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九章:偶然间,叶山隼人什么也没有说

第十九章:偶然间,叶山隼人什么也没有说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雪之下和姐姐直到午休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回到社团的教室,而这个时候我也已经忍受不住饥饿的感觉把面包给吃完了——没错,虽然姐姐的便当的样子明显比我预料的好了很多,但是当尝了一口具体的菜的味道的时候,我也就放弃继续吃下去的想法了。

    当然,雪之下到底和姐姐说了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从姐姐来到社团活动室的状态来看,她明显表现了一种很高昂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以前一直束缚在身上的重担被减下来的感觉。

    也许,她可以做到不那么附庸集体了吧,不知为什么,我有着这样的一种感受。

    也正是因为时间不是那么充足了,所以姐姐和雪之下在吃饭时并没有说太多话,而是自顾自地默默吃着各自的便当,虽然我可以看到雪之下似乎十分犹豫地,但最后又下了狠心式的把自己的便当中的部分食物拨拉到了姐姐的盒子当中,换来的是姐姐的感动涕零的道谢。

    所以说,那个家伙也是可以做到比较温柔的吧?为什么对我们男生就要这么残忍呢?当然,也许是由比滨结衣,相比起我和比企谷这两个看上去就像是刺猬一样的动物更加温和吧,结衣姐就像一条温顺的爱和雪之下打闹的宠物犬,没错,就和萨布雷一样。

    所以,我几乎是踩着午休结束的钟声回到教室的,当然,没有人会对我的这种行动感到惊讶,除了一色在我在位置上坐下的时候流露出了一个有些好奇的表情。

    不过,她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对我问东问西的,似乎是明显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的样子。事实上,自从上次交谈以来,一色对我的兴趣似乎突然降低了不少,也不像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那样地时不时就对我放一枪冷箭,开始盘问我问题,大概是我身上的秘密已经全部被她所知道了,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可以挖了吧?

    但是,我总觉得一色对我的这种状态是她的某种阴谋诡计的前奏,虽然我这样显得有些自视甚高,或者说是过于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一色对我有意思什么的,但是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明明之前还和我有一种重新相互认识一样的状态的样子,现在怎么就变成普通同桌了一样呢?

    好吧,我承认是因为一色不像往常那样和我交流了让我有些怅然若失,所以说这种感觉很讨厌,为什么对话这种模式形成了习惯就会难以改变呢?

    所以说我需要安慰,无论是针对一色突然不理我这一点,还是之前的雪之下对姐姐的态度明显比对我的态度好这一点的安慰。

    最好是来自小木曾前辈的安慰,所以说真的很久没有见过小木曾前辈了啊!虽然说我和前辈的这种很要好的关系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了,尽管也相互留下了手机号码和邮箱,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联系还是出乎意料地少,除了每周大概是惯例式的卡拉ok以外,我和前辈没有任何联系。

    虽然我知道前辈的班级是三年a班,但是一个一年级男生贸然地去找她,肯定会被误以为是又一个不知死活地想追求小木曾雪菜的新生裙下之臣,会给她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困扰的,那是温柔的小木曾前辈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所以我只能默默地祈祷,等待什么时候结束打工的前辈来卡拉ok,这一次,我绝对会以各种方式拖延和她对话的时间,如果能在打工结束后一起回家那就更好了。

    但是,这一回,有些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等来的,似乎不是小木曾前辈,而是姐姐和她的朋友。

    或者说,更加确切地说,是属于叶山隼人的那个朋友圈的群体。

    所有人当中,叶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人群的中心,这也是毫无疑问的,他的那一头比较显眼的金色头发以及出类拔萃的身高和气质也和容易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王者。

    国王已定,但是王后未定,当然我知道叶山应该没有女朋友,或者说他的地位反而决定了他要有女朋友时必须十分慎重,否则一个简单的普普通通的女生是无法面对叶山的粉丝团的嫉妒和那个群体的崇拜的眼神的。

    但是,人群中的那个金色卷发的女生显然是最有潜力成为那个王后的人选的人,虽然她的衣服穿得的确有些松松垮垮,一看就是那种有些“碧池”的样子,但是这不妨碍她站在叶山的左手边的那个有些众星拱月一般的位置上,她的身后,我的姐姐和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落后了半步慢慢地跟在后面——简直就和侍女一样。

    我突然有些感到不愉快,虽然从姐姐的眼神上来看,她并没有那种我觉得本应该有的对前面那个卷发女的畏惧感,这很不错,但是,姐姐在这个群体中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侍女一般的角色则让我十分地不爽,毕竟,你也是可以让那个雪之下雪乃吃瘪的人啊,要有一点对自己自信的自觉好吗?

    叶山身边还有另外三个男生,其中一个人我有一些印象,似乎也是足球部中的一员,常年在分组对抗中和叶山一个组搭档双前锋,相比起叶山的九号半属性,他似乎是顶在最前面的那个中锋。看上去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这种人只有两种性格,要不就是那种头脑比较简单的没有心机的人,要不就是伪装成前面那种人的心机深沉的人,不过从能获得叶山的信任这点来看,他还是属于前一种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另外两个男生我就不怎么熟悉了,一个身体比较健壮,另一个显得更加灵活一些,前一个看上去比较稳重,后一个看上去比较擅长社交,似乎这也是胖子类型的人和猴子类型的人的惯常评价,我觉得这应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不过,叶山集团出现在我打工的卡拉ok里,这的确有些不正常,说实话,这个卡拉ok离总武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肯定不是总武高学生的首选,当然这也是小木曾前辈选择这里的原因,她不想被其他人发现自己的唱歌的兴趣,所以刻意选了一个比较远的卡拉ok。

    所以,叶山集团为什么要来这里,还是比较值得深思的,我觉得比较靠谱的一个理由是他们逛街顺便逛到了这里,毕竟,这附近应该是附近最大的商场了。但是这四个男生真的会陪那三个女生去逛商场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当然我也不用在意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了,因为,在我仔细观察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应该已经看到我了。其中两个人,应该已经认出我了。

    姐姐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笨蛋姐姐直到现在也只是知道我打工的事情,而不知道我在这里打工的事情,当然很天然的她在发愣之后,也是很开心地和我打了个招呼:“小和!你在这里啊!”

    啊拉,我对姐姐的表现着实感到了一丝惊讶,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她在这个群体里肯定会显得十分束手束脚,在没有得到她身边的那个女王大人的恩准之后是不敢说话的,而她现在竟然能做到这样看上去没有太过顾虑地和我说话,果然是中午的雪之下和她的交流的后果吗?

    “结衣,那是谁啦?”

    当然,姐姐既然要这么做了,就必须负责向那个卷发女王解释我的身份。

    “哦,优美子,那是我的弟弟啦,也在总武高哦,一年f组的。”

    “哦,竟然是结衣的弟弟呢!难怪和结衣一样都是红色的头发?那么,弟弟君,今天麻烦给我们一些折扣了啊!”那个卷发的叫做优美子的王后一般的女生这样看着我,有些轻佻地说道。

    “呃,抱歉,客人,我只是负责前台的管理和收费的,具体的折扣什么的只能由我们的经理决定。”

    我对王后殿下的回答十分简单,事实上,她的这种说法并不少见,因为总有一些比较吵闹的顾客喊着“我是常客”所以要求折扣什么的。当然,这个叫做优美子的女生刚才的那些话明显只是客套,不过客套也必须做出正确的回复就是了。

    “只是随便说一说啊,结衣你这个弟弟很死板啊!真没意思!”卷发女很无聊地甩了甩身后的头发,朝身后的叶山喊道,“呐呐,隼人,这个人可是结衣的弟弟哦,很难得吧?虽然不能要求折扣这样的东西,但是弟弟君对我们的服务可要更加尽心一点啊,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对于每一个客人,我都会最尽心地去服务他的,所以不存在更加尽心的说法!”虽然我可以对这个卷发女的态度更加好一点,更加灵活一点,但是看着姐姐在刚才对她的明显有些让步的姿态,我还是有一些不爽,所以,虽然不能直接得罪姐姐的这个群体中的首领一般的人物,我还是可以在员工的一些义务方面和她稍微对峙一下的。

    “好了,优美子,不要再难为弟弟君了,毕竟他只是在打工而已,并没有具体的服务的决定权吧?”终于,在卷发女发表了很多言论之后,一直是卷发女的目光的中心的叶山开口了,卷发女肯定是喜欢叶山的,罪孽深重的金发现充们啊,哎!

    叶山并没有表现出和我认识的样子,虽然他的确是有些惊讶地深深看了我一眼,大概是为了我竟然在这里打工感到奇怪吧,希望他不要错误地认为我要忙着打工是我拒绝参加足球部的活动的原因。

    当然叶山的这种装作不认识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如果他表现出来了认识我的样子,那就必须和其他人解释和我认识的过程,这样我对他的拒绝也就会暴露出来,这明显会为我和结衣姐带来麻烦,所以,我还是很感谢他的。

    这是一个国王应该有的气度,不会为了我这样的一个小人物的拒绝而伤神,太阳一般的叶山隼人,我再度感受到了这一点。

    “诶,一年f班的话,那不是和彩羽酱是一个班的吗?”那个和叶山同在足球部的看上去笑嘻嘻的男生插入了进来,打破了刚才的些许沉闷的气氛,看得出来,在男生中,这个人应该就是负责维护这个群体的气氛中的一个,在本来很擅长照顾群体气氛的姐姐现在正因为我的身份而有些尴尬的情况下,这种人物的出现显得格外重要,“结衣的弟弟和彩羽酱关系好吗?”

    “我们是同桌。”

    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和一色彩羽的关系,说是朋友的话,我可没见过一个整天说不上几句话的朋友,说是同学的话,感觉之前都已经和一色“重新”认识了一遍了,说不上是同学关系呢!所以,这种比较好的“同桌”的关系就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了。

    “诶,小彩竟然是小和的同桌啊?”姐姐的有些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话说有必要这么惊讶吗?我都没有为你是属于叶山的这个圈子中感到惊讶了,要知道我和一色彩羽是同桌这种事——好吧纯粹从概率的大小的角度来看的确是我和一色恰巧是同桌的概率要低一点。

    “呐,小和和小彩的关系不好吗?小和你说只是和她是同桌吗?”姐姐显然对我和一色的关系很感兴趣,有什么好感兴趣的,你们这种类型的人和我这种类型的人完全不是一路人好吗?

    “姑且应该还算是不错吧?”

    我觉得应该还是可以的,虽然我再重申一遍她突然很久没理我的确让我很讨厌。

    “呐呐,那小和觉得小彩怎么样呢?很可爱的一个女生啊!如果是同桌的话,小和一定有很多机会的和她接触的——”

    “呃,客人一共是七位是吗?那么要一个十人的大包厢可以吗?”

    我迅速打断了姐姐的话,因为我感觉再这样说下去,话题可能要往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去发展,所以说虽然姐姐不是那种典型的叶山式的现充,但是在那个圈子中待久了个,果然也整个人转变成了恋爱脑了呢!

    如果一色彩羽有目标的话,很明显就是你旁边那个让优美子往后也觊觎已久的叶山隼人了,不要因为你自己看上去不喜欢叶山就觉得叶山不受欢迎啊!

    谢天谢地,姐姐不喜欢叶山,否则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叶山了。

    “诶,小和,说一下吧,告诉我吧,你可是和小彩是同桌呢!”即使是被其他几个人带走前往包厢的时候,姐姐还好奇心十足地盯着我看,可怕的女生的八卦心里,为了自己的弟弟的八卦,甚至可以放弃在群体中的位置吗?绯闻真的好可怕,我突然觉得叶山好可怜,围绕着他的绯闻应该更多吧!

    当然以叶山的那种位置,向他自己打听这类事情还是不大可能的,除非那个人真是没长脑袋。

    总而言之,姐姐一行七人还是进去唱歌了,时间也有些晚了,小木曾前辈也不会来了吧?

    总而言之又是有些失望的一天呢!

    但是似乎上天听到了我的呼喊,等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小木曾前辈的那张笑眯眯的面孔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啊拉,和也,好久不见呢!”

    ----------------------------ps-------------------------------------

    接下来是一个沉痛的消息,这本书终于要在稳定更新了三周之后进入无节操状态了。下次稳定更新估计要等到寒假或者是老坑停下来的时候了。

    所以关于以后的更新,大家是觉得每周发一章或者两章比较好呢,还是坑几周攒一会儿稿子然后稳定更新一段时间比较好呢?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