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626章 不蹲着、就得跪着

第626章 不蹲着、就得跪着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可以进来吗?”李炎笑着冲房间里的昊哥问了一句。

    昊哥楞了片刻之后,随后默默冲着李炎点了点头。

    往房间里走的时候,李炎用最快的速度过了一遍来之前想说的话,而且还下意识摸了摸揣在裤兜里的。

    虽然也能给现代人一种莫名的安心,但李炎的里存着李炎准备的资料,这才是李炎心最稳定的想法。

    “我可以把门关上吗?”李炎在房门口驻足,轻轻搭在门扶上,眼神流露的光芒被昊哥解读成了自信……

    “可以……”昊哥点头回应了一句。

    只见李炎缓缓关上了房门,而房门内李炎和昊哥呆了好久,至于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李炎对昊哥许诺了什么则成了一个谜团。

    后来吴知霖和毕佩琳都反复追问李炎,他也只是笑着说道:“这可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在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毕佩琳已经站在了房门的门口。

    李炎把毕佩琳约来,主要是李炎后来提议要安排自己和毕佩琳要与昊哥打一场高尔夫。本来李炎还想约吴知霖一同前来的,不过后来李炎一想到这两个母老虎要是撞在一起,弄不好就是彗星撞地球了,都说齐人之福。可李炎觉得这齐人之福后面那句不好享才是一句话的精髓。如果是学生时代,李炎绝对会把不好享个字圈起来……备考!

    李炎不会打高尔夫,但是毕佩琳却号称魔都高尔夫球明日之花。李炎在旁边陪着,毕佩琳成打了9杆,这不是她的最佳成绩。或者说这成绩和她的最佳成绩相去甚远。昊哥的成绩要比李炎好不少,只八十八杆多了杆,着实让酷爱运动的吴哥心情大好。

    待到这场高尔夫友谊赛结束后,人并肩往回走。昊哥则毫不避讳的表达了自己对毕佩琳球技的认可。在他看来毕佩琳之所以比自己成绩差,那也只能归咎到偶然因素方面去。至于昊哥是否在球场上看出毕佩琳是个真正的高,那就见仁见智了。

    “李炎,我既然愿意踏上你们的船。那也是对你们的认可……”昊哥话音一落,就见自己身旁的李炎打了个哈哈笑道:“既然我决定买定离了,那这次的表现就看你的了。这次如果顺利那下次我一定会再次追加投资的。嗯……那个你刚才跟我说基金快到清盘期限了,别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次的这期基金快到清盘期了!。”

    昊哥好奇的问挠了挠耳朵,问道:“整体回报愿有你说的那么好就好。”

    李炎想了下说道:“刚才我也强调过了,银种子就财务内部收益率在百分之十五左右。”

    昊哥盯着李炎看了一眼之后,这才缓缓是说了两个字::“不错!”

    脚踏在草坪间,感受着脚下传来柔软管子我们即使在二级市场收购。

    昊哥轻轻的拍了下李炎的肩膀,问了一个私人问题:“你成家了吗?”

    李炎愕然,然后回答:“还没有……”

    “我听李总简单提过你的出身,我们都是农民子弟,我们之所以有今天,应该感谢我们碰到了一个好时代,这种转型期,经济高速发展,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我想表达的是,钱是永远挣不够的,适可而止,可以考虑成家了。”

    李炎笑了笑:“谢谢大家总关心这我。

    那人在吴哥旁边,仿佛差点也一直念叨着说实话,当初一无所有的时候,一方面对爱情全身心投入,另外一方面又有些惶恐,想着成家后怎么养家,怎么让跟随自己的女人有安全感、满足感。当我们的物质不成问题的时候,还时常在怀疑,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是真实的吗?我们,至少我,又陷入了另外一种恐慌,就是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您有没有?”

    言沉默不语,继而昊哥停下脚步,凝视着李炎说了一番颇有禅的话:“春花和秋月不可同时拥有,正如不能同时拥有硕果和繁花。我们的任何选择,都不可能一劳永逸和完美无缺。命运天然存在残缺甚至悲哀,我们要勇于接受,心平气和。”

    资金注资过来总要有个过程,不能几千万几个亿的资金也更马虎不得。

    后来,李炎就是在vip的房间里弄了个形式简单,双方法务经理逐字逐句核实完毕无误后,李炎就坐在昊哥的红木老板桌前面。签字盖章,握成。对李炎说,专门找的法务经理好歹也是十个亿元交易啊,怎么就我们五个人,在收购方的办公室里就画押成交了?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也得开个签约仪式和新闻发布会啊。

    李昊哥呵呵的皱眉回应两句:“这点钱对赫赫有名的未来系算什么?人家千亿身价,一夜之间可以盘出数百亿xiàn jīn到账上,这点钱对他们而言是九牛一毛啊!你这叫diàn yǐng看多了,大惊小怪。还是都赶紧回去和凯冠生物联系发公告的事吧,还得让股权登记结算公司报备。”

    很久之后,昊哥这才对李炎提出了当日的疑惑想法。

    昊哥说的很直接:我在煤都见过一位做煤炭运输的朋友。煤改之后行情低迷,他有几年无事可做,后来建了一座水泥厂,赔了两千多万。后来问他失败的原因,他无奈地笑笑:“煤以外的生意,我们搞不懂。如果我知道为什么会赔钱的话,我不就不会赔了吗?”

    这次昊哥能出,后续也还会有更猛的。

    在经常待习惯了,昊哥在煤都总是感到孤独。虽然成天跟人吃饭喝酒,但能在精神上碰撞沟通的没有几个。少数能和他意气相投的人里,李炎恰好就是想要那种能解压的工作过程?”

    很久之后,昊哥又一次和李炎在私人会所里碰面的时候,昊哥对李炎说道:你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咱们合作的那么顺利吗?”

    人至年,曾经反复念想的“做更高级的生意”的心愿,已经很难实现。一天晚上,他在ktv一瓶接一瓶地喝着啤酒,点了一首,嘶吼着唱了一半的时候昊哥突然停了下来,。在门口默地坐了一会儿没挪地方。

    过了很久,他拿着酒瓶半醉着对我说道:“你说我现在这么活着有意思吗?蹲着赚钱肯定不如站着舒服,但你不这样怎么办?你不蹲着,那就得跪着了。”

    稍等…………≈………………开一会防盗模式…………

    “我可以进来吗?”李炎笑着冲房间里的昊哥问了一句。

    昊哥楞了片刻之后,随后默默冲着李炎点了点头。

    往房间里走的时候,李炎用最快的速度过了一遍来之前想说的话,而且还下意识摸了摸揣在裤兜里的。

    虽然也能给现代人一种莫名的安心,但李炎的里存着李炎准备的资料,这才是李炎心最稳定的想法。

    “我可以把门关上吗?”李炎在房门口驻足,轻轻搭在门扶上,眼神流露的光芒被昊哥解读成了自信……

    “可以……”昊哥点头回应了一句。

    只见李炎缓缓关上了房门,而房门内李炎和昊哥呆了好久,至于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李炎对昊哥许诺了什么则成了一个谜团。

    后来吴知霖和毕佩琳都反复追问李炎,他也只是笑着说道:“这可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在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毕佩琳已经站在了房门的门口。

    李炎把毕佩琳约来,主要是李炎后来提议要安排自己和毕佩琳要与昊哥打一场高尔夫。本来李炎还想约吴知霖一同前来的,不过后来李炎一想到这两个母老虎要是撞在一起,弄不好就是彗星撞地球了,都说齐人之福。可李炎觉得这齐人之福后面那句不好享才是一句话的精髓。如果是学生时代,李炎绝对会把不好享个字圈起来……备考!

    李炎不会打高尔夫,但是毕佩琳却号称魔都高尔夫球明日之花。李炎在旁边陪着,毕佩琳成打了9杆,这不是她的最佳成绩。或者说这成绩和她的最佳成绩相去甚远。昊哥的成绩要比李炎好不少,只八十八杆多了杆,着实让酷爱运动的吴哥心情大好。

    待到这场高尔夫友谊赛结束后,人并肩往回走。昊哥则毫不避讳的表达了自己对毕佩琳球技的认可。在他看来毕佩琳之所以比自己成绩差,那也只能归咎到偶然因素方面去。至于昊哥是否在球场上看出毕佩琳是个真正的高,那就见仁见智了。

    “李炎,我既然愿意踏上你们的船。那也是对你们的认可……”昊哥话音一落,就见自己身旁的李炎打了个哈哈笑道:“既然我决定买定离了,那这次的表现就看你的了。这次如果顺利那下次我一定会再次追加投资的。嗯……那个你刚才跟我说基金快到清盘期限了,别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次的这期基金快到清盘期了!。”

    昊哥好奇的问挠了挠耳朵,问道:“整体回报愿有你说的那么好就好。”

    李炎想了下说道:“刚才我也强调过了,银种子就财务内部收益率在百分之十五左右。”

    昊哥盯着李炎看了一眼之后,这才缓缓是说了两个字::“不错!”

    脚踏在草坪间,感受着脚下传来柔软管子我们即使在二级市场收购。

    昊哥轻轻的拍了下李炎的肩膀,问了一个私人问题:“你成家了吗?”

    李炎愕然,然后回答:“还没有……”

    “我听李总简单提过你的出身,我们都是农民子弟,我们之所以有今天,应该感谢我们碰到了一个好时代,这种转型期,经济高速发展,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我想表达的是,钱是永远挣不够的,适可而止,可以考虑成家了。”

    李炎笑了笑:“谢谢大家总关心这我。

    那人在吴哥旁边,仿佛差点也一直念叨着说实话,当初一无所有的时候,一方面对爱情全身心投入,另外一方面又有些惶恐,想着成家后怎么养家,怎么让跟随自己的女人有安全感、满足感。当我们的物质不成问题的时候,还时常在怀疑,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是真实的吗?我们,至少我,又陷入了另外一种恐慌,就是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您有没有?”

    言沉默不语,继而昊哥停下脚步,凝视着李炎说了一番颇有禅的话:“春花和秋月不可同时拥有,正如不能同时拥有硕果和繁花。我们的任何选择,都不可能一劳永逸和完美无缺。命运天然存在残缺甚至悲哀,我们要勇于接受,心平气和。”

    资金注资过来总要有个过程,不能几千万几个亿的资金也更马虎不得。

    后来,李炎就是在vip的房间里弄了个形式简单,双方法务经理逐字逐句核实完毕无误后,李炎就坐在昊哥的红木老板桌前面。签字盖章,握成。对李炎说,专门找的法务经理好歹也是十个亿元交易啊,怎么就我们五个人,在收购方的办公室里就画押成交了?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也得开个签约仪式和新闻发布会啊。

    李昊哥呵呵的皱眉回应两句:“这点钱对赫赫有名的未来系算什么?人家千亿身价,一夜之间可以盘出数百亿xiàn jīn到账上,这点钱对他们而言是九牛一毛啊!你这叫diàn yǐng看多了,大惊小怪。还是都赶紧回去和凯冠生物联系发公告的事吧,还得让股权登记结算公司报备。”

    很久之后,昊哥这才对李炎提出了当日的疑惑想法。

    昊哥说的很直接:我在煤都见过一位做煤炭运输的朋友。煤改之后行情低迷,他有几年无事可做,后来建了一座水泥厂,赔了两千多万。后来问他失败的原因,他无奈地笑笑:“煤以外的生意,我们搞不懂。如果我知道为什么会赔钱的话,我不就不会赔了吗?”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