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章:似乎,一切都在平冢静掌握之中

第十章:似乎,一切都在平冢静掌握之中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最终没有向雪之下妥协,当然一方面原因是因为我不想这么稀里糊涂地就成为侍奉部的一个委托者。是的,从我从各方面打探出来的消息来看,至少到目前为止,侍奉部还没有接到过委托的申请,当然我觉得这件事也挺正常的在这种偏僻角落的不吸引人的教室里,加上教室中的这两个看上去不那么和谐的人——一个是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傲气场的女王式的人物,一个是似乎把自己和周围完全对立起来的反社会预备军式的人物,再加上现在的这个不良一样的新部员,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问题儿童集中营,其他人当然也不会想象到这个社团的目标会这么高尚。

    而雪之下在我拒绝之后只是眨了眨眼睛,随后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坐了下来,重新打开了手中的文库本。她对我的那种尽在掌握的表情让我真的有些不好受,所以我觉得我可能需要向社团里的另外一个像是幽灵部员一般的人物——比企谷八幡请教一下应对雪之下雪乃的方法,我总觉得比企谷是知道应对雪之下的方法的。

    “你还是躲着她一点好了。”还没等我决定怎么开口询问,比企谷的那种有些阴沉的语气就传了过来,这么说来,比企谷似乎很喜欢在我没有准备的时候说话,这次是这样,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也是这样。

    “我的意思是,在你没有充足的把握能够干掉她之前还是躲着她比较好哦!”比企谷见我没有反应,又加了一句,但是我依然不能明白他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当然从字面意思上来说,我能明白比企谷是让我不要和雪之下起正面冲突,但是我总觉得他还想表达一些其他的意思。

    “因为试图让雪之下难堪的人,最后可都是被她狠狠地干掉了哦!”比企谷睁开了那双有些腐烂透顶的死鱼眼,做了一个很夸张的抹脖子的手势,像是在恐吓我一样。

    雪之下雪乃,有这么可怕吗?

    “啊拉,比企谷同学,这么早就开始勾引新入的部员和你站到统一战线了吗?不愧是弱者的自觉呢?知道以一个人的力量无法胜过我,所以最后想要拉拢其他人吗?不过我姑且也可以理解就是了——”

    “哼哼,你这可就是大错特错了?勾引新成员和我进入同一条战线?别开玩笑了,我的理念可是孤独万岁呢!再说,和你的那场比赛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对抗吧,加上其他人可不好玩了啊,我可是还想要那份赌注的呢!”

    “你这个男人到现在还想着那些恶心的事情吗?果然是一只蛆虫呢,不,即使是蛆虫也有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价值,而你这个人可能连让人踩死的价值都没有哦!”

    “你的这种评价我并不认可——”

    “但是我不认为蛆虫什么的有资格反驳我,但是我同意你这种社会中是渣滓分子可以和某个自以为是的不良少年联合起来,这也是强者的一种宽容吧!”

    不知道为什么,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吵了起来,当然吵架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不明白他们在争执什么,当然不明白也就算了,不过雪之下雪乃似乎已经把我莫名其妙地加入了战团,这是我难以忍受的。

    “部长,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了,当你用带偏见的目光看我们红头发的人的时候,你的行为也就不端正了!”

    “抱歉,长得一头红发的看上去像不良实际上不是不良的由比滨和也同学。”

    “拜托,这两句话有什么差别吗——诶,等一下这番对话看上去很熟悉的样子。”

    “三位,打扰了哦!”有些粗暴的破门而入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争吵,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十分庆幸平冢静的出现,因为我十分担心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接下来的争吵会达到一个怎样的程度。

    “老师,我说了请敲门!”

    “啊,抱歉,雪之下,”平冢老师在进门的一瞬间就把我给提了起来,让我完全没有反抗的空间,“不过今天我是来找由比滨这小子的,由比滨,你的入部申请书出了点问题,来我办公室修改一下。”

    “你这个用这种半强制的手段让我入部的老师在入部申请书上抓什么细节啊!”

    “啊,细节决定成败啊!”平冢静抓着我的胳膊的手突然加大了力气,可恶,虽然我和这个家伙要是进行一对一单挑什么的我不一定会弱于她,但是她这种抓机会先发制人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从刚才起就被突然抓住的我完全发不上力,最终陷入了现在的这种悲惨的境界,而平冢静就和没事人一样,朝雪之下挥了挥手:“呐,雪之下,我先去处理一下这小子的事情,你们继续。”

    “不,并不需要了。”雪之下高傲地扫了一眼比企谷八幡,随后很安静地坐了下来。

    而比企谷八幡,也把整个人缩回他一开始坐的那条椅子上去,看上去就像一只在蓄力准备发起第二次进攻的刺猬一样。

    这也是一个自我意识很浓厚的人——这是我在短暂的第二次接触中给比企谷八幡下的评价。

    ----------------------------分割线--------------------------------

    “怎么样,你对那个教室里的两个人是怎么看的?”平冢静嚼着烟头,一边对我说道,当然说话的地点不是二年级的教师办公室,而是传说中各种神奇剧情发生的地方——学校的天台,据说学校天台都是上锁的,这一点似乎是实话,当然平冢静没有天台的钥匙,她只是用最为暴力的方式,一脚踹开了天台门,让我不得不评估一下如果算上双腿的战斗力的话我还能不能与她一战。不过,那两个人,指的是雪之下和比企谷吗?

    “问我对那两个人的评价干什么?两个受老师之命来纠正我的‘别扭’的性格的人,虽然在我看来两个人都有问题就是了。”

    “哈,由比滨,不要对你的老师保持这么浓厚的敌意嘛!得罪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但是如果让我开心,你在学校里的很多麻烦的事情都可以避免的哦!”平冢静的手重重地砸到了我的肩膀上,让我有些吃痛,不过从她的这种语气来看她的心情似乎还不错,还给了我一点胡萝卜,否则以她之前对我的态度肯定是一个大棒下来把我给击晕了。

    不过,这根胡萝卜看上去真的有些诱人呢!先不论叶山隼人会不会再度对我发起劝诱行动,现在我还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我对北原前辈的那一番挑衅似乎已经激起了轻音乐同好会里的一些前辈的不满,再加上我今天以一个“后进生”的身份“申请”到了不在社团中活动的特殊待遇,虽然饭冢部长还没有对我有太大意见,但是毫无疑问,我在轻音乐同好会当中很可能会被孤立。虽然我觉得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平冢静身上,但是如果她能帮助我解决这种状况,我也是很乐意的。我是有高中出道的宏伟目标,我有自己的原则,但是这不意味着我是不知变通的笨蛋。所以——

    “说来听听吧!不过牵扯到才能的问题的话我还是会拒绝的。”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想法,但是以你的性格,看着雪之下和比企谷会很不爽的吧?”

    岂止是不爽啊,简直就是要发疯啊,先不说比企谷八幡,雪之下雪乃那种自傲的依仗着自己有才能理所应当地对其他人颐指气使的竟然活了17年还没有受到过挫折的家伙,实在是让人太讨厌了啊。更关键的是,我明明知道她的问题所在,我却始终被她压了一筹,这种纯粹依赖能力的碾压的感觉简直就和踢球的时候明明自己无论在战术、配合还是准备上都高于对手,却最终被对方依靠个人能力击败时那样苦恼。

    “我也觉得你肯定会看着雪之下很不爽的。毕竟她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呢,无论何时都不会犯错误的优秀。”

    “什么嘛,你这样说来搞得我好像在嫉妒她一样,完全不哦,该说我就是等着她这种绝对的正确将她引入最后的深渊呢!”

    呃,这样说的我好像就是在嫉妒雪之下一样,还真是,让人十分不爽啊!想起那个女生。

    “但是正是因为太优秀,所以她会活得很累呢!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温柔也不正确,所以想要改变之类的,不知道你意识到没有?”

    “如果所有人都能做到对自己的才能进行控制,加以理性和自省的话,这个世界就不会这么不温柔了,当然也无所谓正确不正确了,所谓正确,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吧,正确的判断标准需要人来决定,如果是雪之下这样的人既做标准的制定者又做标准的达成者的话那不是太贻笑大方了吗?”

    当然,先不论现在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我并不觉得雪之下雪乃活得很累,相反,无论是毒舌刺激比企谷的时候还是用那一副全知全能的上帝式的表情看着我的时候我都觉得她对这种影响其他人的做法十分享受。

    “所以你对世界的判断是不给一个明确的标准吗?还真是一个狡猾的孩子啊!”

    “我这是谦虚和自省,另外,别用一副长者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我。”

    “好吧,那么另外一个人,你又是怎么看的呢?比企谷这个家伙?”平冢静有些随意地把已经在嘴里的一根烟在天台的栏杆上掐灭,然后点上了另一根烟,就像是一个话题结束然后开启另一个话题时的象征一样。不过,老师,虽然你已经零分了,但是我不得不继续给你扣分,在栏杆上掐灭烟蒂这种事,这也实在是太不文明了吧,你以为你是哪里来的装样子的忧郁大叔吗?除了说话很粗鲁这方面,你没有一点和大叔符合哦,不对,可能还有年龄?

    不过,对于比企谷八幡这个人,我无法做出太多的评价,他不怎么说话,所以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不过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这个人有着极强的自我意识,虽然不是叶山隼人式的那种众人环绕的国王陛下的意识,也不会是北原春希那样的对所有人都“好为人师”的家伙,但是这个人对“自我”的信任,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可怕。而从有限的和他接触来看,他的确是一个十分擅长观察的家伙,当然擅于观察人不一定意味着他就能看透人的本质,但是肯定会比那些只看外表的家伙要更加接近一个人的真实,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是吗?看上去你不怎么了解比企谷呢?”平冢静看着我没有说太多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本来觉得你们两个还是能聊到一起去的——”

    “我不觉得我可以和那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浑身上下散发着‘拒绝我、无视我’的气场的人说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觉得你们两个人其实在某些方面有些像呢!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忽视了比企谷不是那种擅长和别人交谈的人,当然你也一样,不过你看上去不是不擅长和别人交谈,而是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去做那些事情吧?”平冢静瞥了我一眼,呜哇,眼神真的十分锐利,不过她说得到也没错,当然是后半句,我的确在克制着自己和别人的交流,因为我和别人的交流只有一种方式,只是不停地让人服从我的领导,无论是无意识中暴露的还是有意识进行的,真是的,怎么感觉像是在说叶山和北原前辈的结合体呢?这可不是一件值得人赞叹的事情啊!

    “呐,由比滨,你不想待在侍奉部吧?”平冢静突然问道。

    “在我已经入部的现在,老师你说这些话的唯一目的是刺激我吧?我现在说不想又有什么用呢?”

    “当然有用啊,因为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让你退出侍奉部。”

    “条件吗?”任谁都知道这个条件是平冢静给我的一个陷阱,但是这个陷阱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很迷人,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往里面跳,我不愿意和雪之下雪乃或者比企谷八幡在一个部室里,虽然这两个人比轻音乐同好会中的几乎所有人的智商都要高,但是我想加入的社团只是那种能让我锻炼我的不擅长的能力的社团,而不是这种高智商的隐晦的对话的社团。所以,我也只能接受,当然这里有一个命题就是,即使平冢静的这个条件难度很高,那么即使是最差结果的完成失败也只是继续待在侍奉部中,和不接受这个条件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这个答应实际上没有任何风险,然而可能给我带来可观的回报,所以我的答案也只能是:

    “没问题!”

    虽然我还是相信平冢老师会做好我不接受的准备的,但是从她的表情上看,我的接受这一点还是在她的把握之中,没错,就是在她的算计之中,但是即使跳入了这个陷阱,谁又能说我不可能达到让人满意的结局呢?

    “那么,由比滨,我的条件是,让你去改变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的让你不愉快的性格哦!”

    -----------------------------ps--------------------------------

    今天的更新,想了想,虽然有些剧透,还是解释一下冬马的出场问题吧,毕竟两部作品中其他比较重要的人物都出场了。冬马预计会在文中时间线上的暑假,预计是第三卷正式出场,毕竟考虑到主角和冬马的性格以及作息习惯,两人在正常情况下有交集的可能性真的不大,当然不排除之前有其他烘托式的描写。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