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722章 老司机、六六六

第722章 老司机、六六六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炎不知道,自己从国泰证券三楼的楼梯往下走的时候。李小腾正指挥公孙起砸盘光纤传媒!莫名的被人挖角“自留地”,腾哥的做法有些简单粗暴,但目的无非只有一个。

    那就是用持股成本、数量等优势让挖角的人感受到防风雪一样的洗礼。原本底部扫货股价被托起,走势图上呈现一个上行的趋势,如果放任不管,到时候挖角的人很有可能在高位抛售筹码拿钱走人,这种情况对控盘来说百害无一利。

    “先砸下去,粉碎一波他们的拉升。观察一下他们后面要做什么!”李小腾对公孙起吩咐完之后,就听公孙起忽然说道:“腾哥,李炎那边好像又有动作了。”

    李小腾一愣,问道:“他又做什么了?”

    “他去了国泰证券见咱们的人,对方因为咱们的关系并没有见李炎。我刚收到消息他好像见了别的大户,并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公孙起冲李小腾汇报了一句。

    “我知道了。我有些好奇李炎一股的筹码都没有。他究竟想做什么……真的是在唱多做空?”李小腾哭笑不得的回了公孙起一句。

    “阿嚏……阿嚏……”李炎揉了揉鼻子,刚走到二楼中户室楼梯口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谁在念叨我吧?”李炎苦笑着揉了揉鼻子。

    毕佩琳在后面冲李小腾说道:“不是感冒了吧?今年冬天京城下雪一直就没摇上号。都是别的地区中签下了雪。你们这边每次都摇不上号……所以病毒感冒特别多。回去弄点板蓝根喝喝……”

    “你确定不是因为进京证不好办,所有雪没进京?”

    李炎和毕佩琳以及杨牧野三人脚步同时一顿。

    这话不是李炎说的,也不是杨牧野说的。有人在三人身后念叨了一句。

    回头看了一眼说的话人,李炎的身体不自觉的挺直。

    “李炎是吧?”跟在三人身后的中年那人赫然就是刚才在服务台和小霞说话的那个施大哥。

    刚才三人都看见楼梯口的施大哥了,这人穿着名贵面料的大衣。此时也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转身看自己的李炎。

    李炎冲表情轻松的施大哥点头一笑,说道:“我还是认为因为没摇到号,哈哈。”

    只是一见面,一句话。李炎对这个施大哥的感觉就比较好。

    “我刚才在楼梯口是在特意等你,只不过刚才关子瑜在所以没好开口和你打招呼。”施大哥冲李炎点了点头说完这话,自我介绍道:“我姓施,你叫我老施就成。”

    “老师?这便宜占的不着痕迹啊!”李炎嘿嘿笑了笑,半玩笑的通其说了句话之后。冲老施说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听说你有资格参与银种子酒的运作是吗?如果不介意,我想请你喝杯茶聊聊银种子酒。”老施说完这话之后,见李炎表情不变。但是看自己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兴趣。

    “去哪儿?”李炎冲老施问了一句。

    “嗯,三楼不太方便。楼下有个茶楼……”老施冲着楼下指了指。

    李炎刚一点头,忽然就见张老师急匆匆的从二楼的中户区里走了出来。

    “李炎……”张老师冲李炎刚要说什么。下意识的刚一抬头就看到了老施站在李炎等人身后。

    脸色微黑的张老师瞥了老施一眼,随后冲李炎陪着笑脸说道:“我有句话跟你说。”

    李炎冷这脸望了张老师一眼说道:“如果是解释把我晾在楼梯口很久的话,我想就不用了。”

    张老师一脸尴尬的说道:“说话有点不太方便,咱们外面说好吧?”

    杨牧野在旁边瞅了眼张老师又回头看了眼老施,迈步走到李炎身旁轻轻拉了拉他衣袖说道:“我觉得还是找个说话的地方比较好。”

    “好吧,去茶馆说吧。”李炎点点头,迈步下楼走出了国泰证券。

    只是一个营业部,虽然这个营业部是京城资本市场风云际会之地,但这里并不只是唯一的一处风云聚会叱咤股海的营业部。像这种地方京城虽说还有几处,但是闯一次国泰证券知春路营业部,一波十八折也是李炎没想到的。

    坐在茶馆里,张老师看了眼跟在一起的老施。

    老施则老神在在的喝着茶,那表情仿佛在对众人说:当我不存在好了。

    “老施,你要干嘛?”张老师冲老施哼了一声,追问道。

    放下茶杯,老施乜了张老师一眼。似乎并不像和他说什么,但在其咄咄逼人的目光下还是说了句:“想谈谈合作。不过你们如果认识可以先聊,我当没听见。”

    张老师黑着脸冲老施说道:“你一个在证券市场里摸爬滚打四十多年的老混混,从一个高中没毕业就在证券市场投机赚钱的毛头小子,找李炎能有什么好合作的?”

    “哦?是吗?可是这个毛头小子最后混成了有华夏银行下属投资机构的操盘手,为华夏银行策划实施过多起收购案。”老施反唇相讥,冲张老师回了一句。

    李炎听的出来,张老师揭人家老底,是说给自己听的。

    而老施自然也明白张老师这话里话外都想踩自己两脚。如果不搭理自己,老施也不想多说什么。但是这么摆明了的贬损,自然是要展开一场防守反击的!

    “我这个老混混就算不是那种在华夏证券市场里纵横披靡的顶尖人物,在华夏银行下属投行操盘手的职务也算不上大招牌,而且到了我这个年纪很多顶尖人物早都已经自己开公司或者干脆赚够钱享受余生了,我确实也在为了赚佣金而奔波。”老施不等张老师说话,自己先自嘲了几句之后。紧接着又说道:“可起码比某些陪干净了身价,从大户室跌落到中户室里的某些人要强一些吧?”

    “你!”张老师又惊又怒。黑着脸刚要接着说话,就听老施说道:“头脑,学历,资金,背景,成就这些方面,我与那些知名大作手比起来确实是一无是处,但我的长处就是在证券市场里混的时间够久,经验够丰富。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没翻过车!”

    李炎看着老施和张老师二人唇枪舌战,根本就没有想打断他们的意思。甚至李炎听老施自嘲的时候,心中对老施还有了一个评价,那就是……

    老司机、六六六!

    ………………………………稍等片刻,防盗几分钟…………………………马上回来……

    李炎不知道,自己从国泰证券三楼的楼梯往下走的时候。李小腾正指挥公孙起砸盘光纤传媒!莫名的被人挖角“自留地”,腾哥的做法有些简单粗暴,但目的无非只有一个。

    那就是用持股成本、数量等优势让挖角的人感受到防风雪一样的洗礼。原本底部扫货股价被托起,走势图上呈现一个上行的趋势,如果放任不管,到时候挖角的人很有可能在高位抛售筹码拿钱走人,这种情况对控盘来说百害无一利。

    “先砸下去,粉碎一波他们的拉升。观察一下他们后面要做什么!”李小腾对公孙起吩咐完之后,就听公孙起忽然说道:“腾哥,李炎那边好像又有动作了。”

    李小腾一愣,问道:“他又做什么了?”

    “他去了国泰证券见咱们的人,对方因为咱们的关系并没有见李炎。我刚收到消息他好像见了别的大户,并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公孙起冲李小腾汇报了一句。

    “我知道了。我有些好奇李炎一股的筹码都没有。他究竟想做什么……真的是在唱多做空?”李小腾哭笑不得的回了公孙起一句。

    “阿嚏……阿嚏……”李炎揉了揉鼻子,刚走到二楼中户室楼梯口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谁在念叨我吧?”李炎苦笑着揉了揉鼻子。

    毕佩琳在后面冲李小腾说道:“不是感冒了吧?今年冬天京城下雪一直就没摇上号。都是别的地区中签下了雪。你们这边每次都摇不上号……所以病毒感冒特别多。回去弄点板蓝根喝喝……”

    “你确定不是因为进京证不好办,所有雪没进京?”

    李炎和毕佩琳以及杨牧野三人脚步同时一顿。

    这话不是李炎说的,也不是杨牧野说的。有人在三人身后念叨了一句。

    回头看了一眼说的话人,李炎的身体不自觉的挺直。

    “李炎是吧?”跟在三人身后的中年那人赫然就是刚才在服务台和小霞说话的那个施大哥。

    刚才三人都看见楼梯口的施大哥了,这人穿着名贵面料的大衣。此时也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转身看自己的李炎。

    李炎冲表情轻松的施大哥点头一笑,说道:“我还是认为因为没摇到号,哈哈。”

    只是一见面,一句话。李炎对这个施大哥的感觉就比较好。

    “我刚才在楼梯口是在特意等你,只不过刚才关子瑜在所以没好开口和你打招呼。”施大哥冲李炎点了点头说完这话,自我介绍道:“我姓施,你叫我老施就成。”

    “老师?这便宜占的不着痕迹啊!”李炎嘿嘿笑了笑,半玩笑的通其说了句话之后。冲老施说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听说你有资格参与银种子酒的运作是吗?如果不介意,我想请你喝杯茶聊聊银种子酒。”老施说完这话之后,见李炎表情不变。但是看自己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兴趣。

    “去哪儿?”李炎冲老施问了一句。

    “嗯,三楼不太方便。楼下有个茶楼……”老施冲着楼下指了指。

    李炎刚一点头,忽然就见张老师急匆匆的从二楼的中户区里走了出来。

    “李炎……”张老师冲李炎刚要说什么。下意识的刚一抬头就看到了老施站在李炎等人身后。

    脸色微黑的张老师瞥了老施一眼,随后冲李炎陪着笑脸说道:“我有句话跟你说。”

    李炎冷这脸望了张老师一眼说道:“如果是解释把我晾在楼梯口很久的话,我想就不用了。”

    张老师一脸尴尬的说道:“说话有点不太方便,咱们外面说好吧?”

    杨牧野在旁边瞅了眼张老师又回头看了眼老施,迈步走到李炎身旁轻轻拉了拉他衣袖说道:“我觉得还是找个说话的地方比较好。”

    “好吧,去茶馆说吧。”李炎点点头,迈步下楼走出了国泰证券。

    只是一个营业部,虽然这个营业部是京城资本市场风云际会之地,但这里并不只是唯一的一处风云聚会叱咤股海的营业部。像这种地方京城虽说还有几处,但是闯一次国泰证券知春路营业部,一波十八折也是李炎没想到的。

    坐在茶馆里,张老师看了眼跟在一起的老施。

    老施则老神在在的喝着茶,那表情仿佛在对众人说:当我不存在好了。

    “老施,你要干嘛?”张老师冲老施哼了一声,追问道。

    放下茶杯,老施乜了张老师一眼。似乎并不像和他说什么,但在其咄咄逼人的目光下还是说了句:“想谈谈合作。不过你们如果认识可以先聊,我当没听见。”

    张老师黑着脸冲老施说道:“你一个在证券市场里摸爬滚打四十多年的老混混,从一个高中没毕业就在证券市场投机赚钱的毛头小子,找李炎能有什么好合作的?”

    “哦?是吗?可是这个毛头小子最后混成了有华夏银行下属投资机构的操盘手,为华夏银行策划实施过多起收购案。”老施反唇相讥,冲张老师回了一句。

    李炎听的出来,张老师揭人家老底,是说给自己听的。

    而老施自然也明白张老师这话里话外都想踩自己两脚。如果不搭理自己,老施也不想多说什么。但是这么摆明了的贬损,自然是要展开一场防守反击的!

    “我这个老混混就算不是那种在华夏证券市场里纵横披靡的顶尖人物,在华夏银行下属投行操盘手的职务也算不上大招牌,而且到了我这个年纪很多顶尖人物早都已经自己开公司或者干脆赚够钱享受余生了,我确实也在为了赚佣金而奔波。”老施不等张老师说话,自己先自嘲了几句之后。紧接着又说道:“可起码比某些陪干净了身价,从大户室跌落到中户室里的某些人要强一些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