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二百章 人赃并获

第二百章 人赃并获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以为……我以为里面要来个霸王硬上弓,谁知道竟然是个强取豪夺。”李炎歪头冲着自己声旁的小屎蛋压低了声音嘀咕了一句。

    杨牧野扭头冲着李炎眨了眨眼睛,一脸促谐的冲李炎笑而不语。仿佛在说:听见没有,这里面还有你的事哦!人家不从小姚,但是想给你哦……

    房间里,此时小姚嚣张的声音传了出来。

    “李炎?哼……嫂子!你别逼我。我这个人要是急了眼,我自己都害怕的!”原本这句话是句非常有喜感的话,但是从小姚的嘴里说出来哪里还有什么喜剧的色彩?阴冷的腔调以及那让人有些胆颤的话语李炎觉得弄不好今天小姚就要干点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出来了。

    “你要干吗?”

    “干!”

    在门口的李炎和杨牧野此时对视了一眼,二人都从对方的严重看出了些许古怪的幻想……

    “你要干嘛?我可是你嫂子……你这么做,就不怕对不起你哥吗?你现在这一切可都是你哥哥给的!如果没你哥,你现在屁都不是!”女人的声音徒然拔高了一个音阶。房门外的李炎等人能听出女人此时那声音中流露出的无助。

    “嘿嘿……嫂子,其实我一直就挺喜欢你的。我代替我哥哥慰籍你一下你吧!”小姚话语中忽然间充斥着满满轻浮的挑逗!

    李炎正凝神听着房门里的情况,忽然就觉得杨牧野用胳膊肘拱了拱自己。下意识歪头朝着杨牧野乜了一眼,压低声音问了句:“干嘛?”

    “干,嘿嘿!”杨牧野小声调笑了一句,随即赶忙说道:“听出来了吗?小姚这是要疯啊!”

    李炎眉头一皱,杨牧野接着说道:“看来小姚这是想先唱一曲征服啊!这摆明了是想先征服了她嫂子的身体,然后再征服她心灵。”

    “嗯,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就是女人下面那不能描述的部位。”李炎话音一落,小屎蛋皱着眉头咕哝道:“张爱玲是这么说的?”

    “原话当然不是这么说的,我说出来就别和谐了……那是敏感词……”李炎苦笑着小声回应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女人身体的界限一旦被打开,心里上很难保持封闭。不过小姚这么做也忒无耻了!”

    “那怎么办?房间里那个女人要是我的话,

    我分分钟教他做人!”小屎蛋咬牙启齿的冲着李炎挥了挥拳头。

    要不是看着小屎蛋此时的表情,李炎还真觉得小屎蛋这话里有话呢!

    李炎等人在房门口小声嘀咕议论的时候,小姚在房间里进展也很迅速。女人朗声喊道:“你要干嘛?放手……你会后悔的!啊……不要啊!”

    “咱们不做点什么吗?”小屎蛋看了眼一脸兴奋的杨牧野以及皱着眉头的李炎小声问了一句。而就在这句话的声音刚落的光景,随即就听房间里女人仿佛挣脱了小姚的禁锢。一路狂奔朝着房门出奔了过来。

    门外李炎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光景,房门突然壁咚一声闷响……

    李炎等人站在房门外,听着房门里小姚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女人或是挣扎而撞击房门的声音一时面面相觑。

    “嘿嘿……想跑?要不你试试大声喊一下看看呗?看看有没有人来帮你?”小姚的声音此时更清晰的传出了房门。

    “呜呜……你混蛋!”女人仿佛咬着唇,忍着哭腔充斥着小姚。

    “混蛋?嘿嘿……一会让你欲仙欲死的时候,你肯定不会说我混蛋的。不过当个混蛋就当混蛋好喽……”

    “不要!不要啊……”

    “叫!叫大点声……这特么是我的地盘,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的!”

    李炎眉头一挑,心中感慨一句:这么老的梗你也好意思说?就不能说点新鲜的……

    “救命,救命,呜呜……”女人扯着嗓子还真就喊了两声,不过也仅仅就喊了这么这么两句后声音戛然而止,嘴或许是别堵住了。

    随后,房门里传来了细细索索的声音以及挣扎时的碰触房门的声音。

    “呼……”李炎轻轻吐了口心中的浊气,看了眼此时一脸凝眉怒目脸色涨红的小屎蛋和红着脸眉宇间隐含着兴奋的杨牧野。

    咄咄咄……

    李炎忽然挺直了身子,抬手在房门间重重翘了几下。

    房门里瞬间没了声音,杨牧野站直了身子一脸失望的冲着李炎瞅了瞅。小屎蛋则满脸愤恨的仿佛准备小姚一开门就冲进去把他揍成猪头一般。

    宁静,沉默。

    “姚总?在吧?姚总……”李炎站在房门口冲着里面朗声喊了一句。

    房间里没有人任何的回应声,就好像房间里压根就没有人一样。

    “有人吗?姚总开下门!”李炎又冲着房门里喊了一句。

    细听,此时房门里有轻轻的抽泣声。虽然声音似乎被堵住了,但凝神听上一番到也不是细不可查。

    杨牧野嘿嘿坏笑了两声冲着李炎说了句:“一听里面就没人,咱们还是走吧。”

    李炎诧异的扭头看了眼杨牧野,那狐疑的目光分明是不明白杨牧野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自己等人在房门口都听了这么长时间了,何尝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而就在李炎狐疑的瞬间,房间里突然听一声闷哼后,忽然就听那女人的声音朗声喊了句:“救命啊!”

    “臭娘们你……呜……”小姚强忍着痛苦喊了一句,房门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李炎还没看清楚房间里究竟什么情况,就觉得被人轻轻挤了一下。随后眼瞅着小屎蛋迈步冲进了房间里。

    “喂喂!”李炎本想冲小屎蛋喊一句:“别冲动,别动手啊!”

    不过,李炎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小屎蛋倒也没真的冲进去教小姚怎么做人,而是一把扶住女人朗声问了句:“你还好吗?”

    轻轻叹了口气,李炎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在站在房门口的女人身上。

    毛呢大衣高领的毛衣此时一眼就能看出不整,而那秀发的凌乱更似乎在诉说着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黄莺泣血般的女人带着一抹别样的风情魅力,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李炎说不出来究竟是个什么味道,但却是一种很好闻很想让人贴上来细嗅的味道。

    “你是……你是?”女人扭头看了眼扶着自己的小屎蛋之后,又瞅了瞅站在门口一脸关切表情的李炎。目光一扫当女人看到杨牧野那略显失望的表情时一时倒也没多去琢磨杨牧野究竟在失望什么。

    微微颤抖着身子,女人打量李炎的时候。李炎歪头看了眼此时身子如虾般躬着的小姚。他此时双手捂着裤裆,额头上漏着青筋。不用想也知道刚才这女人应该是因为李炎的敲门上给了她暴起发难的信心!

    “李炎?有是你!”小姚冷冷的冲着李炎看而来一眼,那种被撞破了好事儿的怨念此时充斥在他的双眸中。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李炎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啐!混蛋……”李炎还没说话,一旁的小屎蛋冲着小姚总冷冷的咒骂了一句。

    李炎冲着小姚嘿嘿一笑道:“估计是扰了姚总的好事儿啊?你是继续啊,继续啊,还是继续啊?”

    “你……”小姚冲着李炎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何尝听不出来李炎这是在奚落自己!

    “这是我的家事!李炎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小姚一副要狗急跳墙的摸样冲着李炎咬着后槽牙质问了一句。

    “家事是吗?说好听点你这是欺兄戏嫂,说难听点我现在直接打妖妖灵告你个那啥未遂应该都没问题吧?”李炎冲着小姚说话的时候,忽然一歪头看到小姚办公桌上侧放的显示器。

    屏幕上,此时显示的正好是自己那总经理办公室的画面。

    微微一皱眉头,李炎扭头冲着杨牧野递了个眼神抬手朝着办公桌侧放着的显示器指了指。

    杨牧野点了点头迈步朝着小姚的办公桌迈步走了过去。

    “你要干嘛?”小姚额头上冒着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汗,躬着身子一手捂着裤裆一手想要拦住杨牧野的路。

    然而杨牧野跟本就没把小姚总放在眼里,就在小姚伸手阻拦的时候杨牧野一挥手轻而易举的就把小姚推到了一旁。

    毕竟,小姚此时身子正处在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中……

    走到办公桌前面,杨牧野瞅了瞅显示器的同时一皱眉头。随即把显示器朝着房门口的李炎那边一拧。屏幕中的内容这下可是极为清晰的浮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此时屏幕中的监控画内,李炎办公桌的一切是那么清晰。就连那那没关闭的电脑屏幕间的屏保看的都是那么真切。

    “姚总,我想你应该给我个解释吧!”李炎虽然早就知道小姚监控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但是亲眼看到之后还是有种心灵自内而外的震惊与愤怒!

    “这……这个……”小姚如何给李炎解释?

    ……………………

    “姚总?在吧?姚总……”李炎站在房门口冲着里面朗声喊了一句。

    房间里没有人任何的回应声,就好像房间里压根就没有人一样。

    “有人吗?姚总开下门!”李炎又冲着房门里喊了一句。

    细听,此时房门里有轻轻的抽泣声。虽然声音似乎被堵住了,但凝神听上一番到也不是细不可查。

    杨牧野嘿嘿坏笑了两声冲着李炎说了句:“一听里面就没人,咱们还是走吧。”

    李炎诧异的扭头看了眼杨牧野,那狐疑的目光分明是不明白杨牧野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自己等人在房门口都听了这么长时间了,何尝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而就在李炎狐疑的瞬间,房间里突然听一声闷哼后,忽然就听那女人的声音朗声喊了句:“救命啊!”

    “臭娘们你……呜……”小姚强忍着痛苦喊了一句,房门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李炎还没看清楚房间里究竟什么情况,就觉得被人轻轻挤了一下。随后眼瞅着小屎蛋迈步冲进了房间里。

    “喂喂!”李炎本想冲小屎蛋喊一句:“别冲动,别动手啊!”

    不过,李炎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小屎蛋倒也没真的冲进去教小姚怎么做人,而是一把扶住女人朗声问了句:“你还好吗?”

    轻轻叹了口气,李炎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在站在房门口的女人身上。

    毛呢大衣高领的毛衣此时一眼就能看出不整,而那秀发的凌乱更似乎在诉说着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黄莺泣血般的女人带着一抹别样的风情魅力,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李炎说不出来究竟是个什么味道,但却是一种很好闻很想让人贴上来细嗅的味道。

    “你是……你是?”女人扭头看了眼扶着自己的小屎蛋之后,又瞅了瞅站在门口一脸关切表情的李炎。目光一扫当女人看到杨牧野那略显失望的表情时一时倒也没多去琢磨杨牧野究竟在失望什么。

    微微颤抖着身子,女人打量李炎的时候。李炎歪头看了眼此时身子如虾般躬着的小姚。他此时双手捂着裤裆,额头上漏着青筋。不用想也知道刚才这女人应该是因为李炎的敲门上给了她暴起发难的信心!

    “李炎?有是你!”小姚冷冷的冲着李炎看而来一眼,u看书(.ukanshu. )那种被撞破了好事儿的怨念此时充斥在他的双眸中。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李炎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啐!混蛋……”李炎还没说话,一旁的小屎蛋冲着小姚总冷冷的咒骂了一句。

    李炎冲着小姚嘿嘿一笑道:“估计是扰了姚总的好事儿啊?你是继续啊,继续啊,还是继续啊?”

    “你……”小姚冲着李炎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何尝听不出来李炎这是在奚落自己!

    “这是我的家事!李炎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小姚一副要狗急跳墙的摸样冲着李炎咬着后槽牙质问了一句。

    “家事是吗?说好听点你这是欺兄戏嫂,说难听点我现在直接打妖妖灵告你个那啥未遂应该都没问题吧?”李炎冲着小姚说话的时候,忽然一歪头看到小姚办公桌上侧放的显示器。(未完待续。)启用新网址<!--flag0bqtw-->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