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八章:表意模糊是全世界人的通病

第八章:表意模糊是全世界人的通病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女生从来都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喜欢把话说得很模糊,让人觉得对方向自己有所表示最后却依然云里雾里,这个问题连小木曽前辈也无法避免。因为当我用一脸有些疑惑的表情看着她的时候,她只是故弄玄虚地笑着说道“我觉得你很快就会弄懂这一点了呢!”

    但是如果知道这一点是什么的话,在之后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不是可以提早做出预测,让自己或者别人避免受到伤害不是吗?这就和故事中经常出现的禅师一样,虽然看上去表现出了一种用暗示的手段让对方理解禅意和道理,显得让请教者“自己有所得”,但是实际效果不一定比得上直接告诉对方道理来得清楚。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家里和我抱怨各种各样的学校的纷繁复杂的事情的,即使是很隐晦的抱怨也能被我感知并理解的结衣姐还是挺不错的——虽然我怀疑她在其他人面前也可能说出这些故弄玄虚的话。

    总而言之,直到我送小木曽前辈到家,我也没有弄清楚前辈到底想说什么,反倒是我自己没有注意隐藏自己的身形然后被前辈的弟弟看到,并引起了对方的一阵腹诽,毕竟在傍晚时分和自己姐姐一起回家的男生,如果是结衣姐身边出现这样的人对话,我也会十分在意的。

    当然前辈的诸如“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后辈啦,正好在他打工的卡拉ok里唱歌他就顺便送了我一程”之类的解释我也是听得十分清楚的。

    如果在这个背景下,出现漫画里的那种前辈因为不堪家里人或者学校里的众人的追问然后对我说“和也,你来当我的假男朋友好了吧!”,随后进一步发展出什么其他喜闻乐见的剧情的话我也是很乐意接受的,不过如果小木曽前辈如果真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话,她也就不是那个让我仰慕的前辈了吧!

    ---------------------------------分割线----------------------------------

    接下来的日子正常得有些过分,除了每天回家之后,结衣姐会例行地用她的那种虽然名为突然但是一点也不突然的“突然袭击”向我刺探情报——想要打听我之前和她说的那个情绪低落期到底是什么时候,但是这些做法对于已经熟悉了一色的冷不丁地盘问的我来说已经完全无法构成伤害了。

    所以,每一次看着姐姐咧着扁平的嘴巴,郁闷地揉一揉头上的两个团子,用一副不甘心的表情抱怨着“小和欺负人”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会好一些的。

    面对小春的这种挑衅,雪之下雪乃所领导的侍奉部——由比滨和也除外——一直在有条不紊地收集情报。但是,对于情报搜集,尤其是和自己身边的人无关的情报搜集之类的事情,对于人际网络相对来说比较薄弱的雪之下和比企谷来说着实有些困难。我原本以为和小木曽前辈一样,同样有一个正在准备高中的入学的考试的家人的比企谷八幡会很容易得到那个消息,但是那个叫做小町的比企谷的妹妹似乎也是一个追随哥哥的脚步一心一意只想考总武高的兄控,所以她的关于高中的招生的信息量也十分稀少。

    姐姐是一个人选,但是姐姐大人最近似乎沉浸在“对面的谈判人和小和关系密切”这一设定中不可自拔,在最初的小春天天在放学后来侍奉部教室进行例行访问的过程中,她就屡屡对小春抱上了格外的好奇的和关心的目光,这种目光似乎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对于侍奉部来说的不良效果:首先是小春每次拜访的时间越来越短,导致雪之下雪乃每次试图通过和她对话搜集情报的机会越来越少,其次就是姐姐完全无视了自己在国中时期结下的后辈的关系,带着一种“对自己的弟弟的前女友”的同情,站到了一个看上去不想干涉的立场上。

    同时,在这段时间里,侍奉部还收到了另一个委托——来自叶山隼人的委托。大致就是和叶山关系最好的三个男生都收到了各种各样的谣言的中伤,叶山希望找到谣言的散发者并宣扬正义。在这场侍奉部的二年级学生的狂欢当中,比企谷通过自己的睿智的观察,指出问题的核心在于接下来即将要进行的二年级学生的“职场见习”,所有人都想和叶山组队,但是三人一组的“职场见习”必定导致一个人被割裂,这也使得他们采取了恶意的中伤手段逼迫任意一人退出叶山的核心圈。比企谷的做法是将叶山剥除出三人团体从而从源头上断绝这个概念的产生。

    当然,我到现在还记得比企谷八幡当时的那个兴奋的表情,那是一种恶魔般的自信的表情,虽然从第二天的情况来看,情况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至少问题是解决了。

    叶山隼人的实践对于侍奉部来说也许是一个有着里程碑意义的事件,通过帮助叶山解决问题,可以让侍奉部在叶山的朋友圈当中进一步拓展知名度,那么之后的进一步的业务开展也会方便了许多。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一件我从头到尾没有插手,当然也无法插手,不想插手的事件并不是什么重点,只不过这件事情让雪之下和小春的进一步的对峙推迟了一点。

    总武高的学生会这边所采取的态度是尽量去寻找其他有意合作举办联合活动的中学,但是其他中学和往常一样还是响应者寥寥。所以,她们也只能指望这边一直在和小春打交道的一色能够找到什么突破口了。

    但是,作为清泉中学的代表的小春显然表现出了一副滴水不漏的状况,就连请她吃了两顿甜品的一色彩羽,都不得不在我的面前感慨:“和也,你的那个小女朋友——”

    “——不是小女朋友!注意你的措辞!”

    “好吧,总之就是你的杉浦学妹,她也把自己的想法说的太严实了吧!雪之下前辈已经分析得很清楚了,清泉中学那边肯定对我们也是有所求的,但是完全不暴露自己的情报这种事情,也把自己的想法捂得太严实了吧?谈判的时候多少要透露一下自己的想法,这种利用自己的情报优势完全不妥协的样子,让我们也很难办的啊!”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就是吃准了除了他们以外没人会和你们合作的意思了哦!”

    “就是这一点,除了他们以外没人会与我们合作,但是除了我们以外也没有哪个中学在做这些活动啊,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也是唯一的,所以,只要弄明白了他们背后的有所求的想法,那我们就可以坐下来谈了的啊!”

    一色在工作上还是十分认真负责的,她在学生会的工作是如此,在足球部的经理的工作也是如此。如果仅仅是因为一色彩羽的那种超强的笼络人心和利用人的能力而忽略了她的本身的才干的话,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可惜的是,人们在对一个个人进行评价的时候,总是陷入了“非黑即白”的误区,一色的工作能力和对事情的分析才能,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成为了依附于她的人际关系之下的事情,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当然,一色对于现在的问题也有些无能为力,这种从一开始就形成的情报上的失衡,导致了本该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或者说是总武高这边略占优势的谈判成为了一边倒的局势。这就不是一色可以左右的了。

    “呐,和也,你就帮忙和杉浦书记说一下吧?”在难得的严肃的分析时间过后,就是一色的例行的卖萌时间了,“如果是你的话,让对方透个底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嗯,对于我的作用,雪之下和你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评价呢!”

    “诶,雪之下前辈是怎么评价的?”

    “千方百计地让我不要出现在小春面前,避免对方感情用事,在对方毫无胜算的时候做出那种非理性的决策,这在谈判的问题中无疑是一种耍赖了。”

    “呃,这样啊,哈哈,这个也是一个角度,嗯,哼哼。”看着我一本正经地把雪之下的话重复出来的样子,一色也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嘛,算了,那就指望雪之下前辈能够力挽狂澜了哦!总觉得有雪之下雪乃出马,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呢!”

    “所以你这就打算撂挑子不干了吗?”

    “呐,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啦,但是你也知道的,我这边不是已经实在无能为力了吗?足球部那边的县预选的比赛要开始了,作为经理的我也是有些忙的啦,而且雪之下前辈现在不是对这件事情斗志昂然吗?所以说,我觉得交给那种天才就可以了嘛,所谓人尽其用,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只能在特殊的时候选择一件特殊的事情来做,不是应该这样才比较好吗?”

    “你知道吗,如果要拿侍奉部里的一个人和刚才的你做比较,你觉得会是谁呢?”

    “诶?什么意思?”

    “你刚才的那种诡辩的样子,和比企谷八幡为了他自己的那种关于家里蹲即正义的歪论辩护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啊!都是用看上去很有道理的话来为自己的完全没有意义的行为找借口。”

    “这个,多少有些过分的吧,那个比企谷前辈,虽然看上去很聪明,但是总觉得有些奇奇怪怪的说。”一色瘪了瘪嘴,说道。

    当然,我当然知道她的这种表情不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一色也没有想要继续演下去的意思,只是有些无所谓地伸了个懒腰,说道:“好啦好啦,我也没有办法啦,这件事情到最后不是还有会长解决吗?如果雪之下前辈帮不了忙的话,会长似乎会考虑去麻烦一个三年级的经常会帮助人的前辈,嗯,叫做,叫做北原,北原——”

    “——北原春希吧!”

    “啊,对了,就是这个名字。和也你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麻烦他的比较好,虽然我对他能够解决这件事情这一点坚信不疑。”

    “这个,和也你的脸怎么沉下来了。”

    没错,如果雪之下雪乃最后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作为和现任学生会长同级的北原春希,一定是一个会被想起来的名字,毕竟,据说学校的文化祭的背后,就一直和北原春希的操纵有关,要说学生会成员不知道这个人的情况的话,那绝对是开玩笑的。

    而且,雪之下雪乃现在不擅长的这种交际方面的信息搜集的能力,恰恰是北原春希最强大的一点,他的资料整理和分析的能力,绝对是我见过的人当中首屈一指的。甚至我都怀疑学生会现在面对的难关,现在也已经被他掌握了。

    在所有人都觉得一筹莫展的时候,最后由自己出来拯救世界,从而获得其他人的赞美和认可,虽然我了解的北原春希的信息并不是很多,但是当所有和他接触过,受到过他的帮助的人在提起他,表露出一脸感激的时候的原因都是同一个的时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他的某些恶趣味了。

    我突然有些明白之前的那个有些四分五裂的轻音乐同好会了,如果这也是他的算计之中的事情的话,那也实在是有些让人觉得太毛骨悚然了吧!

    “怎么了,那个北原前辈,看上去是一个很差劲的人的样子?”

    “不,一定要说是一个很差劲的人的话,至少他展现出来的所有状态,都是积极向上的。”

    的确,对于北原春希的这种判断,只是一个简单的我的站在最为恶劣的立场上的推测。虽然当凶杀案发生的时候侦探必定会“恰巧”出现在现场这种设定似乎只存在于漫画当中,但是也不能排除中现实中会出现“北原春希总是出现在需要被拯救”的地方的“巧合”存在。

    “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吧?如果那个前辈有问题,我是不是得和巡姐去说一下,毕竟她似乎已经准备去麻烦那位北原前辈了。”一色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和担心起来。

    “应该没有必要吧!也许只是我的个人偏见而已啦!”我摇摇头,制止了一色,“虽然我的确很不喜欢他,但是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拜托他也不是一个坏选择就是了。”

    “总觉得和也你现在说话说得越来越模糊了啊!似乎你之前和我吐槽过说我们女生都是这样的让你很不爽不是吗?”

    “嘛,总之现在,我觉得我的心态似乎和你是一致的,而且应该更加强烈一些,对于我来说,与其把问题留给那个北原春希,还不如让雪之下解决比较好。”

    但是问题在于,雪之下雪乃,她是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

    ----------------------------------ps-------------------------------------

    首先再为昨天那章道个歉,昨天那章写完的时候我就在群里感慨过,一个作者可以有私货,甚至都可以为了私货写小说,但是他首先还是应该是一个小说作者,不能让自己的私货取代了小说的剧情,而我昨天的写作就是无视了小说剧情在宣扬自己的私货了,这种情况之后肯定会尽量避免发生。

    另外这章就是过渡一下,接下来把这条小线结束掉。

    “很多时候,和也会在想:之后争斗不休的杉浦小春与雪之下雪乃,她们的这种状态是不是从第一次对抗时就确定好了呢?”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