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五章:总之,家人重要到可无视原则

第三十五章:总之,家人重要到可无视原则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先不说结衣姐,一色你在这个时候跑到我旁边是什么意思,要知道,从现在的气氛的角度来说,现在我可是在和叶山王子大人对抗的反派呢!而且,一定要说的话,相比起姐姐这样的从一开始就和我们站在一起的人,还是你这样的从给另一头叛逃过来的人比较不受待见吧?”

    当然,如果一定要从逻辑的角度来看的话,我对一色的这句话的评价是带有很明显的漏洞的。首先,我默认了叶山隼人是一色彩羽感兴趣的对象——当然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还不一定是一个确定无误的事实,第二,我认为一色“叛逃”到了我这边,但是事实上一色只是鬼鬼祟祟地来我旁边提了一句姐姐的事情,她的真实想法是不是所谓的“叛逃”,我个人并不是十分看好。

    当然,我说这些话的目的只是为了迅速解决掉这番谈话而已,如果一色能够领会我的意思的话,那她就乖乖地回去期待着叶山隼人的胜利好了。虽然我是绝对不能让叶山按照他所预料的那样轻易胜利的。

    “不要这么赶走我嘛,和也,其他人都只是在关注叶山前辈哦,再说‘叛逃者’什么的,这个身份也是在是太严肃了吧,”一色眯了眯眼睛,露出了她惯有的那种让我感觉充满了阴谋气息的笑容,对我说道,“而且,我只是觉得你这边的反应,会很有意思的哦!”

    “我的反应?”

    “没错呢,和也不喜欢发挥才能的吧,但是和也你也说过,如果是为了家人的话,这一套逻辑是行不通的哦!我现在不想纠正你的逻辑上的问题,但是,如果是为了结衣前辈的话,感觉你会做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一色的目光犹如老练的猎人盯上了一只狐狸,直愣愣地看着我,但是,眼神中没有任何一种可以称之为女生之于男生的恋慕的成分,存在的,只是那种可以称之为兴奋与好奇的色彩,显然,这个家伙,敏锐地捕捉到了我现在的想法的所在。

    “就算我现在想帮助结衣姐,那也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切以比赛的胜利为目的的话,在我的网球水平应该是比不过比企谷的情况下,我们这一边上场的人也只能是比企谷,而不是我,所以,我的心情和我能起到的作用并不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如果是足球的话,那和也你就会自己上了是吧?”

    一色彩羽说这句话肯定是故意的,或者说,她在估计到了我的网球水平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她之前的所有话,都是在诱导我往这个问题上跳,但是,现在的我别无选择。

    “差不多吧?”

    “嗯,能够得到你的这个答案我就放心多了呢,所以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和也!”一色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平常很容易魅惑其他男生,但是连她自己都知道对我没有效果的笑容,随后转身轻快地离开了,似乎得到了一个很满意的答案的样子。

    但是,这毕竟不是足球比赛啊,网球比赛,还是男女混合双打的比赛,结衣姐作为侍奉部这边的唯一的女生代表,也是必须得上场的吧?

    嗯,侍奉部的唯一的女生代表?不对,理论上,侍奉部的女生还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可能是逆转形势的人。

    雪之下雪乃,擅长所有事情,从来不会犯错,能把自己的各方面的才能利用到极致的似乎只应该存在于传说当中的人物,也是我上高中以来第一个从各个方面来说都被吃得死死的人物。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愿意拜托雪之下雪乃帮忙,如果雪之下胜利的话,那就又是一个完美的验证雪之下的所谓“有能力者有义务去指导其他人”的原则的案例。

    但是,如果不邀请雪之下帮忙的话,以姐姐那连网球拍都握得不是很稳的态势,是绝对不可能赢过对面的吧!虽然比企谷看上去也有一些网球上的必杀技或者小技巧,但是双打,永远是一个考虑薄弱环节的游戏,只要始终让结衣姐接球而尽量避免比企谷的攻击,那么胜利就是叶山和三浦的囊中之物了。

    而叶山隼人和三浦优美子,显然不是那种大度到会放过这种机会的人。

    所以,也只能去拜托雪之下了吗?

    稍微,有点不甘心哪!

    ----------------------------分割线------------------------------

    虽然这么说,但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似乎也只有雪之下雪乃了。比赛已经开始,而在短暂地试探了比企谷的实力,并发现比企谷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应付的对手的时候,三浦优美子的进攻,已经毫不留情地朝姐姐侵袭了过去。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觉得不用再预测了,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雪之下比较好,说起来,这家伙刚才似乎是为了户冢的手臂上的擦伤而去保健室拿急救箱了吧?

    当然,比较庆幸的是,我就在保健室的门外遇到了雪之下雪乃。

    “嗯?由比滨学弟来这里干什么?”见到我的样子,雪之下挑了挑眉毛有些惊讶,同时,她似乎已经适应了我的这个在姓氏后面加一个学弟的称呼,这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好吧,总而言之,你先换上体操服和运动短裙吧?可以吗?”

    虽然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和雪之下解释,但是,时间却不是那么宽裕,我已经不希望结衣姐在被迫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的时候然后被一帮有才能的人打击到自信心了。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被我驱逐出球队的家伙的下场,但是那绝对是一种很悲惨的处境,所以,我不希望结衣姐也会变成那家伙那个样子。

    “贸然向我提出这个要求的由比滨学弟看上去很失礼啊!要知道,男生如果在见到女生,尤其是前辈女生的第一面的时候就是要求对方换上体操服和运动短裙的话,一般会被当做是变态看待的呢,虽然不知道我觉得男生会对女生的运动装扮产生特殊的联想这种事情着实一种很奇怪的事情,但是很遗憾,这种东西已经成为一个社会定律而不是我能够简单改变的了的呢——”

    “——所以说,没有时间了,如果说雪之下部长你愿意把我理解成一个变态的话,那我也就接受了,但是,先请你换上衣服和我一起过去再说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十分相信雪之下雪乃,当我展现出这种刻不容缓的状态的时候,我相信雪之下肯定不会做多余的无谓的继续讽刺我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我对她的这股自信从何而来,但是,在下一秒,雪之下的脸上的那种严肃的表情就代表着我的这个确信是没错的。

    “被当成变态也无所谓吗?这可不像是之前被我叫做不良少年就大呼小叫着抗议的由比滨和也学弟呢!用最简单的几个字解释一下原因。”

    “姐姐需要帮助。”

    然后,我也用我能够想到的最简单的理由说了出来。

    “是吗,为了家人吗?”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雪之下的那种雷厉风行的脸色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柔和了一些,脸上的肌肉牵扯出了一个有些不理解但是又有些羡慕的表情。但是她的这些表情上的变化一瞬即逝,随后,又恢复到了那个冷静的状态当中。

    “那好吧,姑且就先听你的,到时候我再决定要不要提供帮助,侍奉部的功能你还记得吗?侍奉部不是万事屋,不是帮你实现愿望的,真正到了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才会帮助由比滨的,知道吗?”

    “谢了,当然,我相信,你一定会帮助她的!”

    因为,我请求让你帮助的人是由比滨结衣啊,那个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一直在努力地逗你笑,一直在和你说话,一直在活跃侍奉部的教室中的有些阴沉的气氛的由比滨结衣啊!

    你也绝对是不会愿意失去这样的那个由比滨结衣的吧?

    ------------------------------分割线------------------------------

    当我领着雪之下回到网球场的时候,场上的形势,已经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开始发展了,或者说不是已经开始发展,而是已经发展到最糟糕的那种状况了。

    比企谷八幡拿着网球拍无力地站在底线附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而球网前,结衣姐正把大腿分开,用一种很不雅观的姿势坐在了地上,而她的旁边,网球似乎是在嘲讽着她一样,悠悠地绕着她的身体滚动着。

    “超可怕的啊!”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场上的姐姐眼里的泪珠,要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话,应该是属于姐弟之间的那种心灵感应吧!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眼神,姐姐的目光从人群当中很准确地找到了我,强行做出了一个笑脸,姐姐朝我挥了挥手,我知道那是她平常告诉我示意她没有事情的意思。

    但是怎么可能没有事情的好吗?你可是那种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东西绝对没有任何办法而且还很讨厌很畏惧的性格吧,之前在教你数学的时候我已经很清楚了呢!网球也是一样的吧?从来不打网球的你,面对对面明显是一副有所准备的态势,怎么可能不害怕啊?

    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这个社团的话,你没有必要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做到这里的姐姐,你已经足够了啊!

    接下来,我用了我的最为冷静的语气,对雪之下雪乃说道

    “你也看到了,结衣姐在场上,为了完成侍奉部的委托在和对面努力呢!虽然她不会网球,但是她还是很努力地在维护侍奉部的尊严,毕竟,三浦他们要来占场地,但是帮助户冢,是我们的社团接下的任务吧?既然是我们社团接下的任务,自然也应该让我们来完成到最后吧?”

    “的确是如此,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上?”

    “没错,如果是雪之下雪乃的话,是能够做到的吧?对于你这种擅长一切事物的人,网球也就是小菜一碟吧?你上场的话,那边的三浦优美子绝对不是你的对手哦!”

    “为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呢?”雪之下饶有兴致地看了我一眼。

    “总之就是觉得你肯定能做到的吧?虽然很讨厌你,但是说实话,雪之下部长,很多时候就是对你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呢!而且,为了那么努力的侍奉部的部员,作为部长的你,不去为部员做一个榜样,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我还记得哦,你的座右铭,不利用才能,也不希望别人利用才能,因为,才能一定会使人毁灭之类的,所以,你是放弃了你那自以为是的逻辑了吗?”

    “不是的,我的逻辑始终没有改变,但是很遗憾,我还只是一个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的青年啊,所以,当别人在用才能对我的家人造成伤害的时候,我很难对此保持冷静的啊,用才能赢回来之类的,想想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呢!”

    “哼,说着什么用才能赢回来,不过就是这种朝着我放嘴炮,准备让上场解决问题的方式吧?多少有点差劲啊,由比滨学弟。”雪之下抬起了她那有些高昂着的有着完美的侧脸的头,骄傲地说道。

    “嘛,当需要才能碾压的时候,还是适当地承认自己的薄弱环节比较好呢!”

    雪之下的这番话的确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正常的主角都应该是自己上比较好,但是我的做法却是让一个女生上场,虽然这的确是能够让我们的胜率提高到最高的手段,但的确有些让人不好意思。

    “不过,”雪之下的刚才的那番话似乎只是为了习惯性地嘲讽我一番,因为她已经没有在意我的反应了,“我觉得你说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鼓动力的呢!”

    随后,雪之下把急救箱随手放到了我的手上,径直走到了场地中央,接过姐姐手中的网球拍,轻轻地对姐姐不知道说了什么,换来了姐姐的一番嚎啕大哭。

    当然,最后,是惯例的,雪之下严阵以待地握起了球拍,对着另一头的三浦说道:“三浦同学,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你刚才可是欺负我的社员了哦,做了这种事情,就要做好被击败的觉悟了呢!”

    看着场上的雪之下的昂扬的斗志,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说不清楚的痛快,虽然雪之下没有发挥才能,但是我的心中却提前有了一种很疯狂的享受一般的感觉。

    那么,反击开始吧!

    ---------------------------ps----------------------------------

    在最终爆发的原创剧情之前,这一段原作剧情还是必须写出来,不想用原著凑剧情但是又不能很快跳过,真是很痛苦,所以尽量写点变化吧,比如这章中和原著不一样的不是傲娇着上场的而是很霸气地被激上场的二小姐,感觉这样写不算角色崩坏吧?

    又及,本书的封禁章节也解禁了,庆祝一发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