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间章:第三十点五章

间章:第三十点五章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间章:第三十点五章:幕间,小木曽雪菜也在对自己产生怀疑

    --------------------------------以下正文---------------------------------

    当和也正漫无目的地散步在总武高三年级的走廊当中的时候,小木曽雪菜也正在有些烦躁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

    而正如和也在无意识中会走向自己最想要去的三年级的教室的时候,雪菜,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惯常的那家卡拉ok的门口。

    “什么嘛?都已经走到这里来了呢!”雪菜有些苦笑地想着,“虽然说这么几天都没有过来还算属于正常的范围之内,但是,在上次的那次对话之后出现这种情况,不能不让人觉得是在刻意逃避啊!和也这家伙,实在是对前辈有些不礼貌了呢!”

    想起了当时的由比滨和也的玩笑似的“表白”,雪菜也有些哭笑不得,从一开始,她就能够从和也的眼神中看出那个“表白”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感觉,也许和也的心中的确对自己存在一定的好感,但是这种好感,应该是每个和自己有着深入交往的男生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的。

    这一点判断来自于雪菜的那种小小的虚荣心和自信,因为,尽管一直保持着比较谦逊和低调的态度,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拥有着让人羡慕的外貌和动听的声音的小木曽雪菜,还是有她自己的值得骄傲的资本的。

    只不过,同和也在刻意隐藏,刻意否定自己的才能一样,小木曽雪菜,也在尽量地不给其他人造成麻烦,即使是无意当中,她也不愿意让自己伤害到其他人,就像在国中时期的那种情况一样。

    所以说,雪菜能够很快地理解和也的那种有些中二的思想,也并不是特别罕见的情况,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木曽雪菜,和由比滨和也,有着相同的过去。

    “所以,是来得太早了吗?”看着自己有些熟悉,又有些不熟悉的卡拉ok的柜台,雪菜露出了一个不知道该算是失望还是庆幸的表情,虽然在和也出现在这里打工之前,雪菜已经来了这个卡拉ok不知道多少次。

    但是,自从第一次和也出现在这里,第一次和自己对话,第一次的两人的认识和轻松的交谈开始,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卡拉ok,被雪菜赋予了一种超越简单的娱乐场所的意义,更加赋予了一种让她和其他人,和她所信任的人的交往的意义,所以,当难得地发现和也竟然没有出现后,雪菜甚至蓦然感觉到了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嗯,雪菜,又过来了吗?”和自己熟识的柜台的营业员井上和雪菜打招呼道。

    “嗯,对啊,”雪菜看着井上,东张西望了一下,问道,“所以,今天由比滨同学是难得地没有来打工吗?”

    随后,她突然想起了上次她与和也开玩笑地让和也“逃岗”的情况,心里骤然又紧张了起来,有些着急地追问道:“不是辞退他了吧?关于上次的事情,那是我的错,是我让他多花一点时间和我说话的,所以说——”

    “哦,由比滨啊,他打工的时间段还没有到呢!”井上笑着说道,“不过雪菜你还真是关心他呢!真是对学弟尽心尽力啊!由比滨还真是运气呢,在进入总武高之前就认识你这么好的一个学姐。”

    “嘛,多多少少地让我想起我弟弟,所以说就多照顾他一下了!”雪菜笑了笑,说道,“也对哦,现在想想和也还是有社团活动的,他也没有办法这么早来打工就是了,我刚才实在是有些想多。”

    “由比滨除了在面对你的时候还是很认真负责的呢!”井上摇摇头,说道,“他这样的一个员工,应该还是很难被开除的吧!不过话说,即使是在面对你的时候又偷懒的嫌疑,更多的原因应该还是在你这个有些爱和他聊天的客人身上哦!他很多时候都朝我抱怨过’小木曽前辈有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话唠啊,一说起话就停不下来‘呢!”

    “诶,他竟然是这么说我的!”雪菜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气地说道,“没想到这个家伙是这样来评价我的呢,看来下一次得给他一点学姐的威严看看了!不要让他无法无天了呢!哼哼!”

    “嘛,只要你不要和他说我是泄密了就行了,感觉那个家伙在生气起来的时候应该不会顾及我这个前辈的想法了呢!”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啦!所以就麻烦阿姨你来帮我一下吧?惯常的21号房间?”

    “这个所谓的惯常的21号房间应该是我们这边的营业人员说的才对吧?井上有些无奈地说道,“不过现在21号房间的确空着就是了,你也比较熟悉,不过不要指望我像由比滨那样为你准备好一切,毕竟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离开不了柜台哦!”

    “没问题啦阿姨,这些事情我自己搞定就可以了呢!”雪菜有些轻松地甩了甩身后的头发,接过钥匙,自顾自地朝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包厢走去。

    “阿拉阿拉,年轻真好啊!”看着雪菜的有些跳跃起来的背影,已经不那么年轻的井上营业员不禁感慨道。

    --------------------------分割线-----------------------------

    小木曽雪菜的交际圈绝对不小,所以雪菜从来不缺少朋友,甚至如果把“朋友”的标准定得更加严苛一点,那种相认相知的朋友也不是不存在,所以,这也是雪菜在自己的朋友鼓动自己去参加miss总武高的评选的时候难以推辞的原因,当然,这也使得雪菜需要做得更加努力,做得更加符合“高岭之花”的这种形象就是了。

    亲近所有人,对所有人都平等相待,但是同时,也对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对于对自己有好感的男生,客气地保持着一种让对方能够感觉出来的自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的态度,对于和自己关系好的女生,也尽量地不让对方觉得自己在居高临下地俯视对方。

    当然,雪菜内心的深处渴求的并不是这种与其他人的相处模式,虽然在不断地进行这种形象的自我固化的过程中,她甚至也有了一种对自己的定位模糊了的感觉。

    小木曽雪菜不喜欢高岭之花的称谓,如果可以的话,她更加想让自己那个平时的邻家女孩的形象留给众人,但是,在高一首次参选miss总武高就获得优胜之后,她的那种校园女神形象的确立,却是她摆脱不掉的一种自我形象的定位,小木曽雪菜的高中生活,与这个形象密不可分。

    所以,如果要否认自己的高岭之花的形象的话,那就等于否认了自己的整个高中生活,这是雪菜无法做到的事情,所以,尽管内心深处始终有一种否定的声音,但是,雪菜还是继续着扮演者众人眼中的“校园女神”的形象。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如果把国中时期的那种形象展现到众人面前的话,那就不可避免地会使她面临着社交网络不稳定的风险,而这种在无意识中的对其他人的伤害是雪菜不想看到的。

    所以,雪菜曾经有过一种庆幸,认为和也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她的自我定位的拯救者的能力,第一次,自己自上高中以来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都暴露在了一个与自己同一学校的人的面前,这是一种对自我的那种紧绷的压力的释放,尽管这种释放来得多少有些晚,但是有这么一个知道自己的另一面的,可以让自己尽情去展示其他方面的人的存在,也是一件让自己感到很开心的事情。

    而且,这个人是和自己的正常的交际圈子没有往来的存在,虽然雪菜没有明确表达过这方面的意思,但是和也还是很自觉地与雪菜的平时的社交圈子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雪菜,也并没有插足到和也的社交网络当中。两人保持着一种脱离了正常社交圈的圈外的来往的方式,这使得尽管双方都多多少少对对方的社交网有所了解,但是两人也做到了不会相互干扰。

    但是,并不是说与和也的这种交往方式能够完全解决雪菜的内心深处的关于自我的怀疑。因为,在于和也的相处的过程中,那种来自前辈与后辈的身份的差距,一直是一个无可动摇的事实,而和也在很多时候的那种有求于雪菜的举动,也会让雪菜意识到:这两人,在某种意义上并不是一组平等的存在。

    虽然不乏作为同龄人之间的互动,但是更多的时候,雪菜还是作为一个前辈,在给现在有些迷茫的和也解决问题,雪菜之前所说的那种“像对待自己的弟弟孝宏一样地看待和也”,这虽然是一句随口说出的话,但是,很多时候,这也代表了一种两人之间的真实的相处模式。

    不过,这种缺乏平等互动的关系,一定程度上来说却让雪菜对和也更加放心,更加喜欢上了这一种纯粹的“前辈和后辈”的关系。

    但是,和也之前的那次有些戏谑的“表白”却让雪菜的心境发生了一些变化,当然并不是觉得和也真的喜欢上了自己,她只是突然间意识到,即使想把和也当做孝宏一般的人看待,但是和也有一点和孝宏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纯粹的前辈与后辈”的关系,是绝对不存在的。

    由比滨和也,即使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得再像一个弟弟,一个后辈,他首先还是一个与自己的年龄相近的男生,所以,这也注定了,雪菜在与和也的相处过程中,在有些方面,是绝对不能过界的。

    不能过界,这是雪菜给自己顶下的信条,所以,当雪菜急急忙忙地提醒着和也所谓的“恋爱的注意事项”的时候,她是在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对和也进行告诫,但是同时,她也是用自己的以前的经历在对自己进行警示。

    但是,当现在的雪菜重新想起当时的说的话的时候,她却多多少少地有些懊悔:“虽然那些话说出来是没错的啦,但是是不是应该说得更加委婉一些呢?和也的那种感觉,明显就是之前在感情上发生过一些事情的情况,就这么说他,会不会认为我是在横加指责他的想法呢?哎呀,所以说当时还是太着急了啊!”

    漫不经心地拿着话筒,虽然有些呆呆地看着显示着歌词的屏幕,但是雪菜的歌声却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甚至是断断续续,显然,现在即使是唱歌,也无法让她的这种心情平复下来。

    或者说,这一段时间来,在学校里自我调节好的心情,反而因为来卡拉ok找和也却没有见到对方而愈发烦躁了起来。

    “哎呀!”有些沮丧地把话筒扔到了沙发上,雪菜呆呆地看着屏幕上她所喜欢的歌手——森川由绮的一举一动,但是,即使是最喜欢的《whitealbum》的旋律响了起来,也无法让她的心情平复下来。

    “好吧,明天去一年级找一下和也吧!和他解释一下当时说的话的意思,告诉他我不是在指责他,我只是在和他随便说一些我当时的想法而已,就是这样,总而言之,让他不要再逃避我了就是了!”把整个人重重地砸到了沙发上,雪菜也暗暗下定了决心。

    “不过,那今天可能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啊,这是很郁闷哪!第一次唱歌不到一个小时就出来了,真的很浪费钱的啊!”沮丧地走出卡拉ok,没有时间去关注井上的有些压抑的眼神,雪菜有些烦闷地跺了跺脚。

    “不就是一个后辈嘛?为什么会让我产生这样的情绪呢?太久没有和家人以外的人完全放松地相处过,所以特别担心失去,是这样的吗?”

    之前的每一次,当雪菜从卡拉ok中出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发黑,所以,她对有些耀眼的阳光并不是十分适应,抬起手来挡住了傍晚的夕阳斜斜照过来的那一缕的不算强烈,但是又有些让人不快的光线,小木曽雪菜的心情,难得地出现了一种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波动。

    ----------------------------ps---------------------------------

    这章的写得很辛苦,尤其是后半部分,逻辑乱得一塌糊涂,风格和病娇那本的女主角的心理思考的写法很像,但是又力图创新,结果反而成为四不像了。总之这章是一章转换视角的试验品,结果是大失败,以上。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