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七章:然而,材木座义辉有些出乎意料

第二十七章:然而,材木座义辉有些出乎意料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说实话,我是不在意材木座到底最后会被雪之下的毒舌打击成什么样的,或者说,对我来说,我觉得材木座如果被雪之下打击的一蹶不振反而会更好,因为,这反而会证明我的理论的正确性。

    才能的毁灭性,首先在于自己,其次,也会影响到其他人。

    虽然我只是看了几眼材木座的小说,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雪之下雪乃能够看得下去,甚至能够看完材木座的这部小说的话,那么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雪之下雪乃会用她最为擅长的那种毫不留情的打击人的语气,把这个本身就缺乏自信,而且心理承受能力还特别弱小的材木座义辉彻底打下地狱。对于材木座来说,在承受了雪之下的即将到来的那一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批判之后,他的人生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个到此为止不是指的是肉体上的死亡,应该指的是精神上的死亡,一个从来逃避和女生说话的人,第一个和他说这么多话的女性就是这样的一个毒舌,除非他是一个天生的抖m,否则都是会崩溃的吧!

    不过,在我为材木座义辉的这种悲惨结局哀叹之前,我还是先来哀叹一下雪之下雪乃的失败吧?

    虽然雪之下自己可能短时间意识不到这一点,但是,她的那个从来没做出过过错误思考的头脑,马上就要做出一个重大的错误的决定了。因为,材木座义辉是来求助的,他是作为一个极度缺乏自信的人,前来这个社团进行鼓励的,所以,如果从帮助人的侍奉部的宗旨出发,那么,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指出他的问题所在,而是,首先安抚住他的情绪。

    但是鉴于雪之下雪乃是这样一个人,是这样一个标榜着自己的绝对正确的一个人,所以,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有违于她的本心的话的,她永远只会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毫不留情地指出那个人的错误。

    所以,这就早就了材木座义辉的毁灭,而材木座义辉的毁灭,一定,也是由雪之下雪乃造成的,标榜着绝对正确的,无时不刻不发挥着自己的敏锐的才能的,雪之下雪乃所造成的。

    到了那个时候,雪之下雪乃就会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对才能的无休止的利用和无休止的信任,最终会导致一个怎样的结果,而材木座义辉的最终的被雪之下雪乃的毒舌所打击而最终崩溃的那一刻,就是由比滨和也的理念胜利,雪之下雪乃的观点失败的那一刻。

    所以,雪之下,我很期待那个时候呢,当我指出一个寻求帮助的人的毁灭,是由你亲手早就的这一点的时候,没错,就像当时被我毫不留情地按死在沙滩上的那个敢于向我提出异议的队员一样。

    感觉,平冢静老师的那个赌约,我可以意外地有些早就达成了呢,尽管说实话,我已经慢慢地习惯了侍奉部的这种环境了。

    ----------------------------分割线------------------------------

    为了表示对材木座的最后的尊重,我回家之后还是很认真地看完了他的小说原稿的,一开始是和姐姐一起在沙发上看的,但是仅仅过了十分钟,姐姐就莫名其妙地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让从来不擅长看书的姐姐来看这种写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对她来说这种折磨估计和看她讨厌的数学书的感觉是差不多的吧!

    再加上这本书和教科书不一样,不是那种强制性的东西,当然她这么快就看睡着了也就是很正常的了吧?

    不过,我还是不得不吐槽一句材木座义辉的这个小说,学院战斗类的小说现在很流行,这一点没有问题,什么平凡的少年突然觉醒的力量之类的,这一点也没什么问题,然后是多种多样的笨蛋的女性角色什么的,这一点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问题在于,先不说多如牛毛的基本的语法问题了,你是怎样把这么多部不同的小说的优点全部结合起来最终达成这样的一部糟糕至极,不堪入目的小说的啊!

    据说隔壁的大陆上有一个五仁月饼的梗,我觉得大抵说的就是材木座义辉的小说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部小说只是让我的精神萎靡了一点,而没有造成其他的实质性的伤害就是了。

    至于材木座义辉,很抱歉,虽然我很想拯救你,但是我的干涉,不一定会造成更好的结果,也许,你自己能够搞定这一切也说不定呢!

    不过,在你能够搞定这一切之前,就让我先利用一下你的最后的价值吧!抱歉,我并不是一个这么卑劣的人,我只是,顺手为之罢了!

    而且,我突然也有些好奇明天雪之下雪乃的表现了,以她的性格,在认认真真地看完这种东西之后,肯定有的说了就是了吧!

    -----------------------------分割线---------------------------

    当然,雪之下的表现也绝对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首先,眼睛上的黑眼圈证明了雪之下的一如既往的那种完成工作时的认真的干劲——顺带一提,我和比企谷的眼睛上都有黑眼圈,而唯一一个前一天晚上睡眠质量颇高的姐姐大人,则在这个时候很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避开了我们的视线。

    抱歉,结衣姐,你这样是没用的,因为那边的比企谷已经很疑惑地盯了你很久了,估计已经发现你的行为了哦!

    又及,比企谷八幡,不要总是看着结衣姐,你这样做会让我怀疑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的啊!

    不过,在我进行吐槽之前,材木座已经大踏着步走进了教室,一副自信满满,还带着一点古风的感觉,不过,说实话,直到这个时候你还有这个自信,我应该怎么说你才好呢?

    “那么,让我来听听你们的感想吧?”材木座很大大咧咧地坐在社团中专门给求助的人提供的椅子上,把头昂得高高的,让人不知道他的这种表情到底是因为不想正视雪之下的脸,还是因为对接下来的即将接受的这番评论感到分外自信——当然我觉得两者兼而有之就是了。

    而对面的雪之下,则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有些为难的表情:“对不起,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

    “没事,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和我是心灵之友的,作为凡人的你如果有什么疑难问题的话告诉我也是没有问题的,你们这种凡人的意见也是可供参考的,啊哈哈哈!”

    所以说,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材木座的这种自信来自于何处,明明昨天在面对我们的时候还是一副畏手畏脚的表情,还在因为担心受到网上的其他人的批评而在不知所措,现在,则是一副好整以暇地接受赞誉的样子了。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越自信,到时候在雪之下的打击下,估计摔得也就会越惨吧!

    “很无聊。甚至让人觉得读着很痛苦。超乎想象的无聊!”看得出来,雪之下是花了很大的工夫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但是一旦她做出了决定对材木座做出评价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是给材木座以一击必杀的时候了。

    “噗!”

    材木座的半个屁股有些不由自主地滑到了地上,但是,他的表现显然要比我想象中的要坚强一点,在后半边屁股马上就要着地之前,他用双手撑住了地板,很勉强地坐会到了椅子上,就好像椅子是他的一个堡垒一样。

    随后,材木座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嗯,嗯,作,作为参考,哪些地方很无聊还请指教!”

    “首先,文法一塌糊涂。为什么一直都是倒装句?如果我是你的小学老师的话我肯定会羞愧得自我了断的知道吗?”

    “呜,咳……那,那是因为更简易的问题才能让读者觉得亲切……”

    “那最低限度至少你要先写成像样的日语再说吧?还有,那些片假名标注也有好多误用。能力上标的是chikara,根本就没这种念法吧?而且明明写作幻红刃闪为什么标注会变成bloodynightmare?nightmare是哪来的?”

    “噗!呜..唔。不是的。最近的超能力战斗作品这么用标注已经是成为特征了。”

    对了,这个我得补充一下,这种中二气息满满的东西偶尔采用一下就好了,像你这样的大范围的密集采用也不常见啊,当然,雪之下的评价比我更加刻薄就是了。

    “这种行为叫做自我满足。除了你之外谁都看不懂的东西。到底打算让人读吗?对了,说到让人读,接下去的情节毫无新意一点有趣的地方都没有。还有为什么女主角在这里就脱衣服了?毫无必然性太唐突了吧”

    “咦!但,但是没有这种要素就不好卖……这种……情节是,那个……”

    “还有说明文太长了啰嗦的话太多读得好累。而且,能不能别把没完结的故事拿来给人读好吗?在文采之前先学一下常识吧!”

    “呜哇!”

    好了,游戏结束了,不出我所料,雪之下雪乃的这番话,尽管通篇到尾没有一个脏字,但是,这些话对材木座的打击绝对是无法想象的。更何况,我还看到另外两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给材木座义辉同学补了两刀。

    第一刀来自于由比滨结衣,没有看过书的姐姐,用那种她惯常的哄小孩一样的,调节气氛的语气说道:“那,那个……。你知道很多生僻的词汇呢!”

    “噗!”

    虽然姐姐的做法肯定不是刻意为之,但是这时候做出这种评价绝对是效果拔群的呢!

    当然,接下来的比企谷八幡,在把我心中想说的评价说出来的同时,应该让材木座就此站不起来了:“你这是抄哪个作品的?”

    材木座“呜哇”地叫了一声,瘫倒在地,看上去应该不用我来做出最后的宣判了呢!接下来,就是这个家伙如同丧家的败犬一样离开侍奉部的教室,然后,那个时候的雪之下雪乃,就会发现自己到底是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没错,毁灭一个人的人生的错误。

    这部戏剧,从头到尾,由比滨和也都作为一个观察者在冷眼旁观着,没有进行任何干预,没有进行任何的引导,只是让所有人都如同最正常的,最符合自己反应的方式进行行动着。

    而所有人的行动,也都如同由比滨和也的预测那样精准。

    而结果,也会如同由比滨和也的预测那样让人感到满意。

    但是,事实并不是那样,最后的一步,戏剧的最后的,最高潮的一步,似乎出错了。

    因为,材木座并没有表现出那种丧家之犬一般的惨状,而是慢慢地双手撑地,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露出了一种“呼呼”的让人觉得有些不爽的表情,但是,在他抹掉了脸上的那点灰尘之后,他却有些坚强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但是一脸坚毅的表情地,对我们说到:“……下次,还愿意再读吗?”

    也没有下次了吧?不对,材木座说了什么?

    “下次,还愿意再读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这个家伙是彻底的抖m吗?赶紧在这里大哭一场然后甩门而去啊!赶紧离开,然后打雪之下雪乃的脸啊!

    但是材木座的那张有些激动得血脉喷张的脸还是有些欠扁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不愿意离开。

    “即使是被说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要来吗?”在材木座进入教室后,这竟然我说出的第一句话。

    “那是当然的了,我被这么说的话会想死的,”但是,材木座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奇妙的神采,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至宝的人一样,他只是高扬着手继续说道,“但是,但是如此也很高兴。自己凭着兴趣写下的东西会有人愿意看,还能给我感想这感觉真是好啊。这种感想该如何命名呢……有人能读真的很开心啊!”

    我已经不在乎一旁的比企谷,又或者是雪之下能够做出什么反应了,这些也不会是我所在乎的东西了。

    我只知道,我原本想要用来打击雪之下的材木座义辉,现在,反而深深地,打击到了我。

    我一直认为,因为才能,因为干涉,因为那种暴君式的对人否定,所以,才能会对其他人造成不好的影响,严重的时候,会毁掉人的一生。

    这一点来源于我自己的经验,至少,我当时毁掉了那个队员的足球生涯,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现在的材木座义辉,承受的是雪之下雪乃的刻薄的话语,而这种刻薄的话语,绝对比我当时的那种毫不留情的否定要更加残酷。然而材木座义辉却承受住了,无论是不是因为他是抖m,但是他却没有因为其他人的才能所擅自引发的那种自大而崩溃,他是的的确确地承受住了。

    所以,才能造成的影响,也许不仅仅是才能的拥有者本人的问题,还包括了被影响者的心态。

    所以,那个结局,可能是共同造就的吗?是这样吗?

    不,不是这样的,即使是这样,自身的毁灭这一点,还是必然的,因为,只有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因为,我的决定,我的那一切的覆灭,绝对不是因为受到其他人的影响的造成的。

    对这一点,我始终坚信不疑。

    ------------------------------ps-------------------------------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一个小高潮呢,小高潮之后完结第一卷内容。高潮必须要连贯才能起到作用的话,那我还是考虑先把这边稳定更新着写完再稳定更新病娇那边好了,正好整理一下那边的思路tat。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