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一章:所以,户冢彩加竟然是男孩子

第三十一章:所以,户冢彩加竟然是男孩子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亚哈罗!”我刚一推开教室的门,首先听到的就是姐姐那元气十足的声音,啊啦,无论何时,由比滨结衣始终是这样有些笨笨的但是十分开心的样子,这还是很不错的呢!

    ——不过我还是得吐槽一下,“亚哈罗”这个打招呼的方式,实在是太羞耻了啦!

    “小和今天迟到了哦!”姐姐很用力地朝我挥了挥手,说道,“我们这边的商谈都已经开始了呢,嗯,小彩就不用重新解释一遍前因后果了,那就让小企来吧?怎么样?”

    “为什么总会在我难得的迟到的时候出现委托申请呢?”

    “为什么要让我来给他介绍现在的这种情况啊?”

    说实话,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遗憾,为什么我和比企谷八幡会在这种地方这么同步,明明从各方面来看,我和他的性格都应该会显得很不搭配的样子,所以说果然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奇怪的力量要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吗?

    绝对不要,如果这个是卡密萨马的选择的话,即使是神我也要反抗给你看哦!把我和小木曽前辈那样的女生联系在一起就算了,比企谷这样的家伙,看着就闹心的啊!

    显然,比企谷八幡和我怀着的想法是一样的,他很不屑地朝姐姐看了一眼,说道:“归根结底,帮助,户、户冢什么的才是现在的重点吧,对于迟到的人,那就应该接受迟到的惩罚啊,比取小姐,如果心疼你的弟弟的话你可以自己解释啦!”

    “那个,才不是心疼小和啦!”姐姐的脸突然变得通红,“那个,也就是想要让小和知道一下情况,这样也不行吗?”

    嗯,这个,先不说到底我想不想知道这个委托——虽然因为是漂亮的女生的委托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好奇的,虽然比不上比企谷那个见到这个女生就摇着尾巴上去讨好的小狗一样就是了——首先,心疼我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吧,毕竟你是我的姐姐哦,不能因为你16年的作为我姐姐的生涯当中,有15年是我在照顾你所以你就否认了你可以心疼我的这一观点哦!

    “所以,我们现在关注的重点是要提高户冢的网球水平,而不是向迟到的一年级部员解释具体的情况,如果由比滨足够聪明的话,他是可以理解现在的情况的,如果不可以的话,那等我们商量完了再说好了!”比企谷罕见地说出了一番很长的话,所以说那个委托的女生到底是有一种怎样的魔力,竟然能打开比企谷身上的沉默不语开关。

    拜托,你对那家伙的好感表露得太清楚了啦,明明侍奉部里还有两个美女你都没有为之所动,却对一个委托对象突然产生好感了,这是很有问题的哦,这种情况就和律师和客户之间发生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又或者是心理医生和病人之间产生一种奇奇怪怪的联系那样,是绝对不允许的哦,或者变得严肃一点,这是一个职业素养的问题。

    所以,结论是,比企谷八幡,缺乏必要的职业素养。

    “首先,我赞同没有必要朝不良——呃,由比滨弟弟解释现在的情况,其次——”雪之下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应该是我进入部室以后她的首次开口,当然她说的话也是依然很欠揍。

    “你刚才是想说不良少年吧!你绝对是想说不良少年吧!雪之下雪乃,我可是纠正了你这个称谓很久了啊!”

    “嗯,抱歉,口误,接下来会努力修正的,”雪之下很坦然地接受了我对她的质疑,让我接下来准备的那一堆针对她可能矢口否认而进行大面积打击的话都变成了扯淡。

    “总而言之,”雪之下继续说道,“虽然我赞同对于由比滨弟弟没有必要过多的解释,但是,比企谷同学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你今天的这种格外兴奋的行为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们了吧,侍奉部是帮助人的场所,但是绝对不是万事屋,所谓的提高网球水平这样的做法,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而不是一味地求助他人啊。”

    “嗯,所以说,是,不能把我的网球,变强吗?”终于,那边的那个白色短发的女生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有些中性化的女声,同时,她那雪白的头发和她的保养得很好的皮肤相得益彰,感觉很柔弱的样子,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也难怪比企谷会对她有好感了,毕竟,无论是看上去无所不能的雪之下,还是总体上显得无忧无虑的姐姐,都不是那种能激起人的保护欲的女生。

    不过,这么一说,比企谷八幡,意外地还是有些男子气概的嘛!虽然平时那一副“我想成为家庭主夫我自豪”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刻还是会维护女孩子的嘛!

    不过,另一边的雪之下雪乃就不是对那个女生那么友好了,如果不是知道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话,我简直会觉得她是因为嫉妒这个女生比起自己更加容易激起男生的保护欲而表现得这么残忍的呢!不过,即使是知道雪之下的性格,我还是会觉得,你这个家伙就不能把话说得更加委婉一些吗?之前的材木座义辉那种抖m中的抖m的特例就算了,现在你可是把女生给骂哭了啊!

    不过,看他们的这种表现,这件委托也不是什么难事吧?估计就是这个女生在体育课上选了自己的不擅长的网球,然后水平长期原地踏步,在走投无路下准备寻求侍奉部的帮助的意思了。

    所以说,这就是没有才能的人的悲哀了,不过我倒是觉得,雪之下拒绝她还是有道理的,至少,当有才能的人在一点也不努力的情况下就把没才能的人的水平爆得渣渣都不剩的时候,只会让那些没有才能的人更加绝望吧?

    不要怀疑我为什么觉得雪之下肯定会把网球打好,如果是她这种什么都擅长的变态的话,这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吧?

    但是,我是这么想的,显然除了我和雪之下以外的另外两个人不会这么想,先不说那边正因为被雪之下的一番话噎住而有些不敢吭气的比企谷八幡,姐姐在听到了雪之下的这番言论之后,依然露出了她惯常的那一副没事人的表情,说道:“我也知道个人努力是很重要的啦,但是,如果是小雪的话,一定是可以想到办法的呢!”

    呃,话说这个激将法实在是有些低劣啊。

    “因为,”姐姐带着那种不好意思的表情,继续说道,“在高中的入学考试之前,我一直有很努力地在复习各门课的课程,但是一直觉得毫无进步呢!不过,当时的小和帮我指导了一下,然后我就觉得很多东西都突然能掌握了,如果不是小和的话,我觉得我是肯定进不了总武高的哦,所以说,感觉如果小雪如果能像小和那样子指点一下小彩的话,那肯定会有很好的结果的呢!”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如那个家伙吗?”雪之下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我。不对,姐姐肯定没想表达这个意思吧?她只是想举个例子证明一下她的论据,这是逻辑不那么严密的她所能做到的最有力的论证哦,所以千万不要觉得姐姐大人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绝对没有的啊!

    “没想到,你这个家伙也有那种时候啊?”雪之下用一种有些轻视而明显有些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怎么感觉帮助别人什么的,或者说指导别人什么的,和你的理论是相背离的呢?”

    “家人除外!”我哼哼地说道,我记得之前我和小木曽前辈有探讨过这个问题,家人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他会无限度的包容你,不会因为你的能力而嫉妒,也不会因为你比他强而受挫,他只会对你的出彩而感到由衷的庆幸,所以,只要是家人的话,用才能帮助家人的话那就完全没有问题的啦!

    “那么,就先不说你的那种有些古怪的混乱的逻辑了,由比滨——姐姐——这个称呼实在是有些麻烦呢!”

    “——所以小雪叫我结衣就好了啊,嘿嘿。”

    “——由比滨姐姐你说的话多多少少有一种试探我的意思呢,”但是雪之下还是有些强硬地没有按照姐姐的话去做,她只是继续说道,“你可以对我做出这种试探的举动,那我也可以把你的问题给完全解决呢!”

    啊,雪之下雪乃中了最简单的激将法了,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她就是这么自信,一路上用那种碾压的姿态,把所有的摆在自己面前的困难和其他人提出的问题,都直接解决掉,这是一种属于天才的强者的自信,雪之下雪乃拥有的,曾经的由比滨和也也拥有过的自信。

    “好吧,户冢同学事吧,那我就接受你的委托了,只要提高你的网球水平就可以了吧?”雪之下把头转向了现在还有一半身子隐藏在比企谷的身后的那个有些害羞的女生,说道。

    “嗯,是的。只,只要我的技术提高了,我觉得,大家一定会一起努力的,”似乎是有些受到了惊吓的样子,户冢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完全地躲到了比企谷的身后。

    这个,难道说这个叫做户冢的女生也对比企谷有好感,这,实在是太让人觉得意外了吧?

    不过,大家一起努力是什么意思?这个大家,到底指的是谁啊?

    我一直是一个诚实的人,心里觉得有疑问那就必须问出来,所以,我现在也把心中的想法给问了出来:“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不是要提高这个,户冢同学的网球技术吗?这个所谓的‘大家’指的又是谁呢?”

    “小和你没弄清楚吗?现在的小彩,可是网球部的部长呢!但是现在的网球部自从之前高三的前辈离开后,都没什么人来参加社团活动了,他这次过来的请求是提高自己的网球技术,然后让网球部的所有人重新想来参加社团活动呢!”

    哦哦哦,为了一个集体,然后通过改变自己激发集体的斗志吗?果然是一个很努力的女孩子啊,不过,

    “网球部是真的没人了吗?让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当部长之类的,之前的那个部长也是真的很不不负责任吗?”

    “说什么呢?什么叫做这样一个女孩子,你这样对小彩很不礼貌呢!”姐姐很难得地提高了语气,训斥了我一顿。

    “好吧,我的确说错了,但是,我觉得,运动类的社团的部长如果是一个男生,至少应该是一个性格比较爽快的人的话,应该更加能团结起部员的吧?”

    “所以说,你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啦!小彩,他可是男生哦!”姐姐的话,悠悠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嗯,所以说是我听错了什么吗?那个比企谷所喜欢的女生,那个对比企谷也很有意思的女生,她竟然是个男孩子?开什么玩笑。

    “那个,我知道我的性格,可能稍微软弱了一点,但是,我也是有在努力地,团结大家的,所以说,所以说……”那个软绵绵的“男孩子”,眼中噙着几滴眼泪,有些断断续续地说道,你告诉我这是一个男生,开什么玩笑啊!

    “还有,还有就是,八幡,”户冢的眼神有些波光婉转地朝向了比企谷,“我真的,很容易被认为是女孩子吗?”

    随后,比企谷八幡别过眼睛去,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然后在一秒钟之后转回了头来,说道:“那个,户冢,不是的哦,大家都认为你是男生啊!”

    “对啊,小和,小彩一看就是一个男生的好吗,赶紧向小彩道歉!”姐姐的气势汹汹的话也补充了过来。

    嗯,好吧,户冢彩加是个男生,户冢彩加是个男生,户冢彩加是个男生。

    在心中默念了三遍这句话,强迫自己相信这个事实,总而言之你们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所以说,户冢彩加,皮肤白皙得像一个女生,尽管性格让人怜爱得像一个女生,尽管声音细声细气得像一个女生,尽管全身上下的每一处毛孔都在透露着他是一个女生的事实。

    但是,他是一个男孩子。

    我突然为比企谷八幡的性取向感到担忧起来,在知道户冢是一个男生的情况下还这么殷勤,看来比企谷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挥舞起彩虹旗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