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五章:突然地,比企谷八幡遇到了

第二十五章:突然地,比企谷八幡遇到了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二十五章:突然地,比企谷八幡遇到了很难缠的对手

    -------------------------以下正文-------------------------------

    感觉有些同步的,我和比企谷同时往前跨了一步,准备说话攀谈,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同步显得有些太过不正常了,所以在我们同时跨出那一步的刹那,我们就意识到了那种违和感。

    所以,我们的第二步,就有些默契地选择了——倒退回去。

    ——说实话这也实在是太默契了吧!

    好吧,总而言之,我和比企谷陷入了一种比较尴尬的局面,两人一开始都有意去打探雪之下和姐姐到底在做什么,但是两人在意识到了对方有这个意思之后都立刻选择了退缩,让对方去做这些事情——就好像这种谦让是一种必须的礼节一样。

    “你去问吧!你和由比滨姐姐的关系比较好。”比企谷简单地怒了怒嘴,说道。

    好吧,虽然我知道你对姐姐的这个“姐姐”的称呼是为了区分我和姐姐两个人的姓氏,但是你也不要这么干脆地就把我的姐姐称作为“姐姐”好吗,明明你们两个是同级生的说,你的这种称呼感觉就是把只属于我的专利给抢走了一样不爽啊!

    但是,既然比企谷首先这么说了,我也就姑且忽略一回他的这种称呼,不过下一次一定要找一个比较好的区分我和姐姐的称呼的方式,这不仅对比企谷很重要,应该也对防止雪之下给我安上一个不好的代称比较有用。

    当然,也不用指望我和比企谷在这件事上谦让很久,应该说从一开始我们两个人都莫名其妙地往后退的时候这件事情就没什么意义了。

    不过,似乎已经不需要我去打探为什么了,因为,这个时候,姐姐大人似乎已经发现了我们两个的情况,但是,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她并没有去询问为什么我和比企谷会一起出现,而是很着急地朝我摇了摇手,并且表示了一个两人小时候一起偷偷跑出去玩时的暗号——关于“噤声”的手势。

    我立刻明白了姐姐的暗示,但是比企谷则完全不明白这个情况,大概是觉得我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又没有反应了,他很快地走上前来,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呢?”

    “安静啊!安静!”姐姐被比企谷吓了一跳,就如一条炸毛了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或者说,参照一下她头上抖动着的那个团子,说一条炸毛了的狗一样会比较好?

    而另一边原来没有注意到我们的雪之下,也因为比企谷的这番话身体不禁颤动了一下,看来刚才观察得真的很认真很仔细呢!

    “诶,好吧,是我不好啦,”即使是比企谷八幡,现在也应该明白我们三人为什么要保持安静的原因了——不对,我不知道,我保持安静只是因为姐姐的示意——比企谷也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所以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呢?”

    “活动室里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姐姐咋咋呼呼地说道,同时继续透过那条开着只有一点的门缝,小心而仔细地观察着。

    说实话,对于姐姐的这种一惊一乍的性格,我是真的觉得有些无奈的,总是喜欢把一件不怎么重要的事情说说得煞有介事,然后是一脸严肃,让人觉得真的似乎有什么严重的事情一样。

    但是事实上,这种事情,不是“啊,小和,萨布雷的吃的不够了,我们应该去买点来了”,就是“啊,小和,我和你说哦,今天我在学校里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还和他成为好朋友了哦!”这样的并没有那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废话。

    而且,说实话,相比起教室里有什么可疑的人,明明是鬼鬼祟祟地透过门缝往里面看,然后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叫声在点评的你们两个比较可疑吧?

    转头看了一眼比企谷的表情,从他的表情中,我可以感受到,虽然他应该没有我那么了解姐姐,但是那种想要吐槽的心理应该是一致的吧?

    “可疑的是你们俩吧!”比企谷歪着眼睛说道。

    竟然说出来了,比企谷,真的很有勇气呢!我也只是在心里吐吐槽而已哦,你竟然说出来了!虽然说我觉得你的这种做法可能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我还是要为你直接正面打击雪之下的这种做法点十二万个赞。

    因为,我可以想象到接下来雪之下雪乃对比企谷八幡的那种刻薄的反应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有点出乎了我的意料,雪之下,并没有表现出想要反过来责备比企谷的意思,而只是有些不耐烦地对比企谷说道:“好啦,与其关注我们俩的事情,你还不如自己进去看一下里面的情况。”

    话说我刚才还在怀疑,姐姐在咋咋呼呼,为什么雪之下还要陪着她一起闹,现在我有些明白了,从雪之下的这种慎重的表情上来看,侍奉部的活动教室里面,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了呢!

    真是,有点想看看呢!

    我走到了姐姐的前面,把姐姐挡在了我的身后,随后,看着缓缓走到我们三人前面的比企谷,慢慢地推开了那扇侍奉部的教室的大门。

    那扇大门的另一边,应该不是什么灵异的景象吧!

    我不知道首先打开房间的比企谷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从我这个站在比企谷身后的最近的人的角度来看,我只是看到了一片雪白,一片在这个侍奉部教室中显得十分不正常的雪白。

    这种感觉,配上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窗户,以及从窗外吹进来的海风,就好像是在已经结束了两个多月的冬天的风雪,又重新在这个教室中复活了一样。

    随后,我就明白了这种有些意外的白色的由来,似乎是白色的文件纸被海风吹散的感觉——呃,教室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文件纸了?

    不过,接下来,我觉得我可能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文件纸的出现了,因为,这一抹有些发光的白色当中,一个男人,正笔直地屹立在那里。

    嗯,我刻意用了“笔直地屹立”的这种说辞,因为这个男人看上去真的很努力地想要把自己的身子站直,但是从我的角度上来说,他的肚子前面的曲线似乎实在是有些抱歉,再加上和横向的身材比例比起来显得格外的不对称的双腿,让他即使是笔直地站着,也好像只是两眼朝天瞪着,就好像双脚站直的青蛙一样。

    所以说要这么形容他似乎有点不对,这个人的身高还是不错的,只是因为横向发展的也很好所以形成了这种感觉——对这个我还不知道名字的访客,我表示深刻的歉意。

    “是一个挺奇怪的家伙呢,不过也没有你们所说的那么严重吧?”总而言之,虽然我没看清楚那个家伙的脸,但是一般横向宽度和纵向长度的比例有些让人发愣的人,在我的心中一般都是没什么威胁的。我用手肘撞了撞前面的比企谷,期望得到他的赞成,似乎,今天我和他的吐槽的时机都有些意外的相近呢!

    但是,比企谷却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附和着我,他的第一反应,甚至是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随后,脸上露出了一种似乎是吃了苍蝇的感觉,而且,有那么一瞬间,我敢肯定,就是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露出了软弱的想要逃跑的表情。

    不过不会吧?那个比企谷八幡,竟然也被眼前的这个人所吓住了了。两个女生被这种看上去有些可怕的男人吓住了也就算了,你这个家伙干嘛想要逃啊,比企谷在我心中的评价档次,瞬间掉了两个等级了呢!

    但是,接下来,我就明白比企谷为什么想要逃了。

    “哼哼哼,真吃惊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呀。——我都等得不耐烦了。比企谷八幡!”

    大概是比企谷的认识,似乎还很熟悉的人吧!如果是比企谷熟悉的人的话,那就是了解很多比企谷的内情的人了,碰到这种人,对于比企谷这种孤独主义者来说绝对是天敌一般的存在啊,如果是这样,理解一下比企谷的想法倒是不难的了。

    而且,这个人的样子似乎实在不是那么讨喜呢,先不说刚才已经吐槽过的横向纵向比例完全不匹配的身材了,那副大副的黑框眼镜,你觉得你是柯南吗,柯南的身体比例比你平衡多了呢!另外,在这种季节,虽然天气应该还有些些许的凉意,但是你身着大衣,带着露指手套,还边出着汗的情况是什么意思,如果觉得热就不要装啊!

    所以说,感觉这个人至少的确是一个非正常人呢!竟然让这种人成为了了解你的人,我只能说一句:节哀吧!比企谷八幡同学!

    但是,显然除了我能够立刻明白比企谷的这种想要撞墙的心态意外,其他人应该并不了解这种情况,所以,我听见了雪之下雪乃的好奇的声音:“比企谷同学,那边的人好像是认识你的样子——”

    雪之下雪乃果然点满了打击人的属性呢,无论这个属性是主动技能还是被动天赋,看着比企谷那种想要承认,但是又有一种垂死挣扎地否认的感觉,我觉得我可以给他一脚然后让他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算了。

    当然,点满了“打击比企谷技能点”的应该不止是雪之下一个,因为,那边那个看上去很奇怪的男人,也在此时不失时机地给比企谷补了一刀:“没想到你竟然忘记了同伴的脸……我真是看错你了,八幡!”

    同伴什么的,这个家伙,是哪里来的中二病吗?都是高中生好了吗?连我都要高中出道了,竟然还有沉浸在中二病中不放的人,这实在是让人惋惜啊!

    当然,眼前的这个家伙的嘲讽值也真是很高了啊!因为,在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能够明显感觉到我背后的姐姐往我这边靠了一下,然后有些小心地抓住了我的衣袖,轻声地说道:“他都管你叫同伴的……”

    虽然没法正面看到姐姐的脸,但是我却能从身后感觉到一丝寒气传了出来,啊啦,比企谷同学,那可是我的姐姐哦!那可是以待人友善著称的由比滨结衣哦,连她都对你讨厌起来了呢!

    虽然我觉得可能比企谷这样的不需要朋友的人是不会那么在意其他人的视线的,但是显然,他还不能做到像一个绝对的圣人那样老神在在。所以,似乎是有些受不了周围的其他人的那种刺人的目光,他还是最终低下了头,有些小声地,又有些解释一般地说道:“只是体育课上分到同一组罢了……”

    好吧,原来是这样啊!感觉有些失望呢!原以为是一个和比企谷八幡比较熟悉的家伙,然后可以趁机从他那里骗出点比企谷的情报来呢!如果只是一个体育课分到一组的同伴的话,估计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接触吧?至于这个家伙刚才所说的那种看上去很熟悉的关系,估计也就是这个中二病发作的人的自我幻想吧!

    不过,我希望得到比企谷的情报,这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那种情报贩子什么的哦!绝对不是!只是正好觉得有机会然后比较好奇罢了呢!孙子兵法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比企谷最终也是我要说服改变的一个对象,所以,多少知道一点他的平时的情况,是有助于我改变他的想法的呢!

    “你有什么事,材木座?”比企谷的声音传了出来,从他叫出对面的人的名字的表现来看,他似乎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败北,不再试图掩饰自己和对方的关系了呢!

    不过我倒是觉得我刚才发愣的那一刹那,似乎错过了那个中二病的一段没有意义但是很容易让人火大的长篇大论,因为,能把比企谷八幡逼无奈到这种程度,多少也证明了那个叫做材木座的家伙废话说起来还是很有一套折磨人的力量的嘛!

    而接下来,我也看到了那个叫做材木座的家伙的对比企谷的热烈的反应:“唔,终于将铭刻在你心中的这个名字说出来了么。是的我便是剑豪将军·材木座义辉!”

    嗯,你不用抖大衣了,你也不用做出这种难得的男人的表情了,所以,这个男人是叫做材木座义辉吗?过了中二病的阶段还中二气息满满的人,实在是很讨厌的啊!

    ---------------------------ps------------------------------

    连续两天更新成就达成,悄悄给自己点一个赞来着。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