伴奏,那么我们的其他可以参加表演的人,是不是就被她所抛弃了,我知道藤井你的吉他是社团中水平最高的,所以你肯定能够上场,但是你考虑过我们其他人的感受没有,如果不是因为水平不够而是因为选曲原因让其他人没有办法上场的话,那我们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为了社团的未来,我们需要暂时的忍耐。”

    “你这是在以集体主义来绑架个人行为吗?藤井!”

    “福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开始和部长建议过你的女朋友来当这个歌手吧?现在柳原同学抢了她的位置,你很不甘心是吧?”

    “虽然不甘心,但是如果柳原同学真的是一个可以和社团通力合作的人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有怨言的,但是她现在就是让社团没法参加学园祭,第一次的预计名单已经没有我们的名字了,最后确定的名单估计也不会有了吧?”

    “所以说,一开始我们只要和柳原同学通力合作,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关键问题是她想和我们通力合作吗?”

    大概是因为事情的女主角并不在场,所以两派人吵起架来也是更加的互不相让。而我身边的饭冢部长,也只能苦笑着看着他们。

    “呃,那个,由比滨,你看现在这个情况。”饭冢部长摇了摇头,有些尴尬地看向了我,解释道,“其实平时大家没有吵得这么厉害的,只不过这一次柳原同学的选歌出了点问题,只要解决了也就没事的。”

    “但是前辈你现在不和他们去交流一下,平息一下气氛,这样真的好吗?”

    “这个时候我也不能展现出明显的倾向性啊,藤井是我们社团中最好的吉他手,福田也是和我一起在社团里活动了三年的朋友了,现在如果我帮任何一方说话或者打圆场的话,他们都会离开的啊!话说因为一直没有向学生会长递交节目的演出表,所以已经有好几名三年级部员心灰意冷退部了,如果他们两人再离开,带着其他人一起离开,那就真的不行了啊。”

    “这个时候应该果断一点,只选择一方才对吧!”我身后的比企谷突然插嘴说道,“现在这种两派相争的局面只会让所有人越来越混乱,反正你也是最后一年当部长了,如果是我的话,就不会考虑得罪谁,或者留下藤井,或者留下福田,二者选其一,抓紧时间准备节目才能上学园祭的演出。”

    “可是实在是很难做出决定的啊!”饭冢部长摇了摇头,说道,“毕竟柳原同学是我花了这么大力气请来的歌手,如果放弃她的话真的很难办,但是福田真的已经和我合作了三年,我也可以看出他对社团的重视程度——”

    “——然而就是因为这种犹豫最后才会失败的吧?再这样拖下去,学生会的下一次学园祭节目安排时间也赶不上了哦!”

    “这个倒没问题啦,有春希在,可以让他帮忙搞定——呃,你是?”饭冢部长这才意识到了刚才和他说话的是一直跟在我身后的比企谷。

    “恩,部长,这是我在另一个社团的前辈,二年级f组的比企谷八幡。”

    所以为什么我现在好像是在给一个趾高气昂的前辈打掩护的样子啊,这样实在是很讨厌啊!另外,不是说比企谷在陌生人面前说话都会慢慢吞吞的很尴尬吗?刚才这么流利的话语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侍奉部的长期以来的活动让比企谷改变了?那我觉得把他抓到这个社团里来的平冢老师一定很新闻的。

    当然现在饭冢部长倒是没有太在意比企谷的插话,他继续耐心地和我说道:“其实现在我们的社团的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啦,大家的平时的训练水平也很稳定啊,所以只要等到歌曲确定下来再练习也是来得及的,而且由比滨你不知道,春希可是前两年的学园祭的实际上的执行委员呢,今年的学园祭方面他对学生会方面应该也会有很大的帮助的,所以只要到最后能够赶上那就可以赶上了啦!”

    “但是把时间寄托在这种事情上,这也实在是有些太不谨慎了吧?”

    我看了一眼坐在教室的窗户旁边,手里抱着吉他,但是有些愣神地看着窗外的北原春希,想起之前一色也有提到过学生会会找他帮忙,可是我还真没想到,所谓的学园祭的实际的执行委员还真的是他,如果是这样的话,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的确,正如饭冢部长所说的那样,他的能力,再加上这种地位,的确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十分困难,北原春希的强大,是被他的一件又一件的超人事迹所证明过的。

    这相比也是饭冢部长的信心的来源吧?

    正在这个时候,窗户旁边的北原前辈,也似乎注意到了我投向他的眼神,他似乎是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我的手指,然后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随后背着吉他朝我们走了过来。

    “哟,武也,”北原前辈朝饭冢部长挥了挥手,我觉得他的手上的伤口似乎又比之前多了一些,果然是一个努力家啊,北原春希,从这点上来说真是毫无指摘。

    当然,我能够感觉比企谷的实现也转移到了北原前辈身上,想必他的那种对判断人的性格无比敏感的马达已经启动了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