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一章:大概,由比滨家的人都点了料理技

第十一章:大概,由比滨家的人都点了料理技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十一章:大概,由比滨家的人都点了料理技能的负值

    --------------------------以下正文------------------------

    其实在平冢静说出这番话之前我就已经大致能够猜到她给我的条件大致是什么了,如果不是这个目的的话她之前花了这么多时间和我讨论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的意义也就没有了。而且,我甚至还能猜到,不,不用猜,只要看雪之下一开始见到我时的那种想要纠正我的宣言就知道了,她或多或少也和那两个人表达过帮助纠正我的思想的意识,当然不一定刻意指出是我,这个“帮助”的对象可以是泛指,但是,虽然我不了解比企谷八幡是怎样的性格,但是就雪之下雪乃本人的那种要纠正这个世界的性格来说,有了这种暗示,就足够把我当做她的“帮助”或者是“改造”对象了。

    “对于到底把他们变成什么样子,我没有任何要求,也就是说,你可以把你自己的想法传输给他们,直到他们变成让你感到满意的人为止,这种条件可是自由度很高的哦!”

    但是反过来说,没有一个明确的要把他们变成什么样的目标,就意味着最终满意与否的决定权完全在我,受我的主观判断影响很大。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也有机会来改变我,如果我接受了他们的价值观,那么他们自然就成为了令继承他们价值观的我感到满意的人。不过,这是我被他们所改变,而不是我让他们改变,虽然从我的评判角度结局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的结果可是大不相同的!也就是说,这其实不是一场决定我是否能留在侍奉部的斗争,离开侍奉部的结局已经注定,因为无论是雪之下还是比企谷,他们都是那种自我意识极其强烈的人,而这与我对自我才能的怀疑的思考时截然相反的,所以,这场斗争最终是一场我与他们两人的价值观谁能胜利的斗争,最终只要有一方能够说服另外一方,而且任何一方也必须说服、改造另外一方,那么这个条件自然就能达成。

    所以,达成条件是必然的结果,只是时间上的早晚而已,而如果要接下这个条件,那我之前的那个所谓的无风险的条件就成为了笑谈,我必须承担风险,而这种风险,就是我现在所秉承的那一套世界观体系的崩溃。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承认,雪之下的能力很强,是我目前为止见到过的最天才的人物,我也承认,比企谷十分敏锐,虽然我不清楚但是他可能比雪之下雪乃更加难办,但是,他们都没有真正地遭遇过如同我那样的境遇,在贯彻各自的世界观之后没有遭遇过真正的失败。而在他们的那种肯定自我的绝对意识的做法下,是不容许失败的,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他们可以选择逃避不接受任务,但是只要接受任务,只要不能按照他们的做法获得成功,那么他们的那套理念就会崩溃,但是我的以对才能的否定的观点不一样,我的这种理念以失败为基础,所以,无论多少次,我都能承受得起。

    所以,无论我失败多少次,最终的胜利者都是我,那么,接受这个条件又有什么问题呢?虽然似乎它的目的和我最初的目标的确有所偏差。

    “我接受这个条件了!”我可以看到平冢静的脸上露出的那种心满意足的笑容,我也能知道她的内心的真实想法,她不认为我们三个中任何一个人的理念是正确的,所以想要让我们通过争执达到一种中和。但是,平冢老师,可不要觉得我的加入只是让这个三人乱斗的局面更加混乱,从而实现浑水摸鱼地想达到改变三个人的性格的目的啊,要知道,把一切都建立在失败基础上的我,可是没有什么可以后退的空间的呢!除非,从根本上否定我的思考,不过,雪之下和比企谷,他们两个人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吗?

    “那么,由比滨,我们的条件也就达成了呢!”

    “没问题,只要老师你不要像在拉我入部时那样,明明答应过我不干涉我的意志却又擅自做了决定,做出这种某种意义上毁约的表现就好了。”

    “这次可不会了呢,毕竟我和你这次也是一对一的堂堂正正的对抗啊,小子!”

    “只是在借力打力,而不是和我正面对抗的老师说出这么热血的话又有什么用呢?”

    “由比滨,虽然你现在十分得意忘形,但是我还是得教育一下你,有的时候,在师长面前可不要这么没有尊卑观念啊!”平冢静的把口中的烟蒂拿了出来,重重地砸向我,好逊啊,竟然又这种东西砸人,感觉就和小姑娘绣花时生气把手帕扔出来一样,毫无杀伤力——不对,等一下,这东西怎么突然变成锅铲了啊——还有更不对的,我记得当时平冢静可是没有这么生气,而只是一副“我不和你计较”的大人的臭屁样子离开的,那么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前面两章都是回忆杀-----------------------

    “——由比滨和也,从你的幻想中走出来!”小木曾前辈的锅铲重重地砸在我头上的声音,让我从回忆中惊醒回来,好吧,原来这种出现在漫画中的镜头在现实中也会存在吗。当然,我承认我现在的行为十分有问题,短短20分钟内就走了两次神,真的十分对不起专门在打工的地方请假来教我做巧克力曲奇的小木曾前辈。

    “和也,如果你真的想认真帮助你姐姐的话那你就好好听着,现在可是关键步骤了哦,到时候可不要拿着我做出来的东西去充数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的目的只是让我帮你做一份巧克力曲奇然后去你姐姐那里炫耀的话,哼哼!明白了吗?”如果说让学校里的其他人看到学园的高岭之花小木曾雪菜露出现在的这幅表情的话,那他们可是肯定会惊讶得连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毕竟在众人面前,小木曾前辈看上去虽然十分温柔且平易近人,但是却一直维持着那种有些凛然的姿态,这种有些随意的态度,应该只有在她的家人和我面前才会流露,这不禁让我有些自豪,同时也再度庆幸我在没有入学的情况下“被迫”选择了那家卡拉ok打工,否则,即使我认识了小木曾前辈,在我面前的她,应该和在其他人面前没有什么差别吧!

    “由——比——滨——和——也!你可真的要完蛋了哦!三番五次地无视前辈的提醒,你是觉得我不会生气所以好欺负吗,这可是大错特错了哦!”当然,第三次走神的结局我也已经看到了,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吧,毕竟,有的时候这种小说主人公一般的待遇还是让我十分享受的,只有我知道的学园偶像的另一面之类的。

    不过,这样温柔的小木曾前辈,我是不会有非分之想的,也不能有非分之想,因为知道前辈的另一面就借此想要更近一步什么的,是最为无耻的行径。

    “其实做巧克力曲奇是一件挺简单的事啦,至少比正常要做饭什么的要简单许多,现在网络上都是可以搜索到相关的做法的,我觉得我现在给你做的示范,也仅仅是让你熟悉一下过程,不用我的帮助其实也没有太大问题。不过你说你姐姐尝试了这么久竟然还是十分失败还是让我感到很惊讶呢!”

    “不用怀疑,由比滨结衣在料理方面就是这么差劲,或者说,她在任何需要动一点脑子的地方都是差劲——”

    “和也,不要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去指责你的姐姐,关于这点我可是和你说过很多遍了吧?”

    “你这种教育我的样子简直就像一个老了10岁的欧巴桑一样,关于这点我也和前辈说了很多遍了吧?”

    “没有办法啊,谁叫你这个家伙在别人面前看上去那么成熟的样子,其实思想上就只是一个幼稚到极点的小孩呢?你的妈妈和姐姐被你的这幅样子吃得死死的,也只能靠我像一个欧巴桑一样教育你了呀!关键是我的秘密还都凑巧被你发现了,如果现在撂挑子不干了你手中也有我的这么多把柄了。现在想想真是失策,当时就不应该因为你马上要入学而逗弄你的,现在这个情况我真是自作自受啊!”

    “不过即使前辈不逗弄我,我也会知道前辈和我是同校的,毕竟小木曾雪菜的名字的知名度可不低呢,所以前辈总是一个人去卡拉ok这种事情,在我面前肯定是瞒不住的啦!还有,我可是不喜欢一个欧巴桑一样的前辈总是管着我的啊!”

    “嗨嗨,由比滨和也同学,那么这个欧巴桑就不教你做巧克力曲奇了,你自己努力去吧——”

    “前辈,请务必接受我的道歉!”

    虽然小木曾前辈的嘴上和我开着玩笑,但是她的制作巧克力曲奇的速度可一点也不慢,用行云流水一般的速度把黄油打散,然后加入糖和盐,加入鸡蛋,将其搅拌均匀,随后加入面粉,翻动搅拌直至均匀,并将面粉按压成一个团状。随后把已经切碎的巧克力加入面团当中,再度搅拌均匀。这些动作都十分流畅,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而且在每一步的过程当中,她也不忘给我解说这一步的做法将要达到的效果,如果你不升学的话我觉得你可以留校去当家庭科的指导老师了啦,至少如果我上你的课的话肯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认真听讲的!明年你就毕业了,我还是二年级,完全来得及的。

    “其实准备步骤就是这么简单啦!接下来需要做的只需要取出面粉中的一团揉成球然后压成自己满意的形状就可以了呢,不过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没有模具,就只能压成饼型了,不过不会影响具体的口味的。”小木曾前辈有些随便地将沾着的巧克力碎末放入口中吃掉,这个动作着实让我有些心跳加速,果然会做饭的女生都这么美丽吗,这种有些随便的动作也会这么迷人。

    “和也,你今天发呆发得实在是太多了!”我得这么一下发愣又让我吃了小木曾前辈的一记轻轻的锅铲,我觉得平冢静应该在这方面好好学学,虽然都是这种看上去属于暴力的行为,但是她的暴力行为可是实打实的用上力的,小木曾前辈的提醒则只是点到为止,对于男子高中生来说,哪一种方式更加容易让人接受显而易见了吧,懂不懂怀柔的做法和逆反心理啊!

    “撒,剩下的捏成团的步骤你可以自己试试呢!当然如果你想要给喜欢的女孩子送心型曲奇什么的可是需要专门买一套模具来呢!”小木曾前辈拿起一团混杂着巧克力的面粉,把它搓成了一个均匀的圆球,她的手真是十分灵活,相比之下,我的手可就是笨拙许多了。

    虽然我可以勉强把面团揉成球状,但是这个球却显得各种别扭,或者是在某一处凸出一个角,或者是把圆球型揉成了椭球型,虽然最后压扁时似乎不是那么影响观瞻,但是相比起小木曾前辈的那种又快又好的做法,让我着实觉得有些沮丧。

    “仅仅是最后一步都没法做好呢!”小木曾前辈有些惊讶地看着垂头丧气的我面前的几个有些奇形怪状的面饼,说道,“想到你说的你的姐姐似乎也不是那么擅长料理的样子,我开始怀疑料理属性弱这个技能是不是你们由比滨家的固有传统啊!”

    “口胡,我妈妈虽然也有点天然,但是她的料理水平可不差哦!”

    “是吗?那我倒是觉得你姐姐在这方面不擅长大概是被你传染了吧!”

    喂,前辈,你笑了吧,你一定是笑了吧?你的那种强忍住笑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你的那两根弯成那样的眉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不肯说话是吗,你是担心你说话就要笑出声来吧!

    但是我觉得,我的制作巧克力曲奇的水平比较差,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才能,我之前也说过,如果没有相关方面才能的话,我学习的能力可是比一般人还要烂。

    但是虽然我承认了这一点,我可不能接受我比姐姐要差劲啊,那可是学习了三天进步程度几乎为零的由比滨结衣啊!有着小木曾前辈指导的我,即使再差劲也不能比这样的姐姐差劲啊!

    “小木曾前辈,我来试一试吧!按你的说法,巧克力曲奇的确不是那种制作起来很困难的食物。”所以,哪怕是为了赢下姐姐,我也不能在这里屈服啊——啊不对,我一开始学习做巧克力曲奇的目的是什么来着?

    嘛,怎样都好吧!至少我要从自己制作学习开始,首先从打蛋开始——很好,至少没有像姐姐那样把蛋壳打进碗里。

    “和也,我十分好奇,你到底是怎样做到打蛋一半打到碗里,一半流到外面的?”

    “非常抱歉,前辈,让我再试一次吧!”

    “我是没有问题啦,但是和也你真的不要紧吗?”

    “没有问题的!”

    “和也,不要这么不小心啊,你怎么就直接把蛋打到放着巧克力碎渣的碗里了呢,巧克力是要把面粉揉团之后才能加入的啊!”

    “非常抱歉!”

    “和也——”

    “——非常抱歉,前辈!”

    “这次我是说我没有准备好再多的鸡蛋让你浪费了。”

    “诶?”

    “好吧,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不擅长料理呢,我现在倒是可以理解你的姐姐学了这么久毫无进展的原因了。”前辈,不要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不要啊,真的,这只是我的第一次,所以有些紧张而已,真的是这样的。

    好吧,不管这些了,我现在开始相信小木曾前辈说的那句话了,料理技能差是可以传染的——但是一定是我姐姐传染给我的。

    不过如果料理技能太差的话,就无法养笨蛋姐姐一辈子了,我还是好好学习一下吧,虽然今天看上去做不到了呢!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