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二百八十四章 1石3鸟

第二百八十四章 1石3鸟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甄扶摇坐在李炎与杨牧野身后默然不语。

    其实,李炎觉得自己身后做个人也没什么关系,但是真一集中注意力,李炎就觉得别扭了。

    非要让李炎具体说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李炎还真说不出来。如果硬是要归结出来,或许就是一种后脖颈子发麻的感觉吧……

    杨牧野时不时扭头看看自己心中的这个“装逼甄”,原本大部分注意力在显示器屏幕上,现在倒好。大部分注意力落在身后的甄扶摇身上了。

    “怎么回事?”李炎忽然看到盘中高开之后的走势向上冲了一下之后,勐然间掉头开始向下。楞了楞下意识冲着身旁的杨牧野问了一句。

    “开始回调了?呵呵……我就知道麟腾系这边不可能这么一只让雪峰科技涨涨涨!”杨牧野微微一笑,成竹在胸般冲着李炎小声嘀咕了一句。

    “是啊!真这么一路涨上去,我心里也痒痒啊!”李炎小声咕哝了一句之后,微微摇头紧接着冲杨牧野感慨道:“诚然像你说的那样,这如果就这么一路拉升上去。我还真有种想挠墙的感觉了。”

    “其实,麟腾系这么拉升未尝没有让你打算出货之后高位接盘的打算。”杨牧野点了点头冲李炎笑了笑之后接着说道:“他们把筹码让你吐出来,其实一般人都能想明白他们肯定后面会运作。华夏单边上涨的走势势必决定了只能涨这一条路。而你真的把筹码扔给他们了,你会乖乖的看着?不能吧?”

    听了杨牧野的话,李炎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声感慨道:“是啊!一般人都会选择快速在盘面上在想办法买回来。所以麟腾系只能在拿到筹码之后快速拉升。直接脱离我卖出筹码的那个区间。只有拉到我追不上,追不到或者说不敢在去触碰雪峰科技,人家才能后续安心的操作!”

    李炎看着开始缓缓滑落向下的雪峰科技价格,感慨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甩开你,或者套住你。”

    “昂?”

    “嗯!”

    李炎和杨牧野忽然对视了一眼之后,下意识二人同时会投资看了眼一脸面无表情的甄扶摇。

    “你刚才说的话?”杨牧野冲着甄扶摇下意识问了一句。

    李炎虽然没说话,

    但是自己内心深处其实更想重复一遍杨牧野的话。

    “嗯。”甄扶摇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刚才那句话是自己说的。

    “那个……”杨牧野嘀咕了一句之后,瞅着甄扶摇接着说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甄扶摇微微摇头,淡淡说了句:“说过了。”

    惜字如金的甄扶摇让杨牧野一时有些无语。

    李炎扭头冲着甄扶摇再次瞅了一眼之后,嘴角一翘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是啊!甩开我……雪峰科技做到了。现在咱们手里拿的筹码确实有些少。谁都知道雪峰科技未来会有所表现,我想的是等他回落到我卖出价格的下方。也就是人家探底动作的时候把卖出的筹码低价拿回来。可雪峰科技的作手也不傻,这么拉上去。我想买有不敢买,总觉得是个阴谋。而看着他涨涨涨的走势,心里就更难受了。”

    杨牧野张嘴刚要说话,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把目光从显示器当中移开,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甄扶摇。端详了几眼他那眼观鼻、鼻问心的模样之后,这才冲着李炎说道:“其实,我想谁都追,你以为就你心里痒痒啊?我也想买啊!不过现在总算回调了,想来……回调开始了。兄弟!就按照你最初的计划,等待他触底的时候咱们把筹码拿回来也就是了!”

    盘中,雪峰科技今天跳空高开。向上仅仅试探性的攻击了一下后,盘中马上展开了回调的走势。虽然下跌的深度不大,虽然回调的节奏也非常缓慢,但是触顶之后的回落趋势却也是相对较为明显了。

    “不对!”甄扶摇这时候忽然开口咕哝了一句。

    李炎一愣,下意识回头看着身后的甄扶摇问了句:“怎么就不对了?”

    “如果说一直拉高是为了甩开你,但是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账户不是没有动吗?咱们不也没有人接着冲到盘中去买买买吗?既然走那么没动,他为什么还要回调清理跟风盘。麟腾系在雪峰科技中的博弈对手,不是只有咱们吗?”甄扶摇把自己心中的几个一点冲着李炎和杨牧野二人罗列到了他们的面前。

    “是……是啊!”李炎忽然楞了一下,抬手轻轻一拍自己额头道:“是啊!现在咱们摆明就没有再去介入雪峰科技,他为什么还要回调。今天摆明了是跳空高开,后面延续的也应该是一路涨涨涨的走势才对啊!这时候就开始下跌了,抓不到人洗什么盘?”

    “所以说……”甄扶摇坐在李炎身后,淡淡的咕哝了一句。

    “所以说现在就是买入的好机会啊!我从各方面看都觉得现在应该买入啊!”杨牧野在一旁冲着李炎小声念叨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个位置介入雪峰科技吗?”李炎嘀咕了一句之后,似乎也有些心动了!

    毕竟,雪峰科技的筹码自从在二级市场的交易中还给麟腾系的时候。李炎就心不甘情不愿,那种被强迫的感觉虽然说没带给李炎什么伤害,但是小钱钱从自己手里飞走的感觉有多不爽自然不用赘述。

    麟腾系拿到筹码之后,马上就开始拉升甚至冲击涨停的走势,更加让李炎把筹码拿回来。

    所以,李炎一直在等待领疼惜即将到来的洗盘动作。

    就如同人们说的那样。你想得却不可得,你又奈人生何呢?

    雪峰科技就是一路冲冲冲,一路的涨停对李炎来说都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了。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李炎甚至有了追高的念头。

    甄扶摇有句话说的好:甩开你或者套住你!

    之前李炎一直躲避开了被套住的风险,当然成本价也被人家麟腾系给甩开了。现在好不容易雪峰科技高位回调了,李炎也真真的安奈不住被想要买入的心思了。

    “我知道你想追!”甄扶摇忽然在李炎身后小声念叨了一句。

    听了这话,李炎下意识回头又看了甄扶摇一眼后。就听他笑着对李炎说道:“我虽然不太了解麟腾系,但是我相信做盘也讲究一枪消灭一个敌人。跳空拉高又回落,关门放狗可院子里没人不是吗?放什么狗!”

    “你是说这是故意给我挖的坑,让我跳喽!”李炎想了想之后,回头冲着身后的甄扶摇轻声问了一句。

    “难道不是吗?这种现实让你求之不得辗转反侧,随后又如同一个不设防的少女般静静的躺在床上诱惑你。这种心理把控的设计绝能堪称经典了。这是对人性的一种痛彻心扉似的了解。”甄扶摇说完话之后,忽然抬起手朝着显示器屏幕指了指说道:“这挖好的坑,你要跳吗?”

    李炎摇了摇头,无奈的嘀咕道:“真是一石三鸟的绝户计啊!我不得不冲领疼惜的作手说一句:高,真的是高!直接追雪峰科技,人家肯定会在高位折腾死这些跟风盘对吧?”

    说完这句话,李炎马上接着说道:“如果不追,人家大可以按照现在这个趋势,给咱们弄个台阶出来,请让咱们上船!这个区间其实很多人都会被起先拉升的诱惑所吸引。想来大部分人都有可能中招上车!当然后面的也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上车了。对面的作手一定举起了大砍刀在等着我!到时候很有可能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流通资金就会深陷雪峰科技。”李炎此时头脑清晰的把眼前情况细细梳理了一番。

    “可是你不上车,又恰恰如了麟腾系作手的意愿不是吗?”甄扶摇坐在李炎身后淡淡评论了一句。

    李炎一拍自己大腿之后,重重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可说呢!其实甩开我或者套住咱们的最终目的,不还是让咱们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离雪峰科技远远的吗。一石三鸟,确实倒也是真的算无遗漏了!”

    “唔……怎么办呢?”杨牧野在一旁听了李炎和甄扶摇的对话后,一时间竟然旋入了沉思。

    追?价格已经被拉起来了。

    不追?现在的回调也恰恰就是买入的时候。现在不开始着手持续买入做持仓处理,那再次的反手做多会是什么样?是不是要彻底和自己说拜拜了呢?想来人家就是这么设计的吧?

    “嘿!哈哈哈……”李炎忽然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笑的自己用手拍了拍大腿。

    “李炎,没事吧?”杨牧野赶忙扭头冲着李炎问了一句。似乎在杨牧野想来,李炎别再是被被雪峰科技眼前这种进退不得的情况弄的魔障了吧?

    “没事?当然没事了。”李炎听了杨牧野的话之后,楞了下这才歪头冲甄扶摇嘀咕了一句。

    杨牧野刚一张嘴要说话,李炎忽然一抬手接着说道:“我想我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甄扶摇这时候徐徐说道:“我也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

    “我知道你想追!”甄扶摇忽然在李炎身后小声念叨了一句。

    听了这话,李炎下意识回头又看了甄扶摇一眼后。就听他笑着对李炎说道:“我虽然不太了解麟腾系,但是我相信做盘也讲究一枪消灭一个敌人。跳空拉高又回落,关门放狗可院子里没人不是吗?放什么狗!”

    “你是说这是故意给我挖的坑,让我跳喽!”李炎想了想之后,回头冲着身后的甄扶摇轻声问了一句。

    “难道不是吗?这种现实让你求之不得辗转反侧,随后又如同一个不设防的少女般静静的躺在床上诱惑你。这种心理把控的设计绝能堪称经典了。这是对人性的一种痛彻心扉似的了解。”甄扶摇说完话之后,忽然抬起手朝着显示器屏幕指了指说道:“这挖好的坑,你要跳吗?”

    李炎摇了摇头,无奈的嘀咕道:“真是一石三鸟的绝户计啊!我不得不冲领疼惜的作手说一句:高,真的是高!直接追雪峰科技,人家肯定会在高位折腾死这些跟风盘对吧?”

    说完这句话,李炎马上接着说道:“如果不追,人家大可以按照现在这个趋势,给咱们弄个台阶出来,请让咱们上船!这个区间其实很多人都会被起先拉升的诱惑所吸引。想来大部分人都有可能中招上车!当然后面的也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上车了。对面的作手一定举起了大砍刀在等着我!到时候很有可能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流通资金就会深陷雪峰科技。”李炎此时头脑清晰的把眼前情况细细梳理了一番。

    “可是你不上车,又恰恰如了麟腾系作手的意愿不是吗?”甄扶摇坐在李炎身后淡淡评论了一句。

    李炎一拍自己大腿之后, uuknsh.om 重重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可说呢!其实甩开我或者套住咱们的最终目的,不还是让咱们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离雪峰科技远远的吗。一石三鸟,确实倒也是真的算无遗漏了!”

    “唔……怎么办呢?”杨牧野在一旁听了李炎和甄扶摇的对话后,一时间竟然旋入了沉思。

    追?价格已经被拉起来了。

    不追?现在的回调也恰恰就是买入的时候。现在不开始着手持续买入做持仓处理,那再次的反手做多会是什么样?是不是要彻底和自己说拜拜了呢?想来人家就是这么设计的吧?

    “嘿!哈哈哈……”李炎忽然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笑的自己用手拍了拍大腿。

    “李炎,没事吧?”杨牧野赶忙扭头冲着李炎问了一句。似乎在杨牧野想来,李炎别再是被被雪峰科技眼前这种进退不得的情况弄的魔障了吧?

    “没事?当然没事了。”李炎听了杨牧野的话之后,楞了下这才歪头冲甄扶摇嘀咕了一句。(未完待续。。)<!--flag_if365-->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