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二章:从头到尾,侍奉部的气氛都十分古

第十二章:从头到尾,侍奉部的气氛都十分古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十二章:从头到尾,侍奉部的气氛都十分古怪

    -----------------------------以下正文---------------------------------

    失败了,实在是太失败了,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失败了!

    虽然从之前学吉他的时候我就大致明白我的确在这些自己不擅长的方面就是一只弱鸡,但是我真的无法想象在小木曾前辈的亲手指导下,我在巧克力曲奇方面的制作方面的进步速度竟然只比姐姐快一点。

    的确是要快,“快”体现在我做出来的东西至少从外表上看上去应该是那种可供食用的物品。

    当然也只有一点,“一点”体现在虽然外表上比姐姐自己试做的东西要强很多,但是味道上应该没有太大差别——呃,我指的是我尝过的自己的曲奇的味道和我闻到的姐姐的曲奇的味道——都是那种有些神奇的发焦的味道。

    “和也,我可能真的有些无能为力了,接下来可能真的得依靠你的悟性了。”这是连续指导了我五天,浪费了不知多少个鸡蛋之后小木曾前辈的有些认命似的话,

    对于小木曾前辈,我真的心里只有愧疚,因为我学习做巧克力曲奇这件事必须瞒着姐姐,所以我不能使用家里的厨房,小木曾前辈也只能在每天放学之后陪我来家庭生活教室练习,为此她都已经向打工的花店那边请了三天假了,如果不是因为前辈之前的表现实在是不错,花店那边估计要辞退前辈了吧?

    所以我也理解小木曾前辈的难处,如果我不认识前辈的话,我也必须自己努力吧,更何况,是在前辈帮助了我这么久的现在。

    不过,我突然想起一点,因为这几天都要过来学习巧克力曲奇的制作,我每次都是去侍奉部的教室打个卡就来了家庭科教室,虽然雪之下雪乃每一次都是冷冷地答应了下来,但是这种把社团活动无视的行为似乎的确有些过火,尤其是平冢静最近似乎没有过来视察过,如果被那个母夜叉抓到我翘了社团活动这一事实的话,那这个结果可就难以想象了。

    所以,趁着今天在打工前还有时间,我觉得我应该会侍奉部的教室报告一下——等一下,我竟然有如此浓厚的侍奉部的成员的意识,相比起来,我本应该更加看重的轻音乐同好会却慢慢地被我无视了,这一点实在是太可怕了,果然是因为地理空间的原因吗?

    即使是一个对某一地区毫无归属感的人,在长期被封闭在一个特定空间内之后,也会慢慢地对那个空间产生归属感,从而产生自我的独立的空间意识也说不定,而我现在,估计就在进入对空间产生归属感的阶段吧!

    虽然我觉得以平冢静的能力还是没有考虑这么多的,但是她的这些做法的确有些歪打正着地让我不知不觉中建立了对侍奉部的认同,这才是最可怕的——尽管侍奉部里的两个人我都不认同。

    不过想到那两个人,我又想起了平冢静和我的赌约,无论是被他们影响还是让我去影响他们,必要的一环都是接触和对话吧,人类真是一种伟大的动物,人类发明了语言和文字,能够相互交流,也能依靠语言和文字相互理解。

    但是人类也是一种可悲的动物,没有了语言和文字,他们无法依靠本能去理解对方,所以又称为了语言和文字的附属的附庸,当然我这个可悲的附庸也必须依靠语言和文字去影响对方,即使我意识到了这种可悲之处。

    但是,等我到达社团的活动教室的时候,我还是必须感叹一句:这两个人,完全不像是那种可以说得了很多话的人吧!

    虽然我不知道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到底有没有在我不在的时候进行那种毒舌对吐槽系的对话,但是我只知道,每次我到达教室的时候,雪之下是一如既往地坐在靠窗的椅子旁边捧着手中的文库本看书。

    拜托,部长桑,你知不知道虽然你很美丽,但是如果让人一直看着你重复同一个动作那么久也会厌倦的,像我这样的没有太明确的审美观,只知道判断什么美丽什么丑陋的人,即使去看米洛的维纳斯这样伟大的作品,连续看两个小时也会觉得厌倦,更不用说雪之下雪乃只是一个有着美丽的外表的内心毒舌抖s的自大狂而已。

    “由比滨同学,你在门口站了很久了,所以你到底是回来参加社团活动呢?还是作为一个委托者向我们提出委托呢?如果是来参加社团活动的话,请你在你的位置上坐下,如果你是作为一个委托者的话,请你整理好你的问题的思路再朝我们开口,否则你这样一直开着门会让外面的那些吵闹的声音传进来的。”

    雪之下雪乃的声音依然是这样的高傲,这个女人就不懂得什么叫做忍让和自谦吗?

    “哦,我明白了,你是在觉得我很可爱吗?抱歉,那请你立刻出去,我觉得被你这样的不良盯上很可能会出现什么很危险的事情,我不能拿我的生命去冒险,我的体力不足够支撑我把你给干掉。”

    什么可爱啊?你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自恋啊,除了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的惊艳之外,我可是从来没觉得你可爱过哦,刚刚也一直是在吐槽你这个家伙始终保持同一种姿势实在是让人很讨厌啊!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明白的话你就不要胡乱猜测啊!不过,等一下,干掉!雪之下似乎说了一个很严肃的词汇?

    “我的合气道水平可不差哦!”

    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雪之下雪乃不擅长的东西啊!这种完美的超人一般的人物,你应该在上帝他老人家那里当天使之类的——正好你这种可爱的样子比较适合当天使——而不是在我们这些凡人面前各种秀优越啊!

    在上帝面前,人类当中的天才也只是凡人——如果有哪个名人说过这句话的话我一定要对其顶礼膜拜,但是没人说过,那就让和也·罗素·由比滨来说出这句名言吧——不行,实在是太中二了,赶紧把这段中二的思想给跳过去。

    “如果部长你不接受我这个部员来参加活动的话,我现在也可以离开的。”

    不过,对于雪之下雪乃的这种做法,我也已经有比较好的应对模式了,那就是不顺着她的意思走,就像先在这样,如果雪之下让我在她的几个选项中选择一个的话,无论是哪一个选项,她都有足够的空间可以用她的毒舌把我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不过就像现在这样,不按着她的思路走,雪之下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毕竟,作为一个部长,她还没有能够做到把一个想要参加活动的部员赶走的程度——虽然我到现在都没看到侍奉部接下什么请求,我本来认为这个部就会和心理咨询室一样成为各种心理不正常的高中生问诊所,现在看来这个部只是一堆问题高中生的聚集起来闲聊——虽然很闲但是没法聊天的场所。

    果然,雪之下雪乃只是略显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又继续把头埋入了书当中,我一直很好奇雪之下到底会看怎样的书,如果说是卢梭、密尔、康德之类的,我还是可以和她交流一下的,因为我无法理解那些人的思想,所以可能需要雪之下这个天才来帮我解释一下。

    但是从我偶尔几次目睹的情况来看,她似乎看的是塞林格、海明威、德莱赛之类的,怎么都是美国的东西,果然和我这个欧洲派不是一个思路,我也不求你看普鲁斯特、伍尔夫这种莫名其妙的书了,哪怕是尝试一下巴尔扎克、席勒、托尔斯泰什么的也好——呃,好像和之前那几个人不是一个时代的。

    不管这些了,总之美国式的快餐文学和欧洲的卖弄意识形态的文学不是一个路子的,当然,偏好美国式的小说,是不是可以证明雪之下雪乃是那种喜欢直截了当地解决问题的性格而不是那种磨磨蹭蹭地追本逐源的人呢?想起她的那番改变世界的宣言,她似乎的确有可能是这样的家伙。

    随后,社团活动室中又陷入了那个让我觉得有些心惊胆颤的沉默当中,说话,你们给我说话啊!不能每一次都是我来挑起话题好不好!你们两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这种闲聊的自觉啊!哪怕是讨论一下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关注我们的这个奇怪的社团也好啊!

    然而上帝并没有听到我的呐喊,我敢肯定在我发呆的那一阵子里,比企谷的那双有些腐烂的眼睛不知道扫了我多少次,他肯定知道了我的一些什么东西,或者至少是旁敲侧击地得知了我的什么情报,随后对我报以关注了,这个家伙是二年级吧,看上去也不和雪之下雪乃一样是j班的这种高级别的存在,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可能认识叶山隼人,是不是意味着他可能认识我的姐姐。

    应该不会吧!他倒是有可能听说过叶山隼人,但是叶山不像是会和他成为一伙人的类型,而我的笨蛋姐姐,因为太笨了,应该就会被这种一看就只对聪明人感兴趣的家伙排除在认知范围之外吧?

    而说到我的笨蛋姐姐,她似乎发了邮件过来,太棒了!lucky,我还正巧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来耗时间呢!

    好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在剩下的这一段社团活动的时间中,我就要用和姐姐发邮件耗过时间——我现在无比庆幸我的姐姐是那种无脑发邮件的人,至少我见到过她晚上忘记写作业然后和朋友发邮件发一个晚上的情况——顺带一提,那一次作业是我帮她熬夜写起来的,那个笨蛋第二天醒来发现作业写好的时候还兴奋地和我说家里有小妖精在帮她的忙呢!

    那是她刚上总武高时候的事情,已经16岁的由比滨结衣对着正在准备高中入学考试的由比滨和也兴奋地宣讲着由比滨家中的妖精的故事,我直到现在还能想起当时她的那种兴奋的眼神,也就是那一次,让之后的我意识到,虽然我可以反对才能的使用,但是我绝对不能自降智商,因为我的姐姐已经让我意识到了自降智商的后果。

    “小和,晚饭爸爸妈妈说有事要出去吃,你觉得是我做好饭等你打工回来比较好还是订外卖比较好——我觉得外卖有些贵诶,我最近练习料理练习了很久,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做一下试试?”

    姐姐的邮件是那种花里胡哨的邮件,我是不明白为什么中学女生都喜欢这种发邮件的方法,好像一色给我发的邮件也是这种样子的——别问我为什么一色彩羽知道我的邮箱,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总之她就像幽灵一样时不时地给我发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然后迅速地回复到她关心的理科方面,最近好像还加上了足球的问题,果然那一次停球还是有些显露出功底被她发现了吗,不对,以她作为足球部经理的这个职位,她迟早会知道叶山隼人翘首以盼的核心球员是我吧。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一色同学,请你不要再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围着我转行不行啊?我只是想低调地实践着自己的原则,你把你的精力花在让其他男生帮你干活什么的可能更好哦,最近你不是加入学生会了吗?赶紧和学生会长搞好关系去竞争学生会长啊,如果你觉得做不到的话我可以把北原前辈介绍给你,他一定会不厌其烦地给予你最大程度的耐心的指导的。

    啊,不对,好像跑题了,我现在应该做的是什么,是赶紧给姐姐回邮件,制止她那恐怖的做法,虽然外卖比较贵,但是如果吃了她的晚饭我们都进医院了那花费可能就更多了。

    “不用了,姐姐,我可以在打工之后带点东西回去,这样就省下外卖的人工钱了——”我不擅长打字,这也是我为姐姐能够做到飞速地和别人聊天这一点感到惊讶的原因,而就在我努力地编写邮件的过程中,又一封邮件发了过来:

    “小和,不用担心,这一次我试做的是最简单的咖喱,我已经开始准备了,所以一定没有问题的!”

    “完蛋了啊!”第一次,我在侍奉部的教室中毫无形象地叫了出来,虽然还有三个小时我才能真正意识到姐姐的咖喱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并不觉得这个结局会十分乐观。

    “由比滨,不要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雪之下雪乃的否定如期而至,我觉得即使发出这些让你有些不愉快的声音也比这种沉默好吧,社员中没有交流的社团还叫社团吗?

    “嗯!”还有,比企谷你为什么要赞同啊,虽然你不想违抗雪之下雪乃,但是这时候你只要不站队就可以了吧,难道你和她的想法在这方面竟然是一样的?

    看着比企谷八幡的眼神,我大概明白了这一点,侍奉部的确是一个奇怪的社团,比如这个社团的人特别少,比如这个社团的人似乎都是一些问题儿童,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个社团里的人,似乎都不知道必要的声音和交流是一个什么东西——由比滨和也除外。

    ---------------------------ps---------------------------------

    本周四更保底完成,加更依然取决于250票线。另外,本章中主角的吐槽掺杂了大量或者属于作者的或者不属于作者的意识形态观点,不要太过当真就是了。还有雪乃应该不是我所写的“美国派”,虽然我的确有记得牟一章说了她在看塞林格,就当做是主角的脑补好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