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五章:总的看来,比企谷八幡腐烂透顶了

第五章:总的看来,比企谷八幡腐烂透顶了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一向对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感兴趣,所以这种眼神腐烂,存在感极度微弱的家伙一向是被我忽视的,简单来说,就是我能看到这里有一个人类轮廓一样的东西但是不认识他的脸,当然我这绝对不是在为我的脸盲找借口。

    但是既然他对我说话了,我觉得我也有义务回复他一下:“请问,这位同学,你的意思是你要和她斗争到底了吗?”

    “我不觉得和那个女人斗争是一种明智的表现,应该来说,当然,我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很可怕而斗争不过她——”

    “比企谷同学,虽然你们都是一样的底层人士,但是在我和另一个人说话时你应该保持聆听的姿态而不是擅自插入。”啊拉啊拉,这位可怜的比企谷同学,第二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雪之下雪乃打断了,感觉还是挺可怜的呢。

    不过,比企谷同学,比企谷同学你怎么了,你怎么就乖乖地不说话了呢?反抗啊,斗争啊,你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呢,于是这时候我才想起他似乎刚刚说了一句话“和雪之下雪乃斗争不是一种明智的表现”,他对自己说过的话还真是贯彻到了极致了啊!

    “恩,那么由比滨同学,我们继续。”雪之下很满意地看着比企谷,看得出来比企谷在这里已经待了有一段时间了,而至少从结果上来说,无论是不是用这种语言暴力,雪之下雪乃压制了比企谷,比企谷什么来着,又是一个不告诉我名字的家伙,怎么你们几个家伙都习惯在和别人说话之前不介绍名字啊!

    “在谈话继续之前,我觉得我需要先知道你们的名字,决斗什么的,第一步肯定是要报上姓名吧!”

    “啊呀,我以为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呢?我自认为我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真是失策呢,由比滨同学,当然好像你也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的样子。”雪之下雪乃露出一副很吃惊的表情,是实实在在的很惊讶的表情,似乎她就从来没有预计过别人不认识她一样,所以说这个女人的这种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

    “恩,好吧,我的确认识你,另外,我叫由比滨——”

    “不用告诉我你的名字的,由比滨同学,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样,如果是正规的决斗的话需要相互报上姓名,但是如果是我对你的单方面教育,你只要单方面知道我这个你的人生导师的名字就好了吧——”

    “由比滨和也!”我觉得不能让雪之下一直这么主导着话语权,要知道不同世界观的人之间的辩论最重要的就是逻辑的辩论,如果你被对方代入了对方的逻辑,那你就肯定赢不了他,之前的叶山隼人就是这么被我击败的,所以雪之下雪乃想用同样的方法来击败我时,我可是不会轻易落入她的圈套的。

    于是,迎着雪之下雪乃的有些讶异的目光,我重重地说道:“雪之下同学,我还是告诉你,不要对自己太自信了,你也许是一个有才能的人,但是有才能是针对自己的,你没有资格去逼迫其他人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明白吗?”

    突然我有点想起了刚刚被我晾在一边的北原春希前辈,我突然觉得雪之下雪乃和北原春希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对于其他人来说,两个人都是那种似乎不会犯错的人,所以两个人都想要指导其他人应该做什么。当然区别在于,北原前辈比较喜欢到处跑,主动寻找其他人,而雪之下雪乃,从我和那个比企谷的情况来看,似乎是被平冢老师赋予了在这间教室里纠正其他人的认识的任务,虽然前一种主动招惹麻烦的行为更加让人讨厌,但是两个人的这种很明确的想用自己的逻辑指导别人的意识,果然还是让我很不爽呢!

    “为什么不呢?”然而,对于我的这种问题,雪之下给了我一个很自然而然的答案,“从小我就是最可爱、最优秀的,当然,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我也没有犯过错误,无论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别人的事情,我都能给出最完美的解决方案。所以,既然我是这样一个有才能的人,我为什么不能告诉这个社会正确的方向是什么呢?”

    “唔,这个家伙,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不过,由比滨同学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你不是我这样有才华的人呢,你肯定有犯过错,最后导致了自己的失败和群体的崩溃,所以你会有这一种想法没有问题。当然只要你听从了我的意见,你的这些担心是可以避免的。”雪之下雪乃继续带着那种缓和的语气柔声说道,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传教士在传播天主的福音一般的感觉,让人不自禁地就想臣服于她,主啊,宽恕你不断犯错的孩子吧!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虽然我一直想摆脱雪之下雪乃的影响,但是我还是被她所影响了,的确,对于我这个曾经犯下错误的人来说,从潜意识中,我会十分期待有一个完美的不会犯错误的人给予我指导,而这个人一定是各方面才能顶尖的人物。从某种意义上说,雪之下雪乃的出现满足了我的这种期待。

    但是,并不是这样!如果是这种逻辑的话,那我就陷入了雪之下雪乃的圈套,那是雪之下雪乃的逻辑。而我的逻辑是,才能是罪恶,所以,雪之下雪乃这样的人,即使在各种意义上都是一个天才,她最终不是那个所谓的全知全能的上帝,所以她也不会例外,她的才能最终导致的依然是罪恶。

    于是,我抬起头来,看着一脸圣洁的表情向我布道的雪之下雪乃,说道:“抱歉,我并不觉得你可以做到这一点,你的这种追求的结果,只是短暂的辉煌和最终的毁灭而已,你也许比我要高明这么一点,但是想要改变世界什么的,那还是疯子的逻辑!”

    “好吧,果然由比滨同学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呢,”然而,雪之下雪乃就像知道我最终会有这种反应一样,并没有露出任何一丝惊讶的表情,而是将刚才的那种柔和的表情迅速转换成为了之前的那种冷若冰霜的脸,静静地坐下来,重新打开手中的文库本,“不过,既然你成为了我的部员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你只要看着我解决问题,那你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终究会有那种由能力告诉其他人正确的道路的人呢!”

    雪之下雪乃接下来不说话了,似乎把我当做一个空气部员一样,我突然感觉自己被重重打了一拳,进入高中以来,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挫败感,这种挫败感,来自于雪之下雪乃。虽然我并没有臣服于雪之下雪乃的逻辑,但是我却一度轻易地被她的话语所迷惑,然而当我得意洋洋地摆脱了她的那种逻辑体系的时候,她却告诉我,我的反应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所以说,这个高中还是有一些人物在的呢,雪之下雪乃,你这种暗暗发来的挑战,我可是接受了哦!

    啊啊啊,我这种无聊的漫画式的展开到底是什么鬼,感觉就和国中生一样啊,我没有摆脱中二期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中二这个词,我在国中没有过,现在随着高中出道,更不可能会有!

    不过,我对角落里那个乖乖地听着雪之下雪乃的话的男生的兴趣却浓厚了起来,虽然那个家伙看上去很懦弱的样子,在雪之下的警告下,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地就接受了不说话条款。但是从他之前说的那么几句话来看,他并不是那种被雪之下完全牵着鼻子走的人,可能,这个死鱼眼的家伙,脑子里意外地有些东西呢!

    被我盯着,死鱼眼有些别扭地回过头去,干嘛啊,被我看一下会死吗?放心我不是基佬啦,我的头发是红色的不是金色的!

    于是,看着雪之下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文学少女模式,不再理会我,我慢慢靠近了那边的那个男生:“喂,这个,比企谷同学,你能告诉我这个部是干什么的吗?”

    “教室前面挂着牌子吗,侍奉部。”比企谷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闷声闷气地说道。

    “我姑且是都看得懂这几个字,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侍奉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总觉得很羞耻的样子。”我有一种感觉,在我和雪之下进行对话的过程中,比企谷也一直在对我进行人物分析和判断,这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毕竟,我讨厌这种别人给我下结论我又没法给别人下结论的感觉,没错,我对比企谷,除了他的那双让人有些不爽的眼睛以及可能是一个意外的有逻辑体系的人以外一无所知,而他,不知道通过我的对话把我分析了多少遍了。

    “嗯,那个,侍奉部呢,就是向困难的人施以援助的社团,”比企谷的声音慢慢变得小了下去,虽然我不擅长笑,但是我也没有要吃了你吧,你为什么这样说话呢?莫非这个家伙不善于和陌生人交往?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社团的目的也是挺自大的,果然是雪之下雪乃的那个人的社团吗?

    “哦,这是那边的,雪之下和我说的。”比企谷迅速地补充了一句话,然后转过头去。

    于是我也转过身去,不再说话。一个社团中可能需要一个活跃气氛的人物,但是那个人肯定不是我,按照惯例的设定,比企谷这个看上去要占据很重要戏份的角色会成为我的基友式的人物,但是比企谷肯定没兴趣承担这种角色。

    所以结论是,这个社团好压抑。

    但是过了五分钟,在雪之下继续静静地看书,比企谷继续玩起手机之后,没有事情可以做的我还是忍不住和比企谷搭话了,我发誓,虽然这次的没有准备的战争是在下输了,但是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一定也要把手机带来。

    “比企谷同学,能询问一下你的全名吗?”

    “八幡,比企谷八幡。”比企谷往后缩了缩身子,头也埋了下去,不适应地对我回答道,真的是因为我太靠近他了吗?我突然有些想念北原学长,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对比企谷同学伸出援手:比企谷同学,你有什么烦恼吗?你有什么担心的事情吗?这个我不是在说北原前辈是心理咨询师,但是他应该会去关注比企谷的,90%的几率,剩下的10%大概是因为比企谷不是萌妹子。

    “恩,比企谷同学,”我用尽全力挤出笑容,虽然比企谷没和我说几句话,但是看得出来在刚才我和雪之下对峙的时候他想帮助我,所以尽管他是一个怕生的人,我还是应该对他友好一点,“我能问一下这个社团的活动什么时候结束吗?因为我并不知道能做什么的样子。”

    “哦,你只要和雪之下说一下就可以走了。”比企谷的话很短很简洁。

    然后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还是向雪之下申请一下是否可以离开吧?

    “那个,部长,我可以申请先离开吗?”

    等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部长?社团?申请?我什么时候把自己默认为是这个社团的成员了?什么时候,谁批准的,谁暗示的?

    然而,还没等我把这几个问题弄清楚,雪之下的回答已经过来了:“可以,记得明天来的时候把入部申请书带过来,虽然侍奉部的审查不是很严格,但是象征性的程序还是需要的。”

    “我明白了!”从头到尾,在和雪之下雪乃的对话过程中,我就没有掌握过话语的主动权,这让我十分郁闷,就连离开时也一样,为什么我就不经思考地答应了呢,我应该直接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扬长而去才对吧!

    但是事实就是,在被雪之下ko之后,我的状态一直很不正常,今天战败了这一场,明天好好调整吧,不能在意这一城一池的得失呢!

    于是,我从这个气氛有些奇怪,但是给我了很大挫败感的地方离开了,当然离开前我格外注意了比企谷八幡一眼,再强调一遍,这不是因为我是基佬,而是因为,我始终很好奇那个家伙到底给了我一个怎样的评价——不用怀疑,他肯定会给我评价的。

    但是,我只看到我在离开时,比企谷八幡的那双死鱼眼盯了我一会儿,让我有些发毛,什么话也没说。

    该死,这个家伙,无论从外在形象给我的感觉还是待人接物的态度上,都是腐烂透顶了啊!

    ---------------------------ps-------------------------------

    虽然标题写的是大老师,但是基本上还是在写二小姐,谁叫大老师不是萌妹子呢——以上都是口胡的,关键在于大老师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说太多话的人吧,一开始就和大老师说很多话,混成基友,还理解大老师的主角什么的,实在是难以理解啊。

    另外这边也提醒一下吧,暑假后半段进入求票加更阶段,本书每周保底四更,每250票加一更,七更截止,因为写不了更快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