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章:当然,创作被称为创作是有原因的

第三十章:当然,创作被称为创作是有原因的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和也,你这一段时间来应该是没有练习吉他的吧?”北原前辈严肃地看着我,说道。

    “嗯?”我愣了一愣,的确,我没有想到,北原春希在这种情况下,首先向我问出的竟然是这种问题。

    “没错吧?”北原前辈继续步步紧逼地看着我,追问道,“从你的手就可以看出端倪了,如果是努力学习的初学者的话,应该会像我这样,手上会受不少伤的,而不是像你这样完好无损呢!”

    说完话,他还有些示意性地挥了一挥他的右手,说道。

    的确,相比起我的清清楚楚的双手,北原前辈的手上还是贴了不少创可贴的,而我的手,一开始练习吉他的时候当然也有出现伤疤,但是在去了侍奉部,长期在和雪之下雪乃的置气的过程中,我也放下了吉他,当然,手上也就完好无损了。

    不过,你觉得你是福尔摩斯吗?对自己的后辈的手观察得这么仔细,如果不是我在潜意识中给你加上了一个“学习弹吉他是为了追女生”的设定,我简直会怀疑你是基佬的哦——看来我习惯性地把自己不喜欢的人认做是基佬,北原前辈是这样,叶山前辈也是这样。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至少在练习的努力程度上来说,北原春希,他至少有那种说教的资本,一个努力过的人来说教其他人,当然比一个不努力的人来埋怨其他人要更有力。

    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所谓的说教,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说教这种情况,大多都是自以为是的人的自我满足式的自我陶醉,对其他人所起到的效果,只是徒增他者的厌恶的啊!

    “的确,出了一些事情,那边的社团的事情也的确有些忙之类的。”我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当然,侍奉部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忙,不过,我也不愿意承认我的确是荒废了吉他的学习,这会显得我是一个很没有毅力的人的啊!

    所谓的人的微不足道的自尊心,就是如此。

    不过,北原前辈似乎并没有太过于在意我的答案,或者说,我的这个答案,和他的估计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他只是很急迫地说了下去:“对了,和也,我记得武也当时告诉过我,你是被二年级的一个老师去参加另一个社团的吧?如果你被迫参加了什么自己不愿意加入的社团,然后从事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最后影响到你的吉他学习的话,我可是可以帮你的忙的啊!即使是老师,也不能强制学生去做他不喜欢的事情,这一点是必须的!”

    北原春希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正气凛然,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应该是一个十分适应社会体制的处理事情相对圆滑的人,这种所谓的像老师抗争之类的中二的小孩之类的举动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还是说,他的那种因为想要帮助其他人而显示出存在感的想法超过了他本身处理事情的圆滑感?

    不过,接下来的北原前辈的话,让我明白了,北原春希,还是我所认知中的那个人。

    “具体来说,我的意思是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帮你向那个老师解释一下,以轻音乐同好会这边也需要你的名义,把你暂时性地从另一个社团那边叫回来,然后你就可以慢慢地和那个老师解释你的问题所在了,总武高提倡的是学生的自主性的发挥,以及各方面的均衡发展——”

    接下来的话,我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他的那对有些迂腐的发言让我的耳朵存在一种本能的拒绝反应——虽然这个人本人不是那么迂腐就是了。

    “虽然说那边的社团有些忙,但是总体上我对那边的社团还是满意的,虽然一开始的加入多多少少有一些被强迫的意思,现在已经基本适应了。”我摇摇头,拒绝了来自北原春希的“好意”,我的这些话也不是谎话,虽然我到现在也不喜欢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但是,我却莫名其妙地对侍奉部的环境产生了一种适应感。

    或者说,相比起轻音乐同好会的这种一大堆人的比较闹腾的环境,以我现在的状态,可能还是侍奉部那种人少而且安静的地方比较好。

    这一点真是可怕——要知道在不久前我还吐槽过侍奉部的过于安静的氛围,现在我就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氛围,要知道,一年前的我,还是在那个吵吵闹闹的足球部的环境中领头的,在班级中也大为活跃的积极分子这样的存在。

    说的不好听一些,现在就成为了一个略显阴郁的孤立分子了,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好还是坏。

    “原来是这样啊!”北原前辈露出了一副放心的表情,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些过于敏感了,他的脸上似乎还有一种不甘心的感觉,是自己预计的帮忙没有帮上所以显得有些受挫吗?

    “与其关注我这种无名小卒,还是先看看轻音乐同好会的情况吧?”我皱了皱眉头,忍不住还是插嘴说道,“以前辈的眼力,难道还不能看出这个协会所面临的危机吗?你不觉得应该趁早制止那个柳原朋继续兴风作浪比较好吗?毕竟这也是你的最好的朋友的社团呢!”

    “哦,关于这件事啊!”北原前辈摆出了一副有些轻松的表情,说道,“既然武也觉得没问题,那就让他继续做下去嘛!毕竟,距离学园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有问题的话之后再解决也可以的。毕竟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替补队员,上不了场的人呢!”

    虽然这番似乎有些事不关己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当这句话从北原春希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异常的聒噪,这不应该是他应该有的想法,正常的北原春希,在遇到这种麻烦的事情的时候应该是如同一只找到猎物的猎犬一样扑上去的,但是,现在的他,却有些悠闲地作壁上观,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说实话,这种做法让我觉得难以理解。

    当然,我的心中有一个最差劲的假设,差劲到即使是我这样的对北原春希存在深深的偏见的人也不愿意接受的假设。

    不过,还是不要把人性想象得过于阴暗了吧?我暗自思忖道。

    “总而言之,如果你觉得另一边的社团会比较好的话,我也不会太过于干涉的,至于轻音乐同好会这边的事情,你也不用太过于在意了,至少现在都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毕竟柳原同学是武也费劲千辛万苦请过来的拥有决定性作用的大牌选手之类的人物呢!”北原前辈点点头,说道。

    既然他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姑且这么理解吧?的确,在建立起对侍奉部的认同的同时,我在逐渐丧失对轻音乐同好会的社团身份认同,所以,对于这个社团的一种潜在性的危机,我也并没有觉得这和我的利益有过分的密切的联系。

    虽然说,这个所谓的“千辛万苦请过来的决定性作用”的人物什么的,多多少少有些可笑,要知道,那个柳原朋所想要战胜的小木曽前辈,要作为一个歌姬,绝对会比她更加合格啊!

    没错,那个喜欢唱歌的小木曽前辈,想必,前辈虽然多多少少在隐藏着自己的那一面,但是,从本心上说,前辈还是会希望把自己的歌声传达到其他人的心中的吧!

    看了一眼那边的有些费劲地处理这柳原朋的两派争执的饭冢部长,再看了一眼这边的北原前辈,我决定还是让自己置身事外好了。

    所以,在摆脱了北原前辈的“纠缠”之后,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第一音乐室,前往侍奉部的教室了。

    -------------------------分割线-------------------------------

    不过,在第一音乐室中想到了小木曽前辈什么的,也让我想起了之前的最后一次与小木曽前辈的谈话,当时的前辈,给我的感觉是在想要给我忠告,但感觉又好像是隐瞒了什么的样子。

    但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当时的那种有些轻率,但又有些开玩笑式的“表白”的话,虽然解释清楚了,但是之后我的心中却总有一些别扭的感觉。当然,在那之后,小木曽前辈也没有出现在卡拉ok当中过,所以,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木曽前辈了啊!

    每当到这个时候,我就不得不感慨我与前辈的那种关系的脆弱,相比起和姐姐的亲人关系,和班级中的同学关系,甚至是相比起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的那种同一个社团之间的关系起来,我和小木曽前辈的这种前辈和后辈的关系,简直是一个过于脆弱的联系了。

    所有的联系都依赖于卡拉ok时的见面,尽管也可以通过邮件约出来见面什么的,但是这种刻意造成的会面总会给人带来一点小小的违和的感觉。如果考虑到以后的事情,前辈如果毕业了,上了大学之后,也许她的卡拉ok地点会发生转移,又或者是,当她这样的人找到了一个真正能够理解她的人的时候,那她也许就会把我这样的一个弟弟一样的角色给忘记了吧?

    所以,稍微地有些感伤啊!

    不过,就在我这样发愣的时候,我却发现,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三年级的这一层教学楼当中。

    一年级和三年级的氛围是完全不同的,一方面,相对于一年级的那种觉得学校里到处都是前辈而显得有些拘谨和尊敬的态度,三年级的前辈们所展现出来的状态是那种更加的自信,展现出了一种年长者的威势;另一方面,相比起一年级学生的刚进入高中的或者是自信满满,或者是好奇心旺盛的表现,三年级的学生,因为以后的出路之类的原因,在整体的生活状态上,会显得更加的紧张和目的性明显。

    也只有在社团里,他们才能好好地进行放松一下了吧?就如同饭冢部长的那种有些神经质的自我狂欢一样,那种即将离开的复杂的情绪,出现在每一个三年级学生的心上,展现在他们的表情当中。

    不过,我出现在这种地方还是失误了,我一直有很谨慎地告诉自己不要成为小木曽前辈的又一个“裙下之臣”这样的存在,不给前辈添麻烦,所以,我一直也很小心地避开着主动去前辈的教室找她的这种情况。但是,因为刚才的那些无意识的反应,我来到了这个地方,或多或少显得有些过于放松了啊!

    所以,还是赶紧回去吧!

    虽然,说实话,这个时候的心中还是多多少少地有一些期待的,期待着比如前辈在人群之中发现了我,有些惊喜地叫住我,然后两人说一会儿话的情况。

    不过,在我慢慢地,尽量装作毫不起眼地穿过三年级的教室的走廊的过程当中,并没有听见那个熟悉的有些悦耳的声音。

    直到我重新走回到侍奉部的教室的时候,也是如此。

    所以说,动画里的那种巧合式的情景,还是绝对不会出现在现实当中的啊!艺术的创作,就来源于这种看上去很正常,但是实际上杂糅得很明显的巧合之类的场景,否则,那怎么叫做艺术创作呢?

    就算我立了一个绝对见不到小木曽前辈的flag也无法让这种巧合成为现实呢!

    不过说实话,今天因为去轻音乐同好会的这么一溜达,以及后面发生的那些特殊情况之类的事情,我来侍奉部教室的时间也稍微晚了一点。

    不过,来晚一点也没什么关系的吧?毕竟这个教室常年缺乏拜访的人,如果是材木座义辉那个中二病,比企谷八幡一个人应付起来就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不过,当我推开教室门,听见教室里面的不同寻常的有些吵闹的声音的时候,我发现我之前的判断出现了一些失误。

    什么嘛?为什么这个flag就有效了,之前的那个flag就没那么有效的样子,这个绝对是世界的恶意吧!绝对就是世界的恶意啊!

    不过,这次来委托的是一个比较可爱的女生,这多少对我来说是一个慰藉了呢!

    ---------------------------ps--------------------------------

    很努力地想要在这一段剧情总保持日更,但是觉得这两章的质量多多少有些下降了,看来这本书还是不适合日更来着。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