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七章:自信地,由比滨和也向侍奉部宣

第三十七章:自信地,由比滨和也向侍奉部宣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三十七章:自信地,由比滨和也向侍奉部宣告

    ------------------------------------以下正文--------------------------------------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在闲得无聊的时候思考过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或者是自己的这种性格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产生的,我觉得绝大多数人都应该思考过这个问题,或者至少说在聊天的时候和其他人聊过这一点。

    或者是厌恶自己的性格,又或者是对自己的性格感到自豪。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家庭因素带来的影响很大。一个从小就成长在一种努力经营的环境中的孩子,在做出重要的选择的时候无法举重若轻,一个一直在宽松氛围中长大的人,没有遭到太大的变故也不会知道真正的努力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又或者是在待人接物的态度上,从小在家庭成员的耳濡目染的斗争当中长大,对人性始终秉承着一种悲观的看法,而一直被家人保护得很好的人,看待人性的时候总是保持一种乐观的角度。

    我无意去判断这些生活方式哪种是正确的,哪种是错误的,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不同的。我也不会觉得那些自以为聪明的经历过社会动荡的大人告诉孩子的“真实社会是残酷无情,弱肉强食”的这些话,这就好似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只是利益交换一样。

    按照这种逻辑,男女之间因为利益交换而结婚,因为利益需要而生子,所以家庭成员之间,也只有利益关系。但是往往大人们总是会和你说只有家人才是最可靠的,但是如果家人概念最初的形成也只是利益的结合的结果的话,我觉得家人也不值得信任。

    当然,我是信赖家人的,或者说我是希望无条件维护家人的,所以,在逻辑需要保持一致的情况下,我对于那些因为年长几岁就装模作样地发表社会经验的人的逻辑混乱的话嗤之以鼻。

    所以,虽然从某些社会人的角度来说,我现在的这种对叶山的做法,是一种近乎脑残的做法,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是一种完全不考虑我所要面对的后果而进行的挑衅,而且,是当着叶山的这么多的支持者,在他正上演了拯救公主殿下的剧情之后进行的挑衅。先不论会不会对我接下来的情况产生影响,我以前一直在小心避免的让姐姐被叶山这个圈子产生排斥的情况也可能被发生的。

    但是我就是这么做了,有人对此称之为中二,也许吧,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中二病的时期,或者说,在之前的那种极度自信,掌控一切的前提下,我甚至都没有必要产生这种面对不公而产生抗争的心态,因为我本身是强权,我会去制造不公,而且我也有能力将这种不公转化为公正,这就是话语权的力量。

    但是,是不是因为人类在青春时期如果不中二一把的话那就有些遗憾了呢,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别无选择。其实我需要顾虑的也真的不多,将自己刨除在集体之外的话,只需要考虑姐姐的想法就是了,但是,在刚才的与三浦优美子正面对抗的姐姐,那个时候的选择已经告诉我答案了吧!

    所以,叶山隼人,我觉得你会很开心的吧,你不是一直都很希望让其他人认识到我的能力的吗?那么,你如愿以偿了呢。

    至于才能造成的结果什么的,抱歉,我之前说了,家人例外,青春期的逆反心理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后果例外,虽然很自以为是,虽然看上去很儿戏,但是这个结果,等到我需要考虑的时候再去考虑吧!

    ---------------------------分割线-----------------------------

    面对我的这种虽然应该是比较有礼貌但是还是近乎赤裸的挑衅的行为,叶山的反应倒不是太糟糕,他的脸上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容,只是眉宇之间稍微显得有些困惑,倒是他旁边的那群支持者们已经有些骚动起来了。

    当然,首先叫起来的还是在叶山怀中的三浦优美子,当然,似乎是因为被叶山保护在怀中所以做不出平时的那副女王气质,三浦只是眯缝着眼睛,看着我说道:“呐,在你的结衣姐姐要正面对抗我之后,由比滨弟弟你不服气了吗?”

    “没有什么不服气的,如果你们可以把胜利者的荣誉还给他们的话,我觉得我就没事了,当然既然提出了这个申请,即使你们把荣誉还给他们也无法取消就是了。”

    “诶,但是我们也没有说我们赢了啊,现在大家感叹的,又不是刚才那场比赛隼人的出色表现,而是——”三浦的脸红了红,随后更加用力地往叶山的怀中靠了一下,让叶山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当然三浦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只是继续有些轻轻地,但是清楚无误地说道,“而是隼人刚才的保护我的动作啊!”

    叶山皱了皱眉头,想要解释一下什么,但是,旁边的其他人却也聒噪了起来。

    “对啊,隼人可是保护了优美子啊,和你们的比赛有什么关系,而且最后那个球一看就是运气球吧!”

    “你们打的比赛还不是正规的三局两胜制的比赛呢,就一局定胜负,偶然性太大了吧!”

    “隼人最后一定是收住

    了呢,另外一年级的小朋友还是不要太张狂呢!”

    “现在的小孩都已经对秩序和身份差距这么冷漠了吗,前辈这个词的意义可不只是字面上的尊重而已啊!”

    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的,国王殿下的旁边,总是不缺一批跳梁小丑在自以为是地为对方打头阵,只是聪明与不聪明,说话重与不重的区别而已,但是,面对真正的威胁,真正的敌人,国王殿下是能够分辨出来情况的轻重的,所以,从一开始,跳梁小丑就不是我关注的对象,我只是关注着叶山隼人的反应。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反应也没有让我感到失望,叶山的脸上的笑容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意识到了我的认真的态度,他也是用一副很诚恳的语气对我说道:“嗯,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不过,如果你觉得踢一场教学赛可以有所弥补的话,我也是没有太大的意见的。”

    谦恭,同时又自信十足,这是叶山隼人此时展现出来的状态,他的姿态放得很低,承认这一场教学赛是一场“弥补”的比赛,同时,他的“没有意见”的这一句话,也代表着他心中的想法绝对不是一味的推让,是一种对挑衅的勇往直前。

    所以,这句话说完,无论小丑们对我采取怎样的态度,他们最终还是消停了下来,因为,国王大人,已经悄然地给这场争执画上了一个句号。

    从始自终,即使是我的这种临时的挑衅,也被善于调节气氛的叶山隼人压制得很好。

    “但是,由比滨同学,”叶山歪了歪头,继续说道,显然他也不是那种会无条件接受我的挑战的人,当然,他想着什么,我几乎已经可以预料到了,“我还是希望能给我们的比赛定一个赌注呢!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可以加入足球部吗?”

    “我就不要我赢了以后的报酬了,但是你也知道,足球赛是11个人的事情,让我在足球部外找11个能和你们抗衡的人比较困难,所以能够允许我加入你们足球部平时训练赛中的替补一方参加比赛吗?不用打乱原有的球员,只需要是替补的一方就可以了。”

    “合情合理,我接受了,不过,你确定不用一场公平的比赛吗,毕竟,替补和主力的差距,可不仅仅是场上的技术这么简单呢!”

    “对啊,顺带一提,带着这批替补球员,我觉得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总武高的足球部,有了你这样一个领袖,却始终无法更进一步的原因呢!”

    “好吧!”这是叶山给我留下的最后的最简单的答案,“那么,我期待你的表现,由比滨和也!”

    “我会尽力而为的。”

    ---------------------------分割线------------------------------

    “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当围观的人群散去,侍奉部的其他人走到我身边的时候,雪之下雪乃说出了一句简单的话,当然她的皱着的眉毛显示着她现在的确在思考着解决问题的方法。

    “那个,小和,虽然我那个时候和上场了,但是我绝对不是因为讨厌隼人和优美子他们啦,所以,没有必要和他们闹得这么僵的。”姐姐在一旁很慌张地挥了挥手,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从小和我玩到大的她应该还是能够多少察觉到一些我当时的想法,所以她也有些着急地和我解释着。当然,能够感觉到姐姐更加关心的是我的问题,这多少让我有些开心。

    “不过,既然一定要干的话,从帮助你获胜的最大可能性角度来说,分化叶山的足球部成员是最好的,那个叫做户部的家伙是叶山最铁的同盟军,所以没法分化,但是虽然不是很清楚,足球部内部肯定也有不服叶山的领导的球员,尤其是三年级的前辈,对于这个二年级的部长肯定会有所不满的,如果抓好这一点,让他们在这场比赛时放水让叶山难堪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和另外两个人比起来,比企谷八幡倒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给我出主意的样子,虽然他的计策和往常一样有些不是那么光明正大。

    “这是必然的吧!如果你觉得你拉不下脸面做这种事情的话,我帮你去解决就好了呢!”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比企谷垂下眼睛,说道,“这种事情我可是很擅长的呢!”

    “我相信你能够察觉到哪些人对叶山不满,但是让你去鼓动他们向叶山反抗,我是不那么相信的啊!”

    “唔!不不不,由比滨学弟,你搞错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小企平时都不怎么和人说话嘛,所以一定要找人去做的话,我觉得说服他们的任务可以交给我比较好。”

    “这种下三滥的计策,你们不觉得有些太卑鄙了吗?虽然由比滨——学弟,这次的举动多少有一些不谨慎,但是你们的这种做法也实在是——”

    “——我相信雪之下你希望光明正大地用阳谋碾压,但是这仅仅是对于你这种在阳光之下的人而言的,对于我们这种时刻生活在学校食物链最底层的生物而言,最重要的是胜利,不择手段的胜利啊,即使是作为一个反派也在所不惜呢!”

    “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阴谋是没有阳谋奏效的。”

    “但是现实中就是有这么多人依靠阴谋踩着你的尸体爬到了相应的位置上,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虽然侍奉部的这些人的确有些聒噪,但是,我能够意识到,他们是的确在为了我在思考,这也多少让我有些感动。也许,在我逐渐建立起对侍奉部的认同的时候,侍奉部,似乎也在逐渐建立起对我的认可呢。

    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干脆把轻音乐同好会给退了呢,从我这边得到的不那么确切的消息来看,柳原朋对轻音乐同好会的控制工作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而唯一能够阻止这一情况的北原春希却依然稳坐钓鱼台,简直是在对自己的最好的朋友的梦想袖手旁观的样子。

    那个社团虽然热闹,但是内部已经离心离德了。

    不过,现在的这件事情,不是侍奉部的战斗,而是我自己的战斗,所以,对于侍奉部的一切帮助,我需要拒绝。

    “抱歉,无论是阴谋也好,阳谋也罢,我觉得是不需要的。”我拒绝了所有人的提议。

    “小和,我知道你的足球水平很好啦,但是隼人也很棒的哦,虽然我很笨,分辨不出到底很好和非常好之间有什么差别,但是小和一个人是不行的吧?”姐姐应该还是最关心我的那个人。

    “你也是知道的,足球是团队运动,是11个人的比赛,你一个人再强,也无法让整个球队强起来的。”雪之下也稍微顿了顿,然后说道。

    “呐,我说,你们知道吗?”

    但是,我可是有充足的信心的呢!

    “如果要选择一项能够把个人英雄主义和团队精神结合得最好的运动的话,我绝对会选择足球的哦!篮球的话,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一个孤单英雄可以让鱼腩变成劲旅;排球的话,在一个良好的战术的情况下,个人英雄主义可以被压抑到最低;棒球和橄榄球,虽然同是需要个人英雄主义和团队意识,但是一个人却无法带动一个球队。只有足球,完美地把这两点结合在了一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核心,可以让一只球队脱胎换骨。”

    “稍微有些自大了呢,由比滨和也同学。”雪之下眯着眼睛看着我,“而且,你还记得你之前对我的那番宣言吗?”

    “我当然记得,部长。但是,你也知道的吧,一个少年,一个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少年,就是希望在一项团队运动中把个人英雄主义所能起到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才有意思呢!”

    ----------------------------ps-------------------------------

    艾玛,越来越中二,越来越有反派气质了,最后希望不要被打脸。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