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四章:依然,比企谷八幡的心灵封闭着

第二十四章:依然,比企谷八幡的心灵封闭着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和一色的这一次的久违的对话并没有起到让我放松的作用,反而是让我感觉到了一丝别扭于不愉快的感觉,所以,整个下午,我都是在恍恍惚惚的过程中度过的。

    于是,放学后,我习惯性地走向了侍奉部的教室。

    没错,习惯性地,走向了,侍奉部的教室。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习惯的力量是很可怕的,能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对一个环境产生依赖感和熟悉感,而我现在需要补充一点,更加可怕的一点是,即使你意识到了这种感觉还想要回避它,它也会在你不知不觉中逐渐地侵蚀了你的心理防线。

    而我的防线,很可能已经就此崩塌了,尽管我不喜欢侍奉部的那些人,尽管我还对和平冢静老师的那个赌约有一丝的期待,但是,我发现,我会觉得,每天放学后,即使是无所事事地在那个房间中待一会儿,也不是一件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至于我的另一个社团,似乎已经被我遗忘了很久的轻音乐同好会,我已经不清楚它的情况了,甚至,我唯一能够打听那个社团的渠道是我的身为八卦小天后的姐姐,因为,之前的饭冢前辈提到的那个二年级柳原朋,似乎已经加入了那个社团,开始与其他社员一起准备了。

    明明离学园祭还有五个月的样子,这些家伙,实在是有够热情啊!估计以饭冢部长为首的高三男生,想要用这个所谓的学园祭作为高中最后的狂欢以及谢幕演出了吧!

    总之,纠结这个问题似乎没什么意义了,因为,即使我在这个时候回去,我也注定只会成为那个社团中的打下手的角色,其他前辈不会有时间教导我那几乎没有长进的吉他,我不被他们斥之为一个打下手的角色就已经不错了。

    所以,我还不如好好地呆在这个侍奉部比较好。

    尤其是,我刚进门的时候,看见了那头有些耀眼的红色头发,姐姐也在这里的事实,让我突然觉得这个社团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不对,等一下,姐姐也在这里?

    我的那个姐姐,由比滨结衣,本来不应该是侍奉部一员的由比滨结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亚哈罗!小和,欢迎回来!”姐姐大人在我进门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让我享受了一个侍奉部中之前完全不存在的“欢迎”,让我颇有一些感动——不过这不是重点吧!

    “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诶,怎么连小和也这么说啊?”姐姐露出了一个有些委屈的表情,说道,“刚才小企就这样问我了?我只是放学以后没事做,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嗯,如果是比较闲的话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对,即使是比较闲也是不可以理解的吧?你又不是这个社团的成员,你出现在这个教室也是对其他人进行社团活动的干扰啊!”

    “诶,可是看上去大家都只是在很悠闲地看书或者玩手机什么的,并没有在做什么具体的社团活动啊?”姐姐的眼睛咕噜噜地转着,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觉得她是真的疑惑,事实上,我也觉得很疑惑,这个社团,到底有没有什么用处,毕竟如果不主动去寻求帮助其他人而只是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像一个心理咨询室一样等着其他人上钩的话,那这个社团的存在的意义的确不大了。

    毕竟,如果说结衣姐是听了平冢老师的话然后来这里求助的话,你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像平冢静打听到这个地方然后来求助,这也实在是太扯淡了吧?

    不过,现在的重点似乎不是探究侍奉部以后的存在的意义,而是把结衣姐从这个地方清除出去——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第一反应是要把她给清除出去,只能理解为在一个熟悉的环境中擅自加入了一个外人的尴尬吧!即使是结衣姐这样的最亲密的人,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是以一个“主人”而非“客人”的身份存在,这也实在会让人觉得有些别扭吧?

    所以,我把目光投向了雪之下雪乃,如果是部长亲自开口拒绝的话,那么想必结衣姐也会适可而止吧?

    但是,雪之下的眼神罕见地从姐姐的身上移开了?怎么了啊,部长,说话啊!拿出你作为部长的威严来啊!在面对我们的时候你说话是那么铿锵有力,有理有据,为什么不能拿出你的那种态度来对抗姐姐啊!

    于是,在这个时候,我想起来了,雪之下雪乃,似乎十分地不擅长应对由比滨结衣。

    看了一眼另一旁的摆着那个死鱼眼看着我的比企谷八幡,我突然觉得我和这个阴沉的人很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大概,我们都觉得结衣姐是在擅自入侵我们的领地吧——这简直就和已经划分好了领地归属的狂吠的小狗一样。

    “小和,你是真的不愿意我在这里待着吗?”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为难的样子,姐姐露出了眼泪汪汪的表情,这是她在求我的时候的惯用的表情。

    喂喂喂,你这是在犯规吧?由比滨结衣,我也说了,对于你的这种表情,我应该是毫无抵抗力的啊!

    “嘛,这个倒也不是,就是一开始有些意外罢了,但是——”

    “所以说,那我就在这里留下来好了哦!请多指教了呢,小和!”当然,结衣姐没有给我继续说“但是”的机会,她很高兴地朝我鞠了一个躬,然后“擅自”获得了我的许可——虽然在这里待着似乎我的许可不怎么重要的样子。

    嘛,算了,往好的方面想,姐姐在这里待着,至少给我增加了一个同伴嘛——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比企谷八幡是我对抗雪之下雪乃的同伴的。

    “那我们就继续说了哦!小雪,我和你说的那家松户的拉面店啊——”

    姐姐很高兴地转回头去和雪之下说话了,就把我落在了一边,虽然说之前我也做过不少这样的类似的事情,但是,果然还是稍微有一些寂寞呢!

    她们在聊的东西似乎是和千叶有关的东西,虽然我也算是千叶人,但是果然我对千叶没有姐姐那样爱得深沉。

    不过雪之下似乎也是一个千叶控,这倒是让我很惊讶。

    等一下,从旁边的那个比企谷的认真地听她们的对话然后嘴里喃喃有词的样子来看,比企谷八幡,似乎也是一个千叶控啊!

    等等,三个千叶控vs我这一个非千叶控,感觉,稍微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了呢!

    于是,我回去恶补了关于千叶的资料,说来惭愧,明明时候我的所谓家乡一样的存在,我却需要从维基上找这个地方的资料,这不是有一种本末倒置的感觉了吗?不过,至少维基了这些东西之后,我感觉我还是对我的家乡了解了不少,什么绳文遗迹之类的东西,虽然好像和姐姐她们说的东西有一点微妙的偏差呢!

    但是,多少是可以说上话了就是了吧?

    不过,话说,什么时候,我开始不那么在意那些人的平时的举措,不那么在乎我和他们的关于才能理解的本质的不同,而想要和他们融入一体了呢?

    果然,应该还是把原因归结于习惯的可怕吧!真是的。

    ---------------------------分割线--------------------------------

    在第二天去侍奉部的路上,我遇到了比企谷八幡,他依然是单手拎着那个挂在他肩上的书包,一边慢吞吞地往侍奉部的教室走去,在见到我的时候,他只是微微暂停了一下,然后等我跟上去之后,再继续一言不发地往前走去。

    什么嘛!感觉就和等待女朋友的比较高冷的男生一样,这个家伙看上去应该是没有什么女**往的经验的吧?不过这个动作倒是学得很溜呢,估计能够凭借这个动作吸引到一些女生就是了。

    但去侍奉部的路上,我没有和比企谷八幡说话,说实话,我也真的很少能有和他说上话的时候,两个闷葫芦一般的人物在一起,即使是肩并肩走着,也应该只是那种各走各路一样的无聊的情况。

    不过,还是应该搭一下话会比较好吧?

    如果是在galgame里,面对这种傲娇的不愿意说话的人物,首先搭话绝对是一个加好感度的重要方式,即使第一次搭话肯定会被对方鄙视得体无完肤,但是,这往往就是攻略开始的第一步呢!

    然而,比企谷八幡不是galgame女主角,我也不是在玩galgame的玩家,所以,搭话什么的,还是敬谢不敏比较好。

    不过,还是应该搭一下话吧?

    这个世界可不是那种非黑即白的世界,并不是说对对方没有企图就不应该搭话的世界,不是吗?

    所以,还是我勇敢地踏出了和比企谷八幡说话的第一步。

    “啊,那个,比企谷学长?”

    “……”比企谷连“嗯”的回应都没有一声,就是抬起头来,看向了我,你对人都是这么冷漠的吗?另外,虽然我觉得你可能想让你的死鱼眼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但是我觉得你现在越想表达你在听我说话,你的死鱼眼就越是一副对我不屑一顾的样子了好吧?

    不过,吐槽的这种事情还是应该放到之后再说,现在还是先想办法和他说一些话比较好吧!

    “那个,比企谷学长,你是和我姐姐一个班的,是吧?”

    “对。”

    比企谷的回答言简意赅——这是褒义的说法,如果说按照贬义的说法的话,比企谷的这种对话方式在社交中是一种巨大的失败,这种“对”的回答,几乎阻绝了对方继续说话的余地和空间,完全不给对方以继续说话的机会了啊!

    当然,也许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也说不定呢!

    所以,我还是得靠自己的努力把对话进行下去呢!

    “那个,所以说,你对我姐姐到底是怎么看的。”

    “碧池。”

    又是一个言简意赅的答案,不过,你的这个答案可是很伤人的啊!要知道你可是在别人的弟弟面前说出这个评价啊,虽然说我承认姐姐有些时候在穿衣风格上的确有一些性感,但是“碧池”这种评价,绝对不应该用在那个由比滨结衣的身上呢!所以,这些话说出来,多少让人有一些窝火呢!

    “虽然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价,但是,”我尽量忍住我想把比企谷给揍一顿的冲动,和颜悦色地解释道,“姐姐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就是了!我不知道你从什么地方得出了这个结论,但是这个结论绝对是大错特错的。”

    “嗯,这是第一反应,现在不是了,”比企谷缓缓地说道,“千叶人应该不会有碧池的,了解、喜欢千叶的人就更不可能了。”

    虽然说纠正了之前的那个评价,但是,这个纠正的做法倒的确倒多少让人觉得有一些别扭呢,应该说是千叶控之间的相互理解呢,还是所谓的对千叶控的盲目信任呢?

    “嗯,”于是,我还是在尽量努力地挑起话题,和比企谷对话实在是太累了,他不会像姐姐或者一色那样,自己主动就一个话题不停地说下去,也不会像雪之下那样,当她真正就一个问题感兴趣了也能不断地说下去。

    比企谷这个人,即使真的对什么事情感兴趣了,他也不会主动地继续攀谈,孤独万岁主义的他,永远地在自己的外围包裹着一堵围墙,偶尔会通过这堵墙扔一个纸球和外界交流,但是永远也感受不到他翻过这堵墙和其他人持续对话的机会。

    当然,可能是因为他不愿意和不熟悉的人交流就是了。

    “对了,前几天雪之下前辈和姐姐约了我一起吃饭的那一次,姐姐很晚才来社团教室,雪之下前辈去教室找姐姐了,那次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那次啊,”比企谷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雪之下帮忙由比滨解决了一些问题,这个由比滨指的是你的姐姐。”

    “我知道是我的姐姐啦!我也知道雪之下肯定做了什么,我的意思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了?我能猜测到大致情况,但是不清楚实际的过程。”

    “哦,就是——”

    终于,在我持之以恒的努力下,比企谷终于有和我继续说话的意思了,但是,还没等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他又闭上了嘴巴。

    “嗯?怎么了?”

    “前面。”比企谷指了一下前方,原本应该很冷清的社团活动教室的门口,现在似乎挤了两个人。

    “是要来求助的人吗?”

    但是走近了一看,不是的,是姐姐和雪之下。

    不过,这是什么情况,雪之下雪乃和由比滨结衣,为什么要在本应该属于我们自己的教室门口一动不动不敢进去啊!

    当然,另一方面,让我有些残念的是,这一次的与比企谷八幡的交谈计划,又以失败告终了,也许,下一次要说话的话,说一点比较激烈的得罪他的世界观的话会比较好吗?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