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七章:偶尔,小木曾雪菜也会很调皮

第七章:偶尔,小木曾雪菜也会很调皮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和一色彩羽说话并不是没有收获的,至少我成功地把这一段打工前的无聊的时间熬了过去,我算是明白女生为什么聊起天来时间会过得这么快了,因为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无意义的扯淡中度过的,就像我和刚才和一色的对话,我完全不知道我们到底说了什么。

    所以从对话的质量上来说,应该还是我最开始和叶山前辈的对话的质量最高,两个人就一个问题不停地交换意见,没有任何多余的成分,即使是刚才在侍奉部的教室中和雪之下雪乃的对话也没有达到这一点,因为雪之下是一个女生,她说了太多余主体无关的只是以打击我为目的的毒舌的扯淡的话。

    于是,我终于可以准时去打工了。事实上,在有社团活动的情况下,我并不认为社团活动后,留给打工的时间还很充裕,尤其当我还要准备好充足的时间学习我不擅长的文科的内容的时候。学生虽然不如上班族辛苦,但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学生也是一种很累人的职业,尤其是你对你的这个职业有些追求的时候。

    当然,那些对自己的这个职业没有太明确的认知,不大清楚这一点的人就不一定觉得学生生活很辛苦了,好吧,我承认我是在抱怨我的笨蛋姐姐,以她现在的那种状态,以后怎么能升学,估计就是随便找个工作找个人嫁了然后成为专职的家庭主妇,哦不!由比滨结衣怎么可以成为一个家庭主妇,你要知道她的厨艺技能可是负无穷大啊,家政课常年得e的人成为家庭主妇的话一定会是灾难的吧,所以姐姐你还是乖乖在家里待着不要嫁人好了,你弟弟我会担负起为你提供生活保障的责任的,恩,就像我现在的打工赚钱一样。

    一开始让我去卡拉ok打工的时候,我是拒绝的,我当然也想像其他正常的人那样,找一份诸如便利店店员,或者家庭餐厅服务生之类的工作,尤其是这种打工往往会和其他打工的人遇上,可以遇到萌萌哒的后辈或者前辈女生——诸君,请不要露出这种惊讶的表情,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我对青春的恋情的向往好吗,只是我的要求比较高而已,我不指望我的恋爱对象认识到才能的罪恶,但是她至少应该有一种对自己的清晰的把握和对才能的审慎的态度。

    呃,话题扯远了,总之,从各方面来说,卡拉ok的打工都不是一份好的工作,工资上,并没有和其他工作有什么区别;在伙伴上,卡拉ok的前台一般都只有一两个人,除了我以外的另一个人是一个中年的欧巴桑老员工,不能和其他打工时所可能遇到的同龄人相媲美;从接待的客人上来说,卡拉ok的打工往往需要接待那些大吼大叫地唱得high的家伙,真是让人不爽;最后,也就是离家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如果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赶上电车的话,光是回家的出租车费就会可以让我一个月的努力化为乌有,所幸,我暂时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事。

    但是没有办法,我的这份打工时在上高中之前的春假里找的,各种便利商店和家庭餐厅都以我还不是正式高中生为由拒绝了我,拜托不差这一个月吧,我都已经把总武高的录取通知书给你们看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于是我就只能沦落到这个看上去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卡拉ok当中。

    但是事物的两个方面都是会转化的,如果不是因为阴差阳错地在卡拉ok的打工,我应该也不会认识小木曾前辈吧!那样温柔的,擅于聆听我的说话的小木曾前辈。

    嗯,说一句羞耻度比较高的话,每一次当我对这个有些让人觉得有些无聊的地方厌倦的时候,小木曾前辈的出现就会使我立刻对这份打工充满了斗志和希望。

    “啊呀,和也,今天又在这里打工吗?”随后,如同是在响应我的召唤一样,小木曾前辈伴随着她那惊喜的温柔的声音出现了,虽然她的那副打扮依然和平常在学校时的样子有些不同,把头发挽成一个发髻塞进帽子里,然后戴上了一副有些土气的平光眼镜,这也是她来卡拉ok时的惯常的伪装打扮,当然进入包厢之后肯定会变换成原来的那个小木曾雪菜。

    “恩,对啊,恩,等一下,小木曾前辈吗,还是像以前那样一个单人包间吗?先来两个小时可以咩?啊呸,可以吗?”我结结巴巴地说道,啊啊啊啊啊啊!好丢人啊,为什么要这么丢人,由比滨和也,你在小木曾前辈面前怎么就一直是这样啊?怎么一直是那一副弟弟一样的需要照顾的样子,拿出你在面对叶山隼人、面对北原前辈、面对雪之下雪乃时的谈笑风生的样子啊。

    但是我的这种自责没有任何用处,我还是在小木曾前辈的面前做出了这幅丢脸的样子,虽然对她来说,我的想法,我的秘密基本都无从隐藏,她也是我唯一一个完全知道我的黑历史,并且明白我的所有的观念的人。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希望在她的面前我始终是一个需要向她倾诉的弟弟一般的人物啊!

    然而,小木曾前辈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并没有在意我的手忙脚乱的样子,而是有些随意地靠着收银台,闲聊似的和我说道:“别这么紧张嘛?我又不是很着急的,话说和也,你在轻音乐同好会练习吉他练得怎么样了?”

    “啊这个,”我露出一个尴尬的表情,“不怎么样,我好像还是没有学吉他的天赋,我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在那些我没有才能的地方,我的表现比正常人还不如呢?”真是的,我对这种事情一向是不在意的,但是,唯独在小木曾前辈面前,我不想表现得那么无能啊!

    “这也是必然的吧!毕竟和也你在有才能的地方的能力强大到让每个人都羡慕呢?所以上帝当然要给你平衡一下啦!”一边接过我给她的房间的钥匙,小木曾前辈一边对我打趣着,“对了,你就不用过来帮我调试设备了,你每次都给我开同一个房间,我闭着眼睛都知道步骤了啦!”

    “可是,这样不行吧,这个是我的必要的工作啊,否则会让客人不满意的——”

    “如果真的想让我满意的话,就向你那边的阿姨请个半个小时的假,来陪我唱几首歌吧?我会专门把《white-album》留出来的哦!”小木曾前辈有些俏皮地摇了摇手中的钥匙,挥挥手,跳着向卡拉ok的内部走去,显然今天,她的心情也很不错。

    “唱歌吗?”看着慢慢消失的小木曾前辈,我有些哭笑不得,“前辈你也是知道我是一个绝对的音乐白痴吧,在你面前唱歌可绝对是班门弄斧啊!”

    -----------------------------分割线-------------------------------

    第一次见到小木曾前辈的那天,是我在卡拉ok打工的第二天,当时的她,与现在和我见面时的这种放松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她对我露出一副有些警惕的表情,好奇地看着我:“恩,现在卡拉ok里都有这么年轻的学生来打工了吗,你看上去只是一个国中生吧?”

    “我才不是国中生啊!还有一个月我就进入总武高了!”当时的我,正因为其他打工的地点都不愿意接受我的打工而十分不满,所以对认为我是国中生这一点十分敏感,因此毫不客气地反驳了回去。现在想一想,如果不是因为小木曾前辈是这种温柔的性格的话,我估计会在打工的第二天就因为顶撞客人而惨遭解雇吧!

    当然,小木曾前辈听到我的这句话,显得十分惊讶,但同时又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诶?你也是总武高的学生吗?你的意思是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学弟了?”

    “呃,客人您也是总武高的学生吗?不过,现在高中生的习惯是一个人来唱卡拉ok吗?”

    “才不是呢!”小木曾前辈气鼓鼓地看向了我,说道,“这和高中生的习惯无关啦,这也只是个人爱好而已,学弟可不要干涉学姐的个人私事哦!尤其是还没有入学的学弟,你以后可能还需要我来照顾你呢!”

    “好的好的,那么以后马上要照顾我的学姐,请问你要一个什么房间呢?”

    “真是的,那我就作为学姐照顾你的业绩一下好了,要一个单人间,唱四个小时,要知道我平时只唱两个小时的哦!”

    “事实上你唱十个小时似乎对我的业绩也没有什么影响,我的工作是时薪制,和业绩什么不挂钩啦!”

    “嘛嘛,真是的,你怎么这么爱较真呢,那么,学弟兼店员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呢?”

    “由比滨和也,小木曾——雪菜前辈吗?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关照了!”

    “由比滨啊,感觉不像是一个常见的姓氏呢?”

    “小木曾前辈也是一样嘛!”

    而此时,我突然发现,尽管没有和她说几句话,但是我的那种不满以及紧张的感觉,却很快消失了。事实上,在逐渐与小木曾前辈的交往过程中,我发现小木曾雪菜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在她身边的人,如果能和她好好交谈的话,就能够在与她的对话过程中因为她的那种随和而不失活泼的性格慢慢地平静下来。但是,很多人因为她的美丽的容貌觉得她不真实,而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有所保留,而她自己,也似乎因为一些过去的不太好的回忆而在与其他人相处的过程中显得小心翼翼,这让她始终无法为她的同学所理解,从而半是被迫地被安上了总武高的“高岭之花”的称号。

    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我是在进入总武高之前与小木曾前辈相遇,没有了入校之后其他人所产生的对小木曾前辈的那种固有印象,小木曾前辈也没有像在学校对其他人一样对我有所保留,所以我可以看到小木曾前辈的在其他人面前所没有展现的真实的一面,小木曾前辈也愿意倾听我的那些有些不成熟的思索。

    这就是我和小木曾前辈的初次见面,接着,就像任何一个正常故事所发展的逻辑一样,我们逐渐成为了好朋友,小木曾前辈继续来我打工的卡拉ok唱歌,继续给我以“业绩上的特殊照顾”,而我也继续调侃着小木曾前辈是一个“喜欢老掉牙的昭和末年的东西的落伍的女性”,没有办法,谁让前辈最喜欢的《white-album》就是一首昭和末期的歌曲呢——当然,被前辈介绍过这首歌之后,其实我也喜欢上了《white-album》,只不过我想在小木曾前辈面前拥有一丁点的优越感而已,毕竟,似乎什么事情都被她知道的状态,真的是很丢人的啊!

    ---------------------------分割线--------------------------------

    “由比滨,21号房间的客人的器械似乎出了一点问题,你去看一下?”欧巴桑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等一下,21号房,那不是小木曾前辈的包厢吗?真是的,我明明说了要帮她先把设备调试好的啊,结果又出问题了,到最后还是应该我自己去解决吗?

    然而,当我走进21号包厢,看着正在很痛快地唱着歌的小木曾前辈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应该是被她耍了。

    “呐,和也,我想了想,你这个家伙,肯定是不会自己主动向阿姨请假过来陪我唱歌的,所以我就想了这个帮我修理设备的主意把你骗过来了,撒撒,赶紧过来唱歌吧!《white-album》哦,昭和时期的老女人所喜欢的歌呢,你也马上去成为昭和时期的老男人吧!”小木曾前辈放下话筒,有些兴奋地跳到了我的面前。

    “那个,前辈!我现在是在工作当中啊!”虽然明白小木曾前辈在和朋友混熟以后的确会这样有些肆无忌惮,但是我也没想到一向表现得那么成熟的她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前辈你这是在自毁形象啊!

    “你的工作就是接待客人让客人满意吧,呐,现在陪我唱歌就是让我满意的一种服务态度,如果不接受的话我可是会去投诉你的哦!我可是这里的老客人,除了你以外的其他工作人员我也很熟悉的呢!”

    “好吧呀!”我无奈地拿起了话筒,看着现在的精力十足的,又带些小调皮的小木曾前辈,想起了她在我向她倾诉问题时的那种毫无保留地理解与接受,想起了小木曾前辈在学校里的那种谨慎而有所保留的形象,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她更加开心一点,于是严肃地呼吸了一口气,张开了嘴巴

    随后麦克风发出了一声尖鸣:“哔——”

    “呐,和也,虽然我之前知道你是很不擅长唱歌,但是这种唱歌之前就能直接让麦克风发出这种刺耳的声音的人,我也是很少见到呢!”小木曾前辈惊讶地看着我,随后露出了一个觉得很有趣的表情。

    “无,无路赛啊!”

    “哎呀哎呀,来不及让你调试了,所以这首歌就先算了,还是让学姐我来教教你吧!”小木曾前辈从我手中拿回了话筒,看上去对放弃《white-album》觉得十分可惜。

    嘛,最后还是自己唱起来了嘛?说实话我之前就预料到这个结局过,毕竟,小木曾雪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一唱歌就停不下来的麦霸啊!

    不过,我还是必须承认,小木曾前辈的唱功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比偶尔来轻音乐同好会露几面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与优越感的,传言中想要和前辈一决高下的柳原朋要好多了。

    更重要的是,小木曾前辈并没有因为自己在唱歌方面的天赋而想要干涉其他人,她意识到了自己对于歌唱的喜爱可能会对其他人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歌唱。

    我喜欢这样的前辈,无论何时,都这样温柔的,替别人考虑的小木曾前辈。

    不过,看着唱起歌来浑身散发着另外一种魅力的小木曾前辈,也会想到,这个人,在一个人唱歌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点遗憾呢?

    我觉得是会的,否则她就不会总是找我来陪她唱歌了。

    -----------------------------ps---------------------------------

    咳咳,从本章字数可以看出作者君对雪菜满满的爱啊,毕竟是作者君的“姐姐”嘛。这里多说几句,作为一个雪菜党,最喜欢的还是雪菜高中时候的样子,不是说不喜欢后期的雪菜,但是一开始的那种善解人意又带着一点小调皮的感觉真的很好和coda里被春哥不停地伤害的雪菜虽然坚强,但是太沉重了,所以这篇文章中绝对不能让春哥再伤害雪菜了。

    下一章“真”姐姐出场,但是得看本周推荐能不能过250票的加更线呢,现在是182票,还有两天时间感觉应该是有机会的?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