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二章:事实上,由比滨和也不会隐瞒

第二十二章:事实上,由比滨和也不会隐瞒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虽然说小木曾前辈是主动拉我进来陪她唱歌的,但是,与之前的很多次情况一样,一旦拿起了麦克风,前辈就会陷入一种有些忘我的境界了。

    当然这也挺好,因为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总算是可以不用在前辈这样的人面前献丑了。

    《powder-snow》其实也是一首很好听的歌,只不过相比起《white-album》的那种恋人之间因为无法相见而显得有些悲伤又有些甜蜜,但是却对未来明显却怀有希望的感觉,它所表达的意思明显要更加酸楚。

    那是一种对曾经的拥有依然有所怀恋的情绪,虽然已经放弃,但是依然有所执着,有所期待,又不得不告诉自己坚强,似乎当年森川由绮和绪方理奈也有合唱过这首曲子的样子,我不知道这两位现在都已经是顶级歌手的艺人是用一种什么情绪演唱它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小木曾前辈的告诉我这首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曲调和歌词的时候,会让我本应该追求绝对的冷静与客观的心中又一种酸痛的感觉。

    明明就是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样子了啊,可是,为什么就不想记起来呢?

    “呐,和也,今天有些走神呢!虽然以前好像也会变成这种我唱歌你听着的情况,但是今天你可不像在听我唱歌呢?”

    “抱歉,就是觉得前辈唱《powder-snow》的感觉不如唱《white-album》的感觉就是了。”

    话刚说出口,我就觉得问题有些大条了,由比滨和也,到底是有什么资格,在小木曾雪菜面前说出这些话的呢?对于一个几乎没有任何音乐才能的我来说,应该是连评价小木曾前辈的歌的机会都没有的吧?

    果然,前辈很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但是她似乎并没有表达出一种很不满的样子,而是有些好奇地看向了我:“和也很少有评论我唱歌唱得怎么样的时候呢,以前你就一直只会在一边赞叹而已,虽然说我也是很喜欢你的这种夸赞啦,但是果然如果能够有所评价就更好了。”

    “随口说说,随口说说,感觉一下而已,哈哈,哈哈!”

    “那就把你‘随口说说的,感觉出来的’东西告诉前辈我吧,由比滨学弟!”前辈的有些危险的眼神盯住了我。

    事实上,前辈的唱功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没有达到专业的水准,但是即使是音乐白痴的我,也能感觉到她在唱歌时的气息十分稳定,音调也没有跑偏,这绝对是业余的歌手当中的难得的水准。

    不过,小木曾前辈唱歌时最让人着迷的一点,是那种感情的投入,已经投入感情以后的光芒四射的样子。比如,唱《white-album》这首冬日恋歌的时候,她有一种强烈的对感情的期待,虽然我的感情不是那么丰富,但是,小木曾前辈的歌声,足够把我的那点有限的感情全部激发出来了。

    但是就《powder-snow》而言的话,小木曾前辈的表达的确是不那么足够的,毕竟,不是专业歌手的她,应该还是无法想象出这种在酸痛中坚强的感觉的,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而已。

    ——就好像你自己这个家伙比小木曾前辈成熟不少一样。

    我觉得我可以默默地吐槽一下自己,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并不希望小木曾前辈能够带着感情唱出《powder-snow》来,如果说真的要经历过才能换来唱这首歌的感觉的话,那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应该是“不希望”吧!

    “如果唱不好的话,和也你唱一下好试试哦!”显然我的沉默并没有换来前辈的退让,换来的,是她的那种有些不怀好意的眼神,和明显带着调戏的危险气息的话。

    那么,我的回答是:

    “我知道了,我试一下好了。”

    没错,我答应了下来,应该是出乎小木曾前辈意料的,但是又十分坚定的。

    -------------------------分割线---------------------------------

    粉雪が空から優しく降りてくる

    (点点细雪从天空彼端悄悄地不断落下)

    手のひらで受け止めた雪が切ない

    (用手心接住的雪让人无法释怀)

    どこかで見てますかあなたは立ち止まり

    (好似看着哪里你停下了脚步)

    思い出していますか空を見上げながら

    (你想起来了吗看着这片天空的同时)

    嬉しそうに雪の上を歩くあなたが

    (欢快着踩在雪面上的你)

    私には本当にいとおしく見えた

    (在我的眼中是如此令人动情)

    今でも覚えているあの日見た雪の白さ

    (我至今还记忆犹新那一天目睹的洁白雪花)

    初めて触れた唇の温もりも忘れない

    (还有初次碰触到的嘴唇的温暖)

    i-still-love-you

    (我依然爱着你)

    粉雪が私にいくつも降りかかる

    (点点细雪在我的身上纷纷地不断洒落)

    暖かいあなたの優しさに似ている

    (就像温暖的你带来的温柔一般)

    楽しそうに話をしてくれたあなたが

    (高兴地与我说着话的你)

    私には心から恋しく思えた

    (在我的心中是如此令人心动)

    今でも夢を見るのあの日見た白い世界

    (我至今还如梦初醒那一天目睹的纯白世界)

    あの時触れた指先の冷たさも忘れない

    (还有那时碰触到的指尖的冰凉)

    i-still-love-you

    (我依然爱着你)

    今でも覚えているあの日見た雪の白さ

    (我至今还记忆犹新那一天目睹的洁白雪花)

    初めて触れた唇の温もりも忘れない

    (还有初次碰触到的嘴唇的温暖)

    粉雪のようなあなたは汚れなく奇麗で

    (如点点细雪般的你如此纯白无垢)

    私もなりたいと雪に願う

    (我也想变得像你一样向着雪我如此祈愿道)

    i-still-love-you

    (我依然爱着你)

    --------------------------分割线--------------------------------

    我唱得一定很难听,因为不止一次,我看到了前辈的有些皱眉头的样子,但是前辈并没有阻止我,也许,我可以将这种做法理解为她的礼貌?

    “那么,前辈对我的评价是?”所以最终我还是把整首《powder-snow》唱完了,而小木曾前辈,则是用有些陌生的眼神看着我。

    过了很久,前辈才慢慢开口了:“和也,看上去,你的秘密,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多呢!”

    什么嘛,我不就是唱了首歌吗?虽然说这是我第一次当着除了姐姐以外的人的面唱这种歌曲,而且,至少,这首歌,应该是我第一次唱,前辈的这种反应是怎么一回事?是觉得我的歌唱水平比她想象的要高,还是要低呢?

    “和也,有喜欢的女孩子吗?”前辈突然蹦出了一句话。

    “哈?”

    这是什么情况,就在不久前的刚才,我的真正的姐姐大人好像问过我一样的话吧?关于我对一色彩羽的看法,喜不喜欢她之类的什么的,小木曾前辈肯定不会直接问我这个实际上和她并没有任何关系的女生的看法——如果有关联的话我觉得可能是今年一色可能会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参加miss总武高的选举。

    但是前辈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个问题呢,要知道,即使是我现在这种感情不丰富的样子,即使是我在前辈面前没什么想要隐瞒的,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吧?

    “啊,算了,没什么,的确问和也这些问题有些不好意思的呢!”

    “没什么啊!”我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了一种有些不好意思的,又有些想要试探的想法,没错,虽然说不能这么想,但是,至少,如果是开玩笑的话,还是可以有所期待的嘛!

    “可以告诉前辈的哦!”

    “诶,是真的吗?和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连我都突然为我问出这种问题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没什么啦,因为我喜欢的,就是前辈啊!”

    “哈?”小木曾前辈显然因为我的这句话而吓了一跳,但是她随后就反应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像哄小孩一样对我说道,“和也可是比我小两岁哦!姐弟恋什么的,虽然很流行但是我还是没有考虑过呢!开玩笑也不要开过度了啦!”

    “嗯。”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可能是疯了,不,我简直一定就是疯了,当着前辈的面,说出了这种话,幸亏前辈把我刚才的行为理解为一种开玩笑,幸亏前辈是那种十分温柔的性格,否则,由比滨和也,你的这种做法就是自杀!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能这样开的啊!到底是什么情况让我突然有了这种想法呢?

    明明,之前,对小木曾前辈,我是完全没有一点出格的想法的。

    是这首歌吗?《powder-snow》,从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十分熟悉,唱了它之后,我实在是做出了许多不动脑子的事情呢!

    “嘛,和也,你记住了,如果你真的有喜欢的女生的话,你可不能像刚才对我说话那样对她开玩笑的,所谓的恋爱,可不是一种简单的你表白女生答应的过程,而是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小木曾前辈突然给我上起了她的恋爱教程。

    “明明自己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吧?”

    “诶?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前辈请继续。”

    “没错,那就继续说,所谓的恋爱,要包括了你对对方的接受,即使你喜欢她,但是如果你还没有做好和对方在一起的准备,你就不要轻易表白,因为一时的冲突而表白是最伤人的。而对于向你表白的人,你也要考虑到类似的情况,因为,对于女生来说,所谓的表白,可不是那个女生一个人的事情,还包括了周围的人对她的评价呢,要知道女生可是很敏感的,如果只是简单的拒绝的话很多时候造成的影响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呢!”

    前辈继续有些急促地说着,真是的,和我说这些关于恋爱的话题有什么用呢?知道了我刚才的那个所谓“喜欢”是在开玩笑所以对我的这种有些轻率的态度感到不满吗?真不愧是小木曾前辈呢!很有一种教育的样子。

    “安心好了,前辈,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啦!而且以我现在的状况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人向我表白的,所以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不会遇到就是了。”

    不过,虽然小木曾前辈的话看上去还是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制止这一切了。

    “是吗,我感觉这些话你还是应该听一下的,明明你刚才唱歌的时候的那种感觉,可是有一种——”

    “不,前辈,你想多了,这是我第一次唱《powder-snow》,虽然这首歌我听了很多遍了,你如果有错觉的话一定是因为你第一次听我唱歌不适应而已。”

    我知道前辈要说什么,但是我很快地打断了她,语速就和刚才的小木曾前辈一样,急不可耐。

    “是这样吗?”小木曾前辈认真地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了之前所习惯上带有的轻松,反而有一种说不清的严肃。

    “就是这样啊!我这样的人嘛,你也是知道的!”

    没错,就是这样!

    “好吧!”前辈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和也你就当我是搞错了吧!不过这样一来,回到你的歌上,你的《powder-snow》唱得要比我好呢!”

    “什么?”我有一些难以相信小木曾前辈的评价,如果不算之前的那一次灾难性试声的话,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在卡拉ok里唱歌,而这样一来,就得出了我比前辈唱得好的评价吗?

    别开玩笑了,即使是我,也能感受到我之前唱得明明是一塌糊涂的好吗?但是前辈竟然说我唱得比她好,这是一个什么逻辑。

    但是小木曾前辈似乎并没有给我太多质疑她的机会,她重新带上了她的招牌式的笑眯眯的表情,站了起来,用力地把我往门外推去:“好了好了,和也,现在轮到客人一个人独自享受唱歌的时间了,请服务人员出去吧!再说,你再不回去要被那边的阿姨骂了吧?”

    “诶?可是明明刚刚前辈还说过你要帮我去那边解释,我才放心地跟你过来的,前辈你要负责啊!”

    “啊拉,这件事的话嘛,”前辈眼珠转了一转,“这样好了,如果阿姨她对你今天的表现不满的话,你今天的打工的所罚的钱就由我垫上好了吧?这样就满意了吧!”

    “问题不在这里吧?再说我也不能用前辈你的钱啊!”

    “所以说,如果服务人员再赖在这里不走的话,我可是要投诉了哦!”前辈摆出了一张严肃的面孔,说道。

    我最终只得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小木曾前辈离开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离开的时候,前辈的眼神一直盯着我没有移开,就好像我对她隐瞒了什么一样。

    然而,由比滨和也并不会隐瞒什么,如果有所隐瞒,那只能是由比滨和也不希望记住的事情。

    或者说,是因为印象太过深刻,而不想总是提起的事情。

    -------------------------------ps---------------------------------

    这章在订大纲的时候其实是没有写的,但是写这章的时候一直在单曲循环《powder-snow》,所以一时兴起就写出了这章东西,也算是给主角继续挖坑,对于这段剧情也想了一个比较带感的设定,只是似乎这种风格不是那么符合本书的风格的样子。

    所以对于这章以及下章的内容,如果大家觉得可以的话,那这段剧情我就当做一条线补充上去,如果觉得违和感太强的话那我到时候就视情况收掉好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