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九章:一无所获的部员与大获全胜的部长

第九章:一无所获的部员与大获全胜的部长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当然,事实上,雪之下雪乃发现问题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了许多,就在我和一色的那次对话的第二天,雪之下雪乃就在侍奉部的内部召开了战略的商讨研究会,而这个会议,只是在之前社团所着力于解决的叶山事件的两天之后召开的。

    “嗯,虽然对于清泉中学的学生会的想法,我这边已经大概得知了一些情报,但是为了让我们之前的信息整理显得更加充分,所以大家还是先都发表一下自己在那之后又都搜集到了什么信息吧!”

    显然,雪之下雪乃这一回是有备而来的,从她交叉着的双手,以及饶有兴致地看着教室里的所有人的面孔,就可以知道她是准备在今天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我之后就没有问过小町了,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哥哥的事情,怎么能麻烦妹妹插手呢?尤其是刚刚上国中三年级的,正处于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一年当中的世界上最可爱的妹妹的,嗯——这个由比滨——学弟你有什么意见吗?”

    顺带一提,由雪之下所引申出的这个“由比滨学弟”的称呼已经成为了侍奉部的公认的对我的称呼方式——虽然说是公认的,但也只有两个人而已。

    不过算上偶尔会造访这里的某位年龄不明的老师的话也就超过了半数,再加上一个在另外两个人面前比平时更加想展示作为姐姐的对我的威严的结衣姐姐大人,这个小小的四人加一老师社团,显示出了一种比其他社团更加明显的前辈对后辈进行压迫的气息。

    其他社团对于后辈一般会称呼姓氏,熟悉了之后会称呼名字,但是没有一个社团会像侍奉部一样每次在称呼这个唯一的一年级后辈加上“学弟”两个字的吧!

    当然,这是一种形式上的区分前辈和后辈的方法,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诸如“由比滨和也拍着由比滨结衣的头抱怨这个脑袋除了团子好看一些没有任何特色”、“由比滨和也在比企谷八幡翻着死鱼眼的时候出言嘲讽”的情况屡见不鲜,当然“由比滨和也看着雪之下雪乃的恶劣的眼神大声反驳”的情况是会被避免的。这是因为作为部长的雪之下在这个方面采取了高压政策。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可以理解为由比滨和也同学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渣渣。

    ——当然说得好听一旦这叫做我们在革命斗争中应该有选择地保留自己的有生力量。所以在比企谷八幡刚才说出他的一番妹控宣言之后我那毫不留情的眼神也就让这名前辈十分不舒服了。

    “嗯,比企谷——前辈,我当然十分赞赏你作为一个爱护妹妹的哥哥不想去麻烦妹妹的这种崇高的心情,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你一下,你在那之后应该就没有进行过调查了吧?虽然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前辈没有其他渠道,但是因为这种理由为自己最后一无所获做辩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承认自己什么也做不到比较好呢!”

    “并不是这样的,”比企谷眯缝起了眼睛,扬了扬自己的手,得意地回答道,“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自己主观上为了自己的妹妹而忍痛放弃了搜集情报的可能’和‘客观上这个人完全没有任何能力搜集到情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情,前一种是无奈之下的自我牺牲,后一种是一个人的能力不足的体现。”

    “但是从结果上完全没有差别啊,毕竟部长那边要的是最后的结果,而不是你的高尚的人格和对自己家人的赤诚的爱护之心。顺带吐槽一句,你刚才的做法就好像是一个‘除了依赖妹妹以外完全没有任何通过和人交流从而搜集情报的方式’的废柴的发言呢!”

    顺带一提,虽然在压制姐姐的时候是不怎么需要机会的,但是在压制比企谷八幡的时候,我们需要巧妙地借一下势,比如这个时候我把自己的目标和雪之下的目标结合了起来,这就使得我成功地借用了让比企谷应付起来十分吃力的雪之下的威慑力,让比企谷无法利用前辈身份对我进行反向压制。

    “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以后我的目标也是家庭主夫,难道不是在家里和家里人交流良好不就可以了吗,虽然不至于所有事情都要妹妹去做,但是每一位成功的女性后面都有一位默默付出的男性,如果小町以后可以成为一位那么出色的女性的话,那我就只能放弃自己的事业,在小町结婚之前——嗯,结婚之后也一样,去作为她身后的这位默默付出的哥哥大人就好了吧!”

    “嗯,十分伟大的理想呢!我会为你加油的,比企谷前辈!”

    嗯,完美的棒读音,我觉得我把我心中的那种情绪完美地通过这种语气表现出来了。

    “人的生命价值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觉得不允许你瞧不起我们这种为了自己家人的成功牺牲了自己的男性。而且,就刚才那个问题而言,我倒是觉得你应该更有发言权吧?毕竟你从清泉中学毕业,那边的人脉关系更加广阔不是吗?”

    “雪之下部长给我的任务是让我尽量不要惹怒小春,从而让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动,所以从我现在的判断来看,我还是谨慎一点不要做什么比较好,而且小春能够让我知道这种谈判的存在,肯定也已经把我的可能打听消息的途径都封死了吧?以她的那种有备而来的气势,我觉得她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

    “所以由比滨学弟你最后有没有进行过尝试呢?”

    “当然没有了,既然途径已经被封死了那为什么还要打草惊蛇呢?”

    “这不是和我一样吗?”

    “不,对于我来说,不进行任何尝试就是对社团的最大的贡献,和你这种如果没有搜集到相关资料那就是没有贡献的情况比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好了,到此为止,”雪之下“啪”地合起了手中的文库本,随意地捋了捋脑后的头发,说道,“现在不是让你们争论谁的功劳大的时候,虽然从我个人的判断来看,两个人现在都是一无所成——当然由比滨学弟的说法有道理,你的贡献稍微多一点,也只有一点而已,至于由比滨的话——”

    “那个,小雪,果然我觉得还是直接和小春酱交流一下比较好吧,如果我们这边的态度能够好一些的话,我觉得小春酱是会愿意和我们交流一下的,嗯,就是说——”

    “——那么由比滨的意思也是没有进一步的情报来源是吗?”

    “不是啦,小雪,我和小和都是这么想的哦,小春酱是个好孩子,小和对她也很熟悉。”姐姐依然努力地和雪之下宣扬着她的那一套“感化对方”的理论,但是我觉得她自己也应该知道这一番话对于已经下定决心和对方相互杠上的雪之下和小春来说是无效的了。

    所以,雪之下也很果断地无视了姐姐的努力的发言——当然,从态度上来说,她对姐姐的态度比对我和比企谷的态度要温和了一些,她往下按了按手,示意姐姐先停下来,随后轻轻地说道:“虽然的确和杉浦书记进行一些交谈是比较好的手段,但是这方面的工作,学生会那边的,嗯,一色彩羽同学一直在做,但是最后于事无补,这就充分证明了这种做法的不可行。”

    “当然,”雪之下站了起来,扫了一眼四周的人,说道,“虽然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给我提供更加充分的消息,但是我也只是希望能够给我确认一些事情,毕竟虽然我手头的这个信息来源虽然十分‘可靠’——”

    在说“可靠”这个词的时候,雪之下顿了顿,露出了一副微妙的有些厌恶和不满的眼神,随后继续说道:“嗯,虽然十分可靠,但是还是希望有一些其他事情来证实,不过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件事情的一个关键点在于:原来一直为清泉中学留有内部保送名额的清泉大附中,在今年取消了这种联系,我想大家应该明白这一点到底意味着什么吧?”

    我突然有些庆幸地点了点头,事实上,在刚才的和比企谷的对话中,我小小地玩了一个文字游戏,那就是只是肯定了“我没有去刻意询问,打探消息”这一事实,但是并没有肯定“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这一事实,因此,我就没有必要向告诉其他人我已经得知了清泉中学今年遭遇的新变化的这一信息了。

    虽然有人会觉得我这是一种在刻意把问题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做表面理解而忽视了它深层次所想要表达的意思的一种虚伪的自我欺骗的方式,但是对于我来说,至少在这一轮文字游戏的过程中,我并没有违反中立原则,也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其他人对我可能产生的“偏向”任何一方的误解。

    当然,在现在雪之下没有依靠我就自己找到了小春身后的问题来看,我在两人之间就表现得更加不偏不倚了,虽然我的情感上突然有一种为接下来即将要面对雪之下雪乃的杉浦小春难过的倾向,但是至少从我的理性角度而言,我的立场已经使得两人的这场对决达到一种最为公平的程度了。

    雪之下的这个消息到底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可以很快地反应了过来,即使是我觉得可能会有些迟钝的结衣姐也是,毕竟,同是作为清泉中学毕业的学生,身边的许多朋友都通过保送名额直接升学的这种情况,她还是再熟悉不过了。

    “也就是说,清泉那边有一大批原本以保送为目标的学生现在突然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应该是什么了吧?”姐姐点点头,回答道。

    “嗯,没错,如果是平时成绩不错的学生还好,他们可以通过考试,又或者其他保送名额获得进入其他好学校的机会,但是对于那些特长生,比如音乐课的学生,又比如一些比较一般的学生来说,保送名额的消失绝对是一种无可适从的选择。”比企谷也低着头继续分析道。

    “没错。”雪之下胸有成竹地点点头,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说道,“而且,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学生会要对学生负责,清泉中学学生会那边所要面对的,是大批学生的压力,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一定程度上只是在进一步扩大生源的范围,虽然这应该是直接对学校的管理层负责的事情,但是学校那边对学生会的期望值也不会太高,也就是说,从最差劲的结局来说,如果两边谈崩,我们这边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也只是没有达到预期,而清泉中学学生会那边——”

    “需要面对的就是原本以为有了希望的但是希望又破灭了的学生的怒火了吧?”姐姐打了个寒战,说道。

    “啧啧,你看,这就是人类,当他们陷入绝望的境地的时候,他们还不一定会崩溃,只是迷茫,但是当你给了他一根救命稻草,最后又把这根稻草给抽走之后,他们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只是没有变好,而不是变糟了而已,而且,他们会对你这个给予了他们希望的人加以进一步的责骂,就好像自己的这种绝望的情况全部都是对方造成一样啊!”

    “所以,之前的谈判,是我们没有后手,但是实际上,是对方无法接受失败啊!”雪之下做了一个总结,“既然明白了这一点,那问题就十分容易解决了啊,根据这一点步步紧逼就可以了,将军什么的,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吧?”

    “这样的话,会不会对小春酱,哎,好吧,”虽然不知道姐姐对小春的好感度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直到现在还想为小春做最后的努力,但是她也意识到了现在的形势的无法改变,所以,最后她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不过小雪好厉害呢,这个消息虽然感觉不是太难打听,但是要抓准这个方向还是很神奇的呢,小雪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随后,应该是在我的印象中的第一次,雪之下雪乃低下了头,露出了一个混杂着不甘心、不满以及不服输的表情,随后皱了皱眉头,别过头去,说道:“不用问了,那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消息来源就是了。”

    -----------------------------------ps--------------------------------------

    突然感觉自己好糟糕,这章有些水了,明天,那个,大概,应该能够写到预定的剧情了。

    又及准备今晚就开始把病娇换平台发出来,考虑到审核问题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具体的通知会在书上传之后发出来,就是这样。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