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一章:最终,小木曾雪菜和由比滨结衣

第二十一章:最终,小木曾雪菜和由比滨结衣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二十一章:最终,小木曾雪菜和由比滨结衣错过了成为朋友的机会

    -------------------------------------以下正文-------------------------------------

    事到如今,去纠结姐姐与小木曾前辈的这一次火星撞地球似的第一次见面也没有意义了。

    不对,这是有意义的,为什么你们两个人现在要这样针锋相对地看着对方啊,如果说不是我知道一个人是我的姐姐,一个人是我很尊敬的前辈的话,我简直要觉得这是一场修罗场一般的展开呢!

    “那个,小和,这是你认识的人吗?”

    姐姐的有些急促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这个,小木曾前辈第一眼看上去是那么危险的人吗?我知道她刚才那样直接有些随意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的举动是有些不符合她平时在学校里的那种高岭之花的形象啦。

    但是人类不应该都是脸控吗?看到前辈的这种端正的面孔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啊,这个女生好漂亮啊!”,而不是想“哇,这个女人好危险啊”的感觉吧!

    姐姐一边说着话,一边还把我往她的身后拉,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姐姐的对我紧张的气息,难道说对同为拥有“姐”属性的小木曾前辈有着天然的敌意吗?顺带一提,我不得不吐槽一句,单纯从“姐”属性上来说,小木曾前辈可是完全把你压倒的哦!

    姐姐把我往回拉的话,我也就顺势往回走去,但是这个时候,我却发现我肩膀上的那只手似乎没有松开,反而是抓得更紧了。这是小木曾前辈的手吧?这应该是小木曾前辈的手吧?所以前辈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转过头去,我看见前辈的表情是她很少出现的有些赌气的表情,虽然前辈似乎在这方面比姐姐要稍微好一点,不是直接大大咧咧地问出对方是谁——当然也有可能是前辈从我们两个的对话以及发色等各种方面猜测到了事情。

    但是前辈的眼神中还是表现出了相当的不满和好奇,让我觉得如果我就此被姐姐拉过去的话她肯定会生气,或者说装作生气地好几天不理我的。

    所以,在一个人拉着我,一个人按着我的情况下,我的最好选择就是——站在中间,稍微用点力气把姐姐拉我的手放下,然后稍微缩一下身子,逃过前辈按住我的手,我决定用我很久以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过的,最为和颜悦色的语气对两人说道。

    “那个,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姐姐,由比滨结衣。”

    小木曾前辈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而姐姐,就像是被我宣告了主权一样,得意洋洋地抬起了头,让我不禁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这一位是小木曾雪菜,学校里的前辈,三年a班,小木曾前辈在各种方面帮过我很多呢!”

    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让姐姐意识到小木曾前辈是帮助我的好人,而不是她的潜意识中的那种敌人,但是,和往常一样,一旦我说出这种相对来说更加隐晦的话的时候,姐姐是无法理解的。她只是有些好奇地盯着前辈看了很久。

    而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介绍她的时候,小木曾前辈也很自信地挺了挺胸,大概是因为很少有看到能在胸围上和她相提并论的人——开玩笑的,或者说应该是简单地为了不在姐姐面前弱了气势的样子吗?

    事实证明,小木曾前辈的知名度可不是吹吹而已,毕竟是可以蝉联miss总武高,而且有望获得三连冠的学校的顶尖存在,而姐姐大人又是那种八卦小天后级别的人物,所以,只是简单地想了一下,姐姐就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三年a班的小木曾雪菜,就是那个连续两年当选miss总武高的很著名的前辈吗?”

    “是的,姐姐知道前辈就好了啦!前辈是一个好人呢!”

    我有些迅速地接上了姐姐的话头,从我和前辈的接触来看,她似乎并不是把miss总武高这个看上去很吸引人眼球的名号挂在寇拓,甚至,从字里行间,她还对这个称呼表示了一定的不情愿。

    这也是当然的,某种程度上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前辈有这种喜欢和人交流,善解人意的很方便交朋友的性格,却不愿意和身边的同学打成一片——当然她也的确有几个姑且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存在,但是我不认为她们是所谓的真正能让前辈敞开心扉的人。

    不过,无可否认的是,总武高小姐的这一称呼,无疑是给她在这种性格之外再加上了另一道枷锁。

    高岭之花,意味着难以接近,如果能让人感觉到那种真实和触手可及,那就不是高岭之花了。所以,前辈其实在很努力地去表现着其他人心目中的那个高岭之花的形象,我不喜欢这样的前辈,但是我的那点小私心又想让前辈继续这样下去。

    因为,只有这样,在我面前的小木曾前辈才会是那个真实的小木曾前辈,感觉上就好像是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小木曾前辈一样。

    既然不能做出决定,那就顺其自然好了——我知道这很无耻,因为,顺其自然就是让前辈继续这样下去,但是那种看上去好像只属于我的温柔的感觉,却让我像吸了毒一样地不忍心放弃。

    我想,我应该是已经中了温柔的小木曾前辈的毒了。

    但是,即使是这样,即使是这么自私,我也不希望前辈会被更多的人误解,miss总武高的头衔,不应该成为姐姐衡量小木曾前辈的那个唯一标准,所以,在这方面,我要负责不让姐姐产生这种先入为主的状态。

    但是,无论是我的话,还是小木曾前辈的身份,似乎都没有让姐姐放下心来。这很奇怪吧?一向用温柔的态度去看待其他人的由比滨结衣,为什么对小木曾前辈就这么警惕呢?难道小木曾前辈拍我肩膀的那一下对她造成的冲击力真的有这么大吗?

    “但是小木曾前辈这样的女生,小和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不是她骗了你吧?”姐姐对前辈的怀疑更深了,她现在这种状态,活像是一只护犊的母鸡,我知道你的“姐性大发”是必要的,但是为什么又要在这种状态下爆发出来啊!真是很不明白结衣姐脑子里的思考回路呢!

    小木曾前辈对我表现出了一个恳求的目光,我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前辈喜欢唱歌这件事,还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即使是结衣姐我也不能暴露,所以我也只能胡诌出一个理由来:

    “这个,总之就是各种巧合啦,在放学路上前辈摔了一跤然后我送她去医院来着。”

    显然,即使是姐姐,也对我的这种解释很不满意,那也没有办法啊,的确让一个刚刚进入总武高一个多月的一年级学生认识学校的最顶尖的女生的存在,看上去还和她很熟的样子,这本身就是一件近乎于玄幻的事情吧!

    如果现实是一个galgame的话,我觉得这一定是galgame主角才能享受的待遇呢!

    “小和,说实话!”姐姐的声音提高了不少,显然如果我继续这种回答的话,她会更加怀疑前辈的。

    “我是被和也拉过来唱歌的。”终于,小木曾前辈开口为我解围了,“他那时候似乎是刚刚开始打工的样子,各种出去发传单,招揽客人,我就是那个时候被和也抓过去的,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呢,红色的头发那么明显,就像是一个不良少年一样。”

    说完话,小木曾前辈还微微地对我表露出了一种表示歉意的情绪,啊,温柔的小木曾前辈啊,我怎么会不理解呢,该说前辈在情急之下能够想到这么好的一个借口已经很不错了啦!

    “所以小木曾学姐才会认识小和,还会出现在这个离学校比较远的卡拉ok里呢!”姐姐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设定。

    “对对对,就是这样!”说实话,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中,我已经发现了这个解释的漏洞了,比如为什么前辈会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一个人在这个地方晃悠,比如明明我是用一个“不友好”的方式招揽了前辈这个客人,她为什么现在和我的关系这么好。

    当然,幸运的是,姐姐的思维至少没有我这么敏捷,所以她并没有意识到前辈的这个解释的很基本的失误。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可以解释一下的,我本来还担心小和没什么和女生接触的经验,会被漂亮女生骗得找不着北呢!很抱歉呢,小木曾前辈,刚才对你不是那么友好,我只是很担心小和而已。”

    什么叫没什么和女生接触的经验,什么叫会被漂亮女生骗得找不着北?我国中时期的历史全部被你吃了吗?

    就算不算国中时期,只看高中,雪之下是美少女吧?我没被她所欺骗吧?一色是高人气的美少女吧?我没有被她所欺骗吧?再说,最重要的是,小木曾前辈明明一看就是一个治愈系的角色好吗?为什么要担心我被前辈这样的人所欺骗呢?

    当然,我的这些吐槽不能对姐姐说出来,因为我觉得之前似乎我已经有点过于偏向小木曾前辈了,我觉得相比起小木曾前辈的那种稍微显得淡定的姿态,我反而是对姐姐有些太严厉了,这样真的不好。

    “没什么啦,总是在听和也说他的姐姐,却一直不知道和也的姐姐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对和也很关心的样子,看来是一个好姐姐呢!”

    说实话,我突然从小木曾前辈的这句话中听出了一点哄小朋友的感觉,“看来是一位好姐姐”什么的,就好像和“会成为一个好妻子”之类的话一样,明显就有一种偏向安抚心情的话啊!

    但是关键是,姐姐似乎对这句话很适用,相当适用。

    “诶嘿嘿,是这样吗?小和一直在抱怨我没有一个姐姐样呢!总是说我是一个姐姐还总要她来照顾,前辈你这么说了我就有信心多了,听见没有,小和,小木曾前辈也说了我是姐姐了,以后你就不要抱怨了呢!”

    这个不是前辈说了你是就是的啊,我们要看待客观现实呢,话说你是真的没有听出来小木曾前辈的语气中的那种偏向安抚的情绪吗?

    “对啊,对弟弟很关心,这是作为一个姐姐的最重要的一点哦!作为一个姐姐,我也是很有发言权的啦!”

    不知道为什么,小木曾前辈在结衣姐面前也显得比平时更加放松的样子,虽然我能感觉到她在说话时还是带着一种克制的感觉,但是,至少性格上,她的平时的那种比较善解人意又带点小调皮的感觉已经完全显露出来了。

    如果,姐姐能和小木曾前辈成为朋友的话,我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一定是有些嫉妒吧!毕竟,即使是姐姐,抢走前辈的话,也会让我有一种受挫的感觉的呢!但是,应该为前辈感到高兴吧,虽然可以和我说话,但是前辈可能还是缺少一个可以与她平等地讨论女生间话题的人吧!

    女生之间的那种勾心斗角远比男生之间的要无厘头,但是如果和姐姐相处就不用担心这一点,因为结衣姐虽然笨了一点,但是她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虽然刚才的那种情况有些奇怪,但是如果她能成为小木曾前辈的朋友的话,应该是不会发生那种前辈可能担心发生的事情的呢!

    “对的呢,对的呢!我是很关心小和的啦,关键是小和不理解我呢,小木曾学姐真的很明白一个姐姐的感受的呢!这种事情是小和那种自以为是的家伙不理解的,你也应该好好教育他一下啦!”

    “恩,由比滨学妹应该为自己树立一下姐姐的威严会比较好哦!对于弟弟,尤其是和也这样的弟弟的话,你可不要太过于忍让呢!”

    “嗯嗯,明白了呢!”

    我曾经想象过小木曾前辈和姐姐成为朋友的情况,但是我已经注意到了小木曾前辈对姐姐的称呼——由比滨学妹,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称呼姓氏的称谓。

    如果小木曾前辈想和姐姐成为朋友的话,那她一定会主动提出称呼姐姐的名字的,毕竟,相比起姐姐对小木曾前辈的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前辈是很了解姐姐的,至少从我这里,她应该能知道姐姐的性格。

    但是,小木曾前辈并没有表现出想和姐姐继续交往下去的想法,虽然从她说话的语气上,已经很接近和姐姐说话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没法理解小木曾前辈的想法,但是,尽管小木曾前辈看上去很自在地在和由比滨结衣对话,但是,她的心却没有向由比滨结衣敞开。

    对于前辈和姐姐来说,她们两个再次相互遇见的机会并不会太多了吧!所以,如果这个时候不成为朋友,那下一次,就很难有机会了呢!

    我突然有一种想让姐姐发挥她平时的那种自来熟的工夫,主动去接近前辈,主动和前辈去套近乎,但是,姐姐并没有这么做,也许是因为她只是简单地把小木曾前辈当做是弟弟的朋友,也许是因为她对前辈在潜意识中还有一定的怀疑?

    也许,我应该去推她们两个一把,也许主要是为了小木曾前辈,但是前辈这样的人对结衣姐来说也是一个帮助吧!

    但是,姐姐似乎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她的手机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啊啊,抱歉抱歉,优美子,和小和说话说太久忘了时间了,对对,已经说过了,我马上就回去了,好的好的,明白了,就这样!”

    姐姐挂下电话,做出一个抱歉的手势:“那个,抱歉,小和,还有小木曾前辈,我的朋友已经在催我了,我得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聊吧!”

    随后,姐姐匆匆地跑掉了。

    不过,大概是没有下次了吧?看着姐姐的远去的背影,我这么想着。

    而另一头的小木曾前辈的样子,我则不敢看,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小木曾前辈最终没有像在当时和我说话时那样进一步和姐姐说话,小木曾前辈的脸色,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呐,和也,一起去唱《powder-snow》吧!只有这件事不能饶了你哦!”

    小木曾前辈的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嗓音传了过来。

    “恩,先让我把水果送到姐姐的包厢里,还有,就一首哦!否则我也会被欧巴桑骂的——应该说估计已经要被欧巴桑骂了吧!”

    “哦啦,知道了,就想让我帮你解释一下是吧?了解了解了啦!走了走了哦!”

    我转过身去,当然,小木曾前辈的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让人感到五味杂陈的是,小木曾雪菜和由比滨结衣,已经错过了成为朋友的机会。

    -----------------------------ps-----------------------------

    因为明天要去学校,所以很舍不得地把新坑的存稿拉出来放了一章,唔,存稿只有一章了,且用且珍惜啊!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