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六章:这么说来,雪之下雪乃不擅长应对

第十六章:这么说来,雪之下雪乃不擅长应对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十六章:这么说来,雪之下雪乃不擅长应对由比滨结衣、

    -------------------------以下正文----------------------------

    我从来不知道没有社团活动的日子是这么难熬,从三点三十下课到六点去打工的这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内的无所事事,竟然是这样一种无聊的状态。

    我不可能厚着脸皮回到轻音乐同好会去,因为我的吉他还在侍奉部的教室中躺着——事实上,自从加入了侍奉部之后,我没有练习过一次吉他,所以雪之下雪乃所谓的高超的吉他技艺并没有对我起到任何帮助。

    当然我还是有一个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的地方的,那就是学校的操场,当然不是去踢球,而是去那边找一色闲聊,我不是没有朋友,但是一色应该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唯一一个放学之后不是归宅部但依然看上去无所事事的人。

    一色彩羽这样的女生,光是站在场边做出一个傻傻的笑容就够足球场上的那帮汉子们荷尔蒙分泌加速了吧,可惜你们这些笨蛋都不知道啊,她的目标是叶山隼人,对你们这些杂兵是看不上的。

    但是总是去找一色聊天似乎也不是一个事,尤其是当她的那双狡猾的眼睛始终盯着你的时候,我可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因为对她的一个眼神会错意而有自以为是的男生对我出手,再说,总是去找一色,明显会让叶山隼人对我报以希望,这点必须在萌芽之前加以扼杀。

    所以虽然很失败的,在三天的抗议之后,我还是回到了侍奉部的教室,当然,和往常一样,侍奉部的教室还是那么安静。

    不过,我的回归还是掀起了一阵波澜的,至少,雪之下雪乃在我走进教室后首次主动和我说话了。

    “由比滨,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三天没出席社团活动的理由呢?我记得我可没有允许过你的请假呢!”

    “我只是不明白这个社团存在的意义而已,所谓的侍奉部,所谓的向其他人伸以援手的社团,这个目标本质上就是一个笑话吧!我可不觉得有什么人会知道这个教室在角落里的一群问题儿童组成的社团然后来对这个社团请求帮助。”

    在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比企谷八幡明显有些惊讶地朝我自己看了一眼,大概是在惊讶为什么我在屡战屡败后还会这样贸然地对雪之下表现出这么强硬的态度吧?虽然我们看上去都是反雪之下集团的同志,但是比企谷应该是那种谨慎派。相比起我这种鹰派来说。

    但是,雪之下却毫不在意地拍了怕手,明显有些得意而自豪地说道:“由比滨,你的这句话中有两个错误,第一,这个教室中不全都是问题儿童,问题儿童只有你和比企谷君两个人而已,而我,就是那个负责纠正你们的问题行为的人生导师——”

    “雪之下,你有表达你意见的自由,但是——”

    “第二点,”雪之下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某人看上去很努力的发言,而面对这种情况,比企谷也正像他以前一样,慢慢地缩回了头,但是他明显没有认输,只是谨慎地在等待二次攻击的机会而已。

    “第二点,就在于侍奉部并不是没有接受过委托,事实上,正是在你缺席的三天中,我们就接受到了一份委托,而委托人,也应该对我们的帮助十分满意。”雪之下无不有些得意地说道。

    她说的一定是实话,雪之下雪乃从不说谎,但是对她来说这也实在是太幸运了,整整一个月,侍奉部没有接受到一个委托,但是就是这么三天,竟然有人出现了,这个家伙确定不是和我作对的吗,哪怕你再晚来两天也好啊?无论你是谁,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的呢!

    “既然你明白了这一点,那就意味着你之前对我们社团的指责就是毫无道理的了。”雪之下雪乃的那种有些得意的姿态只是一瞬间的,很快,她又恢复到了平时的那种冷静的状态当中。

    “而且,即使你对社团的目标产生了怀疑,你也应该和我这个部长直接表达质疑,用这种抗议的方式,实在是最幼稚的儿童式的做法,由比滨同学,我可不觉得你的做法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呢!”

    我不禁有些语塞,的确,从道理上来说,我对社团活动的不满是不能用这种方式来抗议的,但是社团活动也有幽灵部员啊,这种不是强制性的命令的态度又是怎么一回事。

    “顺带一提,我对这个社团中的你和比企谷都负有纠正你们性格的作用,在平冢老师让你入部的时候你应该明白这一点,所以用社团活动非强制这种理由来为自己辩护的话只会显示出你自己在狡辩而已。”

    失败了,又失败了,彻彻底底地失败,又一次被雪之下雪乃完胜了,已经连续两次出现这种情况了,雪之下似乎总能想到我的下一步的做法并提前封死了我的退路,让我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这一次的主要问题不在雪之下的能力上,在于那个打乱了我对雪之下的质疑计划的委托人,虽然我相信他是的确有问题,但是他的意外出现的确改变了我们两者在这一番对决中的胜负比重。

    而就在这时,我听见了一个让我觉得绝对不会在这里出现的声音。

    “亚哈罗!”

    我认识的人当中有一个人的打招呼方式就是这个,而且,这个人的声音也和我十分熟悉的那个人十分相似——不对,是完全一样。

    没错,那一头红色的头发,头发的右上方扎成一个团子,还有即使是穿校服也要露出来的大腿,以及有些宽松的把胸部露出来的衬衣,还有那双东张西望的眼睛,不是我的那个除了身材和打扮之外没有一点地方是成熟的姐姐大人啊!难道她是过来寻求帮助的?不对,以她打招呼的方式来看,她至少和房间的人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我脑子里的几件事情串了起来:三天前,我没有参加社团活动,当我去商场寻找姐姐的时候,她似乎并不在商场,也就是在同一天,姐姐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寻求到了一个叫做“小雪”的人的帮助,从而对做曲奇充满了信心,而事实上,她的技艺也获得了极大的提高。

    所以,把所有的线索都联系起来的话,这个问题就已经很清楚了:由比滨结衣,她就是那个之前提出委托的人,而那个所谓的“小雪”,则就是雪之下雪乃无疑了——想到我之前好像还夸过这个家伙,我突然有想要一头撞死在豆腐上的冲动啊!

    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解决我和姐姐见面的问题,因为,我已经看到她慢慢地转过头来,带着那种惊讶而不明所以的眼光看向了我:

    “小和?”

    如果让我形容一下我现在的表情的话,我觉得只能用哭丧着脸来形容了,刚才还被雪之下打击了一番,现在又被自己的姐姐撞到了这种有些难堪的样子,今天实在是有些不顺利啊!

    “你怎么又来了?不过你和由比滨认识吗?啊——”雪之下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失策了,我本来就应该想到你们两个人的关系的,毕竟头发的颜色一样,姓氏还是一样。主要是两个人的性格太不一样了,一个是笨蛋,另一个,好像还是笨蛋?”

    雪之下歪了歪头,做出了一个看上去很可爱的表情,但是她说的话却一点也不可爱,什么叫做一个是笨蛋,另一个也是笨蛋啊?不要把我和我姐姐相提并论好吗?还有,姐姐是笨蛋这种事情只有我能叫,其他人是不允许的!

    “但是小和怎么会在这里呢?明明上次来的时候小和是不在的呢?”

    “咳咳,上次我是有事先回家去找你了,我姑且也应该算是这里的部员来着的——”

    “不用解释了,明明上次由比滨只是因为不满于这个社团而选择了抗议,只可惜因为这种无意义的抗议错过了接受委托的机会,而且这个委托还是自己的姐姐的,没错吧?”

    我相信姐姐没有弄明白雪之下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她至少知道应该对雪之下的这句话做出一些反应,所以她眼泪汪汪地看向了我,问道:“是这样吗?小和?”

    由比滨结衣很擅长在团队中作为一个润滑剂和活跃分子而存在,而且,她也形成了这种对任何人的任何话,无论听不听得懂都可以很自然地接应下去的能力。

    这种能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有利于由比滨结衣在群体中不至于被孤立,但是与任何能力一样,这也会形成一种反作用,会对姐姐自身有没有帮助我不知道,但是她的这种做法却把我逼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姑且,应该是这样吧!”虽然很不服气,但是我还是得承认自己之前的那种有些赌气式的做法的错误。

    “那小和就不应该这样做呢!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而且会让小雪感到难过的,呐,你说是吗,小雪?”

    “难过倒也说不上,但是的确会有一些困扰,从由比滨的这种做法来看——”难得的,雪之下雪乃露出了一个看上去很困扰的表情,从姐姐一进门之后她的那种微妙的状态上来看,她似乎不是很擅长应付姐姐这种类型的女生,的确,雪之下雪乃这种从小到大似乎从来没有见识过由比滨结衣这样的自来熟而且喜欢死缠烂打性子的女生的人,要应付姐姐起来可是很难办的吧!

    “呐,你看,小和,你看到没有,小雪很困扰了哦!要向她道歉呢!以后不可以做这么任性的事情了!”

    什么啊,区区由比滨结衣,这时候怎么做出了这种姐姐的表情的样子,这种样子,就好像一个真的姐姐在教训不懂事的弟弟一样,明明平时都是我来关照你的好吗,难道说你喜欢雪之下雪乃然后要故意在雪之下雪乃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成熟?但是即使是这样你也不能牺牲你的弟弟啊,要知道你的弟弟现在和雪之下正处于针锋相对的状态当中呢。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不过你今天来这里是你要做什么呢?赶紧说啊!别再关注我的问题了!”完蛋了,彻底的完蛋,比之前被雪之下干掉还要彻底的完蛋,我现在简直就完全是一个处于青春逆反期的不听姐姐教育的没有教养的弟弟,我的成熟形象,我在雪之下和比企谷面前塑造起来的成熟形象,完完全全地崩塌了啊!

    “对哦!光顾着和小和说话了,都忘记了呢!”姐姐很高兴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纸包,“我最近可是有很认真地在做烤曲奇哦!”

    当然做的水平还是相当一般的样子!不过相比起之前一来是有样子了,二来是有一点可以能吃的味道了,这已经很不错了。事实上,每次姐姐做完曲奇我都会偷偷拿起几块尝一下,目的是和之后我做的东西对比。

    当然,所以说,这个侍奉部中的雪之下和比企谷什么的,看来是成为姐姐的又一个曲奇试做的实验品了吗?也真是很残念呢,这两个人,毕竟帮了姐姐的一次忙就得帮到底,所以你们也只能接受这个悲惨的遭遇了吧?

    果然,雪之下的表情“刷”地变白了,相信姐姐之前的高潮的曲奇水平应该给她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了。

    “小雪,那个,不是,雪之下同学是很讨厌我吗?”看着雪之下的这种表情,姐姐似乎有些忐忑不安,但是你的问题搞错了吧?雪之下不是在讨厌你,而是在讨厌你的曲奇好吗?难道被我吐槽了这么久你还没有这么一点自我认知吗?

    “嘛,倒不是讨厌,只是难以应付罢了——”

    “那在女生的字典中就是讨厌的同义词啦!”

    “好吧,总体来说,还是不那么讨厌的——”

    “既然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啦,那就收下曲奇吧,呐,小雪——”

    “不讨厌距离喜欢还是有很大的一段距离的,不过曲奇就不用了吧,我现在不是很饿的样子——”

    “没有关系的哦,毕竟一旦做起来还是很愉快的哦,我觉得下一次我可以试试看做便当了,要和你一起吃午饭哦——”

    “不,我还是比较适应一个人吃,还有,不要叫我小雪,听上去实在是太恶心了。”

    “额,骗人的吧?一个人吃不会寂寞吗?还有,你在哪里吃饭啊?”

    “在活动室里,不对,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看着手忙脚乱的雪之下,我突然有了一种胜利一般的成就感,雪之下雪乃,不擅长应付由比滨结衣那样的人,我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姐姐的这种性格,这种能让雪之下雪乃不得不节节败退的性格,虽然不是我战胜了雪之下,但是由比滨家还是一体的嘛!姐姐赢了,我也就赢了嘛!

    所以,既然你都做到这一点了,我也就不在乎你刚才让我难堪的事情了,good-job,结衣姐!

    “呐,小和,为了向小雪道歉,你中午也一起吃饭吧?我会一起做你的便当的哦!”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对姐姐夸赞的话,由比滨结衣的便当,今晚上我一定要阻止她,否则我是绝对没法完好无损地参加明天的社团活动了,绝对的!

    -------------------------------ps---------------------------------

    主角的存在没有改变世界线,所以恭喜由比滨和也成为最可怜主角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