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五章:烦心的后辈与形象崩坏的前辈

第二十五章:烦心的后辈与形象崩坏的前辈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平心而论,一色如果想要去竞争miss总武高的话,其实的确也是有一定的资本的,毕竟,她在一年级的学生当中也是有一定的人气的,长期地在学生会的工作和足球部经理的活动,也让她在二三年级的学生当中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当然,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去年的情况,但是我觉得去年在评选中信心满满地参加最后落了一个惨败的下场的柳原朋当时应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看上去一色也并没有过于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这个女生在表面的那种高调之外,内心到底在想着什么,我始终不是很清楚,所以关于miss总武高这种还有很长一段的事情,我觉得我也就不用去纠结接下来的成败了。

    不过,小木曽前辈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确定要参选的样子,如果她不参加的话,那也到可能是一色的一个机会?

    当然对于这个话题的关注到此为止也就可以了,至少从一色提供的信息来看,小春早上说的情报没有错,轻音乐同好会的确消失在了学园祭的名单上。

    按理来说这不应该是我关心的事情,这种意外在我的十六年的人生当中在与我无关的情况下不断地重复,不断地上演,正如我之前做的那样,我没有去干涉其他人,而其他人,也会在自我的理性的要求下达成最好的结果。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参加学园祭,应该是社团中的包括饭冢部长,北原前辈在内的所有人的理性思考的结果吧!

    但是,心中的那种有些微妙的违和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那个社团是不应该遭遇危机的,因为有那个家伙的存在啊!

    虽然我不喜欢北原春希,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北原前辈的能力是我见过的首屈一指的存在,如果有他的话,我总觉得轻音乐同好会是不那么容易地会陷入这种情况的啊!

    -----------------------------------分割线------------------------------------

    这种有些莫名的烦躁的情绪被我带到了侍奉部的活动当中,我也不知道这种烦躁到底来自于何处,就算是那个北原前辈,也不是一个万能超人吧,也终究会出现那种他无法解决的情况的。但是,这种我的不干涉主义之下的判断被否认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台严密的机器在运作过程当中出现了差错一样,让我觉得有一种受挫的感觉。

    当然,这种情绪是会被其他人察觉到的,这种自己坐在座位上但是一直扭扭捏捏的想要动弹的状态,比如在教室里没有人说话的时候不看书不玩手机只是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咬着手指发愣,这种异常出现在由比滨和也的身上的话,那么被其他人注意到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显然雪之下是能够看出我这种情况的,所以,惯常的冷冰冰的语调,惯常的有些无奈的表情,雪之下看着我说道:“由比滨学弟,如果你今天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只要请假就可以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在你心中形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部长的形象,如果有的话,请你务必要排除这种偏见。”

    “啊,部长,我并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不是的啦,小和,你进来以后的那副表情,大家都应该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吧?”姐姐插嘴说道,我觉得她想说话已经想了很久了,大概是因为早上的那番对话让她有些不敢主动提起这方面的事情,而在雪之下主动打破了这种僵局之后,姐姐也就趁势把这番话说了出来。

    “担心成绩了行不行,马上就要放暑假了,暑假前是期末考试,不知道该怎么准备!”

    “肯定不是,小和你不要骗我,”姐姐高高地扬起了头,说道,“肯定是因为早上的那个社团的消息吧!”

    “什么消息?”雪之下的眼神稍微转了一转,看向了我。这倒是让我感到很惊讶,她看上去可不像是那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人。

    “啊,”显然是注意到了我的怀疑的眼神,雪之下迅速地把头转了回去,说道,“我也就是随口一问,如果我的部员最后又要被足球部挖角的话那还是需要得到我的认可的。”

    “放心,不是足球部的事情啦,叶山已经安分了许多了,短时间内他估计也不会再来找我了吧?毕竟出了上次的那种事情——”

    “——所以,应该是和由比滨学弟之前的那个社团有关吧?”一直没有发话的比企谷,这个时候精准无比地插入了对话当中。

    比企谷前辈,你的角色不应该是沉默的残念系学长吗?为什么我最近感觉你说的话都有些过于犀利了呢?比如之前的对我的那种性格的批判,再比如现在的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所在。

    “恩,说到社团——”雪之下看了一眼在教室的角落里摆了很久的,已经积了一层灰的吉他的盒子,露出了一个有些遗憾的眼神。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和我的吉他,这段时间侍奉部的委托不是有些多吗?”

    虽然这么辩解着,但是我也知道这种辩解十分无理,侍奉部的委托虽然增加了不少,但是只要把我平时用来看书或者玩手机的时间用来练习,时间也是绰绰有余的吗,归根结底只是少了一个自我约束的信念而已了。

    然而懒惰是人类的天性,没有了社团集体训练的大环境,只是靠这种纯粹的自我逼迫,是很难做到对一项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持之以恒地训练的吧?

    “啊,我并不是在批判你什么事情,这种事情我一向认为是属于由比滨学弟的个人选择,所以回到刚才的那个话题,”雪之下把自己手中的文库本合上,露出了一个稍微显得有些兴趣的表情,说道,“由比滨学弟之前的那个社团,轻音乐同好会吧——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就是说哦,小雪,轻音乐同好会本来报名参加了学园祭了,但是现在好像不在学园祭的名单上了哦!”姐姐有些兴奋地抢先说道,“小和好像对这件事情有些耿耿于怀呢!”

    “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很正常的吧?”比企谷插嘴说道,“社团的节目的质量不够高然后被学生会那边否决掉了啊!”

    “还有可能就是虽然之前已经决定了,但是因为部长个人的因素然后放弃了也是有可能的吧?毕竟那个社团的部长按照你的说法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雪之下也有些百无聊赖地摇了摇头,似乎是对我因为这个问题在纠结而显得十分失望。

    “恩,这样一说的话,好像小雪和小企都说的没错呢!”姐姐也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社团不参加学园祭,会有很多种情况的啊,比如我们侍奉部也没有参加嘛,所以说小和到底在怀疑什么呢?”

    所以说不明白情况就擅自抛出问题的锅应该由你自己来背啊,我纠结的不是那个社团出了问题还是怎么回事,我纠结的是那个人啊,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北原春希,在当今这个问题下,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就比如我上次去音乐教室的时候,社团已经明显地露出了分裂的影子了,这个时候作为部长的饭冢前辈也许没有意识到那种两派对立的危机,但是这个时候正应该是北原前辈发挥作用的时候,而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他和我那天所见到的那样,依然是似乎有些风淡云轻地看着这一切,这一点让我觉得难以理解。

    “不过,如果你真的这么关心那个社团的存在的话,你就去自己去看一下吧!”雪之下似乎已经对这个问题没有了太多的兴趣,但是她也给了我离开社团开了一个绿灯。

    “对啊对啊,如果小和真的很担心的话,那就去问问具体情况吧?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帮忙的呢,毕竟这个社团还是叫做‘侍奉部’的呢!”姐姐也依然元气十足地招呼着我,对我说道

    唯有比企谷八幡,用他的那副和平时一样死气沉沉,但是却显得有些犀利的眼神看向了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侍奉部的所有人当中对我的性格把握得最为清楚的还是比企谷八幡,而他也肯定应该会明白我不是那种会对自己之前的一个社团报以奇怪的同情心的人,所以,他也一定会很好奇我到底要去那里做什么了。

    “好吧,那就谢谢部长了。”不过,先不要管比企谷到底对我的想法了解到了哪一步,我也的确很想去轻音乐同好会那边看一下情况,如果北原春希还在那里,那么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做,如果北原春希不在那里,那么为什么他会突然在这个关键点消失了。

    “哦,那我也可以跟去看一看吗?”让我意外的是,比企谷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有些随意地和我说道。

    “喂,那个社团里可没有什么值得你感兴趣的存在啊!”

    “唔,我也只是觉得没什么事情可以做而已啦!”比企谷一副轻轻的笑着的表情,然而他的这种笑容配上他的那种残念的眼神总有一种特殊的违和感。

    不过,你这种好像把什么事情都搞清楚的先知型主角的态度是怎么一回事啊!看上去真的让人觉得很不爽啊!

    “挺好的呢,”姐姐点点头,“我是很笨啦,不知道怎么帮小和去看那边的情况,但是如果是小企的话,那就一定没问题了吧?”

    “你确定这个家伙会说话?以他的样子,当他想和其他人和蔼交谈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被他吓跑了吧?”我斜着眼看着比企谷说道,说实话,我不想让比企谷和我一起过去,我觉得从不多管闲事的角度来看,比企谷应该表现得比我更加明显,那么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和我一起去查看轻音乐同好会的情况,那就是一个很复杂的答案了啊!

    “不,我不会说话的,我也就是跟着由比滨学弟去看看,毕竟在这个社团里待久了去体验一下其他社团的感觉也是挺不错的。”比企谷竭力地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他的确人畜无害,但是这种时候似乎他反而不怎么值得信任呢。

    “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你们的行动吧?今天看上去应该也没有什么委托了。”雪之下扶了扶额头,皱了皱眉眉头,最后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比企谷同学想要过去的话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当然如果最后出了问题的话请一定要记住,比企谷同学和由比滨学弟你们两个是一伙的,你们的做法并没有得到部长的支持,所以请两位如果得罪了什么人的话请务必不要交代侍奉部的身份!”

    “喂,为什么你就会觉得我们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啊!”我和比企谷异口同声地吐槽道,这似乎应该不是我们两个的第一次了,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有默契,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微妙的不满。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虽然由比滨学弟和比企谷同学一般情况下不会产生什么伤害,但是如果要出现上次那种公开和足球部叫板的行为,让我这个部长处理起后续事项来还是很麻烦的。”

    好吧,虽然我知道上一次我正面挑衅叶山的时候,雪之下似乎的确在舆论上做了一点小小的引导,但是我也知道了那次的失误,所以我是不会再做出这种事情的,请给我多一点的信任好吗?

    当然,当我和比企谷一起走出教室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要问我旁边这个难得地多管闲事了一把的二年级前辈一个问题:“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跟上来的原因吗?这件事应该和你彻底没有关系的吧?这么跟上来不符合你的风格哦!”

    然后,我看到了比企谷用双手环住了脑后,说道:“如果是你所关心的事情的话,总觉得会遇到一些不一样的人物也说不定啊!”

    有趣的人物倒是应该会遇到的,但是,比企谷前辈,你不觉得你的形象在此刻崩坏了吗?

    ---------------------------------ps-----------------------------------

    这边果然比那边难写,最后憋出来这样一章角色崩坏的章节,果然还需要调整tat。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