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六章:最终,由比滨和也选择放纵

第三十六章:最终,由比滨和也选择放纵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雪之下雪乃是一个天才,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才,所谓的天才,至少是能够在多个领域展现出突出才能的人,而不是我这样的在某一方面有才能,在其他方面确实蹩脚的人。

    有的时候我会怀疑上帝造人的时候是不是故意给每个人的才能总量都设置了一个上限,这才使得我在享受了一些得天独厚的能力的同时承担着其他方面的低能。

    但是雪之下雪乃的出现彻底打破了我的这种认知,我只知道,到目前为止,雪之下雪乃,没有展现出她的任何一方面的弱势过。

    ——如果有一个一定意义上的才能守恒定律的话那么我相信一定是把姐姐身上的欠缺的才能全部转移到雪之下身上了,所谓的世间才能的总量的守恒。

    而现在的雪之下,也没有让我失望,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来自侍奉部的反击,就此开始了。

    场上的局势,应该从雪之下接下第一个球的时候就发生逆转了。

    三浦优美子很强,之前她和姐姐比赛的时候虽然因为实力差距太过悬殊,根本无法形成一场有效的比赛,所以看不出她的具体的实力功底。但是,从那速度快准狠的发球,和落点很有效的击球来看,她的水平绝对是有全国等级的。

    再加上旁边的那群三浦女王的粉丝的议论,从我的这薄弱的看网球的水平来看,三浦优美子绝对不是一个好应付的对象,

    至于她旁边的叶山隼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具体水平,但是据姐姐说他体育课的选秀不是足球而是网球来看,他的网球水平估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面对这样的对手,在比企谷八幡的体能透支的情况下,其实现在的对战的压力都压在了雪之下雪乃的身上。

    然后,雪之下雪乃,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进行反击了。

    三浦优美子的第一个发球,带着一种对雪之下的挑衅一般,无视了网前的比企谷八幡,带着一阵旋风,直直地砸向了右手是习惯手的雪之下的左边。

    以我对网球的那种轻微的了解,这种时候需要依靠的是大范围的跑动,以及精准的对球路的判断来回击,当然,如果你判断失误或者对手的球速实在太快的话,那么让对方直接发球得分也是可能的。

    在三浦优美子的发球之后,雪之下就是直直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移动的意思,我一度以为那是刚上场的雪之下对场上的形势还没有一个整体的把握。

    但是,我发现,我错的实在是太离谱了,雪之下雪乃,用一个连职业选手都无法做出的姿势,以左脚为轴,就像跳舞一样地高速转了一个圈,以一个很优美的姿势,在网球弹地之后来到了网球的左侧,随后游刃有余地把这个球给回了回去。

    ——这是一个赤裸裸的对对方的不尊重式的回球,至少,在我有限的观看网球比赛的历史当中,我从来没有看见没有人是这么回球的,理论上,这种回旋式的调整方向,绝对比踩着步点回球要慢,另一方面,在场上做了一个回旋的姿势之后,人其实是很难辨别出正常的方向的,这也必然对回球的质量造成影响。

    但是,雪之下雪乃,就用这种写意的方式,用这种对对方近似侮辱的手段回下了这个球,还精准地让球落到了场地的内部。

    当然,从结果上看,雪之下的这个回球的角度不是很刁钻,三浦完全有机会接到,但是,大概是因为雪之下刚才的那个姿势,使得三浦的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就愣愣地看着另一头的雪之下,然后愣愣地看着网球旋转着掉到自己的面前的场地上,然后飞出了界外。

    “太慢了哦!”雪之下用网球拍指了指三浦,露出一副很少见的挑衅的眼神。

    而这个时候,另一边的刚才一直给三浦优美子打着下手的叶山隼人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对着还有些发呆的三浦喊了一句:“小心了啊!优美子!”然后,振奋起了精神,举起了网球拍。

    叶山隼人是一个很懂得把握场上的形势的人,在之前的比赛当中,因为自己的这一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所以他把场上的表现的机会都让给了对网球场有着比较强烈的需求的三浦,但是,现在,在雪之下雪乃的上场让整个场上的局势都发生变化的时候,叶山又主动承担起了振奋人心的作用。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领袖所应该起到的作用,在己方碾压对手时,通过帮助其他人出彩来建立球员的信心,在队友对场上的情况感到迷茫的时候,挺身而出稳定军心。

    从这个角度来说,总武高的足球部竟然没能出什么成绩是一件很让人惊讶的事情,叶山隼人,无论是技术还是心理,应该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成熟的领导者的标准,但是他却甘愿把核心的位置让给我,这仅仅是因为我之前取得的名气吗?

    我突然对总武高的足球部感兴趣了,当然,在此之前,我还是享受一下雪之下雪乃带来的这场逆转好了。

    尽管叶山已经代替信心有些受挫的三浦起到了主攻的作用,同时他也尽量地想要把球往体力不足的比企谷八幡那里击过去,但是,场上的优势还是不可避免地往侍奉部的这一方发生了转移。比企谷八幡的体能虽然下降了,但是他的击球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出现在网前的他不用付出太多的努力去增强击球力度,而打刁钻球的任务,已经全部交给了底线的雪之下雪乃。

    如果说一定要给雪之下的网球打法寻找一种比较合理的类型的话,那我觉得没有可以比较的对象,因为,她的那种蝴蝶翻飞式的步点,已经偶尔展现出的有些奇怪的接球和回球的方法,似乎都在证明着一点:这不是一个经过正规训练出身的人,但是,她的有些诡异的回球和有些奇怪的接球却总能让网球飞出一个自己想要的弧线,甚至还为自己节省了许多体力,这就让人感慨这个家伙在这方面真的是一个绝对意义的天才了。

    而天才,对一般有才能的人的碾压是不需要理由的,尽管叶山和三浦十分努力,但是侍奉部和对方的差距还是在不断地缩小,直到最后的反超。

    雪之下雪乃的发球直接得分,宣布了本场比赛的赛点的到来。

    “不用看了呢!”我转过头去,“这是一场必定的胜利呢!”

    “真的是这样吗?”这个时候,一色的有些鬼魅的声音又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刚刚已经乖乖地回到叶山的助威团中的她,有像一只老鼠一样蹭到了我的身边。

    “你什么意思?”

    “刚刚那个球,很简单的回球,雪之下前辈失误了呢!”一色狡猾地眨眨眼睛,说道,“不,或者说不是失误,而是她连手都没有伸出去。”

    “落点判断的失误?”

    “不,即使是我,也可以看到叶山前辈刚才的那个发球有些仓促哦,如果是之前的雪之下前辈的话,应该是直接接发球得分的,但是她却没有做出动作。”

    “所以,你的意思是?”

    一色眯了眯眼睛,说道:“你看呢,雪之下前辈,就和之前的结衣前辈那样,坐在场地上,没有体力了呢!”

    我睁大眼睛看向了场上的雪之下,旁边的比企谷似乎在和她交流着什么,脸上露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但是,雪之下似乎只是一直在无奈地摇头示意。

    是啊,体能问题,从一开始就在训练的体能问题,如果说一个人的多方面的才能都是由天赋决定的,但是体能,往往是天才最为忽视的一个环节,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天才是不需要耗掉太多体能就可以战胜对手的。

    不过,显然,这一回,雪之下的对手虽然不算太强,但是因为之前的差距,和几乎是以一敌二的问题,导致她的体能还是出现问题了吧?

    如果这个时候雪之下认输的话,我倒是还可以根据她的这种表现来嘲弄一下她,以证明我的“才能毁灭人”的论点的正确性,雪之下现在的境地,绝对是因为对自己的才能过于依赖和过于自信造成的。

    但是,问题在于这不仅仅是雪之下的失败,这是侍奉部的失败,这是姐姐的失败,这是对姐姐的那种打击在几乎要反击成功时的那种功亏一篑式的不甘心。场下,就几乎是靠着网球场的旁边坐着的姐姐的着急的眼神,以及虽然捂着脸不敢看场上局势的户冢的表现都证明了所有人的不情愿。

    我突然有一种特别无力的感觉,从头到尾,我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我是一个看客,因为我给自己定下的那个有些严苛的目标,那个不能发挥才能的目标,我成为了完整的的看客,看着比企谷八幡这个几乎不与人对战的人在场上努力挥拍看着姐姐这样的几乎不会打网球的人在坚强地面对对手,看着雪之下雪乃一个人力挽狂澜却差之毫厘。

    没错,我什么也不能做到,对于这个我已经习惯了的地方,对于我所珍惜的家人,最终我都在依靠其他人去保护,我不明白我的这种做法到底为我换出了什么。

    网球场上的情况似乎是来到了最后的决胜分,侍奉部应该是丢掉了两个赛点的样子,但是一个不错的消息是这是比企谷八幡的发球制胜分场,如果可以直接发球得分的话。

    我突然想起我之前吐槽过的比企谷八幡是不是小说主角的命题。

    那么,如果是小说主角的话,比企谷八幡,就希望你证明给我看吧!

    然后,我看着比企谷随意地抛起球,随意地把球往对方的场地挥去,我看到三浦的惊喜的笑容,以及她有些着急地想要直接接发球得分的想法。

    比赛结束了吗?比企谷没有创造奇迹吗?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在网球即将下落的那一刹那,不知为什么吹来了一阵风,让网球重新飘了起来,在高手的比赛对局中,把握住风向是很重要的事情,当然之前网球场上一直很平稳的气流让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这一点。

    但是,比企谷八幡抓到了,他的发球,看似软绵无力,却通过最后的那一阵风,改变了方向,让三浦,连带着她的身后的叶山都判断错了方向。

    “ace!”那么,这才是比赛结束了。

    我转过身去,听着场上的突然的有些嘈杂的声音,笑了笑,对一色说道:“很遗憾啊,一色,只是差一点哦!”

    “恩,差一点啦,但是这种差一点,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呢!”一色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身后,说道。

    “这次又发生什么了?”

    “因为,王子大人,最后拯救了公主殿下啊!”一色轻轻地笑了一笑,“哎呀,有些羡慕三浦前辈了呢!”

    “王子,公主?”这不应该是形容比企谷或者雪之下的词汇,一定要说的话,小矮人和恶毒皇后会比较适合他们两个一些,不过,“三浦?”

    我转过头去,听到了场上的那一阵莫名的喧嚣的声音,喧嚣的中心,是叶山和三浦,虽然不清楚什么情况,但是看着叶山身上的灰尘和三浦优美子的娇羞的笑容,应该可以判断出,那是叶山抱着三浦躲过了什么危机吧?

    所以,到最后,侍奉部是胜利者,但是,这种胜利,对于侍奉部来说,似乎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所有人的关注点,都是叶山隼人和三浦优美子的这场演出。

    而另一头,雪之下和比企谷已经慢慢地从场上走了下来,似乎对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在意,然后,姐姐也很开心地迎了上去,看上去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不过,这很奇怪吧?真的很奇怪吧?作为胜利者的我们,没有享受欢呼,在一场精彩的以弱胜强的比赛当中,我们胜利了,却没有享受欢呼。

    听着响彻全场的“叶山!叶山!”的声音,我突然感到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郁结。

    不应该是这样的,至少,我们光明正大地击败了叶山隼人,我们光明正大地击败了想要来抢网球场的人的挑衅,我们才是胜利者,不是吗?

    那么,胜利者,自然要享受胜利者的光荣啊!

    这个时候,似乎是看到了我在这边的情况,比企谷八幡缓缓地踱步走了过来,用一种早已了然于心的语气,对我说道:“别看啦,那就是青春,青春这种词汇,永远不会属于我们这些家伙啊,那是那些家伙的专利呢!”

    “那些家伙的专利,你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结论的?”

    “哪,你自己看看啊!无论什么时候,叶山那个家伙永远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毕竟他的人气摆在那里,全校的宠儿啊,啧啧,王子殿下!”

    “那么,在全校人面前,在他最擅长的领域击败他,那么就可以了吧?”我突然有一了一种冲动,当然,这种冲动看起来很反派呢!

    “喂,别想了,你说的那个家伙的人气还是足球,如果是人气的话,你也把聚集人气想得太简单了吧?”

    “如果是足球呢?”我看向了围住叶山的人群,他们还在持续得呼喊着叶山的名字,就好像他的狂热的信徒一样。

    “你也知道那是足球啊,我不知道你的足球水平有多好,但是那可是11个人的运动呢!”

    “我知道啊,所以,我只需要在足球部中找10个队友,然后击败他就可以了吧?”

    “以那个家伙在球队当中的威望——”

    “——正是因为他的威望太高了啊,比企谷前辈!”我走向叶山隼人,虽然我知道我现在的做法应该把我的高中出道的准则毁得一干二净了,但是,青春这个词,它就是有这种魔力,或者说,青春这个词,告诉我,应该可以放纵一把。

    “呐,叶山前辈,可以和我来一场足球的教学赛吗,以我个人的名义?”

    我分开人群,对着人群当中享受着众人的簇拥的那个戴着王冠的王子殿下,甚至可能是国王大人的人这么说道。

    ------------------------------ps-------------------------------

    写的时候没觉得剧情有些赶,但是现在写完了重新看感觉剧情有些赶,不知道大家什么反应,总之终于要到这段爆发线了,尽量努力写好。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