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七章:没有任何意义的试用方案

第十七章:没有任何意义的试用方案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比企谷的妹妹就像看到一只大灰狼一样地看着我,拜托,拿出昨天你和我对视的勇气来啊,虽然我长得像不良这一点我已经被迫承认了,但是如果你能够拿出昨天的那种和我对视的勇气的话也就不是什么事了吧?

    不过,看了看身板久违地挺得直直的比企谷八幡,我倒是能够理解这位妹妹同学的想法,毕竟,作为妹妹的人,在自己的哥哥的身边总会显得特别柔弱一点,即使本身是那种比较强硬的性格,也会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吧?显而易见的是,比企谷这个家伙,至少在维护妹妹方面,还是很负责任的。

    这多少让我想起结衣姐,虽然说结衣姐很笨,总会做出许多让我觉得啼笑皆非的事情,但是,她想要维护我的心情,我还是总能够体会到的。

    而且,看到比企谷难得的振作起来也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如果不是他针对的对象是我的话,我真的会十分感谢这位比企谷的妹妹君把一个平时看上去不断地往废柴方向发展的总武高二年级学生拉回正轨的做法的。

    没错,如果不是针对的对象是我的话。

    “咳咳,你们不要都用那种看着社会残渣的眼神看着我好吗,再怎么说,我能够对一个只有国中三年级的女生做什么啊?”

    “盯——”回答我的是三个人的残念的眼神,看来是之前的小春事件对他们的影响太深了吗,明明我也没有对小春做什么的样子,话说回来,之前的小木曽前辈也似乎觉得我会对比企谷的妹妹有想法——所以我是什么时候给了这些人一个年下控的印象了啊!

    “总而言之为了不让你们误会我就把事情告诉你们好了,昨天下午我学习的时候看到了这位比企谷的妹妹同学和一个男生在鬼鬼祟祟地在说着些什么,出于对这个年龄段的国中生会有什么样的事情需要特别鬼鬼祟祟的好奇所以我就稍微听了一下这两人的对话,然后因为听得比较入神了所以就被这位小町同学盯上了,说实话我觉得与其担心我对你的妹妹造成什么不利还不如担心和你的妹妹聊天的那位同学比较好。”

    niceball!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的心情就如同在球场上断掉对方一次十分有威胁的进攻然后送出一个五十米长传造成反击一样清爽,不但把问题的嫌疑从我的身上移开了,还稍微报复了一下那个比企谷的小妹妹一把。

    小同学,虽然我觉得你还是挺可爱的,但是既然你都让我进入了这样的窘境了,我稍微礼尚往来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果然,比企谷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只是对我生气,慢慢地转变为了一种恐慌和震惊,这个妹控,对自己的妹妹的事情还是挺关注的嘛!

    “啊,那个,不是啦,那是大志君哦!川崎大志君!昨天委托的那个同学啦!”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哥哥传过来的不信任的眼神,叫做小町的妹妹也立刻跳了起来,慌忙地解释着。

    看来,这名男同学的存在也是为比企谷所知道的,所以,虽然露出了一副很不高兴的表情,但是比企谷也没有对他的妹妹怎么样。

    不过,至少这么一说,对我的那番集体鄙视的态度是消去了,这总归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雪之下的脸已经从一开始的鄙夷转变为了接下来的无聊,显然比企谷兄妹之间可能的围绕着妹妹的人际关系问题已经提不起她的兴趣了。而姐姐的表情又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嘛,总而言之,我是相信小和的啦,果然小和只是一个很关心他人的孩子呢!”姐姐有些开心地拍了拍手,说道。

    如果你这番话能够在我解释清楚情况之前说那就更有说服力了哦——每次都是澄清误会以后再来表示对弟弟的信任的姐姐实在是会让弟弟的心伤透的啊!

    “嗯,总而言之,现在我们可以不用去关注由比滨学弟的意外事件了,所谓的动物疗法——嗯,能先让我看一下那只猫吗?嗯,那个,叫做什么名字来着,嗯?”雪之下点了点头,做了一个陈词总结一样的发现,将众人的重点转移到了本应该是比企谷妹妹带过来的那只猫的身上。

    而罕见的,雪之下露出了一副有些好奇的,吞吞吐吐的表情,显然,对于猫这种生物,雪之下部长有着意外的执着。

    “没有问题哦!这是卡玛库拉哦!”比企谷的妹妹似乎对雪之下有着极高的好感度,伸手将装着猫的箱子递到了雪之下的面前。

    那是一只看上去有些傲慢的猫,灰黑相交的条纹上配着一双黄色的硕大的眼睛,虽然我也是一个对猫有所偏好的人,但是这看上去不是一只能够一下子和人接触的猫啊!

    “喵!”

    嗯,这个,我幻听了吗?

    “喵!”

    不,没有幻听,没错,雪之下雪乃,就是那个平时连个好脸色都不愿意赏给其他人的雪之下雪乃,竟然用特别温柔的声音,呼唤着那只名为卡玛库拉的猫。

    随后,似乎是感受到了我和比企谷的有些怪异的视线,雪之下把已经伸出去想要抚摸猫的皮毛的手锁了回去,做出了一副冷冷的表情:“嗯,你们不要想多,我这是在测试,测试而已,如果这只毛很认生的话,那到时候对于那位川崎同学的吸引力也会下降很多的,嗯,至少——”

    “——卡玛库拉不认生的。”比企谷干巴巴地插嘴说道。

    “不不不,并不是这样,”面对比企谷的这种吐槽,雪之下显然有一种困兽犹斗的感觉,她用力地挥着手指着猫,说道,“你看对我,卡玛库拉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但是对于由比滨学弟,他就显得有些爱理不理的了哦!所以说,嗯,他还是有潜在这认生的可能性的。”

    “所以这个时候我应该吐槽是我长得太吓人连猫都不愿意亲近我还是吐槽如果他有认生的可能性的话那你如何根据他对你的态度判断是否会对那位川崎同学友好呢?”

    “嘛,总而言之,这只猫要作为动物疗法的动物的话,”雪之下强行无视了我的吐槽,这应该是自从我认识她以来她的第一次没有那么镇定自若,“如果是动物疗法的话,还是合格的,所以我们接下来只要去把他放在川崎同学一定会经过的路上就可以了。”

    一边说这话,雪之下一边很自然地伸出手去抚摸了一下名为卡玛库拉的猫的后背,虽然动作做得很自然,但是可以看出她似乎是为了这一刻预谋了很久的样子了。

    但是,这个时候,比企谷似乎从他的妹妹那里得知了一个很沉重的消息:“喂,雪之下?”

    “什么事?”

    “嗯,小町从那个男生那里得知川崎同学似乎是对猫过敏的,所以说——”

    “放着也没有用吧?”

    那你把你的妹妹召唤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好像你的妹妹君唯一达成的成就就是成功地让你们差点再度建立起了对我的不良印象的样子啊!

    “所以说,计划终止了吧!”比企谷摇了摇头,说道,看上去一副有些无奈但又有些庆幸的样子。

    “嗯,大概,应该,就这样了吧?”雪之下很残念地看着那只依然朝她“喵喵”叫着的猫,一边依依不舍地说道。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雪之下的这种遗憾应该来源于没有办法和那只猫继续接触了而不是因为没有办法解决那位川崎的问题。

    “喂,结衣姐,”看着那样的雪之下,我朝姐姐努了努嘴。

    “嗯,小和,什么事啊?”

    “我说,你如果想要和那家伙的关系变得更好的话啊——嗯,我的意思就是好朋友之类的关系的话。”

    “——诶,小和你说什么呢,我和小雪的关系本来就是很好的啊,就是‘好’朋友啊!”姐姐不满地回应道。

    “好吧好吧,这不是重点啦,好吧我换一个说法,如果你想和那个家伙变成闺蜜一样的亲密关系的话,我觉得你可以用以送她一只猫作为开始哦!”

    “小和说的有道理呢!”姐姐惊讶地点了点头,随后扁了扁嘴,“但是如果只是靠我的零花钱的话,应该是买不起猫的啊?而且,小雪家里会不会是那种管理特别严格的地方,或者说是不允许养猫的公寓之类的?”

    “嗯,这倒是一个问题,那就换成猫的玩偶好了,你知道那个家伙的生日吗?”

    “好像已经过去了的样子啊?小雪的生日似乎和小和差不多时候?”

    “也是一月份吗,好像有些残念啊!嘛,你自己到时候掂量着看看吧?”

    “不过,小和,你为什么突然想让我和小雪的关系变得更好啊?”

    “我就是在想如果你和她的关系如果能够变好的话那她对我的态度也会好一些。”

    “但是,你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给她送礼物然后搞好关系的吧?”

    “哈?果然结衣姐你是笨蛋吧?如果我要给她送礼物的话,那以那个家伙对我的态度,肯定是一副‘由比滨学弟如果你仅仅想凭送礼物就攻略我的话你是不是也把我想得太简单了啊’——啊不对,这更像是一色说的话,应该是‘你这种家伙给我送东西,说吧,你对我有什么请求,如果合理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之类的,总而言之绝对会被她理解成不安好心的了,虽然我本来也就没想送东西。”

    “是吗?但是我总觉得小雪看上去没有那么可怕啦,也许小和给她一个可爱的礼物她也会接受了就是了呢!”

    “我觉得,让雪之下雪乃接受我的礼物,比让比企谷八幡不当一个妹控还要简单——说道比企谷的妹妹,嗯,我记得你上次去比企谷家道谢的时候,没有遇到比企谷,但是至少遇到他妹妹了是吧?”

    “嗯,嗯!”姐姐有些红着脸点了点头。

    “然后她没有认出你来吗?”

    “嘛,这个嘛,哈哈,哈哈,运气也是比较好呢!”

    “哦,他们家的人看上去都挺机灵的没想到在这个方面都是那么迟钝呢!”

    “嗯,那个,也不是啦,毕竟我也只是和那个小町妹妹只见过一面的说,所以,嗯,总之小和你不用为我担心这些事情的呢!”

    当然,其实我也就是随便问一下而已嘛,而且我可是看出来你已经被比企谷的妹妹认出来了啦!

    当然,相比起现在正在闲聊的我和结衣姐,另一边的雪之下和比企谷似乎对这件事情更加热衷就是了。虽然他们的热衷在我看来结果不会有太多的改变的样子。

    虽然不是很清楚那位川崎同学的情况,但是在不原意和家人表明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还想通过和对方搞好关系以了解对方的近况,这是哪里来的恋爱喜剧的设定吗——什么突然知道了对方的令人羞耻的秘密然后对对方的这个秘密并没有表示惊讶反而表示敬佩并进一步和对方约好想要共同保守这一秘密最后成功在这个女生身上插了一根旗什么的。

    难怪现在市面上的轻小说的水准普遍都变低了,这就是一个高中生的我都能想到的稿子吧?

    再说了,在已经大致知道对方可能的工作地点的前提下,直接找上门去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想让对方主动透露情报呢?这明显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

    不过,从我的角度来说,那位川崎同学的变化肯定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无论是什么,都是她自己主动选择出来的,如果她真的是她的弟弟所说的那样的曾经的好学生的话,那么相信她也不会做出有损自己的理智的事情。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不赞成侍奉部的介入的,或者说,如果能够不动声色地弄清楚她现在在做什么那就是最好的了,想要影响她本人的决策,就这一点而言,我觉得还是没有必要。

    当然啦,绝对中立的理念,基本也就是在这些事情上应该采用的,不是吗?

    -----------------------------------ps----------------------------------

    喵的,水,太水了,我现在每一卷的重点都是为最后的高潮在服务,所以之前的这些支线剧情,简直就是在抄袭原文——虽然我的确是有把原文提到的事情用另一种方式再说了一遍的高级技巧。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