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四章:认真地,叶山隼人在创造不公

第三十四章:认真地,叶山隼人在创造不公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比企谷八幡是不喜欢叶山隼人的,正如我们都不擅长应对雪之下雪乃一样,所以从很多角度上来说,我们都是有相似的地方的。

    但是我们依然不会成为朋友,因为虽然有着同样的不喜欢的对象,但是我们的逻辑是完全不一致的,比企谷八幡对叶山隼人的厌恶应该是那种孤独症患者对天然领袖型人物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敌意。而我对叶山隼人的不满则来源于叶山身上存在着的那种曾经被我身上也拥有过,但是最终毁灭了我又毁灭了其他人的可怕的可以称之为自以为是的才能的东西。

    所以,如果什么时候叶山变得孤独了,那么比企谷肯定会在“幸灾乐祸”之余然后对他伸出友谊的双手,但是,如果叶山变孤独了却依然不抑制自己从才能的话,我还是不会认同他的。

    当然,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比企谷应该对同样是孤独的人种的雪之下抱有好感和期待的,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对雪之下也是十分反感,但是他还是会对同为孤独的雪之下有所理解。而我,在打破雪之下的那种“才能必胜论”的逻辑之前,是永远不可能对现阶段的雪之下雪乃抱有理解的想法的。

    这种逻辑上的本质的矛盾,使得我和比企谷虽然有共同的对手,但是始终不可能结为朋友。

    虽然不是很清楚比企谷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他多多少少也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对户冢示好,他在姐姐面前的态度会软化,甚至从蛛丝马迹上看他对雪之下的那种展现出来的厌恶也削减了不少。但是他对我的态度却是一成不变的彬彬有礼和不容靠近,所以他所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已经展现得很清楚了吧?

    不过,先不论比企谷对我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的,他现在是有很强的利用价值的,比如,让他搞定现在的这一副老好人状态的叶山隼人。

    “叶山,你的性格很好呢,你还是足球部的精英呢,你也是一个帅哥呢,还很受女生的欢迎了吧!”果然,比企谷开口了,虽然我大概能够猜到他说这番话的用意是想要“捧杀”叶山,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话一说出口就带上了明显的嘲讽语气的情况完全起不到捧杀的效果的。

    果然,听出了比企谷手中的那种“暗讽”的语气,叶山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了,说实话,暗讽的语气就是这种感觉,如果对方是一个脾气比较暴躁的人的话,那这么一句话足够让他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对你挑起决斗了,但是对于一个脾气一开始就比较好,而且情商还很高的人来说,即使是暗讽,也会让他觉得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最终只能蒙混过关。

    “这个,所以说,你能这么夸奖我,我还是很高兴的……”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比企谷的这番话的时候,叶山只能有些困扰地这么说道。

    “嗯,他的那番话的潜在含义是,所以你这种现充就赶紧去和现充的人找其他东西玩好了而不要和卢瑟一般见识。”在这种所有人都在装模作样的时候,需要一个人来说出实话,就和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小孩,当然,我现在可不是以一种天真无邪的姿态说出这番话的,而是带着直接打破眼前的僵局的想法这么说的。

    “让我去找其他人玩也是可以的啦!只是——”叶山有些为难地看了三浦一眼,看得出来,比企谷的这番话的效果其实是不错的,如果这时候挑事的是叶山自己的话,他估计就会撤退了,但是,现在的挑事者不是叶山隼人,而是三浦优美子,在没有搞定三浦优美子之前,一切的问题都没法解决。

    而比企谷,则似乎沉浸在与叶山的这种斗气中,而把事件的核心的三浦给忽视了。

    所以说,人是不能为自己的不满蒙蔽了双眼的——虽然同样试图针对叶山的我应该没有资格这么说的样子。

    而另一头的三浦优美子,显然是把叶山当做了自己的同盟军而显得更加肆无忌惮了,有些不耐烦地,又有些撒娇似的,她对着众人喊道:“干什么嘛,我现在只是想打一下网球而已啦!有什么不行的吗?”

    而三浦的这番话,似乎也给叶山了一点启发,他有些兴奋地提出了自己的“调节”方案:“嗯,这样吧,我们同是部外的人比赛吧,赢的人今后午休时都可以使用网球场,当然是和户冢一起,户冢是想和强大的一方一起练习的,这样大家就没意见了吧?”

    叶山的方案很好,似乎是一个没有问题的逻辑,比赛,竞争,然后用最后的胜利来决定。但是,这种不偏不倚的“公正”之下,却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叶山和三浦的这一批“后来者”,和我们这群至少名义上接受了户冢的委托的“先到者”,要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进行战斗呢!

    我们这批人的优势,在于网球部的部长的户冢彩加的支持,而叶山那批人的优势,在于他们的网球技术,所以,这种“公正”的做法,就是把我们的优势给排除掉,然后用他们的优势进行比赛,这难道也是所谓的公正吗?

    如果说我这个时候提出一个方案,让作为部长的户冢彩加来决定谁作为自己的陪练对象,这是不是一种公平呢?毕竟,户冢才能决定谁更加适合锻炼自己,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实力游戏,还包括和户冢的配合度的问题。

    所以,叶山的这个“调节”方案,是一种看似公正的,实则滥用自己的才能的,阴险地抹去了我们这一边的优势的方案呢!

    所以,我觉得我必须把叶山隼人的这种逻辑给批驳掉。

    但是,事实的发展,让我明白,能够清楚地明白这种方案的逻辑问题的人是不存在的。在叶山提出了这个方案之后,还没有等侍奉部的人有所反应,所谓的“民意”,就已经把我们卷入了那种狂热的浪潮当中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球场的附近,已经围满了叶山的粉丝以及三浦的支持者,而叶山的这种竞赛的方案,则似乎是让已经沸腾的油锅即将炸裂了一样,让全场的气氛都爆炸了起来。

    “ha·ya·to!ha·ya·to!”不用叶山本人去鼓舞,他的粉丝团已经自发地组成了这种人浪,人们都喜欢这种所谓的“战斗”,不去考虑战斗的合理性,而只享受战斗本身给人带来的愉悦的过程。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每个国家的公民,因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号召,而自发地投入到了战争当中,当时的人的心情,估计就和现在的因为叶山的鼓舞而对竞赛特别热衷的人是一样的吧?

    我们姑且把这种情况称作是民粹主义,人们不会去考虑一种决策的合理与否,不会去考虑一种决策是否符合逻辑,他们只需要这样的一个发泄口,他们自以为他们做出了符合自己的真实想法的选择,但是实际上他们只是成为了被他们的大环境所裹挟的一种非自由的存在。

    人类,自诩为理智,但是总是非理智的。在有才能的人的领导下尤其是如此,因为,有才能的人会进一步让他们相信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就如叶山现在提出的这个充满了不公平和逻辑漏洞的方案被人所支持一样。因为那是叶山隼人提出的方案,因为,这是有才能的,作为大众领袖的叶山隼人提出的方案。

    所以,在这种大浪潮的裹挟下,所有人都只能服从于这种浪潮的引导,这种浪潮强到如果你胆敢违抗,那就有所谓的“民意”来让你屈服。

    如果一定要让我为现在的这种情况寻找一个幸运的点的话,那我想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是你还可以选择撤退,在这种狂热的民意的状态下拒绝叶山提出的挑战,学校这个空间中,叶山隼人还没有那么强的力量,他只能让人支持他,但是却不能让人去粉碎他的反对者。所以,只要现在选择不与叶山正面交锋,那么等其他人冷静下来之后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呐,不要被那个家伙所牵着鼻子走啊,这种方案从一开始就建立在对我们的不公平的基础上的啊!”虽然我并不喜欢比企谷八幡,但是,现在的那个站在人群中瑟瑟发抖的姐姐却让我十分担心,如果姐姐被迫以侍奉部的名义接受了这场战役,无论胜败,对于她和叶山集团的关系,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的吧?

    “这个时候,也只能上了吧?”但是,比企谷八幡,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我的提案,尽管他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自信的样子,但是他却把手中的网球拍所握紧了。

    “你这是要进行一场从各方面的角度我们都是被裹挟的,不出于自己的本愿的而且还必输的战役吗?”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会输嘛?”比企谷勉强笑了笑,“我可是有必杀技的呢!”

    可恶,这种一看就是小说主角的状态是怎么回事嘛,在所有人都面临不利的情况的时候,然后一副尽力而为的样子来逆转比赛?

    别开玩笑了好吗?在绝对的实力的碾压下,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那种所谓的小说中存在的绝境爆发的场景,如果在现实当中存在了那还叫做小说吗?

    不过,比企谷还是那一副虽然很无奈,但是却很勇敢的样子站到了网球场上,这个家伙,绝对是在自己所喜欢的户冢彩加面前在强行表现男子气概啊!

    另一边的对手似乎是已经确定了的样子,三浦优美子加叶山隼人,意料之中的组合,三浦是今天这件事情的实际上的核心人物,是她想要来占领网球场,所以有这种正面解决对手的机会的话她肯定会上的。而叶山则是这件事情的表面上的核心人物,看一下现在全场狂热的呼喊着的叶山的名字,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叶山的上场是众望所归。

    不过这种情况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比企谷这边找不到人和他搭配了,雪之下刚才就因为有事情离开了,而现在的侍奉部这边的唯一的一个女生只有姐姐,而由比滨结衣,是绝对不会和三浦优美子公开对抗的。

    “那个,我要上场!”全场的所有人当中,我也许是最初的那个听到姐姐的这句话的人。

    由比滨结衣要上场比赛,由比滨结衣,要上场比赛吗?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她要冒着顶撞三浦优美子的风险——不,这都已经不是风险了,已经是光明正大的和三浦优美子对抗的情况了——来打一场必输的战斗呢。姐姐对于网球彻底就是一个门外汉,而比企谷,即使再强,也没法面对水准想必不会低的三浦和叶山的组合的吧?

    而似乎是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姐姐的手掌相合,有些抱歉地对我说道:“那个,小和,对不起,但是我觉得,像小和说的那样,如果我可以更加努力,更加不依靠其他人一点,会不会更好呢?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尝试呢!”

    拜托,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但是即使我说过这句话,我也不是要让你在这种时候去螳臂当车的啊!你知道在这么多人的围观注视下,最终成为叶山隼人和三浦优美子的胜利的那种背景是多么难受的吗?在这种碾压式的实力差距面前,这可能是会毁了一个人的一生的悲惨的回忆的,知道吗?

    但是,我现在并没有办法把这些话告诉姐姐,因为由比滨结衣,已经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拿着网球拍,有些颤抖地站到了场地上。

    不能让侍奉部输掉这场比赛。我的心中突然燃起了一个无法阻止的念头。

    我并不在乎这场比赛的输赢,但是,我在乎由比滨结衣的尊严。

    “呐,和也,上场的是结衣前辈哦,你的姐姐哦!你就这么放心地让她和叶山前辈对抗真的好吗?”这个时候,那个像砂糖一样甜腻的女生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

    一色彩羽,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网球场上的时候,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我的身边。

    -------------------------------ps-------------------------------

    第一卷的小高潮要到了,不过还得先抑个一两章的样子,嗯,大概就是这样。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