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六章:然而,由比滨和也不喜欢中二

第二十六章:然而,由比滨和也不喜欢中二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显然,比企谷的反应和我是一致的,或者说,他的反应和我们其他三人都是一致的,就是,毫不掩饰地露出了那种对眼前的这个人的厌恶的情绪,但是,显然,因为先入为主地认为比企谷和这个家伙很熟,无论是姐姐还是雪之下,都把对眼前的这个中二病的厌恶也转移到了比企谷的头上。

    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很多时候,人类必须得承受这样的压力,往往不是你的问题,你还不得不接受其他人的非议,仅仅是因为你和他们所厌恶的事物有所关联,我觉得,我觉得比企谷这样的人应该是能够看透这一点的吧?

    但是,显然,即使是知道这个道理,被所有人看做是一个变态中二病的同伴的滋味还是很不好受的,比企谷也不愿意承受这样的一种态度,所以他很快地想要撇清和那个人的关系:“也就是和这个家伙体育课的时候一组而已啊,仅此而已啊!”

    嘛,虽然我是觉得,比企谷这样做只会给自己越抹越黑罢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雪之下的那种抖s毒舌模式全开的样子了。

    “果然是物以类聚,朋比为奸呢!”

    漂亮的总结——虽然对比企谷来说可能是一个很糟糕的总结,总而言之,这个家伙现在已经被雪之下钉到了耻辱柱上了。

    于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援的目的,我觉得我还是应该给比企谷平一下反,毕竟,这种无缘无故被人冤枉的事情,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我却让别人体会过,而且我做的比现在雪之下做的更严重。

    所以,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忘记那个时候,那个无辜的队员被我开除出球队的时候的眼神——那种绝望的,不可思议的眼神,仅仅是因为那个家伙挑战了我的权威,作为球队的掌控者的,至高无上的权威。

    后来,那个在球场上实际上表现的不错的男生再也没有接触过足球,至少,在我离开学校的时候应该是这样的。

    虽然雪之下并没有做得那么绝,比企谷也不一定会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一蹶不振,但是,无缘无故地被人冤枉的结果,还是让人很难受的,所以,尽管比企谷肯定认为我现在在多此一举,但是我还是要帮他一把。

    “不说这个了,所以,这位比企谷的同学,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我尽量避免对这个中二病用“比企谷的朋友”来称呼,同时转移一下话题,否则,我觉得,在雪之下已经开始积蓄的毒舌大招面前,比企谷八幡可有的受的了。

    “不,这位呃——无名的战士,你弄错了,我和八幡可不只是什么庸俗的同学的关系,而是真正的同伴呐!”

    显然,材木座卡了很久才给我找出一个称呼,显然,虽然我的红色的头发很有特点,但是在他的脑海中应该暂时想不起有哪位红发武士的设定,所以只能憋出一个这么别扭的称呼了,不过,无名的战士什么的,这个名字也太差劲了吧,直接说一个架空的名字也好啊!

    “所以,这个,你的意思是说,是小企的朋友吧?所以你来这里是要找小企有什么事吗?”姐姐小心翼翼地问道。显然,姐姐现在的意图也是在为比企谷解围,虽然我依然对“小企”这个称呼有些不爽,但是,果然,如果不是那么尽心竭力地为人着想的话,那就不是由比滨结衣了呢!

    虽然,我觉得,你把这个材木座称作为是比企谷的朋友,会让那个家伙在心中再骂一遍你是“碧池”的啦,这就是所谓的好心帮了倒忙的样子啊!

    果然,比企谷的眼神眯成了一条缝,用一副残念的眼神盯住了姐姐,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比企谷的眼神,则成功地把他从一个不错的帅哥变成了绝对意义上的不良少年,这可不像我一样是天生的,而是他自己的选择啊!

    但是,姐姐的这句话显然让材木座十分满意,因为他并没有着急地反驳着姐姐的话,虽然在姐姐说话的时候,他只是把头仰得高高的,我说你为什么不把裤带再扎得高一点,然后换上一件白衬衫呢?配上你的黑框眼镜,可能意外地有国家领导人的气质也不一定呢!

    “木哈哈哈哈!险些忘了。我说八幡,此处可是侍奉部?”材木座发出一种刺耳的奇妙的笑容,再度向比企谷提问,看来,今天的比企谷,是逃不过材木座义辉这一劫了啊!

    “没错,这里就是侍奉部!”但是回答他的是雪之下,果然,这个家伙,因为这个社团太缺乏存在的价值和存在的知名度,所以有些急不可耐了吗?即使是这样的有些变态的委托人也展现了高度的热情了呢!

    “原来……如此么,根据平塚先生的进言,八幡,汝有义务实现余的愿望吧?跨越了数百年的时光依旧不变的主仆关系,这果然是八幡大菩萨显灵吧?”

    说实话,我不喜欢中二病,这不是因为他们都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笨蛋,因为即使从中二病毕业比较晚,他们也终究会毕业的,对于这种病人,我们没有必要去苛责他们的智商上限,但是关键问题在于,这些人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让人听得懂啊,总是用自己才能明白的语言自娱自乐什么的,让人觉得你们是精神病你们会开心吗?

    “侍奉部并不会帮你实现愿望哦。只是帮助你去实现而已。”虽然材木座的提问人是比企谷,但是这已经是雪之下连续第二次插嘴进行回答了,另外,我也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那就是,从头到尾,除了和我说话以及和比企谷说话的时候有过眼睛的对视,材木座从来没有用正脸看过姐姐或者雪之下,要不就是把头抬得高高的避开它们的视线,或者就是像现在这样有些逃避式的特意转过头去。

    所以,这个家伙还是一个基本不敢和女生说话的家伙呢!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这个家伙很可怜”的情绪,毕竟,和比企谷那种“选择不和人说话”相比,他这种“没有能力和女生说话”的情况,绝对是更加可怜的呢!

    显然,雪之下也发现了这一点,而且,她没有像我一样仅仅流露出同情的情绪,而是用上了十分富有雪之下风格的那一招——大直球,毫不犹豫地把这件事情指了出来:“我在跟你说话吧?在别人说话的时候请转过来对着对方!”

    而且,似乎是已经看穿了材木座只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而已,她十分强硬地抓过了材木座的领子,强行让他直视着自己的脸。

    k!o!此处应该加上一个特效音,因为,材木座的脸由一开始的有些紧张和激动的红色,慢慢地变为了白色,最后,完全涨成了紫色,随后,在雪之下有些满意地放开他的领子的时候,他似乎是有些支撑不住似的,缓缓地往下倒了下去。

    这完全就是一个因为受到过度的惊吓而没有办法战力的家伙的样子。

    但是,材木座还是显得十分坚强,他用自己的双手撑住了桌子,然后,再度发出了那种意义不明的笑声:“……唔哈,唔哈哈哈。这真是出乎意料!”

    “还有,这种说话方式,也不要再用了!”

    “……”

    “那么,你这露指手套又是什么?有什么意义吗?戴它不是没法对手指进行保护吗?”

    然后,雪之下的如同潮水般的恶毒的语句朝材木座涌了过去,我不禁为这个心灵可能意外的敏感脆弱的中二病闭上了眼睛,因为,我已经看到他的结局了。

    果然,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即将死亡时的那种垂死挣扎的表情,当然,他的这种表情,依然是对比企谷敞开的:“八幡,如果是你的话,肯定会理解我,然后继承我的意志的吧!呐,八幡,是这样的吧?”

    什么嘛!这种如同轻小说台词般的句子,顺带一提,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用这样的话来表达比较好:“八幡,如果是你的话,即使是神,也会杀给我看的吧!”这样可以更加体现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浓厚的基情——啊,不对,是友情。

    不过比企谷还真是可怜,虽然他每一次都在尽量逃避和材木座对话,但是每一次,材木座都如同一个执着的恋人一样找到了比企谷的位置——喂,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接受一下他的好意么?

    似乎是因为材木座的这种样子太过于可怜了,这一回的比企谷,终于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勇敢地迎上了材木座的目光,在材木座的满怀期待的眼神中,走向了材木座的身前,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比企谷的脚底下踩到了刚才从材木座的身体中洒出来的那些不明的物体,让他停了下来。

    比企谷捡起了地上的一张——应该是稿纸一样的东西,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地,把洒落在教室中的其他纸张也捡了起来,还似乎按照什么顺序排列了一下。

    正当我在为比企谷什么时候成为了这样的爱干净的人的而感到奇怪的时候,比企谷却重重地扶了扶自己的额头,也无视了材木座的有些喜极而泣的声音“嗯啊,不用我说你就能明白,真不愧是你啊。那段地狱般的时光,没有白白一起度过的嘛!”,把整理好的这些纸张,交给了离他最近的我。

    而我觉得,我也应该是明白比企谷为什么要扶额了。

    因为,他的确有很需要惋惜的必要。字写得很差劲就不说了,文章语义不通我也不说了,似乎又很多意义不明的假名我也不说了,但是,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竟然还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但是,趴在我的身后,踮着脚尖,压住我的肩膀,随着我翻动纸张的样子一起观看纸张上写的东西的姐姐应该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了。

    即使没看到她的脸,我也能从她的呼吸中分辨出姐姐对眼前的这种东西的那种完完全全的疑惑——说到这里,喂,老姐,你是不是离我太近了啊,胸部什么的,已经完全贴到我的背上了,还有啊,你的呼吸什么的,呼出来的那种有些好闻的味道,我也能完全嗅到哦!

    虽然我是你的弟弟,但是在此之前,我也是一个发育正常的男子高中生哦,作为男子高中生,就一定会对美少女有反应的,即使这个美少女是姐姐也不例外——不对,对于姐姐有所反应什么的,由比滨和也,你到底是有多么可怕的想法啊!

    所幸,我的身高这时候似乎帮了我一个小忙,姐姐似乎是因为一直踮着脚趴在我的肩膀上有些太累了,所以很快地就把手放了下来,随后,一直贴着我的后背的胸部的触感也不见了。

    稍微有点残念的样子呢——这种变态的姐控言论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身上。

    总之,姐姐指了指我手中的那些稿纸,问道:“诶,小和,你能看明白这个是什么东西吗?”

    虽然我很想说我看不懂,但是事实上,在姐姐面前,我没有办法说谎,因为,我的确看懂了,虽然我很为自己能够看懂而感到羞耻。

    “大概,这是小说之类的东西吧!”

    没错,这些纸张上的东西,就是小说,而且,一看就是材木座风格的,中二属性爆满的小说,这也是让我感到十分不爽的一点——看懂了这种中二气息满满的小说,不就是意味着我也是一个中二病的潜在患者吗?

    “没错,那就是吾人的小说,没想到无名的武士殿下也可以理解吗?难道说,我们也是曾经共同奋斗过的战友,只不过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你的名字就此略去,啊,吾的挚友啊,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义辉大将军,绝对不会亏待帮助过自己的人的!”

    啊啊啊,所以说啊,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群中二病了,说话难懂就算了,自说自话了就算了,就这么一点小细节都能被这群人不断的脑补,想必比企谷也是这样被这个家伙坑到的吧!

    所以说,对于这种家伙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无限期地躲闪,绝对地禁止接触啊!

    但是,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我觉得已经有点来不及了,因为,材木座义辉,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步步地带着亮闪闪的目光朝我走来:“吾之挚友啊,让我们重新创造一番伟业吧!”

    创造你妹啊!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雪之下雪乃来拯救世界。

    没错,而雪之下雪乃也没有让我失望,虽然说我觉得她主观上没有想要救我的意思,但是客观上她对材木座的冷冷的这句话的确起到了救我的效果。

    “那么,材木座,你的请求就是和这一堆东西有关吗?”

    “啊,就是这样的,”听到雪之下的问话,材木座忙不迭地转过身去,把身体弯成了九十度,毕恭毕敬地听着雪之下的训话,“就是说,这是我的小说的原稿,我想要去给某个新人奖投稿,因为没有朋友所以无法得到别人的意见。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评价。”

    我觉得我可以给中二病的罪状加上一条了,那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无聊的幻想和创作欲进行小说创作,还不满足于自我满足。

    有句话说的好,你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跑出来让别人看就是你的错了,同理,小说作为自我满足的手段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还像让别人去看你的自我满足的东西,那你就得做好被人骂得体无完肤的准备啊!

    我不觉得材木座有这个能力,而且,无论是雪之下还是比企谷,看起来都不是会在这种事情上有所余力的人。

    至于姐姐的评价,你不觉得她的那种“诶,你到底写了什么啊,我看不懂”的天真无邪的评价,就能达到威力伤害的max么?

    所以,“有投稿网站或者投稿的帖子之类的,拿去那里给人看不就好了嘛?”比企谷的这番话还是比较表明了我的心声的。

    “我做不到。因为那些家伙毫不留情。被喷得一无是处的话我会死的!”

    好吧,我觉得我可以提前给材木座判死刑了,网络上的这种不正面接触的喷子都能让你要死要活的话,那么,可以预见到,即将到来的雪之下式的独有的训斥,会让材木座的从外表到心灵都死一遍呢!

    -----------------------------ps----------------------------------

    接下来一段时间更新会不是很稳定,本来觉得可以同时兼顾保研和写作,但是真的当事情来的时候就觉得时间完全不够用了,所以在23号保研考试结束之前,估计更新真的得随缘了,总之先祝福我搞定保研吧!(和老坑一模一样的话,虽然这本本来就是节操坑了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