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四章:看上去,雪之下雪乃十分坚定

第四章:看上去,雪之下雪乃十分坚定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不知道平冢静老师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但是我觉得,去任何地方我都会做好充分的准备的。如果她带我去补考教室,那我会完美地答出一个六十分以避免挑衅老师的权威,如果她带我去校长室,那我也绝对不介意做一个标准的双膝跪地礼请求校长的宽恕以换取我在这所学校继续学习的机会。要知道,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很多的,只要你愿意放弃一些原则。

    但是,平冢老师并没有把我带到我所预料到的任何一个地方中去,而是把我带到了一间毫无特征的教室的门前,自言自语道:“连续两天把两个人塞到这里来,是不是有些过分呢?”

    这里,这里是哪里,请你把你的宾语说清楚,不然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比如认为我的心理不正常然后把我塞到可怕的心理辅导师那里整天询问诸如此类的“你有什么担心的事情吗?”、“不要害怕,你未来的路还很长,所以把你的烦恼告诉我吧?”之类的话,那我肯定会发疯的。

    随后,老师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不好意思,我可以再拜托您一遍吗,平冢老师,进门前请敲门!”还没等我跟着老师进门,我先听到的是一阵清冷的声音。

    高傲,不可侵犯,极度自信,这是从她的语调中所能判断出来的她的性格。而从她的这番话中,我可以得出更多的信息:

    “再”这个词,明显体现了对平冢老师的不满意,但是这个人很好对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并没有把这种态度暴露出来。但是,这种命令式的说话方式,又体现了她的绝对的控制欲和掌握欲,这是一个不容许自己犯错,不会顺从适应现实的人,但是,她又能意识到现实的复杂,也会做出一些适当的反应,所以不是一个极端自我的人。

    结论是,这个人是个疯子,一个无时无刻不想着统帅其他人的疯子!

    更可怕的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女生,虽然我并不歧视女性,但是我必须声明一点,在我之前强调的才能容易让人自我认知不清这一点上,更加感性的女性更容易犯下这种错误,所以同样的性格,女性的危害要比男性大。

    但是相对的,这样的女生绝对是少数,所以我很好奇这个女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教室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使用了,大半间教室被倒放着的桌椅所占据,而另一半的空间里,几张桌子一字排开,潦草地组成了一个横列。靠近教室远端的床边,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洒在那个女生的头发上。那是一头很漂亮的长发,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有些闪闪发光,如果不是这个女生用心去打理过,那么就只能让其他人羡慕她的天生丽质了,因为她的五官也是无可挑剔,虽然眉头有些蹙了起来,但是配上她手中的那本文库本,一个文学少女的形象呼之欲出。

    所以,我花了这么多文字来描述她,只是为了强调这是一个美少女,我说了,对于美少女,我的态度一向是不错的,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暂时收回之前的对她的那种有些恶劣的评价。

    “雪之下,我是带新部员来的,喏,这个家伙,他要入部。”我发现我差点把平冢老师忘到了一边,可怜的老师,果然在更加年轻的女生面前存在感就会极度下降吗?

    “抱歉,平冢老师,貌似你搞错了一件事情,我已经加入轻音乐同好会了,在没有向饭冢会长提交退部申请,得到他同意然后经学校确认后,我现在应该不能加入其它社团。”不过有一个关键问题可不能搞错,尽管我承认我对眼前这个女生的第一印象很不错,但是在此之前,我是不会离开我自己选择的轻音乐同好会的,除非饭冢部长把我踢出去,不过饭冢部长是个不错的前辈,他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的。

    “啊啊啊,抱歉啊,我以为你这家伙和比企谷一样了,”平冢老师轻轻“哦”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但随后大笑着,和没事人一样地说道,“没关系,我是社团的总负责老师,我允许你同时加入两个社团,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拜托啊平冢老师,虽然我之前对你的态度不错,但是我最讨厌这种擅自替别人作出决定的状态了,如果你不是老师我肯定转身就走了好吗,所以我现在还得委婉地拒绝你:“抱歉,平冢老师,我并不认为这是你可以决定的事情,你之前和我讨论的时候也说过了,你不能强迫我离开轻音乐同好会加入其它社团,如果加入其它社团势必会分散我在轻音乐同好会的精力——”

    “没事没事,由比滨,你能者多劳嘛!多加一个社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这个社团应该也不是那么忙,呐,你说可以吧?雪之下?”被打断了,被毫无理由地打断了,我突然无比讨厌学生的这个身份,因为老师对学生始终有一种上下级的关系,这种关系如果利用的好的话可以让老师对学生有一种很好的掌控,而平冢静老师,无疑是深谙此道的高手。不过,等一下,雪之下?

    雪之下这个姓氏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氏,而眼前的这个女生显然也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那么,这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雪之下雪乃,曾经一度是轻音乐同好会的男生们八卦中心的女神级别的人物。顺带一提,见了真人之后,我似乎有点了解我那个笨蛋姐姐为什么对她如此仰慕了,她的身上的那种自信的确很容易吸引我姐姐那样的特别在意其他人看法的人。

    “既然是老师说的,我也并没有什么意见,”我发现雪之下的眼睛眯了一下,随后第一次看向了我,“不过能否让这位新部员解释一下他刚才说的话呢?毕竟,即使是我,要同时纠正两个人的问题也是很辛苦的,如果这位新部员同学的反社会倾向可以稍微轻一点的话我的工作量也会轻一点。”

    “诶,我之前有说什么话吗?我应该一直是一言不发的吧!”

    “恩,那边的染着一头红发,长着一张不良面孔的新部员,你能解释一下——”

    “我不是不良,请不要因为我长得一头红发就把我和不良联系起来,所以说女人这种动物,真的是——”

    “恩,抱歉,那边的染着一头红发,看着像不良实际上不是不良的新部员,你能解释一下——”

    “拜托,你这两句话有什么差别吗——”

    “你能解释一下‘这个人是个疯子,一个无时无刻不想着统帅其他人的疯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啊,最后还是让她先把话说完了,话说当时我竟然把脑子里的想法直接给说出来了吗,真是失策。所以,要解释吗?要把我在没见她面之前说出来的那种对她的语句的分析一步步和她说吗?大概会被认为是变态的吧,不,一定会被认为是变态的吧,但是没有办法啊,那是因为我现在的思维回路会习惯性地去分析每一个人的逻辑,脑子转得太快了而已啊。

    “恩,首先,”我决定还是避免让别人认为我是变态,因为眼前这个女生给人下定义的速度看上去也挺快的,“雪之下同学,你是一个美丽的女生——”

    “如果你只是因为觉得我很可爱而觉得嫉妒的话,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是不会体会到那种质上的差异的,那样只会让你徒增烦恼。”雪之下又一次打断了我,为什么她这么喜欢打断人呢?

    “好吧,那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是一个疯子,首先,从你的那一副不断自我肯定的样子来看,你要么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要么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而从你的资本来看,你应该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其次,从你的不断打断我的说话的这种措施上来看,你是一个喜欢对别人加以干涉和改造的人。极度自信,意味着认不清自己,喜欢对其他人加以干涉,意味着看不清集体,这种既看不清自己又看不清集体的又想自以为是地去改造世界的人不是疯子又是什么?”啊呀啊呀,虽然对雪之下这样的美少女说这些话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总得有人打压一下她的威风什么的。不过我觉得我的这次暴击还是很有力的,看着雪之下脸上的那种震惊的神情,我突然觉得很有成就感。

    “那就这样了吧!”我转过身去,估摸着雪之下雪乃这种高傲的大小姐这一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刻薄的言论,她也一定不会对我这个问题部员加以挽留了,所以也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撤退,然而,雪之下的声音让我愣住了。

    “等一下,”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看见的是雪之下雪乃朝我看过来的不是震惊而是饶有兴致的目光,突然一阵恶寒,雪之下雪乃,合上了手中的文库本,站了起来,远远地望着我,“由比滨同学,是这个名字吧,你觉得你对我做出这种挑战之后,我还会不应战吗?”

    怎么回事?这个人好奇怪,她不应该被我气疯了吗?她这种一脸高傲的有些兴奋的神情是怎么回事,哦,抱歉,兴奋的神情是我脑补的,但是她的这种态度肯定不符合我的正常预计。

    “抱歉,我没有必要和你这种认知不清的疯子争论,先行告退了!”

    “的确,如果我们两个人是陌生人的话,我也不觉得和你争论很有意思,但是,”雪之下高高昂起头,露出一个残酷的胜利者一般的笑容,说道,“你是我的部员吧,也算是平冢老师委托的任务之一呢,所以,我就有必要对你的这种虚妄的想法进行一定的纠正呢!”

    “我说了,我不愿意入部!”我不知道我是第几次说出这句话的,而我也明白我说这话的时候,结局也已经注定了。

    “平冢老师,我答应由比滨同学的入部了。”雪之下雪乃的回复并没有针对我,针对的是之前一直冷眼旁观着我们的对话的平冢静老师。

    “好,那之后就拜托你了。”平冢老师抛下这么一句话,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喂,我说你这个老师怎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啊,把我丢在这种地方然后就走了,另外我们约好的不强迫我的想法呢?你耍我!

    但是平冢静就是这样离开了,速度快得我还来不及反应。

    所以,我面对着另外一个似乎可以决定我需不需要留在这里的人,说道:“呐,雪之下同学,你也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让我加入你的社团了,你也不愿意我这样一个家伙成天在你的社团里恶心你对吧?女生有些偶尔的小感性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你就不要再任性了,放我走吧,行吗?”

    我承认,我的这种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就是在激怒雪之下雪乃,如果她是一个正常的高傲女生的话,这个时候肯定会一脚把我踹出门外,然后我此身就和她再无交集。而且我还可以把这段对话当做谈资和我的老姐好好交流一番,告诉她这个她仰慕的女生的真实面目究竟是什么。

    然而,雪之下雪乃不是一个正常的高傲女生,所以她并没有做出我的预计反应,她只是继续冷冷地用那种清泉一般的语气对我说道:“坐下来吧,你的这种拙劣的表演也已经够了,无论如何,欢迎你加入侍奉部。”

    但是,我觉得我还可以再努力一下,然而还没等我开口,雪之下的接下来那句话把我说的话给憋了回去:“你再怎么对我说这种话都是没有用的哦,因为我的目标就是纠正你的这种性格,当然顺便纠正一下你对我的认知偏见。”

    诶,我暴露给你什么性格了吗,难道雪之下和我一样,也在和我的对话过程中暗暗对我的性格做出了评价,这个女生果然也是意外地可怕呢!

    “我觉得你也不用再挣扎了,被这个女人盯上了你的结局注定是得和她斗争到底了啊!”这个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声音。

    我转了一圈才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发现发出声音的那个家伙的所在,当然,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也没有必要为我没有发现他而感到抱歉,因为相比起雪之下雪乃,这个死鱼眼的确是一个想要让人刻意去忽视的存在。

    ----------------------------ps------------------------------

    二小姐首先登场,顺带引出大老师。又及群里有人提醒我设定中团子的茶色头发是染的,那么动画里出现的团子的母亲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啊,好吧总之就当做本书中由比滨一家人的这种天生红发(茶发?感觉差不多)是世界线的迷之变动吧。顺带书友群继续延续前一本书的书友群,进群的新人回答问题时两本书的名字都算过。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