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五章:那么,由比滨结衣就继续努力吧

第十五章:那么,由比滨结衣就继续努力吧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赶上了打工,保住了这个月的全勤奖,这个结果让我十分高兴,于是我也就不打算再就一色干扰我这件事抱怨了。

    当然,这建立在我相信姐姐不会迷路的前提下,由比滨结衣虽然很多时候会犯傻,但是她每次都能准时回家吃饭的,相比起她来,我在这方面做得可就差劲多了。

    打工的时间平淡无奇,小木曾前辈没有过来,当然前辈不出现这一点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为了教我这个不成器的学生做曲奇,她已经在花店打工那边请了好几天的假了,现在的她,估计正在努力工作弥补自己前几天的缺岗吧!不过前辈没有出现,这就意味着唯一能让我在打工时排除旁边的欧巴桑的干扰而享受一下幸福时光的机会也不在了。

    所以,在应付完了几个差劲的喜欢乱吼的客人之后,我也就没有在卡拉ok这里多待的动力,总体上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家里的氛围。当然这个原因绝对不是因为我在想调戏姐姐是多么有意思。

    由比滨家的传统是一起吃晚饭,所以,即使是我打工回来已经是晚上8点了,爸爸妈妈还有姐姐都在桌前等着我,当然,他们也适应了这种比较晚开饭的生物钟,不过这还是让我有所愧疚,这好像是让家里的所有人都在迁就我一样,唯一能让我聊以**的就是我好歹在打工,至少为家里做了一份贡献了。

    晚饭后,就是各干各的事了,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妈妈去继续忙家务,我应该准备写作业,而姐姐——则是继续去试验她的巧克力曲奇。

    我一直很好奇姐姐大人最近的作业是什么时候写的,说实话,总武高的作业并不多,在这所偏差值比较高的学校中,学校更加看重的是学生的自习,但是即使是纯粹的这么一点数量不多的作业,在我的印象中,姐姐基本上每天也要写到10点半之后,这种情况往往会让基本上能在一个小时内解决作业的我不好意思躲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玩游戏。

    不过,已经接近两个星期了,在我的目光所及的范围之内,姐姐在家里的主要工作就是试验巧克力曲奇的做法,而且我的老妈竟然很放心地让她一个人待在厨房里——我觉得唯一的理由就是她想锻炼姐姐的料理能力为她以后能够找到一个靠谱的丈夫做准备——但是关键是这似乎意味着姐姐每天已经没有写作业的时间了,对于成绩本来就很糟糕的姐姐来说,我不觉得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情况,即使那个小企的事情再重要,也不能影响到姐姐本人的学习成绩,所以我有必要去告诉姐姐问题所在,就是这样!

    “那个,结衣姐,你的作业做好了吗?”

    “啊,小和啊,作业吗?作业吗?哈哈,那个,当然做好了啊!”在我问出这番话之后,姐姐就突然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很机械地转过头来,说着这句似乎没有人会相信的回答。你一定是没写好吧!或者说,你根本没碰过作业吧!

    “虽然这句话由我说还是很奇怪的啦!但是到底是那个小企重要还是你自己的成绩重要,姐姐你可是要掂量好哦!最现实的一点是,作业做不好会被你们的老师骂的吧!你们的那个平冢静老师可不是一个善茬啊!”

    “诶?平冢老师吗?小和你认识她吗?”

    “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认识了——但是这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姐姐你没有写作业,没有写作业,如果你的成绩好不写作业也就算了,以你现在的成绩,如果总武高有什么末位淘汰制的话肯定会被退学了啊!你应该庆幸学校还给了你们一些机会,所以你更应该努力学习而不是花时间在这些无聊的曲奇上啊!”

    真是的,我突然觉得我现在是在扮演结衣姐的家长的角色啊,明明应该承担家长责任的那两个人去哪了啊?

    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母亲大人对于姐姐的唯一管教方法是——“诶,结衣又出了什么问题吗?没事,和也你去解决吧!”但是你就真的这么信任我吗?如果在另一条世界线上我没有出生的话姐姐这一辈子该是多么悲惨地度过啊!

    而我的父亲大人,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总是家里最阿卡林的一个人,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每天他是出门最早的,晚上虽然下班比较准时但是为了保证充足的精力也会比较早的休息,所以说我的父亲大人就是一个典型地被社会压迫着的上班族的形象,尽全力会妻儿提供生活保证,除此之外很难有更多的努力。

    可恶的日本社会,到底压抑了多少他这样的人啊!想到我以后走上社会可能也要成为这样的一个人,顿时就没有动力了,即使我现在的生活已经有些苦行僧了我也没有动力了,所以日本社会培养出这么多阿宅不是宅男本身的错,而是社会的错啊,因为看着我的父亲大人的现状我也挺想做一个宅男了。

    面对我的这番“教育”,姐姐也已经形成了一个固有的模式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有些眼泪汪汪的样子,然后摆出那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然后我就会投降了。

    而这一次也不例外,区别在于,她这次表现得更加信心满满,对我说道:“对不起嘛小和,我知道错了啦!但是今天这一次可不一样,我下午让小雪教过我了,虽然在学校里没有做好,但是小雪可是指导我过了哦!所以一定可以的!”

    我不知道小雪到底是谁,事实上,对于姐姐的每个朋友,我都只是大致知道她对他们的昵称而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名字,不过对于这个叫做“小雪”的朋友,我还是给予了她高度评价,毕竟能对姐姐的这一做法不八卦而耐心教这个笨蛋怎么做巧克力曲奇的人,她的心肠一定不坏,参照小木曾前辈教我做巧克力曲奇的时候的表现。

    不过,姐姐的这种有些信心十足的样子却让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难过,呃,绝对不是因为努力学习了如何制作巧克力曲奇到最后却对帮助姐姐没有一点用处而感到难过呢!纯粹是因为浪费了小木曾前辈这么久的时间最后却没有起到令人满意的效果而感到难过。

    当然我还是应该有信心的,我不相信那个叫做小雪的人能够在一天下午就让姐姐制作出比较不错的巧克力曲奇,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不是天才的老师,而应该是神灵大人,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姐姐的这个答案跑题了吧?即使你现在可以努力做出比较不错的曲奇什么的,你的作业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啊?明天被老师责骂的问题也没有解决吧!

    “那个,小和,这个没事的啦!我前几天都有好好拜托隼人帮我的说!虽然只是抄的作业,但是最后隼人都有教我弄懂啦!”姐姐露出了一个比较腼腆的笑容,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对,抄别人作业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如果不加上后面那句“隼人有教我弄懂”我可是一定会大发脾气的。

    不对,隼人,隼人这个名字可不是一个常见的名字啊!那个,我的姐姐大人,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你混的圈子不会这么高级吧?那可是顶级种姓的圈子啊,你这个笨蛋竟然能混进那种圈子当中去吗?

    但是,似乎是为了给我补刀一样,姐姐弯起了眉头,补充了一句话:

    “对哦,小和你也应该知道隼人的吧,叶山隼人,就是那个在你入学的时候做老生发言的前辈哦!很靠谱的一个人呢!”

    我当然是知道叶山隼人的,何止是知道,简直应该说是相互认识,在他的心中,我估计就是一个狂傲不羁的高一新生吧!关键是,我就是那个让他的整个社团都陷入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迷茫状态的罪魁祸首——这是一色的说法的夸张化。叶山隼人。这个名字真是无处不在,下午一色提到了他,晚上姐姐还要来补我一刀吗?可恶!

    不过,这样一来,我必须重新考虑一下对叶山的态度了。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和叶山的关系的话,那还好说,因为我在学校中生活不需要建立于叶山的关系,如果没有足球,那么叶山与我的联系基本上就是零。

    但是如果姐姐是叶山的那个圈子里的人的话,那问题可就得另算了,由比滨结衣是由比滨和也的姐姐,这种联系实在是太显眼了,只要随便八卦一下就能八卦出来了,而如果我对叶山的态度不好,势必会影响到那个团体中其他人对姐姐的态度。

    虽然我相信叶山隼人本身是不会将对我的怨念转移到姐姐身上的,但是这不意味着团体中的其他人不会。要知道,叶山隼人是国王,是你集体中的最高存在,而国王的下面,肯定会有各种在体察国王想法的大臣的存在。

    我不知道姐姐到底属于这帮大臣中的哪一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其他人得知了我对叶山的得罪,他们肯定会自顾自地去理解叶山的态度,最后自顾自地将其贯彻下去。

    这就是一种小型的政治,在这种自上而下的集权式的组织模式中,决定一个具体的环节的人的生死的看似是最高领导人,但实际上又不然,因为最高领导人是没有闲暇去关注群体中的每一个人的生死的,或者说,最高领导人要做到的是始终对每个人都不计前嫌地平等对待,平等地友好,平等地帮助。

    而那种恶人,则往往有人会去自发的担任,组织的中下层,不停地相互碾压,抓住和最高领袖有关的一举一动,并将其自以为是地“解读”出来以作为行动的依据,最终形成这种依附于最高领袖的链条。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姐姐已经很危险了,这让我有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一色的那个让我帮助解决足球部的问题的提案,以足球部经理的身份和自己独特的能力,一色在叶山的圈子中拥有着独特的地位,如果能得到她的帮助的话,我觉得也能让姐姐好过许多。

    当然,我现在假设的这些情况简直是最差劲的情况,如果高中生的生活圈子就有这么复杂的话,日本社会也不会选出各种笨蛋去当首相了,即使是我自己,按照这种逻辑估计也早就在那些对我不满的轻音乐同好会的前辈的倾轧下被撕成碎片了,虽然不时之需是需要的,但是现在的做法最好还是按兵不动。

    “那个,小和?小和?所以说你觉得怎么样嘛?不用担心我啦,隼人是很好的人啦!他的成绩也很好,所以让他帮助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哦!”姐姐有些摇晃的脑袋在我面前闪来闪去的,让我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

    当然我也没有办法对姐姐过多地指责什么,毕竟,虽然说抄作业这种行为不正确,但是既然她已经找了叶山那样的正派人物补习了,至少也说明她在学习制作巧克力曲奇的同时,也在尽自己的努力并没有完全落下学习,从我的做弟弟的角度来说,我也没办法指责她太多了。

    “好吧,不过结衣姐你还是赶紧学会你的曲奇制作然后告诉那个叫做小企的人你的努力好了!”我叹了一口气,表示了妥协。

    “哎呀,小和太好了!”姐姐很激动地冲上来抱住了我,等一下,那个,胸部,胸部碰到了啊,你知不知道漫画中的这种情况都是杀必死的环节,很危险的啊!你是把本来应该补脑子的东西都补到胸前去了吗?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很悲哀的现象,为什么现在都流行弟弟照顾姐姐或者说妹妹照顾哥哥这种年下系照顾年上系的现象呢?明明正常情况应该是反过来的吧,第一个孩子有责任心,更加会照顾更小的孩子。

    我觉得在由比滨家的唯一解释就是我和姐姐的年龄差距实在是太小了,因为只差了一年,所以根本分不出谁更加成熟谁更加不成熟,而从到了我们应该“成熟”的时候,我又该死的因为比较聪明比姐姐早熟了这么一会儿,这就形成了我一直在照顾姐姐的逻辑,岂可修,如果我比姐姐小三岁,参照小木曾前辈和小木曾前辈的弟弟的情况,那就不会出现这种笨蛋姐姐了吧?

    当然,看了一眼哼着歌似乎很开心地在试验新的巧克力曲奇的姐姐,我觉得即使她大了我三岁也很可能要我来照顾她。

    不过,看姐姐的样子,她制作曲奇的水平的确提高了不少,至少,鸡蛋碎片什么的可是没有打进碗里了,搞不好,真的可以对那个小雪的特训之后的她有所期待呢!

    -------------------------------ps-------------------------------

    章章夹杂私货观点的作者君,其实如果有人闲得无聊的话可以把我在前面十五章中的一些私货整理出来分析一下我的政治倾向啥的。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