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八章:也许,雪之下雪乃也会渴望温柔

第十八章:也许,雪之下雪乃也会渴望温柔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吃饭,往往是考察一个人的社交网络的最为重要的时机。当然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只需要考察的是一个人的中饭的情况就够了。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早饭绝大多数人都在家里解决,而晚饭的参与人数又不是那么固定,所以,学校里的中饭,就是衡量一个人的社交网络的最有效的途径。

    一般来说,我们将吃中饭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扎堆吃饭的,一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得,当然扎堆吃饭的又可以分为两三个人的小集体以及四个人以上的大集体,前者比如北原春希和饭冢武也,后者比如叶山隼人和他的一群臣民,但是从这两组人的对比可以看出,两组都是现充组,区别只是在于集体中的核心人物对于其他人的态度罢了。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不能简单地将一个人孤零零的吃饭的人当做是社交上大失败的人——当然,比企谷八幡或者雪之下雪乃那样的一个人吃饭绝对是社交上的失败,无论他们自己承认与否。

    而我的这种一个人孤零零吃饭的形式就不一样,我和他们的区别在于,无论他们什么时候去吃饭,都是一个人,而我是选择了自己一个人,我完全可以混迹在所谓的“朋友”当中,去扮演叶山的臣民那样的角色,只是我不愿意而已——我只是想快点吃完饭然后做一些其他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愿意在一个比较庞大的集体中用一些没有意义的闲谈空耗时间。

    所以这就导致了,每一次在我从食堂吃完饭回到班级的时候,我都只能听着班里的各个集体中传来的各种各样的声音而无法加入——人类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生物,你在一开始加入一个集体时会对你默不作声,但是如果你想中途插入他们的对话时你就会发现你成为了这个集体中的异物。

    当然,其实说了这么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我没有说,那就是我没有便当,也不愿意在中饭吃面包,所以我无法加入那群在教室吃饭的便当组和面包组。

    所以,今天,在由比滨和也有便当的时候,他其实是可以试着加入现充组的——但是前提是如果没有人预约他的话。

    从姐姐今天早上给我这个便当盒之后,我一直没有打开过它,不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个惊喜,而是为了不让盒子里面的东西影响到我早上上课的心情——虽然这种把它弃之一边不管不顾的做法似乎已经有些影响到我上课的心情了。

    虽然我至今没有明白一个人在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和注意力集中的时候到底有什么不同——许多人指出区别在于目光的涣散,但是我实在不知道目光涣散是什么意思,总之每一个老师似乎都很容易发现我的走神的情况。

    于是,在早上的国语、英语、数学课上,我分别被不同的老师拎起来中枪了,而且,让人有些讨厌的是,这些老师都不按常理出牌。

    照理说,国语课和英语科是一种阅读式的课程,老师叫学生回答问题的方式往往也就是朗读课文,这个时候我觉得一色可以帮得上我,但是这两个老师却好像是约好了似的,都决定让我上黑板前回答问题。虽然我很努力地学习文科的知识了,但是我还是做不到在听课走神的情况下写对答案,只能灰头土脸地挨了老师得一顿批,也许还有部分一色彩羽的仰慕者的嘲笑。

    而数学课被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方式,往往应该是上台演算,为了避免尴尬,我当然也做好了把答案回答正确的准备,可是,数学老师竟然让我朗读题目——似乎是因为题目中有一个隐藏条件,大家很多人都找不到这个条件,所以老师表示要仔细阅读才能理解。这种估计是几百分之一的概率的事件撞上了我,对此我只能感慨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笑了。

    所以,今天的中饭,我有一个重要的目标,那就是在吃饭的时候狠狠吐槽一下我的姐姐的便当,然后彻底打消她以后为我做便当的想法。

    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今天的我可能;要变身成为一次面包党了。

    -----------------------------分割线-------------------------------

    我原来认为我绕道去学校商店买面包花得时间比较多所以很可能迟到时,我却发现,当我提着便当盒,另外在怀中藏着一个面包地走进侍奉部的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却只有雪之下雪乃一个人。

    雪之下依然坐在那个教室靠里的那个窗边的座位下,她身前的桌子上,摆了一个和我的装饰完全不一样的便当盒,显然那不是姐姐给她的而是她自己做的。看来她对姐姐的料理手艺也是丝毫不报信心。

    我认真考虑了一下向雪之下蹭一点吃的东西的可能性,但是扫了一眼明显在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抖动了一下眉毛,而且整个人的警惕机关都提了起来的雪之下雪乃,我觉得我要能分到她的便当的唯一可能是:

    雪之下因为自己的便当做得太多而吃不下,看到了由比滨和也的那种有些乞求的眼神,于是,如同女王一样地把便当盒中剩下的东西扔到地上,然后重重地说着:“吃吧,赏你的,猪猡!”

    好吧,虽然雪之下是一个抖s,但是这也抖s过度了,雪之下雪乃也许会在言语上对我有所警惕,但是她不会做出这种侮辱我人格的事情,这一点我还是可以相信她的。

    因为顶多她就只会露出一个觉得恶心的表情,说道:“什么,你这个不良还想分一点我的东西,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你这种社会的渣滓赶紧给我从这里出去!”

    嘛,相比起之前的那种设想应该是好多了——呃,我绝对不是抖m,不会因为她的毒舌而开心的,这里的“好多了”只是一个比较级。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毕竟你昨天看上去一副被被你姐姐坑死了的样子。”雪之下瞥了我一眼,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毕竟是姐姐的要求,即使是有问题也要接受,到时候有问题再具体讨论!”

    虽然这绝对不是我的心理想法,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在雪之下面前维护一下由比滨结衣的一个姐姐的形象,当然同时塑造出一个关心姐姐的好弟弟的形象也就更好了,估计还能为我在雪之下心里加点分,让她不总是对我这么毒舌。

    但是,我说的这些话似乎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因为,雪之下对我的回答是只有简单的两个词:

    “姐控!恶心!”

    我不明白雪之下为什么要对一个弟弟的正常的对姐姐的关心和理解又这么大的怨念,也许只能用她有一个让她很讨厌的姐姐来解释了——虽然我也不明白她的姐姐怎么会让她感到讨厌,因为在我的理解中,只要是姐姐,都是对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十分关心的——结衣姐如是,小木曾前辈也如是。

    然而,正当我准备就我的这一套理论与雪之下说明,以寻求她的理解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我藏在胸口的面包突然掉了出来。

    虽然漫画中往往有各种“四次元”的东西,比如说可以从所谓的四次元口袋里掏出各种各样的神奇的物品,当然,在卖肉的漫画当中,所谓的“四次元胸部”也是存在的,但是,我现在的这种情况,完全和四次元沾不上边。

    男生从胸口中调出东西是很尴尬的,很容易让人误会成变态的,而我现在的这种尴尬的样子,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简直就和一个平时是贫乳然后靠胸垫伪装成丰乳,然后在弯腰道歉时胸垫露出来的情况一样尴尬。

    更尴尬的是,我的这幅样子,让那个最擅长用毒舌打击人的雪之下雪乃瞅了个正着。

    “变态,骗子,恶心!”

    嗯,可喜可贺,这次评论我的话变成了三个词,这应该说是一个长足的进步,虽然我已经知道,我在雪之下雪乃心中的形象应该已经是定格了。

    如果说之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看上去是不良实际上不是不良的恶心姐控”的形象的话,现在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看上去是不良实际上不是不良的伪装成姐控的恶心变态骗子”的形象了。

    我觉得哪怕是比企谷,在雪之下心中的形象也应该高过我了,估计就是一个想让人踩死的蛆虫和让人觉得踩死都恶心的蛆虫的区别吧?

    我不再说话了,默默地把掉在地上的面包捡起来,因为我觉得我要是继续说话,只会遭到雪之下的更大的反感。

    还是等雪之下自己开口会比较好,当然,雪之下还是开口了,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小紧张和小不满。

    “那么,由比滨,那个,你的姐姐怎么还没过来?今天是她约的我在这里一起吃中饭的吧?”

    雪之下雪乃的说话的声音中罕见地透露着一种动摇的感觉,虽然是用的一种比较冷淡的语气,但是她话语中的那些期待却能让人感受出来。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雪之下雪乃,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一个绝对的冰山一样的人物,绝对正确,改变世界,以自我为中心,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渴望别人的关心的。

    但是,这样的一个雪之下雪乃,她竟然露出了这种表情,她对由比滨结衣有所期待,她对由比滨结衣伸出的看上去不那么明显的友谊之手有所期待。

    “由比滨,请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你的姐姐去哪了吗?约了别人反而让其他人在这里等待可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呢!”

    似乎是因为我没有回答问题,雪之下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我在下课后去买了面包就直接过来了。”

    “是吗?那她是没有过来吗?”

    雪之下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就放心好了,姐姐那样的人虽然不靠谱了一点,但是答应别人的事情是一定会办到的,尽管她挺拖拉这一点倒是真的——”

    “——但是由比滨这一回也拖得太久了。”

    虽然雪之下打断我说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像这样的明显带着一点小的烦躁的情绪打断我的话可的确是第一次。

    似乎也的确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的问题所在,雪之下罕见地小小地踌躇了一下,补充道:“抱歉,刚才有些着急了!”

    我觉得我的脑子的回路已经跟不上正常的思考了,今天的雪之下雪乃,一开始还表现得十分正常,无论是毒舌,还是冷淡,都在合理的维度之内,但是自从提到了姐姐之后,雪之下雪乃所表露出来的情绪,就简直像一个正常的小女生在等待朋友时的情绪一样。

    没错,就是正常的女生,正常到让我都不敢相信她是雪之下雪乃。

    我突然想起平冢老师曾经对我说过的那番话:“雪之下雪乃是一个温柔的孩子呢!”

    我觉得我有一些理解平冢静的那番话了,虽然雪之下雪乃还是那个要求绝对正确的人,虽然她还是那个一如既往地想要用自己的正确来改造世界,但是毫无疑问,她也是渴望这个世界给她一点温柔的,而由比滨结衣,对她来说,无疑就是她所渴求的那种温柔的东西所在。

    “我觉得你可以去教室里试着找她一下,结衣姐那样的人,是不会出现在脱离人群大部队的地方的,因为她始终喜欢待在一个群体当中,只有这样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使她在脱离集体的时候会显得格外恐慌,因为她在集体中的存在感是以她在群体中所存在的时间来维持的,她会担心,一旦她离开这个集体,她就会被这个集体所抛弃。

    我觉得我可能大致明白姐姐没有出现的原因了,她过于在乎她在她的那个群体中的位置了,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扰,她很难独立摆脱那个群体。而雪之下,估计可以成为那个催化剂吧?

    “好吧!”雪之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甩了一甩身后的头发,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去f班找由比滨一下。”

    “我就不去了!”

    我不去的原因很简单,只有我不出现,姐姐才能展现出她的脆弱的一面,她才能真正地做到面对这一点然后加以修正。

    能帮助姐姐做到这一点的是雪之下雪乃,正如姐姐会让雪之下感受到一丝温柔一样,不知为什么,我对此深信不疑。

    就像是之前雪之下雪乃帮助了由比滨结衣做曲奇一样,雪之下雪乃可以做到。

    当雪之下雪乃离开教室的时候,我第一次打开手中的便当盒。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虽然没有尝过味道,但是便当的样子相当不错,难以想象这是我的姐姐做的便当。

    也许,这么努力过的由比滨结衣,在雪之下雪乃的帮助下,可以对其他事情也做到这么努力吧!

    ----------------------------ps----------------------------------

    关于这一章的后续剧情,就是继续按照原著发展,就是二小姐去教室找团子的那一段。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毕竟第一人称视角的主角总会有所限制。

    如果要我强行把主角加进去或者写一段二小姐和团子的对话什么的话,就会变成抄原文了,毕竟是同人,感觉看这本书的人应该都看过春物,所以大家应该知道结果的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