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九章:任何时候,雪之下雪乃都很清醒

第九章:任何时候,雪之下雪乃都很清醒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由比滨结衣没有找由比滨和也帮忙,由比滨结衣没有找由比滨和也帮忙,由比滨结衣没有找由比滨和也帮忙,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总而言之我那从来不让我“失望”的姐姐这一次却让我失望了,她没有来找我帮忙,呐,明明只要你和以前一样说一句“小和,帮我补习一下数学吧!”,“小和,教我一下应付体育测试的技巧吧!”,“小和,教我怎么和同学相处吧!”——呃,最后这一条不算——总而言之,只要你和以前一样稍微在我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傻笑一下我就会帮你的忙的,即使做巧克力什么的是我不擅长的事情我也会帮忙的哦,你这一次怎么就突然强硬起来了呢?所以我现在专门请出小木曾前辈的做法又有什么意义呢?

    “呐,和也,在想什么呢?我可是专门腾出时间来教你怎么做巧克力了哦?怎么可以这么不专心啊,我还是专门申请了家庭生活科教室的使用权呢!”小木曾前辈围着围裙,双手叉腰,用手中的锅勺轻轻翘了一下我的脑袋,有些不满地说道,我必须感慨一句,虽然从围围裙的样子来看,姐姐和小木曾前辈给人的感觉都一样专业,但是为什么两人的实际表现却能差距这么大呢?

    “就是很不爽啦,本来向前辈学习巧克力的做法是为了帮助我那个笨蛋姐姐的,可是一连三天了,一连三天她宁愿自己在厨房里各种瞎鼓捣也不愿意求助于我,从最近她的阅读书目来看,她现在要做的东西甚至还升级成曲奇了,她是疯了吗?”是的,这三天,姐姐的确十分努力,虽然她这种努力绝对不是去找其他人帮忙,而是认认真真地在阅读料理相关的书目,甚至连和朋友发邮件也不这么频繁了,看手机的时候也是在网络上搜索巧克力曲奇的相关做法。

    但是,她的这种努力对于她制作的东西本身似乎没有太大的改观,虽然从味道上来说我似乎能闻到一些巧克力的味道而不是什么不明物质了,但是要拿出去送人我在短时间内看不到希望。

    “其实也没关系吧!你姐姐现在决定自己完成一件事这也是好事啊,总是依靠你是不对的吧,再说你帮助她的时候,按你的逻辑,不就是在‘发挥才能’吗?你怎么这个时候又不在乎这一点了呢?”

    “咳咳,这个,那个,在家人方面,我们得换一个适用逻辑,而且我现在是在用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帮助她,那就不算是利用才能了”其实小木曾前辈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虽然她在倾听我的那些不成熟的思考的时候,往往不发表太多的评论,但是像现在这样,如果她看到了这些逻辑的问题所在,就往往会让我狼狈不堪。

    “好吧好吧,那家人的问题我们就另算。不过你也真是辛苦呢,为了帮助你姐姐还要专门来练习这种不擅长的东西,如果孝宏像你一样就好了呢!”前辈笑眯眯地回答着我,适度的忍让和在一些问题上不会追根究底的态度,也是前辈的那种优点——没错,在必要的问题上不追根究底,我个人觉得这是女性身上的最宝贵品质之一,而那个一脸傲气的雪之下雪乃,就完全没有这种品质,她的那种要纠正一切的逻辑,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追根究底。

    至于为什么要提到雪之下雪乃,那是因为,这三天的社团活动,我都是在她的侍奉部的教室里渡过的——拜某位在必要时刻会动用武力手段的不知道岁数的老师所赐。

    平冢老师是一只手捏着拳头,另一只手抓着我的胳膊,这么和我说的:“呐,由比滨,我和你们的饭冢部长打过招呼了,他说你现在还在吉他的初学阶段,还不能和乐队的人一起合奏,所以特许你专门去其他地方单独练习,你就去侍奉部的教室练习好了。”

    拜托啊老师,如果我有不会的地方怎么办啊,难道让我背着吉他穿越大半个教学楼重新去找轻音乐同好会的前辈,我是逗逼吗?

    我当时也是这么表达异议的,虽然言辞稍微缓和了一点。

    但是,平冢静的眼睛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表情,对我说道:“你可以去请教你们的部长哦,那个天才,可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会的呢!”

    我花了很久才意识过来“部长”指的是雪之下雪乃,那个用她的犀利的进攻把当时的我打得一败涂地的雪之下雪乃,如果她在成绩优秀意外还擅长吉他的话,看来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天才一般的人物是存在的。

    但是向雪之下雪乃请教什么的,这不是意味着我输了吗?我都能想象到雪之下雪乃的那副轻蔑的目光:“哦?原来红毛不良还想学吉他吗?是想用乐器去勾引哪个女生啊?”——拜托我没有想这么做,想这么做的是北原前辈——大概吧!

    但是我最终还是从我的自我妄想中摆脱了出来,背上了吉他前往侍奉部的教室,这种做法吸引了学校里一堆同学的围观,诸君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景:在放学后的走廊中,傍晚的夕阳斜射进来,一个有着特殊的红色的头发的男孩,背着一个吉他箱子,穿行在人群当中,这个男生的身上有着一丝似乎在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郁结,让人感觉到他随时可能爆发出来。是不是一个狂放不羁的年轻音乐人的形象扑面而来?

    好吧事实可能没有我写得这么帅气,但是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我穿着普通科的制服的话,一个音乐科的装逼男生的形象是跑不掉了。

    所以我是在惨无人道的围观之中进入侍奉部的教室的,惨无人道到我连下次有机会背着吉他回到轻音乐同好会的音乐室都做不到,我不知道平冢静是不是已经估计到了这一点,如果她估计到了这一点的话那她在智商上也绝对是boss级别的人物。

    在进入教室的时候,雪之下雪乃只是简单地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投身到她的文库本当中,当然比企谷八幡的做法也差不多,只不过他可能看我的时间更长而已。

    教室内是死一般的安静,侍奉部的教室本来就在教学楼的角落里,外面的嘈杂声很难影响到,简直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而教室当中尽管有三个人,却是让人难受的格外沉寂的环境,则让我的这种感觉更加明显了。

    无论是雪之下雪乃还是比企谷八幡,都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完全没有对话的意思,这让我这个中途插进来的人显得更加尴尬了。我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但是这个教室里相比起轻音乐同好会的完全不一样的尴尬,却让我觉得必须说点什么好。

    “那个,我把吉他带来了,平冢老师说我可以在这里练习。”

    雪之下雪乃没有抬头看我,是把我当空气吗?这也不对,昨天还一副信誓旦旦地想要干掉我的样子呢,是觉得这个对手没有挑战性吗?比企谷八幡则是和开始一样,迅速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又低下了头。

    教室又重新陷入了那种沉闷的状态,我刚才说的话就好像投入湖心的一颗沙子,根本无法泛起什么涟漪,那两个人的态度简直让我觉得我似乎没有说过话一样。

    打破这种沉默的氛围是需要勇气的,我突然想到了我的笨蛋姐姐,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会很自然地说出很多很没营养的话,然后打破沉默,如果是她的话,肯定能做到这一点,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一事实坚信不疑。然而,我不是由比滨结衣,由比滨和也也没有由比滨结衣的那种无所畏惧的态度,所以我尽管我很努力,但是我却不能用那种似乎没有意义的口水话消除沉默的气氛,眼前这两个人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的表现也让我觉得有些受挫。

    然而我决定再尝试一次,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种我不擅长处理的情况,这让我觉得我可能可以利用它做点什么,如果说刚才那种暗示式的发言没有人搭理,那么,单刀直入式的加上某一个明确称呼的对话就不一样了吧:“部长,我的吉他水平不是很好,所以可能打扰到你,没问题吗?”

    不出我所料,雪之下雪乃是一个会对这种明确的问题给出回应的人,一个试图去影响世界,改造他人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其他人对她的问话不正面回应,雪之下雪乃的信条中,不会存在迂回式的以退为进式的解决道路,因为那种对自身的才能自信到极致的热情,所以她面对任何人的问题,都会干净利落地给出答案。

    “没有问题,由比滨同学,你完全不会影响到我,至于另一边那个,你可以你自己问一下他。”

    还没等我把头转到比企谷八幡那一边,他就慢慢地抬起头来,睁开了那双死鱼眼,有些沙哑地吐出一句话:“可以。”

    简直就是惜字如金,如果要选择一个这个教室中最难以对话的人,我觉得不是那个骄傲的雪之下雪乃,而是这个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比企谷八幡,他似乎有一种终结所有话题的能力,这也让我完全无法分析他的行为模式,当然这种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的男人,往往能把许多问题看得更加透彻,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所以我还是把目光转回到了部长身上,虽然部长很傲气,但是她比较容易理解,至少她所展现出来的那一面比较方便我应对,“部长,据平冢老师说,你吉他弹得很好?”

    “是啊!”雪之下就这样干净利落地回答道,没有带上多余的一个字。从传统上来说,这个时候是应该谦让一下的,惯常的回答应该是一番自我谦虚的话,比如——“只是学过几年而已,弹得很一般啦”、“还不错吧,但是只是玩玩而已,终究不是专业的”,虽然所有人都不会把这些话当真,但是这已经形成了交际过程中的一个约定俗成的惯例,可是,雪之下雪乃的眼中,却似乎没有这些惯例,她就是这么自信地看着我,干脆地回答我:“没错”。

    “怎么了?”也许是我对雪之下的这个干脆的回答太过惊讶了,所以很久没有说话,所以雪之下在我进入教室后首次主动开口了,“我记得我昨天就和你说过,我十分地有才能吧,虽然我只是在业余时间内稍微看过一些关于吉他弹奏的书,但是我觉得我在吉他弹奏方面应该配得上‘擅长’二字。”

    “嘛,总而言之,既然部长你吉他弹得不错,那也就意味着我在部室里进行弹奏的时候可以请教一下你吧?”我发现我又被雪之下的那种自信给震慑住了,原来想要表现出来的倨傲的语气说出来也变成了这种有些妥协式的语气,的确,虽然我从小到大都被称为“天才”,但是当我真正地遇上雪之下雪乃这种绝对意义上的天才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这个称号是多么廉价,这种气质上的不自信,也是我在入部以来一直为雪之下雪乃所主导的原因吧?

    不会犯错的雪之下雪乃,试图改变世界的雪之下雪乃,一旦你被这样的人代入了她的思考路径,那么想要摆脱就很困难了,所幸,我能意识到这一点,也就勉强可以和她继续周旋。

    “那么,由比滨同学,你是以什么身份向我提出这个请求的呢?”虽然我觉得我提出这个请求有些随意,但是雪之下却似乎对我的这个请求有些感兴趣。

    “哈?什么身份?”

    “对,现在你是以什么身份向我提出这个请求的,我才能考虑用什么身份对你的请求作出回应。”

    “然而我提这个请求和身份有关系吗?”

    “当然有,如果你是以侍奉部的部员向我这个部长提出这个请求的话,我觉得我没有必要接受,因为侍奉部的目的不是让人学会弹吉他,如果你是以我的认识的人向我提出这个请求的话,我觉得你的这种请求唐突了一些,我们似乎还没有熟到可以让我帮助你这种程度,当然,如果你是以个人身份向我这个侍奉部部长提出请求的话,那么我会接下这种委托,因为从侍奉部部长的角度来说,帮助你们解决这些烦心的事情是我这种身为有才能的人的义务。这么说来,你明白了吗?”

    我姑且算是明白了雪之下的逻辑,在很多人看来,人的社会身份和个人关系是重叠的,所以我们可以以个人名义向其他人去要求他们的社会身份所带来的利益,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我和雪之下是工作上的伙伴,又是朋友,所以我可以以私人名义很自然地向雪之下借一本因为工作原因而得到的书,这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当我们按照雪之下逻辑进行思考时,我们会发现,这本书实际上不是因为雪之下的个人行为而得到的,而是她的社会身份的附属的产物,而我与雪之下的关系又是私人关系,所以从私人关系的角度我没有资格去要求她给我这本书,当然如果以工作上的需要以工作上的伙伴关系的角度我就可以去借这本书。虽然在结果上我都能得到这本书,但是从身份上,前者我是通过一种模糊社会身份与个人关系的手段得到的书,后者我是通过明确我所属的身份的方式得到的书。

    回到我对雪之下的请求上,她的这些话对事情的结果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只要我想要她的帮助,我就只需要接受她给出的“侍奉部的委托者”的身份就可以了,而这个身份对于不重视这一点的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于雪之下来说,这是一个将问题清晰化的过程,只有将问题清晰化了,她才能将问题一一解决,一一按自己的逻辑进行改造。

    所以,各种意义上来说,雪之下雪乃,都是一个头脑清晰得让人觉得可怕的女生。

    -----------------------------ps-------------------------------

    又是接近5k的大章了,如果最后那段话看得有点晕就当做是作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吧,毕竟二小姐到底会说出这种话是我的个人创作而已。当然新坑本周也继续开启加更模式,250票有第五更,500票有第六更。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