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六章:不知道为什么,一色彩羽总是喜欢叽

第六章:不知道为什么,一色彩羽总是喜欢叽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六章:不知道为什么,一色彩羽总是喜欢叽叽喳喳

    -------------------------------------以下正文-------------------------------------

    总算离开了那个让人觉得不知道怎么应对的社团,我突然有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如果现在回去轻音乐同好会,总觉得刚才对北原前辈的那种不礼貌的打脸有些愧疚,回家倒是一个好的选择,可是我真的不想回家后再出来打工。虽然我倒是可以去找一下我的笨蛋姐姐,但是考虑到她现在可能正在和她的一群闺蜜玩得正high,我这个不良少年一样的弟弟就不用去见她了吧——雪之下雪乃,向所有红头发的男生道歉,我们天生长这幅样子到底有什么错,你的这句话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不良的错觉啊!

    于是,我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走着,随后,有些好笑地,我觉得我来到了这个肯定会到来的地方——学校的操场。

    如果要问我是否喜欢足球,我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我也许不知道我的其他方面的才能我到底喜不喜欢,但是我知道我肯定是喜欢足球的,但是正是因为喜欢,我才在足球方面倾注了更多的心血,而这也是最后的灾难的根源。

    喜欢而没有才能是一种幸运,可以给人带来最多的快乐,不喜欢而有才能也是一种幸运,至少你放弃它是不觉得可惜,最可怕的东西是喜欢而有才能,因为喜欢,所以想要从事,因为才能,所以最终覆灭,如果不产生罪恶,那就必须放弃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所谓圣徒,他的做法也不过是如此。

    但是,我好歹还是一个高中生吧,我好歹还是一个青春期还没有过去的高中生吧,所以稍微地放纵一下自己也可以的,也就是说,我只是去看看他们踢球而已,自我约束得过于严厉那不就成为苦行僧了吗?这样可不好。

    于是,我躲到了球场后面的树荫下,看着球场上训练的足球部的成员们。

    当然,所有人中,我只认识叶山隼人,当然看着场上的那些人,我觉得只认识他也差不多了。

    并不是说叶山隼人一定是这些足球部的成员中的球踢得最好的——当然他肯定是踢得最好的几个之一——只是,场上的球员们自发地围绕他形成了一整套的核心,叶山示意压上,他的队友就会前压,叶山示意放缓节奏,他的队友就会围绕他不停地倒脚。

    这是一种天然的领袖气场,这种情况我觉得即使我加入了他们,短时间内也不会改变,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之前给它下的定义——“叶山隼人的足球部”,无比的贴切,因为,相比起叶山所在的那一队,另一方虽然有一些技术特别出色的球员,但是始终无法把球队拧成一根绳,所以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局面。

    “呀!和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突然地,一个甜腻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让我吓了一跳,当然我接下来就能反应过来这个声音的来源究竟是谁了。

    一色彩羽,班里的人气值max的人物,无论在男生中还是在女生中都特别吃香,这一点特别难得。根据我的分析,我认为,雪之下雪乃那种高冷的女神类型的人,在男生中往往会成为话题人物,却总会遭到女生各种意义上的白眼,我姐姐那样的有些天然的女生,会在一个团体中有其一席之地,但是始终不会成为人群的焦点所在,小木曾前辈,她那样的美丽又为他人着想的人,无论男生女生都对她难以产生恶感,但是这反而会让别人觉得她有些不真实所以没有特别亲近的人,而一色彩羽,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是女生中的一种顶峰式的存在——女生觉得她亲近,男生觉得她随和——虽然我倾向于她所达到的这个效果是她刻意为之的。

    我并不认为许多人看来的这样的略显矫揉造作的女生是虚伪的,相反,我十分欣赏这样一种类型的女生——她们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利用自己的优势去获取它——当然,在这一过程中存在着对才能的利用,不过这种利用是谨慎与有目的的,而不是所谓的自大的结果,这至少比一干用对自己的能力认识不清的人要好得多了,毕竟讨论群众与才能关系的前提是他们不知道才能的罪恶,所以谨慎的人总会比不谨慎的人要好。

    所以,如果让我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来评价一色彩羽,我会觉得她是一个不错的女生,但是,很多时候,我不得不很主观,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这个同班同学兼同桌,对我的兴趣变得格外地浓厚,找我说话的次数也不断增多。

    如果我是那种正常的被男性荷尔蒙所控制的青春期男生的话,我肯定会觉得一色对我有意思,然后向她表白,最后换来一个“抱歉,虽然我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的结局。

    但是没办法啊,一色的这种做法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啊,我自认为和她不是很熟啊,但是她就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了,要知道除了我的姐姐和小木曾前辈以外,这个学校就没有人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了,这个,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的笨蛋姐姐也没有称呼我的名字。

    “呐呐,和也,我在叫你哦!你要知道当着一个女生的面这样发呆是一件十分不绅士的行为呢!”一色在我眼前挥了挥手,然后绕着我转了一圈,有些赌气地瞪大眼睛,对我说道。

    拜托啊一色同学,你把我当空气行不行吗,我只是想安静地在这里看一会儿别人踢球,你这样招摇的会让别人看到,然后会引起叶山隼人的不切实际的希望的!

    “和也同学,由—比—滨—和—也同学!”一色还在我面前上下翻滚地跳着,用力地彰显着存在感,你就跳吧,你这种只能算是正常大小的胸部是形不成乳摇的,但是,你在这里挡着我看球的视线了!

    于是我还是妥协了:“拜托,一色,不要在我前面太招摇,我不想被其他人看到。”

    “终于理我了啊,和也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愿意理你的,你这样的女生总体上来说很烦人的,我也不擅长应付你这样的女生。

    “恩,另外如果你不要挡住我的看球的视线就行了。”

    “看球?”一色的兴致明显高涨了起来,“看足球吗?在看叶山前辈他们的足球部吗?叶山前辈踢得很不错吧?你有兴趣加入足球部吗?要不要我帮你去和他们介绍一下?没问题的,我是足球部的经理,虽然说擅自推荐一个人不大好,但是如果你只是想加入他们的话很简单的,足球部里是有专门给新手培训的前辈和专门的训练计划的,虽然不能立刻踢上正式比赛。但是鉴于你才一年级,我这个经理至少还可以照顾你两年,所以你不用担心没有机会上场的。”

    一色彩羽的口中冒出了连珠炮一样的一段话,你很麻烦啊,你真的很麻烦啊,你是真的真的很麻烦啊,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你知道一个女生在你身边叽叽喳喳是多么讨厌吗?尤其是当你在家里已经要听一个女生叽叽喳喳了,然后到了学校还得听另一个女生叽叽喳喳的时候。平心而论,一色彩羽从外观上来说,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尤其是她很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和气质的培育,但是话太多这一点很毁人的啊,我记得你在其他男生面前以撒娇卖萌为主吧,为什么在我面前就不这样了呢?要表里如一啊混蛋!

    当然,一色对我的这种态度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归咎于我自己,如果不是之前的那一次阶段测验大意了,她对我的态度基本上就是一个正常同桌的态度。只是,那天我在做理科试卷时的草稿纸被她看到了,这张写满正确答案的草稿纸和那张59分的试卷形成了比较鲜明的对比。

    从那以后,她时不时就很好奇地朝我看几眼,然后会在漫不经心的和我闲谈的过程中冷不防地插入一个问题,比如“和也,为什么你要故意把考试考不及格呢?”,又比如“和也,其实你很擅长理科的吧?”。是个正常人就知道她说这些话的用意是什么,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和她去解释一下我的行为逻辑,只不过我觉得以一色彩羽的这个看上去更多心思会花在利用别人上的大脑是理解不了我的这种逻辑的,所以我每次都对这种问题含糊其辞地糊弄过去。至于为什么不直接拒绝,要知道这种女生的特长就是能在你明确拒绝回答她的问题之后依然没事人一样和你说话啊!

    所以,我有必要在一色把话题再往那方面引导的情况下打断她:“对不起,我并不想加入足球部。”

    “诶?真是残念呢!”一色夸张地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个惊诧的叫声,这个声音的尾音拖得很长,又酥又颤,会让人不自禁地心疼起来,好喜欢——不,我不是声控!这种情况得制止,更严重的是,似乎作为足球队的经理的她,长时间地在这里停留已经吸引了几个替补球员的注意力了,一色彩羽这样的女生,在足球队这种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地方永远是不会缺少粉丝的。

    “呐,一色,要和我说话的话就找一个没人的角落去好了。”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指了一指训练场的一个盲区,感觉叶山他们的训练赛也马上要踢完了,被他发现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糟糕了。

    “由比滨同学,”一色的脸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突然称呼我的姓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叫我的名字是要干啥,她的那一串绕口令一样的话已经蹦了出来,“虽然我对你的确很感兴趣但是你要因此以为我对你有意思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只是把你当做一般的同学看待所以很对不起!”

    “哈?你在说什么?”我姑且是一个聪明人吧,虽然现在我在旁人看来有些别扭但是我还是一个聪明的人吧,但是为什么我突然听不懂一色的话了呢?

    “诶,你专门拉我去没人的角落说话难道不是为了向我告白吗?”我应该是一脸迷惑的表情,然而一色彩羽的表情好像显得更加疑惑,你这个家伙,入学以来没多少男生告白了才会产生这种错觉啊?

    “拜托,明明是你要和我说话的好吗?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说话,比较引人注目然后想换一个地方而已!”

    “诶,这样啊!”一色再度露出了她那种标志性的颤抖着的尾音,这个家伙的卖萌的性格,已经是深入骨髓了吗?如果不是因为她平时那么叽叽喳喳的很让我讨厌的话,我觉得以她的这种说话方式我还是有一定几率被她的伪装所俘虏的,果然还是因为自己太年轻了的原因吗?小学和国中阶段,我都是群体中的领袖,所以尽管接触的女生不少,但是往往是以一种班长对同学,或者领袖人物对个人的态度说话,这导致我和同龄女性平等对话的经验完全来自我的姐姐,而我的姐姐很多时候,实在是显得有些太天然了,这导致我缺乏充足的和女生接触的经验,并不擅长与同龄女生平等交流。

    不过,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吗?和女生平等地接触,尤其是和一色彩羽这种危险度极高的女生平等接触,正好是一个学习不擅长的才能,提高我自身的方法吧!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应该感谢一色彩羽的。

    但是,即使一色彩羽有这么重要的作用,现在的我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场上的叶山隼人参加的训练赛已经结束了,等他发现我那可就真的危险了。

    “一色,抱歉,我有事先走了。”虽然长久没有训练,但是我对我的爆发力还是很有自信的,所以我要用最快速度跑掉,绝对不能让叶山前辈发现我。

    “诶,但是和也,你应该是喜欢足球的吧?不用担心自己踢得太差哦,叶山前辈是一个很好的人呢——”

    “好吧好吧,你的问题我们到时候再讨论吧,就这样了,明天见——”

    然而,这种事情一般不会这么顺利,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把一个足球直直地向我射来,估计是哪个一色亲卫队成员看我和一色说话有些不爽吧,你就不考虑一下如果我躲掉了你这球会直接射到一色吗?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在一色惊诧的表情下,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拦住这个球,上演一发英雄救美的好戏,但是事实上,这个球实在是射得太差劲了,又飘又慢,让我轻松地可以一个杂耍般的姿势用脚后跟把它停住,然后磕到了我身后的一色面前。

    然后我就跑路了,没有站出一个飘逸的姿势装一会儿逼,没有怒斥踢球的人,也没有接受他们的不停的道歉,当然我也顾不上关注一色彩羽会是什么表情了,因为我感觉叶山的目光似乎已经慢慢地转向了我这一侧,估计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对一色这个年轻的一年级学妹经理很照顾吧,然后两个人就会在这种交往中擦出爱的火花——好吧后面我不脑补了,总之先走为上。

    但是在跑步的过程中,我总觉得后脑勺有一道刺人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我,应该不会是一色吧,我刚才也就随便停了个球而已,为了保险连射门都没有,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所以一色也不会太关注这一点吧?应该,大概,也许——不会吧?

    --------------------------ps--------------------------------

    本篇中暂时预定的唯一一个非年上系女主抢先出场了,我觉得鉴于一色的这种特殊地位,我是不是应该给她加点戏份什么的,要知道文中的“我”对她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呢!另外,大概还有两章这样的人物介绍章节,大家可以猜出是哪两个人了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