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章:后辈与前辈之间的正确处理关系方式

第二章:后辈与前辈之间的正确处理关系方式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嗯,嗨,这个,总而言之,那就让我来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吧!”虽然看上去在后期转变了注意力,但是一色毕竟还是带着任务来的,所以在雪之下坐直了身子,表达了接受小春的挑战的意思之后,她也就负责起了进行说明的任务。

    公正地来说,一色彩羽并不是一个只会笼络人心的人,至少她在说明事情的时候的逻辑还是比较清楚的,如果没有基本的才能的话,作为学生会长的那个被称为“巡姐”的人也不会把一色留在学生会里——抱歉总武高的学生会长的知名度实在是有些低所以对于我这个对八卦不关心的人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次的活动是总武高和清泉中学的联合活动,主要的着眼点在于给总武高做好宣传,吸引更多清泉中学的学生在升学的时候选择总武高。所以我们的注意点应该放在如何体现学校的特色上吧?”

    “这总有一种看上去是我们有求于对方的感觉啊,总武高现在已经沦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说好的偏差值很高的学校总是不缺乏生源的呢?”

    不过这么一说,我倒是能够知道小春的反客为主的原因了,从学校的推广角度来说,选择权掌握在了清泉中学手上,也就是说,作为清泉中学负责人的小春,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对方对总武高的最初印象,如果这边的接待不够顺利的话,小春在清泉中学学生会那边一抹黑,这次的联合企划取消的可能性也是不小的。而取消,对于清泉中学本身来说没什么损失,对于总武高来说,就是少了一次宣传的机会了。

    也就是说,总体上来说,这一次的合作,是一种双方完全不对等的合作,虽然不知道总武高学生会是怎样邀请到清泉中学学生会做宣传的,但是至少从目前我掌握的信息来看,小春的确有在雪之下面前强硬的资本,如果雪之下继续拒绝的话,想必有任务在身的一色也会尽力去说服雪之下的吧?

    当然,发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人,雪之下在听到活动的性质的时候,本能地皱了皱眉头,而我身边的比企谷八幡的脚,似乎也很隐蔽地动了一下,他的手一度想要举起来的样子,在我迅速地提出了质疑之后也就放了下去,不是很用力地握成了一个拳头。

    “诶,小和说的有道理啊,总武高现在的偏差值应该还是很高啊!我当年差点无法通过入学考试的说——”当然,这个本不应该被挑明的问题,还是由姐姐很天真无邪地举起了手,问道。

    “咳咳,这个情况嘛,结衣前辈你也知道的,虽然报考人数不少,但是希望吸引更多的优秀的学生总是不为过的嘛,所以说啦——”显然姐姐的这个大直球让一色有些头疼,她想要模模糊糊的解释,但是,却被旁边的小春的有些得意的声音打断了。

    这家伙,做得有些过火了吧——即使自己掌握着谈判的主动权,也不至于做出这种得罪前辈的事情来啊!

    还是说——看了一眼小春的斗志昂扬的眼神,我把心中的那种她在主动和我较劲的想法隐藏了起来——应该是不可能的吧,毕竟,都已经过去快半年了啊!

    “对于总武高的现状,嗯,您是——”

    “我是小和的姐姐,由比滨结衣,小春叫我结衣姐就可以哦!”姐姐笑眯眯地说道。

    “嗯,由比滨——前辈,”随后,小春再度拒绝了姐姐的主动示好——我觉得我之前的那个想法还是再拎出来当做一种可能性吧,在一色表示认识我之前,她对一色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但在知道一色和我认识之后,态度大变,包括现在的这种对姐姐的态度,所以说女孩的心思还是不要猜为好。

    “呜哇,小春拒绝我了的说!”

    “嗯,由比滨前辈,也许您对总武高的现状不是很清楚,”小春继续口齿清楚地说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总武高学生会知道的现状呢,最近几年来,总武高的升学率其实不怎么样呢,除了j组的那些天才学生之外,其他的普通班级的学生的偏差值正在逐年下降呢,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总武高在招收优秀的学生进入的同时,是否在培养学生上出了问题。再加上总武高的这么高的学费,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这所学校的吸引力可是在不断下降的哦!”

    这是胡说八道的吧!虽然在入学之前,我只是因为姐姐在这所学校而报考了这所学校,没有仔细研究过最近几年总武高的偏差值的变化趋势,但是像小春说的那样的偏差值不断下降这种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忽略掉。再说,有着雪之下雪乃这样的bug般存在的学校的偏差值在下降,这所学校的老师都是在不无争议吗?

    但是,看着一色的有些尴尬的表情,所有人都能意识到:小春的说法是真的。

    “这个,杉浦书记,虽然你说的偏差值下降的事情是事实啦,但是没这么夸张的哦,那边的雪之下前辈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呢!”

    “嗯,对啊,我和会长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在总武高提出邀请之后我们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是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得罪前辈,于是就答应下来了呢!”

    但是你现在可是在得罪所有的总武高前辈啊——小春桑,你看那一边的结衣姐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了,即使总武高现在的表现有些下降,也轮不到你的评价的哦!

    “但是,我现在的评价还是有些失望呢!本来以为由比滨前辈选择的学校应该会给我一个更好的印象的,可是,从我昨天的看到的情况来说,这个学校给前辈带来的变化应该不是很大——”

    “——杉浦小春,注意一下!”我现在已经彻底确定小春现在说什么了,虽然她是一个很喜欢说教的人,虽然她是一个总体上来说很倔强的人,但是她绝对不是一个目无尊长,妄自尊大的人。她现在的表现,就和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闹别扭的时候的说话别无二致。

    所以,我也习惯性地出声提醒道。

    但是,接下来其他人投在我身上的视线却让我有些发蒙了。因为,我呵斥小春的这种语气,完全不是一种简单的前辈评论后辈的语气,而更像是一种恋人之间告诉对方不要得寸进尺的轻轻的警告。

    这个该死的女生,到底在干什么啊?是在其他人面前宣誓对我的主权吗?明明,明明

    ——明明都已经分手了啊!

    小春的嘴角闪过一丝很快的若隐若现的笑容,眨了眨眼睛,与她的嘴唇有些矛盾似地,眼角闪过一丝泪光,但是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都在看着我,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小春的这种表情的变化。

    当然,小春接下来的有些放松的话,又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回了她的身上:“嗯,抱歉啦,各位前辈,我是在开玩笑的啦,对于总武高的第一印象,我也是十分深刻的呢!尤其是昨天下午的那场足球赛,我也是有去看哦!这样‘活跃’的体育气氛,我想对于我们学校的学生也是一个吸引点吧!如果这次的合作企划能够展现一下教育水平的话那一定会更好的呢!”

    虽然小春最后表现了缓和的意思,但是,她之前的那些作为一个后辈来说实在显得有些越界的表现则让大家完全没能感受到对方的和谐商讨的意思,所有人能够感受到的,是一种总武高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受。

    “也就是说,其实这一次的委托本身,并不是来自杉浦书记你的委托吧?”应该是不愧是雪之下吗,在所有人都因为小春的这种挑衅而有些不满的时候,还是她首先把握住了小春说话的核心点。

    “应该说,是来自总武高学生会的委托更加合适一点的吧?”小春看了一眼一旁的一色,平时大活跃的一色彩羽同学,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缓冲器——这让我着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今天的一色,虽然多多少少在有备而来的杉浦小春,而气场十足的雪之下雪乃面前耍诈不是那么轻松,但是也过于沉默了一些。

    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她简单地回应了小春的话:“主要就是想要委托侍奉部就双方的这个联合企划,以及之后可能进行的两校之间同学升学的固定的合作提出一些意见啦!”

    “但是,似乎这一次的委托的重点,是在说服清泉中学的学生会如何接受与我们总武高的合作,而不是这一次的企划本身吧?企划本身没有什么意义,后续的合作才是重点,不是吗?而合作与否,不取决于我们,而取决于对方吧?”雪之下斜着眼看着小春,好整以暇地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姑且,也就是这个样子吧!”面对雪之下的这种赤裸裸地把双方都心知肚明的想法挑明的态度,作为总武高的学生会代表一方的一色也显得有些尴尬,毕竟,这种己方从一开始就毫无主动权的委托,实在是有些让人觉得过意不去。

    “好的,问题搞清楚了,那么一色同学,关于学生会的这个委托,我接下来了,另外的杉浦书记,你那边的挑战,我也接受了,这样就可以了吧?”在询问之后得出了结论的雪之下,干净利落地回答道。

    那种肯定而确信的程度,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恐怖,那种毫不犹豫就接受下来的感觉,就好像是那种对这种情况毫无在意的态度。

    “嗯,是吗?”显然,虽然来侍奉部,遇到雪之下,遇到我,应该都不是小春的预料到的情况,但是,如果说真的让她觉得有些心声不宁的事情,那也只有现在的雪之下的这种胸有成竹的态度了,显然,这个时候的她,终于体现出了一丝和她的年龄比较相符的犹豫和不稳定。

    但是,这种状态很快就被她掩盖了过去,她轻轻地向雪之下鞠了个躬,随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我一眼,说道:“那么,我也就很期待雪之下前辈给我一个怎样的答案了呢!”

    随后,在一色的“不好意思打扰了”的声音当中,梳着一头干净利落的单马尾的头型的女孩离开了教室。

    “不好办啊!”委托的两人离开后,首先出声的是比企谷八幡,“我们对对方的了解太少了,而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信息的了解程度完全不对等啊!”

    “这个,我好像之前有听隼人说过,学生会那边似乎给很多学校都发了邀请函,但是这种事情和以前的那种观摩一下,只是例行式的,最后也没有几个中学会响应,这一次的清泉中学的学生会答应下来,可能也是出乎学生会的意料的呢,所以准备不足也就可以理解了呢!”

    “即使是准备不足也要又给限度啊!对于所有可能的发生的事情都应该有所预案,如果学生会做不到这一点的话要学生会又有什么用?”

    “其实,这件事情倒是不难解决。”相比起我们这边有些烦恼的几个人,雪之下的视线就已经清醒许多了,“虽然我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过来交涉,但是,由比滨同学你也说了,正常情况下,学生会是不指望对方做出回复的,这就说明,对方也是有所要求的,既然对方也有求于我们,那问题的突破口总是能够找到的。”

    “关键是,这个突破口在哪吧?我可以去小町那里问问有没有认识的清泉高中的学生,虽然小町也要准备入学考试很辛苦实在不想告诉她总武高现在的事实的说。”

    “不不不如果你妹妹想要报考总武高的话肯定会了解一下这所学校的情况的。”

    “胡说,当时我就没有了解过!”

    “那是因为只有总武高可以奇葩到收下你这种偏科偏的一塌糊涂的学生的吧!”

    “那你为什么不说总武高还可以收下什么都不会的笨蛋呢,我至少还有文科是很好的!”

    “那个,小企你很过分的啦,我的成绩,这个我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啦!”

    “放弃吧,姐姐大人,这个,我是可以理解你的情况的,所以说——”

    “——所以说,现在的问题不是在讨论如何找到突破点,”雪之下摇了摇头,对着吵架吵成一团的,而且似乎有些跑题的众人,说道,“我比较好奇的是,那位杉浦书记的个人的态度。”

    “呃,什么意思?”我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一丝恶寒传了过来。

    “我觉得,这个就应该由某位和那位书记后辈有过孽缘的由比滨学弟自己来解释一下了吧?”雪之下的好整以暇的声音,这时候也传了过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