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章:突然,由比滨和也面临了修罗场

第二十章:突然,由比滨和也面临了修罗场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冷静,冷静,由比滨和也,请注意,一定要冷静。虽然最近这一段时间我患上了“没有小木曾前辈安慰就会心情沮丧然后一蹶不振”综合征,但是如果把我的这种状态在前辈面前展现出来的话,我觉得我还是很有可能被前辈判断为是一个痴汉然后被一脚踢开的。

    所以,我只是用最正常的表情说道:

    “小木曾前辈吗?很久没来唱歌了呢!还是之前的21号包厢可以吗?”

    然而,在我尽量装作一个没事人的时候,前辈的眼睛却死死盯住了我,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吧?对于我的自我伪装的本领,我还是有一点信心的,绝对,不会让她看出什么问题来的。

    “总感觉和也有一点怪怪的呢!明明我这么久没来唱歌了,你却没有觉得奇怪什么的?”

    “没有什么奇怪的吧,前辈最近应该是打工比较忙吧!毕竟前几天请了那么多天假教我做巧克力曲奇。”

    “啊拉,和也你还明白这一点呢!要知道我可是被老板责怪了一通呢,明明我之前还是模范员工的说,这个结果应该是你造成的吧?”

    今天的小木曾前辈似乎时间比较宽裕,一边有些随意地靠在服务的柜台上,一边就真的像平时聊天一样地和我对起话来,当然我对这种情况是很满意的啦,能和前辈多说几句话,甚至聊一下雪之下或者一色,乃至我的姐姐对我的沉重的伤害都是很好的。

    但是隔壁的欧巴桑不让,短短的三分钟时间,我已经接到了两次她对我的眼神暗示了,明明她也是认识小木曾前辈的吧!明明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要接待的客人的吧,难道担心小木曾前辈会聊天聊太久影响营业额吗?开什么玩笑,小木曾雪菜哪有一次不是一个人唱满两个小时才走的,你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但是我是无法反抗欧巴桑的,因为她是正式员工,而且算是监督我的人,如果被她举报了我在和客人聊天浪费时间的话,我觉得我是无法为自己洗白的,我不能失去这份打工,要知道这份打工是最脆弱的,也是最稳定的联系我和小木曾前辈的机会啊!

    所以,虽然很遗憾,但是我还是只能挤出一个营业式的笑容。

    “不好意思,前辈,我还是带你去包厢会比较好吧!最近好像sound-of-destiny出了绪方理奈的live版的,你可以去试一试live版和普通版的区别哦!”

    white-album和sound-of-destiny就像是一对孪生姐妹一样,提到其中的一首歌,就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首歌,明明两首歌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歌手也不一样,唯一的联系估计就是它们是同一届大赛的第一第二位的获奖歌曲了。

    但是,似乎要喜欢这两首歌就得一起喜欢,小木曾前辈是如此,我在经过前辈的介绍之后也是如此,而且,据我的偶然发现,北原前辈似乎也有看过这两首曲子的吉他曲谱来着。

    当然,说道绪方理奈的live版的sound-of-destiny,这只是我为了转移前辈的注意力的托辞而已,如果不用这种方式去吸引麦霸的小木曾雪菜,而只是比较简单地想要让她进入包厢的话,她一定会察觉到我的不对劲的——明明是欧巴桑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啊。

    那个欧巴桑估计也不想得罪前辈所以就把这种事情交给我了——当然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问题是我自己造成的就是了。

    但是说实话,这句话的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因为在听了我的这番话之后,前辈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

    “真的吗?是绪方理奈的哪一场演唱会的live版?平成四年的,还是平成九年的?还是说有更早?”

    那个,你不要这么着急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场live的版本啊,不过你也太可怕了吧,那么早的演唱会,录像带什么的肯定很难找吧,你的意思是都看过吗?虽然演唱会的时间已经是平成年了,但是歌还是毫无疑问的昭和年间的歌啊!你不要总是做这种看上去会暴露心理年龄的事情啊!

    我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平冢静可能会和小木曾前辈有得一聊,虽然那个老师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有这么老就是了。

    “大概是新歌刚发布时期的那场,好像是颁奖会上之类的?”我发誓,我只是胡诌了一句,因为sound-of-destiny的发布时间有够早的了,你能找到平成年代的资源,你可没看过昭和年代的录像资源吧?

    但是事实证明我小看了小木曾前辈,当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原来就整个人闪闪发光的她变得更加光芒四射了——我指的是她的精神更加振奋了。

    “真的吗?那个时候的绪方小姐还很年轻啊!当然已经是顶尖艺人就是了。不过你们是怎么找到那个时候的资源的,我也只是看过很模糊的录像之类的,还有当时的颁奖典礼,应该也是有森川由绮的吧?所以white-album的那次live也有了?如果我没搞错的话,那也应该是森川小姐第一次公开唱white-album吧,你们真的好厉害呢!竟然能找到那么老的歌的这种偏僻的资源!”

    不不不,还是你比较厉害吧!天知道前辈你是怎么把这种你自认为是犄角旮旯里的资源找出来的,我对天发誓我只是在胡诌而已啊。

    “好的呢!看来今天可以唱个痛快了啊!”前辈兴致勃勃地站了起来,径直往她的那个专属包厢——21号包厢走去,恩,我不知道sound-of-destiny的这场live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但是至少我完成了欧巴桑的任务了吧?至于到时候如果真的出问题了前辈的质疑什么的,这个是以后的事情了吧!

    ------------------------------分割线-----------------------------

    总算是把前辈忽悠进了包厢,我突然有了一种空虚的感觉,我之前做了这么多到底是为什么啊?明明我是想和前辈多说一会儿话的吧?为什么现在最后变成了一种把前辈支开的感觉啊!我觉得我一定是精神分裂了,一定!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默默地点燃一根烟,然后吐出一团云雾,做出一副犹豫的表情——抱歉,未成年人不能吸烟。

    又或者是,抬起头来,以四十五度角仰望明媚的星空——啊,不对,是卡拉ok的亮闪闪的天花板,虽然天花板上灯比较多显得和星空没什么差别就是了——不过关键在于,这种自我忧郁的模样只会被人认为是无病**的笨蛋。

    所以,我觉得,还是去卫生间洗把脸,然后重新振作起来去工作比较好——然后在结束打工的时候,和前辈一起回家,和前辈一起回家,即使是绕路也要和前辈一起回家!

    不过在我洗完脸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我却看到了那一头熟悉的红色头发,以及晃动的团子——我发誓我只是觉得姐姐的这个特征比较显眼而绝对不是因为我已经把姐姐与团子等同起来了。

    话说回来,我似乎应该对姐姐大人抱有一点愧疚,因为小木曾前辈前来的原因,我似乎已经把他们这一行人给忘记掉了,明明我刚才还在和那个叫做优美子的人说话的样子。

    “啊,小和?”

    姐姐还是那副一惊一乍的样子,在这里遇到我是这么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不过我觉得我的样子可能更加尴尬,虽然姐姐自己没有自觉,但是我觉得弟弟被人发现在打工应该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吧?自己的弟弟成为了服务其他人的对象,这应该会对姐姐在群体中的形象受损的。

    虽然这也是我刚刚意识到的一点,但是我觉得这一点十分重要,重要到让我有些后悔就这么承认我是由比滨结衣的弟弟了,不会照顾姐姐的面子的弟弟不是好弟弟!

    但是,更加敏感的结衣姐去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该说她是太善良了,不会觉得别人会因为弟弟在打工而对她有所偏见呢,还是说一向敏感的她在这件事上突然脑子有些发蒙了?

    我倾向于认为是前一点,因为由比滨结衣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而且我相信,即使她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她也会毅然地认出我来的。

    “那个,小和,不好意思呢,让你看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姐姐有些畏畏缩缩地和我说道,脸上带着一点讨好的表情。

    不对吧,有些问题吧,这句话应该是我和你说的吧?明明是我丢了你的脸啊,什么叫做“让你看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了”啊?

    “那个,小和,你不要对优美子他们生气啦!优美子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其实人是挺好的,刚才那样子只是对你开玩笑啦!只是说话的时候她的语气有些奇怪罢了啦!”姐姐一边搓着手,一边对我说道。

    好吧,我的确没有想到姐姐会因为那个叫做优美子的女生对我的态度而向我道歉,说实话,我已经不把她放在心上了,我每天要应付的更加让人不爽的客人可是多了去了,优美子这样的人,顶多只能称得上是有一个自我意识过剩的女王病患者,具体的水平和每天对我毒舌的雪之下雪乃差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话说,由比滨结衣明明可以搞定雪之下雪乃,却搞不定那个优美子,这的确让人感到很惊讶呢!不过这也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当然,我可以肯定,在包厢里,姐姐肯定也会对我刚才的那种对优美子的有些当面的驳斥道歉,虽然我倾向于认为那个王后大人是不会在意我这种小角色的,不就是一个侍女的有些硬气的弟弟么?这应该是那个优美子对我的评价。

    “没事啦,结衣姐,你想太多了啦!我才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对他们有意见什么的啦!如果我是那样的人的话,我早就被隔壁的那个欧巴桑给开除了哦!要知道,我这个行业,也多少算是一个服务行业了呢,对客人的礼貌,可是基本需求呢!”

    “这样啊,嘿嘿,我还有些担心小和在打工的时候会和在学校里或者在家里那样随意吐槽呢!”姐姐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怎么可能这样做啊!我说了变通是必要的,饭碗也是必要的啊!

    “感觉小和在打工以后突然成熟了许多的样子,都不需要我关心了呢!”

    不不不,虽然前一句话我持保留意见,但是后一句话是完全的扯淡,什么叫不需要你关心了,明明一直是我在关心你好吧,你也总是喜欢在有些奇怪的地方展现你的姐姐派头呢!

    然而,不幸的是,由比滨结衣的突然的这种“姐性大发”的感觉变得爆棚了。

    “对了,小和,你一个人从这里回家不要紧吗?做电车不会坐过站吗?找得到回家的路吗?”

    拜托,如果我做不到这些的话那我之前的这么一个多月是怎么回家的啊,姐姐是笨蛋,最大的笨蛋啊!

    “结衣姐如果担心自己找不回去路的话我可以帮忙的,当然如果你想让你的朋友帮忙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很过分啊!小和,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电车还是不会坐错的啦!”

    你在给自己立flag哦,一个很危险的flag哦!

    “再说,我会和优美子他们一起回去的啦!还有姬菜的家离我们家很近,所以我们会同一站下车,绝对没有问题的说!”

    嗯,我明白了,在不确定的同时立刻加上了其他人,坚定了自己的信心,真是不错呢!

    不过,姐姐能和她的朋友一起回去真是太好了,如果姐姐和我一起回去的话我就不能和小木曾前辈一起回去了,因为先不说姐姐是否认识小木曾前辈——应该是认识的,毕竟连续两届的miss总武高不是吹的。关键是我回家的路和前辈的路不是同一条这一点肯定会被天然呆的姐姐暴露的。

    当然,我绝对不是在嫌弃结衣姐,但是正如我在之前被一色强留下来时所说的那样,这种情况是很难得的,而和姐姐在一起的时间是很长的,所以我们就应该从比较难得的事情做起,难道不是吗?

    “没有问题,我会自己回去的。”

    我姑且这么回答道,我办事,你放心好了,要知道奇葩的母上大人都是可以把你托付给我了,加上一个你我都照顾得住,更不用说我只用照顾我自己的时候了,所以不用担心哦!

    “恩,总而言之,我也算是知道了小和在这里打工了,那以后我们来卡拉ok就都来这里吧?会不会给你加营业额啊?”

    我记得这个想法不久前小木曾前辈就提出来过了,所以为什么你们的想法都会有这么单纯啊!

    “这个应该没有的,我的工作是时薪制的。”

    “诶,那还真是残念啊!”

    “不过,姐姐你出来有点久了吧?如果不回去你的朋友不会来找你吗?”

    “啊呀!忘记这件事了,”姐姐长大了嘴巴,有些着急地拢了拢头发,“我本来就是出来要点水果的,现在光顾着和你聊天,把正事忘记了,优美子他们一定很着急了吧?”

    “你难道就不知道有一个按钮叫做房间服务吗?按一下我就会上门去提供帮助的好吧!”

    “啊拉,忘记了呢!”姐姐做出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不准卖萌!卖萌只会让我想起一色彩羽,那个家伙的卖萌时切开来都是黑的,所以卖萌等于腹黑,很不幸,我心里形成了这种概念。

    “总而言之,如果要水果的话,那我待会给你们送过去就可以了,一个大的水果拼盘,够了吗?”

    “够了够了!那辛苦小和了啊!”姐姐忙不迭地点了点头,有些小跳着准备离开。

    姐姐终于要走了,而我现在也突然想起来,相比起结衣姐,似乎我从送小木曾前辈去包厢起,出来的时间更久了,如果这个时候有很多客人来的话,那欧巴桑肯定会吃了我的。

    所以我也得赶紧回去了。

    但是,随后的那个声音,让我觉得我应该暂时应该是回不去了。

    “和也,你在这儿啊?你刚才可是在骗我呢!那场live明明就是97年的那场,我可是看过很多遍的,所以你不要抵赖了!”

    我从来没有对小木曾前辈的声音感到如此残念,为什么前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呢?为什么要在我已经旷工多时的情况下出现?当然,为什么要在姐姐还没走的时候出现啊?

    “不过没有关系了啦,因为我看见你们似乎又收录了powder-snow,虽然有些悲伤,但是一起来唱吧!陪我唱一下这首歌,我就饶了你。”

    我不敢回头看前辈的样子,因为,我的面前,姐姐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住了,过了很久,等到前辈已经有些随意地抓住了我的肩膀的时候,姐姐在如梦初醒般地说道:“那个,小和,这是你认识的人吗?”

    而这个时候,前辈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我之前一直在和其他人说话。

    你们两个这时候的反应为什么要这么迟钝啊!

    还有,为什么由比滨结衣和小木曾雪菜两个人会突然对峙起来啊!这应该是你们的第一次见面吧!

    -------------------------------ps------------------------------

    嗯,虽然更新频率会下来,但是这边我可是要尽量保证单章的质量和数量的呢。话说这一章我挺喜欢的,或者说接下来的一段剧情我都挺喜欢的,不知道大家会怎么看就是了,应该会有几个自我感觉不错的展开的。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