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344章 李小腾与徐老大

第344章 李小腾与徐老大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半路出家?”

    听了云凌这句话之后,一时间没明白这话里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做半路出家的事儿?

    云凌瞅了眼李炎,似乎有些诧异李炎没听懂自己话语中的意思。只是沉默了几吸云凌马上给李炎解惑道:“徐老大说的半路出家,其实就是看着好像要涨停,但股价确实还没涨停的情况,在追涨停的时候就叫半路出家。”

    “哦!”李炎了然的点了点头,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情况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名词。

    李炎有些好奇的马上冲云凌问道:“徐老大说不做这种……这种半路出家?这个我觉得大资金冲进去,如果只是差一些的话,自己买买买力度也够吧?”

    “那你想没想过,套在里面的资金会觉得自己终于见到了曙光,终于见到了解放军。而后拼命的开始卖卖卖呢?”云凌直接指出了问题的根结所在!

    点点头,李炎瞬间了然。

    确实,很多时候主力拉高就是为了出货。就是想吸引买盘进来高位接盘。如果一个“大眼”,煳里煳涂的冲进去,那后面的结果不就是高位站岗的结果吗?

    自己控盘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在西湖资产管理负责人的位置上,机会都是属于被动的状态。但即便是这种状态中自己还是识破了几次诱多的陷阱,但是很多时候都是连环套,坑里带着坑的状态。自己能躲过一次两次,但是难保贪婪的小魔鬼不会有那么一时半刻占据风口浪尖。

    最好的防范方法不是如何火眼金睛,而是从一开始就不参与!当然了,如果已经参与了进去并且身在局中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云凌这时候继续描述着曾经的过往,他眯着眼睛一边回忆一边冲着李炎缓缓说道:“当时徐老大和我说的内容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问他是否参与这种情况,他很直接的告诉我不做!在我想来,徐老大应该也尝试过的。以我现在的经验,今时今日的操盘能力推测,徐老大不用这种做法的原因应该是成功概率太小的原故!”

    李炎皱了皱眉头,有些话憋在心里想说但一时又在纠结究竟要不要说出来之际,云凌看了眼李炎问道:“是不是想说点什么,或者想评论点什么?”

    “额……我觉得可能我……我认识的可能也是不正确的。”李炎吞吞吐吐的冲着云凌嘀咕了一句。

    “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对不对?”云凌冲李炎微微一笑,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等李炎接着说话,云凌说道:“其实,你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在评判过后自然也就知道你想的对不对了。如果不说……呵呵,或许将来就是你操盘中的隐患!”

    李炎自然明白云凌话语中的意思,沉吟了一下之后李炎点点头说道:“我听过一些说法,比如很多人认为埋伏涨停,额!就是你说的半路出家等涨停的战法是比打板战法还要高级的存在,真正做好了的话……”

    就在李炎的话还没说完之际,云凌忽然冲着李炎摆了摆手。这里面的意思李炎自然明白,所以李炎干脆直接一顿后面的话也不说了。

    “我明白你说的东西,不过嘛……呵呵,他太难了。徐老大如果真的成功了,估计也是又耗费了他自己的一次好运气!”云凌说完这句话之后,乜了眼李炎。

    “或许你说的对,这种确实是太难了。胜率也低,这样的话就没有必要做,我明白你要说确定性和可持续性是很重要对吗?”李炎眯着眼睛一边思索一边冲云凌淡淡轻声回应了一句。

    云凌微微一笑,虽然李炎说这句话有些词不达意或者说思绪混乱下说出来的话让人听了有些别扭。但是云凌自己还是弄明白李炎究竟想说什么了。

    “你对捉妖盟的了解有多少?”云凌忽然话锋一转,冲着李炎问了一句捉妖盟的事儿。

    李炎本来还陷在自己的世界当中,耳畔听到捉妖盟这个词的瞬间,李炎顿时惊醒!

    “额,不是很了解。”李炎说了句心里话。

    如果不是李炎手上套了个捉妖镯,那捉妖盟对李炎来说完全就是个传说。这传说离自己好像即不是那么远,但伸出手任凭他怎么挥动也还是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如果非要弄个什么相对比较贴切的比喻,那每年巴菲特的天价午餐,或许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

    一顿饭时间不长,而且几乎是有全程报道。但这顿饭你就只能通过电脑屏幕或者移动媒体的屏幕来看,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几乎永远不会是你自己。

    云凌听了李炎的回应之后点了点头,一脸淡然的说了句:“捉妖盟其实说的可以很简单,但也可以说的很复杂,说起来……”

    李炎凝神听着云凌徐徐说道:“捉妖盟其实离不开一个人,而这个人应该说也离不开捉妖盟,他们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徐老大他个人所占的比重确实比捉妖盟整体更大一些。”

    “哥已经不在江湖,但江湖中依旧流传着哥的传说?”李炎下意识冲云凌嘀咕了一句。

    诚然,徐老大已经被“上帝之手”所控制。可是江湖中依旧把徐老大当成神一般的人物所膜拜,这种情况并没有随着徐老大的消失而改变。

    “当年,技术盘们有句话总结的很直接……”云凌看着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顿了顿,这才接着说道:“做盘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

    李炎当然知道这句话,徐老大起家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当年的徐老大仅仅二十岁出头。就这个年纪已然成为解放南的一号人物!甚至有人给徐老大冠以“少年股神”的称号。时间验证了这个称号,他后来又被尊为宁波敢死队的总舵主!

    捉妖盟就是在这宁波敢死队的架构上建立起来的。

    而打板战法也奠定了徐老大声名鹊起的基础,平地暴富对一位少年人而言,这种经验又是那么令人感到兴奋!

    有时候,李炎一直在想徐老大的经完全就是个穿越重生小说男主角的套路。

    穿越也好,重生也罢,甚至脑洞开的在大一些,带着前世的记忆魂穿回到千禧年!

    只要不是猪头,完全能够做到股海苍穹中败帝王斗苍天,行情万丈天地间嘛!

    扬名立万,红尘佳话自然不成问题……

    就在李炎琢磨的时候,云凌这时候也说道:“但是徐老大的打板战法也有着天然的缺陷。那就是成交难度大,而且特别不适合大规模资金。尽管打板让徐老大的财富连上多级台阶,但却无法支撑他继续做大规模、延续属于他自己的神话。”

    李炎苦涩一笑,脑海中继续开这小差。

    确实,徐老大如果是重生穿越众。能知道的自然是前生前世的记忆。小规模则资金跟着短线折腾折腾肯定没什么问题。

    资本大鳄们就算闭上嘴,獠牙间也有缝隙足够徐老大纵横辟阖。但是当体量到了一定程度,所有的资本大鳄和金融家们都开始对徐老大有所防备的时候,他的纵横辟阖却又是那么容易碰壁!

    毕竟,前世大趋势记忆没错,但是落到某一个投资品种当中,人家上下的波动自然会因为他这个另类的存在而改变。

    李炎琢磨徐老大的时候,自己都没注意到他或略了一个人。

    麟腾系的李小腾,这个京城的妖孽要比捉妖盟的徐老大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对于一个近乎以投资为生命的职业投资人而言,要么财富止步于千万级、亿元级,要么,就需另觅他途。

    徐老大确实是选择了他途,而身处草创的、不规范的市场环境中所谓“他途”,其实并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这或许就是他涉嫌罪名中所及的有限选项!

    李小腾不偏执于出人头地,在一开始李小腾就没放弃过自己的“股动人生之路”,实体经济与资本契合之巧妙。在独一味的酒楼连锁品牌乃至上市,到光纤传媒的运作。

    虚拟资本为李小腾提供了助力,而实体经济有拱卫李小腾人生的升华。

    但徐老大却一味的偏要苛求自己做成神,他在一个散户特征极强的市场基础上,少年的徐老大战法因高度适应市场而取得巨大成就。而在他希望取得更大成就的道路上,青年的徐老大却深陷市场不规范的泥沼。当然,在李炎想来也有可能是徐老大的体量开始增大,金融家也好资本大鳄也罢都开始对徐老大以及他组创的捉妖盟开始严防死守。

    被监控系统化交易也好,被监控捉妖盟旗下的席位账号也罢。总之一举一动如果都被那些资本大鳄们掌控,徐老大还能怎么折腾?

    一个在如来佛祖手心中撒尿的孙猴子,遨游天际的时候或许洒脱,纵横辟阖抡起大棒的时候或许能自封齐天大圣,但是这个大圣或许或略了一个问题,就算他自己真的是穿越而来的妖孽,可他毕竟在如来佛祖的手心里折腾,只要如来佛想要收紧自己手掌的时候,他最终的结果还不是被压在五指山下?

    云凌依旧在徐徐讲述着自己的过往……

    某一年,我与一位山东的大户谈及市场缺陷,面对这些缺陷,那位大户坦言:我们既痛恨它,又想利用它。当时少年的徐老大对市场缺陷的利用,如今还不是还在了青年徐老大的身上?

    李炎听完这句话之后,重重吐了口憋着胸口间的浊气。一脸无奈的说道:“或者毋宁说,这就是市场本身的悲剧?”

    云凌目光略显诧异的看了眼李炎,嘴角微微勾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李炎低着头,目光落在显示器屏幕间,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如果说……徐老大他还能做回少年人,或许当他踏上陆家嘴的土地那一刻起,也许只会短暂的停留,也许会在徐家汇走上一遭,但我相信他或许不会选择在此驻足。他会是个多金的少年,自由快乐的少年,不会为雄心付出代价的少年吧?”

    云凌听了李炎的话之后,忽然说道:“但在他身畔经过的少年中,却又必有未来纵横股海而终陷囹圄的少年。”

    ………………

    被监控系统化交易也好,被监控捉妖盟旗下的席位账号也罢。总之一举一动如果都被那些资本大鳄们掌控,徐老大还能怎么折腾?

    一个在如来佛祖手心中撒尿的孙猴子,遨游天际的时候或许洒脱,纵横辟阖抡起大棒的时候或许能自封齐天大圣,但是这个大圣或许或略了一个问题,就算他自己真的是穿越而来的妖孽,可他毕竟在如来佛祖的手心里折腾,只要如来佛想要收紧自己手掌的时候,他最终的结果还不是被压在五指山下?

    云凌依旧在徐徐讲述着自己的过往……

    某一年,我与一位山东的大户谈及市场缺陷,面对这些缺陷,那位大户坦言:我们既痛恨它,又想利用它。当时少年的徐老大对市场缺陷的利用,如今还不是还在了青年徐老大的身上?

    李炎听完这句话之后,重重吐了口憋着胸口间的浊气。一脸无奈的说道:“或者毋宁说,这就是市场本身的悲剧?”

    云凌目光略显诧异的看了眼李炎,嘴角微微勾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李炎低着头,目光落在显示器屏幕间,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如果说……徐老大他还能做回少年人,或许当他踏上陆家嘴的土地那一刻起,也许只会短暂的停留,也许会在徐家汇走上一遭,但我相信他或许不会选择在此驻足。他会是个多金的少年,自由快乐的少年,不会为雄心付出代价的少年吧?”

    云凌听了李炎的话之后,忽然说道:“但在他身畔经过的少年中,却又必有未来纵横股海而终陷囹圄的少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