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451章 这就是你脱我衣服的理由?

第451章 这就是你脱我衣服的理由?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炎,你干什么去?”毕佩琳一脸错愕的站在房间中央,冲着往外走的李炎喊了一句。 .

    脚步一顿,李炎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毕佩琳只是轻轻叹口气,并没说什么。

    眉头突然间一皱,毕佩琳冲着李炎问道:“你……你不会是要去举报我吧?”

    “嗯?”李炎疑惑的哼了一声。

    毕佩琳眉梢一扬,冲着李炎追问道:“你不会真的是要去找云凌他们举报我吧?”

    “我只是想去抽根烟,安静一会!”李炎沉默了片刻,冲着毕佩琳小声回应了一句。

    毕佩琳气鼓鼓的突然抬起手指着李炎朗声道:“抽烟?你什么时候抽烟了?你不是一直都是吃糖的吗?”

    其实李炎看的出来,毕佩琳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说:“你不要骗我,你肯定是以抽烟为借口,跑出去举报我的!”

    “你误会了。早点休息吧……”李炎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站在房间里的毕佩琳重重坐在床上,抬起手用力拍打了一下床面,嘴里不清不楚的哼道:“这个傻子!也不知道都在怕什么!”

    李炎心里是真想跟着民生的而后面喝汤吃肉,西湖资产管理公司那边,“大把”的资金想投但是没地方投,现在有了这么个好机会,李炎其实在会议室里的时候就已经想过给杨牧野发消息,让他尽快买入民生,等待着资本角逐后的快速拉升!

    然而,通过全程参与会议之后。李炎彻底就变的没脾气了。或者说,自己脑海中的那种想法直接被自己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在国家队的眼皮子地下,在云凌的面前耍花枪人家会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

    云凌能动用中登公司的资源去逐一账户排查民生持仓的账户情况,人家能去有针对性的“查水表,收水费”。自己的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突然在这个时候大笔资金进场,这个时候疯狂买入民生。

    自己到时候再和云凌说,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这只是个巧合?

    “我去……”李炎站在走廊里,徐徐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红虾酥糖剥开了糖纸……

    手里拿着这块酥糖,李炎目光有些凝结的瞅了许久之后,突然一转身又朝着房间走了过去!

    此时的毕佩琳还坐在床上,一个人目光古怪的仰望这天花板。忽然听房门砰的一声闷响,神游太虚的思绪瞬间归位。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毕佩琳冲着李炎冷冷的哼了一声,见李炎没说话毕佩琳嘴角微微一翘。不过她依旧板着脸冲李炎哼道:“我跟你说,现在你后悔倒也不晚,不过你得求我了!我们毕家的财力想来你也不是不知道,你那个什么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我不用打听想来也没多少。你要是愿意,凭着咱俩的关系可以有抵押的贷一部分资金给你!喂喂……你要干嘛?”

    毕佩琳本来还在傲娇的冲李炎诉说着自己的计划,可是没想到李炎进了房门之后,只是看着自己矫情了没几句话,他就走到了自己面前。

    而且更过分的是李炎在房间里左看右看眼神乱瞄了片刻之后,突然拉住自己的手就往洗手间拽自己!

    毕佩琳彻底傻眼了,大眼睛眨啊眨的瞅着李炎。任凭他粗狂的把自己拽到了洗手间门口后,毕佩琳这才想起来要挣扎!

    扶着洗手间的门框,毕佩琳大声尖叫道:“李炎,你疯了啊?你要干嘛?”

    李炎也不说话,他自己已经先进了洗手间,在里面拽毕佩琳。

    而那个曾经号称谁都不服,就“扶墙”的倔强毕佩琳此时开启了“自我保护”状态。癫狂的在洗手间门口方框的挣扎至于,还一个劲儿的大声喊叫着。

    “咕噜……噜……”墨墨姐坐在云凌身边,通过监控视频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手下意识把咖啡杯放在了显示器的旁边。

    “云凌?”墨墨姐冲着云凌小声嘀咕着问了一句。

    云凌此时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里映着淡淡的精光,仿佛云凌对眼前的一切好像蛮有兴趣的。

    “咳咳!”墨墨姐重重的冲着云凌咳嗽了两声之后,紧接着又唤了一句:“云凌!”

    说话间,云凌往座椅上靠了靠。让自己身体更舒服的斜仰在期间后这才叹口气,扭头看着墨墨姐瞅了瞅问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呗,我不就在这里吗?非得把我叫应了你在说,有意思嘛?”

    “李炎是不是太过分了!在咱们交易局出了这种事情,咱们难道就这么看着吗?”墨墨姐看着显示器里毕佩琳抓着门框正在挣扎的情景,以及毕佩琳那一脸慌张的表情。

    墨墨姐的眉宇间不知道何时已经音绕上了一层淡淡的黑雾,看的出来此时墨墨姐是动了震怒了。

    毕竟,女人看到同性被臭男人施暴。这种感觉男人的体会不到的。纵使男人也会见义勇为,勇者斗流&氓,但是那种发自心底的愤怒也不是同一种感觉。

    “你想怎么样?去帮毕佩琳?”云凌不冷不热的冲着墨墨姐问了一句。

    “额……”墨墨姐被云凌一句话就给问住了。

    全程监控李炎和毕佩琳,自然是早早就设计好的。特别是云凌带着李炎参加了民生的重要会议之后,交易局的监控等级自然而然的也就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如果说,李炎参加了民生的工作部署会议后,马上通知了他的西湖资产管理公司,或者他的亲属跟在京城交易局后面行那老鼠仓的勾当。

    京城交易局自然会让李炎得到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就算李炎身上有捉妖镯,就算云凌想利用李炎以及他的捉妖镯去做一件“大事”!

    但是一个不能融入,没有归属感,或者说不能为交易局所用。那这样的李炎还不如不用!云凌到时候也会换个思路,来点简单粗暴的!

    直到刚才,李炎表现的都让云凌很满意。包括毕佩琳你提出想要做老鼠仓的事情。李炎的果断拒绝,让云凌觉得自己可以在加深对李炎的培养了,或者说可以带着李炎直接参与民生的运作了。

    当然,这里面李炎所作所为不是没有瑕疵。

    比如重要的会议笔记李炎就这么轻易的让毕佩琳看到了,比如民生的事情被毕佩琳知道了。

    不过李炎的表现已经足够弥补这些瑕疵问题了,保密意识不强的问题,其实还是可以后天加强的嘛!

    “可是……可是你看看李炎现在都在做什么?如果毕佩琳跑来找咱们……怎么办?”墨墨姐黑着脸冲云凌质问了一句。

    有些话墨墨姐并没说的很清楚,但是都是成年人这些事其实大家都懂,倒也没必要说的太清楚。

    墨墨姐说完话见云凌并没搭理自己,顿时怒道:“云凌,你难道就看着李炎要把毕佩琳……然后以达到满足他个人私欲的事情,那个……这就是要挟,发生这种行为难道你就不制止吗?”

    云凌看了眼墨墨姐,微微摇头道:“小节而已,无伤大雅。大是大非能分得清楚,或者说识时务就够了。是人都有**,都会有想法,只是手段方法不同罢了。”

    墨墨姐听了云凌的话之后,咋舌间一时不知道要在说什么了。

    随即就听云凌接着说道:“现在出去打断李炎?呵呵……你不觉得这话让李炎起疑心吗?咱们不是都下班了吗?如果这时候再出现怎么解释?”

    “那个?那个可以找工作人员去制止或者说撞破他的“好事”啊!办法多了,那个……”墨墨姐还要在说话,不过当她的目光注意到显示器屏幕当中,毕佩琳已经被李炎拽进洗手间的场面之后。

    墨墨姐叹口气,不在说话了。

    云凌端起墨墨姐放在显示器旁边的咖啡杯,微微笑了笑说道:“有些事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姻缘佳话呢,之前毕佩琳不是也想和李炎怎么样吗?之前是女追男,李炎那榆木疙瘩不开窍。现在男追女,你怎么知道毕佩琳是不是在弄什么小情趣的调调。别说了没人情味儿,我只是比你看的懂而已。”

    墨墨姐冷冷的撇了眼云凌,顺手从云凌手中夺过咖啡杯,一仰头把杯子里的咖啡全都灌进了嘴里后。顺势啪的一声把咖啡杯重重拍在了显示器前。

    “噗……”本已经基本都咽进肚子里的咖啡,最后一口还是被墨墨姐给喷了出来。

    原因无它,竟然是洗手间的门一开,几件衣服外套从洗手间里飞了出来!

    咳咳咳……

    墨墨姐也不知道是杯咖啡呛到了,还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气到了。总之她咳咳咳嗽的整个脸都涨成了桃红色。

    “嘘!别叫了……”李炎在洗手间里,靠在墙壁上冲着毕佩琳小声咕哝了一句。

    毕佩琳一脸愕然的看着李炎,双手抱着胸脸色绯红的看着李炎。

    如果不是刚才挣扎的时候,听到李炎小声对自己嘀咕了一句房间里有监控。毕佩琳怎么也不能让李炎就这么轻易的把自己给拽到洗手间里。

    此时毕佩琳仅仅穿着一套内衣,吹弹可破的凝脂肌肤此时微微颤抖着。

    李炎**着上身,叹口气揉了揉自己胳膊道:“用不用这么挣扎,你咬我干嘛?”

    “咬你?”毕佩琳抿着嘴冲李炎哼了一声之后,接着说道:“刚才你这么用力,那么粗鲁的往洗手间拽我,谁知道你是不是发神经?谁知道你要干嘛?”

    “你……你怎么不想想眼前就是床,我往洗手间拉你干嘛?能不能思维不要这么跳跃?”李炎苦着脸冲毕佩琳结实了一句。

    “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癖好,我怎么知道你要在这里跟我说什么?哼!不说我还没气,房间里有监控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把心里这么重要的想法都告诉你了,你走都不告诉我房间里有监控是吧?”毕佩琳气鼓鼓的冲着李炎追问了一句之后。

    李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接着说道:“其实,还不就是不想让你搀和到民生里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一开始不没想过做老鼠仓吗?”

    说完这句话,李炎注意到毕佩琳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我不信你没想过!

    “好吧!我告诉你为什么本子后面会有个小王八。”李炎轻轻叹口气之后,冲着毕佩琳身前走了两步。

    毕佩琳捂着胸口的手突然一扬,指着李炎道:“两步距离,两步距离,别靠我这么近!”

    李炎站在原地,摇摇头道:“画这个乌龟的时候,云凌当时他们正在策划如何吸筹的工作。而且你都想不到他们国家队是怎么吸筹的!”

    “怎么?还不就是在盘面上做盘打压盘面,敲山震虎,让散户卖呗?”毕佩琳一脸愕然的随口接茬儿冲李炎回应了一句。

    “那么多机构大佬们虎视眈眈的盯着民生,你觉得国家队如果通过正常的手法震仓,打压盘面。盘中溢出来的筹码他能抢到多少?按照你的说法很有可能就是为别人做了嫁衣了你想过没有?”李炎说完话,看了眼比毕佩琳。

    本是下意识望去的一眼,目光恰好落在了毕佩琳胸前的勾勒处,一时间唿吸变得急促起来。

    毕佩琳眯着眼睛冥神苦思,觉得李炎说的好像还真的挺有道理。百分之五的筹码换一个席位,这百分之五的数量哪里那么好凑,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家想要凑这百分之五的大佬们。

    分心之余,毕佩琳并没在意李炎为什么李炎唿吸变得急促了气力啊。或者说毕佩琳潜意识里只是觉得李炎诉说的时候自己激动了而已。

    “如果我告诉你,国家队可以动用中登来逐一查找,有针对性的对每一个户民生持仓的人一对一的沟通时,你有什么想法?还跟风还老鼠仓?人家现在把每一枚筹码看的都非常紧,你想想进去以后会是什么后果吧!”李炎说完话之后,就听毕佩琳悠悠吐了口浊气冲自己道:“这……就是你脱我衣服的理由?”

    李炎一愣,满脸愕然的看着毕佩琳心中呐喊道:“这……你衣服不是你自己脱的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