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章:并不友好的再次联系

第十章:并不友好的再次联系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般来说,当雪之下露出这副表情的时候,如果有人想要继续追问她关于这方面的事情的话,那接下来需要承担的是她的最为冰冷的眼神和最无情的反驳了,所以这个时候即使是姐姐大人也没有想要去碰雪之下的这个生气点的意思,只是笑呵呵地打着哈哈蒙混了过去。

    “嗯,对呢,那既然知道了问题,是要告诉小彩羽和学生会那边吧?”

    “暂时不用了,”雪之下有些别扭地转过了头,说道,“这件事情,就不用告诉学生会比较好了,由比滨学弟你还有那位杉浦书记的联络方式吧!我们私下里和她交谈一下让她妥协就可以了。”

    “但是这样不好吧!毕竟那个一色,是以学生会的身份向我们提出的援助的请求的,现在绕开学生会和对面交谈,那我们这边的位置会很尴尬的吧!毕竟我们只是一个社团,没有资格代表学生会和对面进行谈判的。”比企谷皱了皱眉头,提出了反对意见。

    “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只需要告诉那位杉浦会长,我们这边已经知道了她的问题所在就是了,我们希望做的就是她能够主动妥协,如果她不主动妥协的话,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学生会,总武高这边在之前的谈判中受了这么多的苦头,在这种形势逆转的前提之下即使是那位平时十分和颜悦色的城廻巡会长也会想要找一点东西回来的吧?到了那个时候,清泉中学那边的得失的多少,对面的判断也应该是十分清楚的。”雪之下按了按自己的头,露出了一副有些不情愿的表情,但是依然这么说着。

    “什么嘛!小雪这个方案难道不是在让小春酱可以不那么被动了吗?所以小雪竟然还很关心小春酱呢!”姐姐很高兴地挥了挥手,跳到了雪之下的身前,搂住了雪之下的腰,不停地用脸蹭着雪之下的身体,有些激动地说道,“我刚才还一直想让小雪不要对小春酱那么过分,小雪果然很温柔呢!最喜欢小雪了!”

    “那个,由比滨同学,请不要这样子做,我会有些困扰的,再说,我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那位杉浦会长,我和那位杉浦会长之间,严格意义上来说,依然处于战争状态。”虽然结衣姐突然抱住雪之下这种事情是侍奉部中的常态,但是显然雪之下对于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在姐姐抱住她的那一刻,她的脸立刻变得通红,随后用力地推着姐姐的脑袋,挣扎着想要摆脱她的这个拥抱。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小雪不是在帮助小春酱,就是自己想这么做就是了,哼哼!”姐姐露出一副了然在心的表情,继续死死地抱住了雪之下的腰不放,这也让挣脱了许久而没有成功的雪之下只得听之任之地看着她的动作。

    “好吧,好吧,由比滨同学随你怎么认为吧!”这是雪之下最后时候无奈地吐出的一句话。

    和姐姐一样,许多人都会认为雪之下刚才的那种表现是一种“傲娇”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的表现,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雪之下雪乃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正如她自己一直强调的那样,雪之下雪乃不会说谎,所以,她也绝对不会用这么一大段语言来为自己的傲娇行为做掩饰。

    虽然从结果上来看,雪之下的这个选择得利最大的是杉浦小春和清泉中学的学生会,但是,我们在判断某人采取一个做法的原因的时候,并不能总是从结果推断原因。至少在这件事上不应该是这样,因为雪之下雪乃与杉浦小春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没有任何交集,她也不存在任何因为其他人的感情问题而对小春进行妥协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两人在第一次的对抗时候的那种剑拔弩张的状态,就已经意味着两人已经站到了相互对立的一面上,以雪之下雪乃的性格,正如她在面对她的所有的其他对手的时候,她会做的,只是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下将对方彻底击败——也就是说,结衣姐所认为的那种雪之下对小春心软了的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所以,小春本人并不是雪之下采用这种方法的问题,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学生会了。雪之下的这种做法,虽然不会让总武高的学生会造成太大的损失,或者说总武高学生会的委托本身是可以完成了的,但是,总武高学生会毕竟损失了一些东西。从之前的情况来看,无论对于一色彩羽本人还是对于学生会的城廻巡会长,雪之下都没有任何偏见,在这种情况下突然产生了一种对学生会的排斥感。

    我觉得唯一的原因,也就是那个让雪之下不愿意提及的信息来源了。也许对方与总武高的学生会关系十分密切,或者,雪之下想要做的,就是尽量隐瞒自己在这件事情中所发挥的作用,从而让她身后的那个人能够暴露的可能变得最小。

    那么,最有意思的问题就在于,雪之下雪乃的身后的那个人,到底是雪之下想要保护,所以想要将其隐藏的人,还是雪之下厌恶而不想面对,所以尽量地弱化对方的作用的一个人呢?

    当然,也没有时间让我去思考这个复杂的问题了。

    “小和,打电话吧!小雪说事情要今天解决呢!”姐姐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道。随后,我也看到了雪之下轻轻地点了点头,对我示意道。

    我叹了一口气,拨通了那个我已经很久没有拨过的号码。

    正常情况下的情侣分手,双方相互断绝联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雪之下和姐姐显然不认为我和小春的关系会是这样,更加可怕的是,连我自己的判断都和她们两人的判断一致。也就是说,当我拿出手机,拨通那个有些熟悉而又让我觉得有些陌生的电话号码的时候,我都没有怀疑过那个号码存在无法接通的可能性。

    当然,电话的另一端,小春的声音也如我所预计的那样传了过来。

    “嗯,你好,请问你是?”

    “呃,所以,你把我的号码删掉了吗?”这个有些意外的面对陌生人的应答,让我多少有些受伤,虽然想到这种事情应该是正常的,但是,总觉得有一种自己不被重视的感觉。想起之前一色提到的所谓“杉浦书记依然对你存在好感”的信息,本来多多少少觉得对方的态度应该会更好一些,但是现在这种纯粹把我当做陌生人的态度,却让我的那种小小的虚荣心受到了一些小小的打击。

    “啊,抱歉,是由比滨前辈吗?”小春的有些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让我的心情变得有些更加郁闷了,当然,接下来的那句话,让我显得觉得更加别扭了就是了。

    “嗯,抱歉呢,之前的确已经把前辈的手机号码删掉了,你也知道的,毕竟手机的存储空间有限,然后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和前辈联系,所以为了节省存储空间。”

    “哈哈,这个,理解,理解啦!”

    但是你的这个谎也撒得太假了吧?就我的一个手机号码和邮箱号,就让你的手机的存储空间不够了吗,你这是什么时代的古董手机啊,即使是古董手机,存储下这么点东西,也不存在任何问题吧!

    “不过我还是想要抱歉啦,刚才是在对前辈开玩笑的呢!”小春继续轻轻地说道,“因为,即使删了手机号码,我也能够通过数字,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是前辈打来的电话啊!所以刚才那种态度只是开玩笑的哦!”

    “呃,好吧!”

    小春的这句话,如果让旁人看来,一定会有许多的解读,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能够做出的回应却显得十分有限,虽然她看上去用了一个“开玩笑”把自己的背后的那种态度和情绪用无足轻重的方式掩盖了过去,但是,我还是能够知道“通过数字记住一个人的电话号码”背后的意义——就像是我现在即使是删掉了杉浦小春的信息,我也依然能够和她取得联系一样——这是一种长时间已经养成的可怕的默契一样的习惯。

    “那么,由比滨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关于两个学校的学生会之间的交流的事情的话,我觉得前辈可以不用找我询问的哦!前辈的同学,一色前辈,这几天一直和我聊天的结局前辈也应该是知道的吧?”虽然刚刚“开了一个玩笑”,但是小春依然用一种彬彬有礼但是对我拒之千里之外的语气说这话,完全没有在开玩笑的态势,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女孩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不要表现出这么严肃的样子的啊,即使是朋友,说话也可以放轻松许多的呀!”

    “嗯,我也想是这样,但是现在毕竟处于我们两所学校的一个敏感的时期,所以我也不能够排除前辈是想要通过和我搞好关系然后打听情报的可能。”

    “但是感觉你和一色聊得不是挺好的吗?”

    “女生之间和男女之间的相处模式是不一样的呀,再说,如果和前辈的态度变得太好的话——”小春的声音沉了下去,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她的明显的呼气吸气的声音,“好吧,不说这些了,所以如果只是想要向我打探情报的话,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是没有必要的。”

    “好吧,”虽然之前我的确也有做过通过这一通电话改善一下双方关系的考虑,但是现在,一切显然已经朝着不怎么好的方向发展了,看着另一边的挥舞着手,眼睛亮闪闪地看着我的姐姐,再看了一眼眯缝着眼睛,似乎想要探究我的这些话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对对方的警告的雪之下,以及百无聊赖地看着手中的书,一面偶尔用有些蔑视的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比企谷八幡,我最终还是把这通电话的最重要的目的说了出来,“不是我找你有事情,而是我们的雪之下部长找你有事情。”

    “所以不是你自己主动找的我——呃,你所在的社团的那个部长?”我注意到了一直在有所克制地称呼我为“前辈”的小春,在这个时候的情绪的波动,她已经把这种比较正式的称呼换成了一般来说只会在比较亲密的人之间说的“你”。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逆转了,因为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了自己的情绪,就好像刚才的那种波动完全不存在一样。

    “前辈的意思是那位雪之下前辈找我有事?所以具体是什么事情呢?”

    “先不用说了吧,你过来就知道了,挺重要的事情。”

    “我今天下午还有学生会的工作——”

    “——你如果不过来的话是会后悔的哦!”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刚才的那句话到底是带着一种怎样的感情表达出来的,但是小春明显有些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所以她也很快改了口,“如果前辈一定这么强调的话,我也明白了。”

    “嗯,所以,我们在教室里等你。”

    “好的,谢谢前辈的提醒。”

    当我挂断电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和人辩论了一番之后一样满脸通红,浑身出汗,而教室里的其他人,都用着以平时不同的眼神在看着我。

    “辛苦了,”这是雪之下的难得的对我的夸奖,“至少从任务本身来说,你已经完成了,虽然中间的确出现了不少让我担心的时候。”

    “小和,你没事吧?”这是姐姐的一如既往的关心。

    但是,最让我在意的,是比企谷八幡的评价,他先是看了我很久,随后低下了头,用最轻的,但是让我也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现充的自以为是的游戏,还要坚持多久啊,愚蠢!”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