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章:一开始做出选择的时候就是失误

第三章:一开始做出选择的时候就是失误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如果一个人的黑历史被人逼着要挖出来怎么办?如果一个人的一直在刻意让自己忘掉的东西突然被人发现然后被迫去澄清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对于这种问题的解答,就是——装傻充愣。当然,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只有傻瓜才会把这些事情全部说出来,然后不断地被人鞭尸鞭尸再鞭尸吧?从我的个人的角度来看,我找不到任何要为这件事情负责的理由就是了。

    所以,即使是面对雪之下雪乃的高压的逼迫,我的反应依然是一个坚定的——“不”字。

    “小和,”姐姐有些担心地看着我,呐,果然除了家人以外的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只有姐姐大人才会在这个时候站在我的一边,“我觉得其实是可以说一些事情的吧?如果小和和小春酱之间有什么问题,也许还可以在这一次的事情中顺便帮忙解决了啊?姐姐对于小和的恋情之类的事情,一向是很支持的啦!”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对姐姐的评价,虽然看上去是要为我解决问题,但是我怎么觉得这是在为雪之下雪乃对我提问铺平道路呢!

    “嗯,由比滨学弟,虽然我个人觉得随便打听其他人的隐私不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在现在这种也许因为你的私人因素而影响到工作的时候,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种很不正当的行为吗?”

    “这也不是我刻意带来的问题啊,小春要怎么做,我也没办法啊!难道说小春还是因为我的存在才来到这所学校的?”

    “嗯,感觉有可能的,毕竟这种活动,一般来说又副会长负责联络就可以了吧,甚至会会长助理之类的人物,彩羽酱那样的人就可以负责了吧,是不用书记出面的说。”

    “然后据我们所知,这所学校中能够让那位书记小姐亲自出场的,估计也就只有某位前现充先生了吧?可以暂时把你的披在外表上的那层皮给剥下来比较好哦!”不知道为什么,比企谷今天突然形成了这种难得的毒舌天赋,难道说是因为在面对年纪比自己小的后辈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说教的欲望。

    当然,看了一眼比企谷的那双微微睁开的扁平的腐烂的眼睛,我觉得比企谷的这种攻击更多是来源于对于我这种“前现充”经历的不满——现充要爆炸,现充就是罪恶——我估计他是这么想的吧——好吧,果然我喜欢不起来这家伙,一定意义上和雪之下雪乃一样的狂妄自大。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我到底要不要隐瞒真相是一回事,问题的解决是另一回事,因为我的原因带来了这种问题的出现,让我来解决这件事情,总的来说也是合情合理的。

    “放心吧!”我叹了一口气,给其他人提供了一个让他们会觉得比较满意的信息,“小春虽然这个时候很强硬,但是你肯定也能知道,这是她在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一种态度罢了,她还不是那种把感情和工作分不开的人。”

    “既然由比滨学弟都这么说了,那么对因为由比滨学弟本人而产生的对那位杉浦书记的不良影响,我们暂时可以将其划到下一个层次,不过现在的问题就在于——”

    “——放心,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我是不会把我们这边的情报泄露给小春那边的,归根结底,我们两个的关系,现在也没有那么亲密了。”

    “嗯,就是这样啦!那对于那个小家伙,我觉得还是可以好好教育一下了呢!”雪之下露出了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那种表情,就感觉是一只猫在面对即将到手的老鼠之前的那种把玩老鼠的兴奋感。

    虽然我挺喜欢猫这种生物的,但是这只猫,感觉很危险啊!

    “那个,雪之下,不,部长!”所以,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叫住了重新打开手中的文库本,看上去已经成竹在胸的雪之下雪乃。

    “还有什么问题吗?从这件委托的本身来说不是很难,当然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的话,和我提出来也是可以的。”

    “这个,雪之下部长,”觉得有些别扭的,我提出了一个让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问题的请求,“在最后对上小春的时候,还是,不要把她打击得太狠吧?”

    “哦?还是心疼自己的小女朋友了?”

    “并不是啊,只是觉得——好吧,算了,你就当做这么理解吧!”

    突然觉得没有办法面对雪之下的这种质疑,我觉得我的浑身上下似乎都在被对方所观察,我的一切秘密都要被暴露一样,在这种难以忍受的环境下,我起身离开了侍奉部的教室。

    当然,除了一切都成竹在胸的雪之下雪乃之外,比企谷八幡,那个刚才突然用鹰隼一般的眼神盯住我对我进行潜在的进攻的人,也在我离开的时候,嘴里不知道喃喃着什么。

    “太过顺利的人了啊!不懂得失败所以在逃避。”当然,我最后还是没有听清楚比企谷八幡的话。

    -----------------------------------分割线------------------------------------------------

    一个喜欢对其他人的决策作出评论,产生影响的人,要产生变化,或者是因为他被一个比她更加喜欢说教,性格更加强势的人所震慑住了,或者是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行为确实地造成了伤害。如果说我是后者的话,那么曾经的杉浦小春,应该可以说是前者了吧?

    但是,另一方面,必须意识到的一点是性格上的强势如果只是通过一种强力的手段被压制了,那么,就如同弹簧一样,被压得越深,最后,它所可能反弹到的结果,也就会越高,也就说,当这个压制他的人小时之后,那么一定程度上,他会变得更加固执。不仅仅是因为性格本身的长期忍耐,而是为了要向给予了她这种压力的人去证明:依靠自己的说教,依靠自己的力量,完全可以取得比在你的强势之下更好的结果。

    对于不服输的年轻中学生而言,更是如此,如果仔细去分析这种情感的话,会发现这似乎是一种简单的孩子气似的较劲,但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太多的人,连意识到这一点都做不到,他们只会觉得自己是在证明自己的能力。

    所以,问题就在于,在这个时候,如果一个人以压倒性的优势把你的那种引以为傲的自告奋勇压得粉碎的时候,你又会去如何应对,这很可能,走向的是另一个极端,也就是彻底的自卑,和彻底的依赖其他人。

    这种彻底的自卑和彻底的依赖其他人和我现在的这种状态是不一样的,一种是来源于外界的对自身信心的打击而造成的自我意识的崩溃,而后一种则是一种建立在自我反省基础上的克制。

    所以,雪之下雪乃可以在这场挑战中击败信心满满的杉浦小春,但是,她不可以以哪种蔑视对方的气势像她过往的做法一样,碾压掉对手,材木座义辉那样的人物毕竟只是少数,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自己拥有绝对的自信的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但是,这一整套逻辑我并没有办法和雪之下雪乃去阐述,但是,有一点想法我是确定的,那就是,那个女孩,并不应该因为雪之下的这种做法而倒向另一个极端,虽然也许雪之下的做法对于她自身的命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但是我无法承担用小春的惨败来换来雪之下雪乃的失利的后果。

    也就是说,在我心中,杉浦小春,尽管不是所谓的“小女朋友”的关系,但是,我至少,在评价她的地位的时候,还是要高于雪之下雪乃。

    “那个,小和,刚刚你怎么了啊?”有些气喘吁吁的姐姐追到了我的身边,露出了一副担心的表情。

    “没啥问题啊!也就是让部长帮忙照顾一下我的‘小女朋友’罢了!”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尽量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呐,果然,小和还是很在意小春酱的吧!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觉得可以通过这个机会的啦——”

    “——在意归在意,趁这个机会做一些什么事情什么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或者说,我在意小春,只是因为她的对手是雪之下部长而已,如果是一色那样的人的话,即使赢了,她也是知道控制自己的分寸的。”

    “的确呢!小雪有的时候的做法,有些太干净利落了,反而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呢!”姐姐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没关系的啦,这不是有姐姐我在小雪身边呢,还有小企也在,如果小雪的问题变得太严重的话,我们可是可以建议阻止她的呢!”

    “然而目前为止雪之下雪乃完成的每一件事情你们都没有阻止过的吧?如果我不事先给她打一剂预防针什么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

    “诶,小和你可不能这么说啊,只是因为之前小雪做的事情都没有太过火啊,我的委托的时候她尽心尽力地去做了,小彩的时候也是,那是小彩自己答应的啊——”

    “别以为你刻意不去提材木座就可以蒙混过关呢!”

    “但是,材木座的话,”姐姐露出一个有些犹豫的,然后又有些不忍直视的表情,说道,“那个,材木座的最后的情况,不也是挺好的吗?”

    “那只是因为材木座的性格是一个难得的抖m好吗?”

    “总而言之,小和你就不用担心小春酱的问题了啦,这一次如果小雪说话说得太严重,我一定会帮忙的呢,哼哼,毕竟这是小和在上高中以来的难得的几次暴露出自己的感情的机会啊!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啊!”姐姐兴致勃勃地说道,就好像是因为一个一直在等待灾民向自己求援的救援队员在听到灾民的示意之后的那种如释重负的情况一样。

    但是,这却让我产生了一种有些奇怪的感觉,有一种,奇怪的,与我的之前的思考有些不符的,违和感的感觉。

    “结衣姐,什么叫做‘难得的几次暴露出自己的感情的机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诶,小和没有感受到吗?我可是很清楚地意识到了呢,”姐姐歪了歪脖子,有些忧心忡忡地看着我,“虽然小和在家里对我依然还是很关心的啦,但是总感觉在学校里的小和是另外一个人了,完全没有在国中时期的那种活跃了的说。”

    “但是活跃不一定是好事啊!”

    “这个倒也是啦,”姐姐托住了自己的下巴,眨着眼睛,一边思考一边说道,“但是啊,就是有一种觉得很奇怪的感觉了啊,就是小和一直冷冰冰的,不会对其他人展现出自己的偏心的情绪,看上去总是一种尽量让自己置身于室外的状态啊!虽然我觉得这和小企平时有些像啦,但是肯定有很大的普通,不过我想不出来,唔,感觉自己很笨蛋的样子。”

    姐姐说的这种状态是我自高中以来的自我克制的状态,所以我也可以理解,这种自省,很少有能意识到它的好处,而我却一定程度上引以为豪,虽然短期有些问题,但是适应了之后能够让自己犯更少的错误,而人类的历史,只要不犯错误,就足够让自己继续前进了。

    “所以啊,”姐姐看着我继续说道,“当之前小和提出要为侍奉部而战斗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哦!虽然小和说是为了我,但是我可以看出来,那个时候,小和是作为侍奉部的一员而想去向隼人挑战的吧?虽然最后的结果我们不说了啦,但是那个时候,小和至少感情很充分哦,倒向了我们侍奉部嘛,哈哈!”

    “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我对小春的那种关注,和之前的因为侍奉部的原因向叶山挑战,其实有相似之处。”

    “对啊,就是这样,挺好的呢!所以姐姐一定会加油帮助你的哦!”

    ——不,这是不对的,这是对的,然而这是不对的。

    对小春的关心,是因为我代入了小春的视角,对叶山的不满,是因为代入了侍奉部的视角,这一点相似的,姐姐的这个判断是对的。

    但是,这种做法本身是不对的,如果我擅自代入侍奉部的视角去解决问题,施加影响的话,显而易见的结果是叶山与足球部的瓦解。如果擅自代入杉浦小春的态度,那么虽然我暂时看不出除了帮助小春以外的其他影响,但是那种无意中造成的影响,才是更加可怕,以及更加无法挽回的。

    所以,对于小春的感情,主导了我的做法,但是,这种感情上的偏见,并不应该成为我对她施加格外关心的理由。

    所以这个时候,我需要做的,是绝对中立。

    ------------------------------------ps-----------------------------------------

    感觉还是得看了本卷第零章才能够理解本章主角前后行为如此不一致的原因就是了。中二气继续上涨的主角感觉又要不怎么讨喜了,果然我就写不出来一个讨喜的主角吗tat。

    又及,章末给一个拖了两天的推书,宪兵队队长的《樱色画簿》,书号3629934,能够和作为雪菜党的我达成共识的冬马党的队长肯定是一个优秀的人,我一向觉得能够在确定了自己的党派之后还不愿意挑动党争的人一定是理性的,理性的人写出来的书我是很喜欢的,所以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嗯,就是这样,链接放在最后。

    最后,关于旧书,现在还在申诉当中,已经过了三个工作日了,我们等等,等到回复我再考虑搬家事宜。等不及的话,书群里已经放了一章旧书的更新,偶尔还会继续不定期地在书群里放旧书的更新。[bookid=3629934,bookname=《樱色画簿》]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