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703章 我不是怂!

第703章 我不是怂!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个系着红飘带的白瓷瓶被熊总拎了起来,拧开红色的盖子熊总并没把酒倒进分酒器中,而是握在手里冲着上官轩月笑笑说道:“上官小姐,今天难得一见。”

    说完这话,熊总扭头又朝着李炎扬了扬手中的瓷瓶说道:“能同时和捉妖盟的盟主坐在一起,也是兄弟们三生有幸了。今天这项目能成皆大欢喜,不成我也不遗憾。我敬二位一杯。”

    当项目谈到大家不知道怎么继续的时候,熊总的经验则是不谈!

    在餐桌上缓和尴尬的最好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喝酒。

    嘟噜!

    猛灌了一大口之后,熊总扬了扬酒瓶冲着李炎说道:“李总,愿意陪着我喝一个吗?”

    李炎表情有点尴尬,心中吐槽:“卧槽,今天没说要斗酒吧?我可没少喝了,再来这一瓶灌下去,估计我准得钻了桌子。”

    坐在李炎下手陪酒的那人也拎起酒瓶直接给李炎倒了一杯酒。

    “李总,能喝酒你就喝酒。不能喝就抿一口也成!”熊总说完话,不等李炎说话直接仰头再次咕噜咕噜的灌了两口。

    李炎看了眼上官轩月,只见她笑盈盈的正看着自己,似乎喝不喝自己随意她根本就不想管。

    硬着头皮,李炎端起酒杯跟着干了一杯。

    熊总满意的点了点头,冲着李炎敲了敲拇指之后,一脸酒气的冲上官轩月问道:“如果广告传媒这个公司我们不投,管委会那边的滨海发展就没的聊了对吗?”

    上官轩月嘴角一翘,笑吟吟的说道:“熊总打算出手喽?”

    “嗯,既然上官小姐意见如此坚定。那我还说什么?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就想了一下。广告传媒的股份融到咱们滨海发展里面去吧。我们负责承担上官小姐的广告传媒债务,这些钱帮我们融入到滨海发展的股份里,这样总可以了吧?”

    熊总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广告传媒比如说有三个亿的债务。那这三个亿就融到滨海发展里面去。

    运作上可以多拿百分之五十的免费筹码,或者说注入的资本换算筹码的时候,价格上找齐也就是了。

    “办法确实是个好办法!”上官轩月点了点头。

    熊总红扑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是上官轩月马上笑着摇摇头说道:“现在滨海发展的资金是充足的,我们也不需要引入风险投资基金啊!”

    本来还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一垮。

    熊总皱着眉头看了眼上官轩月,那一闪而多的狰狞目光似乎在询问:你特么耍我呢?

    “目前所有的筹码已经拿到收了,我暂时也没有多余的筹码受让给你的打算。但是你的资金可以充实进来,然后等待机会。只是这个过程有点长,同时我们也没把发给你们筹码。”上官轩月一席话,核心意思无非就是用你们的钱,近期不给有价证券作为抵押。

    “上官小姐,这就是强人所难了。”熊总冲上官轩月咕哝了一句,语调已经变冷了。

    李炎很纳闷,明明是可以豁免债务。然后让上官去谈合约了,为什么她还不愿意呢?

    上官轩月很快给了答案:“我们上官家京城的广告传媒公司确实需要资金,但是滨海发展是属于管委会所有人。这些筹码已经被分干净了。而我本人手中的筹码……说句实话,根本就不多。我手里这块蛋糕根本就没办法在下刀去切了,所以说我不是不想引入你们北极光的风险投资,而是我根本就没办法给你们筹码了。”

    这话说的很诚恳,意思也很明确。

    熊总眉头一皱,眼中带出一抹温怒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发作,就听上官轩月这时候接着说道:“广告传媒这块的债务外加一年公司的房租。这些我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你们。”

    没有滨海发展的股权,熊总会去救上官轩月的广告传媒公司吗?

    况且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看似合理但这里面其实并不多,而且应该说是很吝啬了。

    “滨海发展的资金链已经很紧了,其实未来运作的时候大概率会出现资金缺口。我能跟你保证的只有一条,那就是在滨海发展资金紧张需要资金的时候。优先考虑你们……”上官轩月说完话,端起了面前的小酒杯,冲着熊总晃了晃。

    李炎在旁边静静的瞅着,心中吐槽道:“我勒个去,还能这样玩?这不是纯粹把人家当傻子忽悠吗?”

    抱着心里的这个想法,李炎真的很好奇熊总会不会答应下来。

    上官轩月雪白的葱指间捏着酒杯,笑盈盈的等待着熊总的选择。

    如果他同意,喝杯酒这事儿应该就是定下来了。至于其余的合约什么的,那就根本不是问题了,只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

    熊总重重吸了口气,突然身后再次拎起一整瓶酒哐当一声拍在了上官轩月面前说道:“我一瓶,你一瓶。都是整平没开封的。只要我醉的出溜到桌子下面去,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上官轩月一脸难色的瞅着眼前这瓶酒,咬了咬银牙刚要拎这瓶酒的时候。李炎突然那站起身子走到了上官轩月身旁。

    “这瓶酒我喝,成吗?”李炎笑嘻嘻的冲着熊总念叨了一句后,发现熊总有些微微出神。

    “怎么?不可以是吗?”李炎冲着熊总激了一句。

    放到过去,熊总肯定不会让李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替酒。

    但是今时今日的李炎,头顶上可瞅着一杆捉妖盟的大旗。

    “好!我先干为敬!”熊总说完这话之后,扬起头跟手里这瓶酒直接拼了。

    刺刀见红不敢说,但绝对是玩命了。

    “你能喝吗?”上官轩月仰头看了眼面前的李炎。

    “不是太能喝,所以说我这一瓶要是下去。你别把我扔大街哈。”李炎压低了声音冲上官轩月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瞥了眼熊总直接把眼前这瓶酒抓起来也学着熊总的样子往嘴里灌了起来。

    不喝不知道,这么猛灌的滋味……

    李炎觉得真特么难受。也就是灌了三分之一瓶之后,李炎就开始觉得天旋地转了。后面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觉得酒根本就不往嗓子里走了。

    噗……

    一口酒喷到桌面上,李炎看着自己没吃两口的鲍鱼,天旋地转两眼一黑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是:妈蛋,鲍鱼……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炎再次睁开眼睛就觉得心里翻腾的难受。那是一种想吐但是感觉胃里已经空了,什么也吐不出来的根绝。

    瞅瞅眼前的环境,之间硕大的客房柔软的床榻后,低头看了眼此时温暖的被窝。

    李炎感觉自己赤条条竟然一丝不挂,手边的床头柜上有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面的水在夜光下清澈如水晶。

    伸手抓起杯子,李炎侧了侧身子在床上猛灌了两口水。洒然一笑……

    李炎心中自嘲:“好酒就是不一样,竟然不上头。自己喝多过几次,这次是喝多了以后最舒服的一次了。”

    当到这里,再次喝了口水瞅瞅房间琢磨道:“上官轩月还真没把自己给扔马路上,还给自己开了这么大一间套房……”

    迷迷糊糊的瞅了瞅床头柜上的标识牌。上面有王府大酒店的名字以及标识。

    “呼……人家谈事儿,我跟着搀和什么?吃好喝好看看热闹也就是了。帮上官轩月顶这酒不有病吗?”李炎心中暗暗责备了自己一句之后,不禁想到:那合约的事情应该定下来了吧?我没穿衣服……是谁帮给我脱的衣服?

    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种丝滑的感觉应该是已经洗过了。只不过应该过了比较长的时间了,所以头发已经干透了。

    带着心中各种疑问,李炎翻身刚刚一动,身子瞬间就酥了。

    浑身上下,李炎就觉得自己每一个汗毛孔中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身旁,怎么会有人?

    李炎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人在大床上,可是一侧身碰到了一个人。同样一个没穿衣服的人,那温热的体温绝对不是什么暖宝宝之类的东西。

    皱着眉头,李炎蹑手蹑脚的轻轻翻了个身子。只见个人背对着自己也侧身酣睡。

    那秀发如黑色的瀑布般洒落,房间里极其微弱的光芒照在其间,有种蒙娜斯的圣洁之美。

    “我去……”李炎五官都快搅在一起了,酸爽的感觉直接戳进了骨子里。

    李炎努力回忆昨天晚上自己到底经理的事情。

    坐在包厢里吃饭,和上官轩月以及风险投资的那些人喝酒。

    最后自己帮上官轩月抗了一瓶酒,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就喷了。最后自己迷迷糊糊看到的应该是盘子里的菜吧?

    最后看到的是……鲍鱼吗?

    李炎思绪反转的同时,也在看自己身旁的女人。

    “谁帮过脱的衣服,谁帮我洗的澡?我我……然后我干什么了?”李炎拼命的回忆,但是后面的事情自己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难道是喝断片儿了吗?”李炎皱着眉头下意识嘀咕了一句。

    喝断片不要紧,但是喝断片了怎么还和一个女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还钻了同一个被窝?

    看看那女人的背影,丰润雪白的肌肤。李炎悄悄往那女人的后背上蹭了一下。

    丰润的身子,李炎感觉到的是如丝一般滑的肌肤。而且,身子微微蹭了一下之后,李炎甚至能感觉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也是赤条条的一丝没挂。

    “完了,这下说不清楚了。不会是昨天我自己喝多了之后,把人家给怎么样了吧?”李炎怎么想,都没想过可能是女孩把自己怎么样了。

    这就如同华夏的法律一样,保护的是妇女和儿童的身心安全问题。至于男人男人……

    不少新闻都报道过女人在路边强上男人的。有的是淡定完事,有的被中途打断,有的则是反客为主。甚至报道中好像还记录了一个女人翻身农奴把歌唱。最终还给人家坐裂了肾。

    就在李炎胡思乱想的时候,侧躺脸冲着外的女人轻轻动了动,随后一翻身面朝天花板,嘴里吧嗒了几下之后再次进入了梦乡。

    李炎一脸震惊的看着身边躺着的这个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躺在自己身边的竟然会是上官轩月。

    此时李炎已经顾不得调侃什么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种话了。

    随着上官轩月的鼾声再次变得缓慢匀称的时候。李炎身子往外挪了几分,刚要撩开被子溜之大吉的时候。

    忽然就听躺在自己身旁的上官轩月小声念叨一句:“天还没亮,你这就走了?”

    “噗……”

    李炎身子一震,尴尬的歪头看了眼身旁的上官轩月。

    此时她的眸子清澈如泉,正双眸炯炯的瞅着自己。

    “这里……这里是哪儿?”李炎小声冲上官轩月问了一句。

    “这里?王府井大酒店的豪华套房。”上官轩月笑着回应了一句。

    “昨天……谁帮我脱的衣服?”李炎最终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把本来不想问的话冲上官轩月问了出来。

    “房间里就你和我两个人,你觉得会是谁?”上官轩月并没有直接回答李炎的问题,但是话已经说明白了。

    李炎抬手擦了擦额头的白毛汗,看着上官轩月此时两条学白的藕臂搭在外面,身子微微往床头靠了靠,她胸前那一对"shu xiong"半遮半掩。

    有人说时间就像是女人的汝沟,挤一挤总会有的,但一躺下来就没了。

    从人或者纯粹的从时间上去理解这句话都没问题。李炎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会浮现出这句话。

    但是李炎自己清楚,上官轩月那个“时间”,真的很坚挺。

    如果说换个人,李炎或许还能做到“文明观球”,但是此时李炎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辣眼睛”!

    上官轩月微微一动,二人之间的身子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

    如粗点般哆嗦了一下,李炎心中疯狂吐槽:“妈蛋,我不是怂。我只是特么的郁闷啊!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么好的事儿,我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了呢?”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