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八章:所以,一色彩羽带来了思考

第二十八章:所以,一色彩羽带来了思考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最终还是决定把材木座义辉事件抛到脑后,毕竟,从头到尾,这场所谓的对雪之下雪乃的“宣战”,都是在我心中进行的,不宣而战,默默进行,最后默默承受失败。

    但是当事人对此却没有任何印象——这种感觉实在是中二到极点了吧!

    不过中二一点也好,至少可以让我不用再被雪之下的那种“没错,我就是一直正确,而我的正确也毫无疑问地能为其他人指出一条通往未来的明路”的眼神所鄙视了。

    所以,好好接受这一次的失败,分析一下失败的情况,然后下次再战吧——感觉更加中二了呢!

    “喂,由比滨,别愣神啊,球过来了!”正在我这么发愣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我无比熟悉的足球直直地朝我飞了过来,而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已经越过了我的头顶,而对面的前锋队员,已经提起速度来从我身边跑过,要转身去卡主身位已经来不及了。

    看来我的身体的反应远比我的头脑所进行的思考要迅速,习惯性地把左腿往后伸了出去,做了一个蝎子摆尾的姿势,把球停了下来,然后将球顺到右脚,看了一眼在最前方的和我穿同一种颜色衣服的球员,把球往前传去。

    阿拉,感觉做了一些不是很符合现在的我应该做的事情呢!不过不管了,即使是对足球一窍不通的人,也能够偶尔做出一些惊人之举吧,把我这种做法简单的理解为一个后卫在紧急情况下的结尾就可以了吧?

    刚才想到哪了,材木座义辉是吗?现在冷静下来考虑这种情况的话,可以发现,材木座绝对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极度的抖m,造成的心理的扭曲,这种人的反应是不能被归为常识,所以,雪之下的这种做法,只是——

    诶,这个,你朝我扑过来干什么?我记得,你似乎是叫做池田吧?现在不是在踢比赛吗?认真完成你的工作啊!

    “由比滨,这球传得太妙了!你是怎么传出来的啊?”

    哈?

    “这种传球全国也只有远藤选手才能做到吧?不,即使是远藤选手也不一定呢,这是皮尔洛式的长传反击呢!由比滨,这球给得太舒服了。”池田依然喋喋不休地在我的耳边说着什么。

    “还有,由比滨你那个停球也很巧妙呢?我刚才还以为你走神了已经追不上这球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是故意把球漏过去的吗?你可真是爱和人玩心跳啊!”

    “不过池田你处理得也很冷静呢!现在我们扳回一个了,大家要加油啊!”

    “对,对,不要让他们小瞧了我们哦!”

    看着不断朝我聚拢过来的其他队友,我似乎终于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似乎是我刚才的那个传球造成了破门的样子。

    好吧,我发誓我刚才那个球只是想把球给前面的那个球员,但是估计是太久没踢球,然后力量和脚法没有控制好吧?

    不过,这样一来看着我旁边的这一群群情激动的队友,我觉得我的冷静思考的机会已经没有了吧?

    所以说体育课选足球课什么的,还是太大意了啊——当初就应该强硬地找一色改过来的,该死的一色彩羽啊!

    ----------------------------分割线------------------------------

    体育课的项目练习是足球和网球的二选一——似乎之前还是田径和排球来着,这种突然的选择变化我觉得和本田选手和锦织选手的大活跃有很大的关系,年轻人嘛,总会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下一个偶像级别的人物的——说实话,这就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不动脑子的结果,明明棒球成功的可能更高吧,铃木选手明明还在继续战斗呢,还是已经成为时代的眼泪了吗?

    当然,如果让现在的我在足球和网球之间二选一的话,我肯定会选择网球的,如果上足球课的话,有些动作是已经形成习惯了的,就像刚才那个停球之后的一脚传球,避免使用才能的我,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所以,在第一节课之后,我果断地向老师选择了网球的单项。

    但是,今年的这种特殊的体育课报名统计方式让我的计划失败了,因为负责统计班里同学的体育课项目选择情况的是班长,而班长同学,正是一色彩羽。

    尽管当时一色同学是楚楚可怜地低着头,合着手,不停地对我说:“抱歉,抱歉!真的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把由比滨你的项目写错了,真的很对不起!”

    但是现在的我敢肯定,算算时间,当时已经开始盯上我(只是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一色彩羽,肯定是故意把我的报名项目写成足球的。

    但是,在一色的眼泪攻势所带来的一色粉丝团的怒火隐隐开始爆发的情况下,我也不能把一色怎么样,只得接受了下了这个让我毫无准备的结果。

    说实话,在上足球课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足够低调了,在场上选择了业余比赛中大家最不愿意踢的后卫的位置,也尽量做出几个落点判断上或者站位选择上的低级失误已证明我的“新手”的身份。

    说实话,这样的做法是很累的,因为,你必须去想象新手在落点判断上会有哪些失误,新手在脚法运用上会有哪些瑕疵,然后还要把这种情况模仿出来。这种样子,简直就和一个男生穿越成了女生然后去出演一个女扮男装的角色,去表演出那种“女生扮演出来的男生”的性格一样蛋疼。

    不过在刚刚那脚传球之前,我应该是已经做到了。

    虽然,这一切都被这一脚有些瞎蒙的传球给毁了。

    可以肯定的是,我没有远藤选手的实力,当然更达不到皮尔洛的那种境界,我那一脚球就没想传好过。我只是想简单的做一个标准的新手的解围动作,稍微看了一眼前面的人罢了。

    但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凑巧,我歪打正着地送出了一记经典的长传反击助攻,而且,之前的那个蝎子摆尾的停球似乎也证明了我的确有一定的实力。而不是瞎蒙了一脚长传。

    再加上这脚不讲理的传球所导致的我方队伍的士气的大震,这一切一切的巧合,综合起来,让我成为了场上的焦点。

    而且我已经看到了场下的似乎是在休息的一色的那个诡异的笑容了,而且,她的口型似乎在说着什么“和——也——加——油——啊——很——棒——呢!”之类的话——一色彩羽,你在当初给我选择了足球项目的时候,就是等着这种情况吧!

    不过还是先不要管一色的情况了,所以,我现在需要扮演的是一个水平还算不错,但是发挥得并不稳定的一个本来不会题后卫却被放在了自己的不适合的位置上的球员了吗?

    嗯,这简直就和一个男生穿越成为了一个女生,然后要去女扮男装扮演一个有些娘娘腔气息的,但是关键时刻又出人意料的像一个男子汉的,从而表现出这种复杂性格的角色的情况一样蛋疼。

    所以说,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一个班级,如果有一个中规中矩的,尽心负责但是不是小恶魔性格外加多管闲事的班长是多么可贵!

    一色彩羽,我再说一遍,体育课下课后,有你好看的!

    ---------------------------分割线-----------------------------

    所以,很久没有踢过这么累的比赛了,这种疲惫感不是来自于技术上或者体能上的,而是来自心理上的,我必须在展现出不错的传传球功底的同时,不时地犯一些可以原谅的小错误,而这种小错误又不能多犯,犯多了就会让人怀疑我是不是在进行角色扮演,而不失误又会让人对我的真实实力更多一份怀疑。

    更关键的是,似乎是因为我刚才传了一脚好球,所以原来把我当做空气,一般都不给我传球的队友,都有意识地把球踢给了我,拜托,我现在姑且也是后卫哦,业余的练习赛什么的,为什么要让后卫承担出球组织的任务哦!

    而要让我传出那种不错,但是又没有那么精准的球,果然也是一个很困难的任务啊!我不能瞄着我的队友传球,反而得看着他旁边的草地传球,这是一个什么可怕的逻辑啊!

    总而言之,在我把这场极度困难的球赛撑到最后之后,我在第一时间找到了一色彩羽。

    虽然,当面见到一色的我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所以,反而是笑眯眯的一色首先给我解了个围:“和也,那脚传球我看到了哦,很漂亮呢!你之后的表现也很出色呢!如果一直这么踢球的话,你的能力绝对会被班里的同学所认可的呢!”

    “我倒是绝对不想要这些,你也知道的吧?我不想使用我自己的才能,你现在恭喜我这些事情,你不觉得是对我的否定和侮辱吗?”

    “啊咧,是这样吗?可是,刚才的和也,不是还把自己从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得很开心了吗?”一色睁大了眼睛,然后抖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用她平时的那种娇滴滴的声音回答道。

    “怎么可能?如果我刚才发挥了所谓的才能的话?那这种程度的比赛,我可是可以以一己之力解决战斗的好吗?”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只有把球踢好的时候,才是发挥了才能了是吗?”一色收起了那一副有些嬉皮笑脸的样子,有些严肃地看着我。

    “当然啊,发挥才能之后,才能把球踢好,发挥才能,如何才能做到失误这么多——”

    不对,我突然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一种,在失误很多的情况下,也要发挥才能的方式。

    那就是,刻意地失误。

    就像,刚才的那样,刻意的失误。

    也就是说——

    “你刚才在场上的表现,你觉得你就没有发挥才能吗?”

    “刚才——”

    “没错哦,你刚才在场上的那种发挥,完全是你自己展现出来的吧,换句话说,是你自己要展现出这种发挥,这种能力,正如你之前一直在伪装成自己是一个不会踢球的纯新手一样,这一切,都是你的伪装哦!而伪装,可是需要才能的哦!”

    没错,一色说的没错,就在她问出我那番话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意识到了,在我刻意地去追求把球传偏一些的时候,在我刻意控制自己的技术动作,达到一个水平不错,但是掌握得不是很娴熟的选手的程度的时候,我已经在发挥自己的才能了,某种程度上,我是在竭尽全力地发挥才能。

    “老师上课经常提的一个例子是,如果你考试能把所有题目都认真答出来然后答零分的话,那他可以给你一百分。同样的,如果你能故意地把所有球都传偏离1米的话,那和你想要把球分毫不差地传到其他人的脚下又有什么差别呢?当然,在别人的眼中你的传球失误了,但是,在你自己的心理认知中,你觉得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没有竭尽全力吗?”

    “当然啦,和也,”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一色的话的时候,一色已经继续说了下去,“我到现在可能也不会理解你的那种不想运用才能的逻辑,也许之后的我也一直理解不了,但是,我现在想问你的是,你现在的做法,到底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才能,还是真正地不想运用才能呢?”

    “这个——”我一直知道一色彩羽是一个我摸不透的女生,但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色的那种进行问题分析的一面,那种,不符合她平时所展现出来的外在的那一面。

    我曾经自以为是地说过,我很佩服一色,很佩服一色的那种将所有人都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感觉。这是建立在我已经看穿了她的伪装的基础而发表的言论。

    但是,现在的一色,却又一次颠覆了我对她的认知。

    “那个,一色……”

    “啊咧,刚才是不是把话说得太严肃了呢?我刚才的那些话只是想让和也你好好踢球,不要隐瞒自己的实力而已哦,不要想到其他更深次的地方去了哦哈哈!”

    没等我表达对一色的那种刮目相看的想法,一色彩羽,就已经重新恢复到了她平时的那副模样。

    所以女生果然都是天生的演员啊,为什么我觉得现在的这种一色的状况反而更加正常一些呢?

    “那个,一色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关注我的这方面的事情,真的只是为了让足球部变得更好吗?”

    “啊咧,你难道是觉得我对感兴趣所以才关注你的吗很抱歉呢虽然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观察对象但是我暂时对你还是没有那方面的兴趣所以你还是专注于你之前喜欢的那个女生比较好哦!”

    嘛,不管一色刚才说了什么,这样的一色才是比较正常的一色才对吧!

    虽然,我也许的确需要思考一下,到底,什么样的做法,才是符合我的本心的真正的对才能的避免。

    至少,像之前那样的,用才能来掩饰才能的做法,现在看来,着实让人有些厌恶了呢!

    ----------------------------ps--------------------------------

    关于文中提到的几个运动员,可以自行百度远藤保仁、皮尔洛、本田圭佑、锦织圭、铃木一郎,我就不用注释来凑字数了呢。

    顺带这章似乎是把一色写得太厉害了一些,总而言之前面几卷为了促成主角的转变(主要是为了打主角的脸),可能或多或少地都会提升一下其他角色的智商,至于之后的内容如何保证女主的智商不下降,那就等以后再说吧啊哈哈哈。。。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