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八章:其实,由比滨结衣真的很冒失

第八章:其实,由比滨结衣真的很冒失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看小说的时候,其实我是很讨厌登场人物的介绍环节的,因为这种介绍人物的剧情如果是和主线剧情结合得好还不错,但是如果和主线剧情没有关系强行介绍时,作者就会落入下乘了。由此可见,本文的作者的创作水平一定在下乘,因为即使读者瞎眼了也能从你的每一章的标题看出每一章的主要登场人物了,哪怕让一个人物不连续地出现在两章的标题中也好啊,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些怀疑啊。

    当然,我觉得这种做法对说过好几句台词由没有在标题上捞到露脸机会的饭冢部长有些对不起,所以还是把这种写法进行到底吧——能够一本正经地自我吐槽这么久的我真是可怕。

    如果有心人给目前为止的剧情做一条时间线的话,就会发现从下午四点叶山隼人出现在轻音乐同好会的第一音乐教室开始,到现在晚上九点我的打工结束为止,时间一共只推进了五个小时——而且其中三个小时是在打工。所以,如果这是一篇三万字的短篇小说的话,基本可以将其理解为是一名新晋男子高中生的放课后日常,没错,挺符合男子高中生的放课后的做法的,社团活动,瞎逛悠,然后是打工。

    所以,我决定要为这一段日常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那就是回家——就好像回家是一件十分光荣的值得称赞的伟大的事情一样。

    而回家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让我有些抓狂了,我的姐姐,我的料理技能是f-,黑暗料理水平是sss级的由比滨结衣,她竟然围起了围裙,然后,看到一脸呆滞的我,她很高兴地挥舞着手里的锅铲,对我说道:“欢迎回来,小和!”

    什么欢迎回来啊!由比滨结衣同学,你是脑子又犯抽了吗?虽然我知道你是一个笨蛋,平时考试什么的还需要我来帮你辅导,但是至少你在一些生活的基本常识方面不是笨蛋吧?至少你应该明白如果是你的做的料理全家人都会有生命危险的吧?

    于是我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妈妈,快来阻止姐姐啊,她要杀人了!”

    “真是的,小和你刚回来就说我的坏话,我怎么又得罪你了?”姐姐的眼睛眯了眯,看上去十分伤心的样子,拜托,不要伤心了,赶快放下你手中的锅铲,我已经看到锅铲上有一层很奇怪的黑色粉末了,那是什么东西啊,呐,据说中国人在发明火药的时候就是所谓的炼丹师们瞎调配的结果,我不敢保证以我的姐姐的料理水平,就绝对不会重蹈覆辙,所以我现在只能指望的是老妈的救援。

    然而,我的老妈在关键时候似乎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有些随意地回复了我一句:“诶,结衣又做什么了吗?没问题的,即使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和也你帮忙照看一下她不就可以了吗?”

    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放心啊?我是你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好吗?请不要说出那一副“你办事,我放心”的话好吗?你们这一对母女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危机意识啊?啊,所以说女人真的很讨厌啊,有才能的人就会像雪之下雪乃那样心高气傲,颐指气使,然后比较笨的人就会完全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我也没办法了,在经历了小木曾前辈的治愈之后,我觉得这种事情应该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于是,看着依然举着锅铲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我的姐姐,我一步步地向她走了过去:“呐,姐姐,结衣姐,冷静一点,不要乱动。”

    “诶,小和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不要乱动的,我身上是有什么东西吗?难道是虫子,不要,好恶心啊!”但是我的这番话似乎起到了反效果,姐姐有些激动地乱动起来,把围裙掀了起来又放了下去,左手在全身上下搜索着,十分慌张的样子,似乎真的认为有虫子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对,对,就是虫子,姐姐你不要乱动啊,你乱动了虫子就可能掉到你的衣服里面去的,那个时候我可就没有办法帮忙把它抓出来了。”不过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好的机会,抱歉,姐姐,如果要责怪的话,只能怪你太笨了,当然我也认为笨其实不是一件坏事,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啊,好的,”笨蛋姐姐很快地就站住不动了,她双手高举,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又像是准备对我投降一样,怔怔地带着一点哭腔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小和你快点啊,到底是什么虫子啊,很害怕啊!”

    “恩,很快的很快的,马上就结束了。”我聚精会神地走到了姐姐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把手伸了出去,随后,在姐姐的几乎就要崩溃的眼神下。

    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锅铲。

    先闻一下,啊,味道很奇怪,但是至少不是火药的味道,可喜可贺,这样只要不吃东西就可以了,至少我的这个家是保住了。啊,由比滨和也,竟然在这种千钧一发的关头完成了如此重要的拯救任务,今天的由比滨家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呐,那个,小和,虫子,虫子赶走了没有?”这时候,闭着眼睛的姐姐有些发颤地开口了。

    “嗯,赶走了哦,顺便我觉得你手里拿着锅铲有些不方便,所以就顺便把你把锅铲拿了下来。”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告诉姐姐事实比较好,啊,姐姐,衷心祝愿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够继续这样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是这样啊,谢谢你啊小和,”姐姐很开心地睁开了眼睛,“也谢谢你帮我拿锅铲了,诶,拿锅铲?”

    姐姐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随后慢慢地长大了嘴巴,眼里也突然噙满了泪珠,她头上的那个团子抖了一抖,随后大声朝我喊道:“小和你想到哪里去了啊?我做料理难道就这么危险?”

    啊咧,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的。不过这个时候正常的天然呆女生的反应不都应该是骂一句“小和你这个笨蛋”然后转身哭着跑掉吗?你现在的这种只是眼泪汪汪地看着我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指望我心疼你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知道我可是多少次对你的料理以身试毒过了

    ——那个,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是很无辜的,说了我很无辜啊,你不是姐姐吗,不要求你像小木曾前辈那样温柔体贴,至少做出一副姐姐的样子来啊。

    ——好吧,姐姐我输了。

    在我的这种无比的自我怨恨下,我还是认输了,颤颤巍巍地用双手做出一个标准地进献宝物的样子,把那个我刚才费尽心思骗过来的锅铲重新递给了我的姐姐:“呐,结衣姐,我们商量个事好吗?”

    “说了不用这么紧张的吧?”

    “就是,无论你做什么吃的,能够在我吃之前你先拨通医院的急救电话吗?”

    “都说了我做的料理没那么危险啦!”

    “我觉得以我试吃多次的经历来说你的这种否认完全没有说服力!”

    “放心不会给你吃的啦,这个巧克力是送人的,哼!”

    “啊呀啊呀,真是可喜可贺,那你就送人吧,衷心祝贺你要送巧克力的这个人好运——”不过等一下,等一下,“送人”,“巧克力”,“送人”,“自己做的”,这几个词结合起来有些诡异啊,自己做的送人的巧克力,这可能会让人想歪的啊,不对,这肯定会让人想歪的啊,即使我的这个笨蛋姐姐在智商方面再欠缺,情商方面极高的她肯定不会理会错这里面所蕴含的意思,所以,

    “姐姐。”我严肃地抬起头来。

    “嗯?小和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很紧张的啦!”

    “我觉得你不适合嫁人的,放心好了,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即使以后结婚了一样,如果我以后的妻子不愿意照顾你,那我就终身不娶。所以你还是放弃用你的巧克力去毒害那个人的想法吧!呐,不用这么努力也真的没有关系的,你的弟弟我始终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哦!”

    “所以小和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分割线-----------------------------

    “什么嘛?就为了那个救了萨布雷的人想做巧克力,我记得你不是去他家道谢过了吗?”明白事情原委的我突然觉得有些吐槽无力,我记得我说过,我的好姐姐的智商会被我碾压,但是情商方面却是我遥不可及的,但是,情商高也有坏处,就是容易想多,比如现在,“可是你上次去他家里的时候就没见到他吧,他后来也没有回礼什么的,我的理解是他就根本不把救了萨布雷这件事当做一回事。也就是你觉得很对不起他啦!”

    稍微解释一下萨布雷事件,大致就是开学前的某天姐姐带着我家的狗——萨布雷在遛弯时,一不小心松手了,随后萨布雷便不负众人所望地跳到了一辆豪车面前,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路人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跳了出来,救下了萨布雷,相对的,他被车撞倒,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似乎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姐姐对他有愧疚是理所应当的,其实我也挺感谢他的,我很喜欢萨布雷,尽管相对狗来说我更喜欢猫。

    “可是我看到他了啊,就在我们班里,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座位上,很可怜的。”说实话,姐姐为别人考虑时的这幅样子我还是很欣赏的,我也想为别人考虑,但是我总是无法做到这一点,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是属于姐姐她们这一类人的特权一样,没有才能,从而更加小心,更加关注人的真实感受,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我倒是觉得一个人孤零零地呆着更可能是因为这个人孤僻。”虽然这样评价那个救下萨布雷的人的确有些不积口德,但是从我的分析来看这才是最合理的分析。即使是缺席了一个月,如果是一色彩羽那样的人,也能很快地让群体染上属于她的色彩,当然如果是一个比较一般的人的话,也能慢慢地找到一些新的伙伴,慢慢地融入集体。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呢?那个小企——”

    “等一下,小企,什么小企?”不对,这个称呼不正常,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姐姐,你和那个家伙没有说过话吧,如果只是救了萨布雷的话没有必要用这种称呼吧。

    “小企就是小企啊!”姐姐似乎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好吧这也是当然的,我承认我有些太敏感了,因为对姐姐来说,对其他人用比较亲昵的称呼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我愚蠢的姐姐啊,虽然我知道你和很多人的关系都很好,不过你也太自来熟了一点吧,你这种做法会让人很担心你会不会被坏人骗走的,那个叫做“小企”的陌生人,不好意思,虽然你救了萨布雷,但是你还是先被归结到“坏人”的那一列吧,只要弄明白了你的情况我就会把你从黑名单中删除的,不要担心。

    “不说这个了,但是果然亲手制作的巧克力还是很难呢!”姐姐很为难地看着手中的被她成为是巧克力的东西。虽然我只是看了一下她做的那一团诡异的物品,但是我觉得能把巧克力做成这种样子也是很困难的,正常的所谓手工巧克力也就是把买来的巧克力融化了重新建模做起来而已,所以死从某种程度上说,能让巧克力的原来的那种味道完全消失的结衣姐也是一个人才呢!对于她来说做巧克力已经不是“难”的范畴了,而是“危险”的范畴了啊!

    然而我是无能为力的,虽然我的姐姐在这些地方很捉急,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必须擅长她所有不擅长的地方,料理这一块自然我也是很不擅长的,虽然我自信应该不会把巧克力的味道给化没掉。

    “呐呐,小和,果然还是应该亲自和小企说一下谢谢比较好吧,上次去他家没有见到他可能对他影响很大的。如果他认为我没有向他道歉的话,一定会觉得他付出了那么多还没有回报很受伤的,他到现在也不认识我,本来,至少我可以成为他的朋友的。”

    “呐,姐姐,我就问一下,你现在对那个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是觉得自己对他有所歉疚,还是想帮助他,成为他的朋友呢?如果只是有所歉疚的话,我劝你不用再操心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不要去干涉。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去关心那个人——”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但是在我心中已经得出了一个答案,由比滨结衣,虽然她很笨,虽然她总是会把事情搞糟,但是在和一个人相处时,她总是真心实意地想要付出,想要努力的,如果这一份温柔,这一份对其他人的考虑,她也就不是由比滨结衣了。

    “说什么呢,小和,当然是真的想要去了解他,关心他啊!因为感觉小企,其实还是想和我们说话的呢!”结衣姐很激动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向我彰显着她的那种坚定的决心。

    “那既然是这样的话——”

    “既然是这样的话?”

    “那你就加油吧,你弟弟我会在身后替你去加油鼓劲的哦!”我笑眯眯地看着姐姐,享受着她的这种似乎对我抱有希望然后希望破灭后的生气样子。

    “小和,你又耍我!”

    “诶,我没有耍你啊?”

    “可是你刚才的那副表情,加上你说的话,所有人都会觉得你想要帮助我吧?”

    “是这样吗?可是我就没觉得呢,姐姐认为我不属于‘所有人’的范畴里面吗?”

    “哎呀,不理你了,小和你这个坏蛋!”终于,在我持之以恒的努力下,结衣姐一甩头,气冲冲地离开了,“不要认为我只能依靠你解决问题,我也是有朋友的。”

    “撒,那我就拭目以待好了。”我承认,我现在的心态的确有些不对,但是结衣姐生气的样子真是很可爱啊,再说她最后还是得邀请我帮忙的,因为如果是她平时交往的那群女生的话,她们得知这个消息肯定会炸了锅的,姐姐如果不是彻底的笨蛋的话就会回来找我。

    不过,她应该不是那种彻底的笨蛋吧?听着远处姐姐发出的“呜哇”一声,似乎又是把巧克力弄出问题的样子,我突然有些担心了。

    ------------------------------ps---------------------------------

    250票的加更,这章字数看上去也是感情满满的啊。当然我原来估计这章要明天放的,结果今天就得发出来,大家还是挺给力的嘛。人物介绍环节到此为止,接下来要进入具体的剧情阶段了,当然这章已经在铺垫了,不擅长写剧情的作者君有点忐忑,如果有问题还是麻烦大家多提意见。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