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144章 逼空

第144章 逼空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庄家的收网竟然如此强悍?”毕佩琳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看着盘面上此时那以毫秒计的时间,眉宇间隐隐露出了一抹自暴自弃的神色。

    “是啊!真的好厉害。我现在已经不怀疑了!做盘的人肯定是京城交易局的睿智者云凌,只有他才可能做的如此凶残,也只要他才能把所有人的原欲算无遗漏!啐……京城交易局的“金手指”亲自下场,那不是摆明了把咱们往死里蹂往死里躏嘛!这场if2001的逐鹿还有什么意思?”张修武此时一脸颓色的咕哝了几句之后,扭头看了看李炎呐呐的张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也只是说了句:“云凌……我服了!”

    “阿嚏!”云凌仰躺在沙发上,手里拎着瓶见了底的可乐仰头咕噜灌了一口后。嘿嘿笑了笑撇着此时一脸哭笑不得的赵政委道:“厉害啊,我的哥!”

    赵政委苦涩的嘿嘿笑了两声,扭头瞅着此时一手托着ipad一手拎着可乐瓶的云凌咕哝道:“厉害?云凌兄你可别嘲讽老哥哥了,刚才上手我还以为这个和股票交易一样呢!谁知道竟然是股指期货的模拟盘?要不是你刚才教我怎么买,我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这多开、多平、空开、多平究竟怎么回事呢!老哥哥就知道买和卖,这么多讲究的交易软件不瞒你说,今天可是第一次见呢!”

    说完话之后,赵政委见云凌冲着自己笑呵呵摇了摇头,自己赶忙接着抢言道:“我这也是瞎猫撞在死耗子身上了,没想到买了之后会有这种效果……也真是走了****运了。”

    赵政委真的只是走了****运?云凌眯着眼笑呵呵的把目光又落到了自己ipad的屏幕间。

    赵政委见云凌笑眯眯的低着头又玩上了游戏,自己也就没好在接着在说什么。转头看看此时盘面上的情况,思索起下一步的何去何从。

    哒哒哒……

    房间里,此时键盘声此起彼伏。

    李炎经过两次穿仓之后,没有在急着去下单。而是轻轻的抚摸着小键盘上的数字键,皱着眉头思索着。

    券商自营盘的那个国字脸的作手此时冲李炎突然问了句:“火火,在想什么?”

    “刚想明白一些东西。庄家在第一次出手的时候就动用了所有筹码。梭哈?咱们刚才做空建仓想来应该都是试探性的。应该建仓的筹码不会超过手中筹码的百分之五十,既然是这样,那庄家其实全部把筹码压上来完全是可以形成资金优势的。击穿咱们的做空盘也顺理成章了。我想到了,庄家肯定刚才也想到了。一盘很大的棋,人家只是一个仙人指路,就把咱们的筹码割了一茬……”李炎轻声冲着身旁的几人分析道。

    “艹!什么仙人指路,哥我就是不服!”野象弹波突然重重拍了下镯子,仰起头冲着李炎乜了一眼之后,突然低着头哒哒哒敲击起了键盘。

    微微摇了摇头,李炎并没与野象弹波这个似乎略微有些失去了理智的大v去辩驳什么。

    张修武这时候嘴里嘀嘀咕咕盘算了一阵之后冲李炎说道:“按照你的思路,我刚才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交易到现在,我个人损失了百分之十五左右的筹码。咱们几个人的筹码损失情况上下应该在百分之一以内,如果以所有人的损失情况计算,那么现在这个幕后的庄家只是这一把就赚了总盘面的百分之九到百分之十的筹码。如果说这向说的那样只是一次棋局起手式的仙人指路……我靠,这也忒可怕了吧!云凌真的这么深不可测吗?除非咱们十二个人全部共谋,否则败局已定!”

    所有人共谋?每个人都在想着如何组成小团体,收割着别人手中的筹码。这把的目标只是保住筹码又不是把弑庄,大家的小心思注定了让所有人无法跳到一条战壕里。

    听了张修武的话之后,李炎用手揉了揉自己脸颊,心中泛出一种莫名的冲动。那是想要不顾一切在搏一把的感觉。

    “我就不相信了!难道你还能把if2001给我拉到天上去?你真的想和太阳肩并肩啊?”毕佩琳嘟着嘴轻声咒骂了一句。

    李炎的手指尖轻轻落在数字键上,看着屏幕上开始出现两极分化的各路资金空开、空平、多开、多平等等提示信息小声说道:“资本市场压根就不可能走单边,就好像刚才也不可能永远向下单边下跌是一样的。所以说,现在上涨的趋势也不能永远保持着上涨的姿态。”

    “我现在完全懵逼了,你说怎么办我挺你。”毕佩琳嘟着嘴冲李炎小声嘀咕了一句。

    李炎冲着毕佩琳点了点头,忽然发现自己身旁的张修武也冲着自己点了点头后,下意识冲着券商自营盘的作手问道:“您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既然选择和你们结盟了,自然是跟着大家的步伐走了。我也认为应该在这个位置空开赌回落了。只不过……我不确定哪里是高点罢了,毕竟睿智者来个穿林海、跨草原气冲霄汉接着拉升,也不是没有可能。”

    轻轻揉了揉自己额头的太阳穴,李炎想了想说道:“我还是准备接着做空赌if2001的回落。而且咱们华夏讲究一鼓作气,二而衰三而竭。已经穿了两次仓,如果第三次在被穿了,其实咱们就已经输了。既然这样不妨玩的大点!趁着现在还没被庄家玩懵逼,我打算把所有筹码都堆上!”

    “这……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在错了难道要投子认负?”国字脸的那个券商自营盘作手皱着眉头冲李炎小声叨唠了一句。

    李炎微微摇头道:“您应该比我明白金融交易最忌讳“倒金字塔模式加仓”,市场里多少韭菜不是因为最初只投入了非常少量的资金赚钱后紧接着迅速投入更多的钱,最后自己把成本弄的越来越高?这种情况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摊薄盈利!”

    毕佩琳微微点了点头,叹口气冲李炎道:“虽然有点不太明白,但是想想好像挺有道理。”

    张修武咧着嘴苦笑着说道:“倒金字塔加仓的模式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前期盈利会被后期越来越多的筹码摊薄,遇上生命风吹草动肯定就得亏损。多少韭菜不是这样从盈利变成大亏特亏的?很多韭菜被人连根拔了都没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多少年后还埋怨盘面不好,感慨时不待我呢!”

    毕佩琳冲着李炎道:“火火,听你的!你说什么时候开仓我就什么时候开!”

    “嗯!那就现……”李炎话说了一半,摸着键盘的手突然一僵,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只因为李炎脑海中有个声音仿佛在质问李炎:“你想盘面回落,他就会回落吗?”

    房间里,这时候很多人都在大呼小叫的“呼朋唤友”。

    这声音对李炎来说很嘈杂,那一声声顺势做多的叫喊,那一声声加仓顺势而为的呼唤声似乎在告诉大家,现在的涨势是庄家的逼空!至于说起逼空这个词,其实人家起源就是期货。意思是多方以不断拉动上涨迫使空方平仓。因为在期货中上涨到一定程度后,空方势必会被强制平仓。后来这个词被借用到了股市里,他们用来形容股价不断上涨使得空方无法在比自己卖出价低的价位补入只得在高位悲催追涨。

    “有资金的赶紧买入啊!”

    “那个刘丰收,你跟着我们一起做多吧!只要大家都跟着庄家集体做多,肯定能盈利!”

    野象弹波回头瞅了眼喊着自己做多的那个分析是,嘲讽一笑道:“等你们喊我,黄花菜都凉了!”

    看着,听着,感受着身旁的一切声音。李炎忽然嘴里轻声嘀咕道:“只要跟着庄家集体做多,肯定能盈利?”

    “你说什么?”张修武没听清楚李炎在说什么,赶忙冲其追问了一句。

    李炎微微一笑,轻声冲张修武说了句:“跟着做多就能盈利……这么怎么可能!”

    资本市场最能反映人性的原欲。而原欲的核心又不外乎生存这个核心,为了生存人本能会产生贪婪与恐惧。八十老王与三岁顽童的原欲都没有什么不同!至于后面衍生细分出来的七宗罪,归根结底也不外乎原欲二字。

    因为原欲,人们都希望事情的结果都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需求,而非关乎整个局势的变化。

    囚徒困境更是举例把原欲剖析的淋漓尽致。

    “你没发现很多人都在做多吗?这不和咱们刚才那种很多人同时做空的场景非常相似吗?既然这样,为什么咱们还不动手?”张修武探着身子冲李炎压低声音催促了一句。

    李炎扭头小声回应道:“所有人都在做多?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金融大v、知名分析师、大作手……就连补位的都是大券商自营盘的作手。这些人的话你也能信?”

    毕佩琳萌哒哒的眨了眨眼睛,扭头瞅瞅房间里一个个涨红脸挥舞手臂喊做多的众人后,小声冲李炎问了句:“额……那……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嘴上咋呼的厉害,但实际行动却未必如同他们嘴上说的那样?”

    “资本市场里这些呼风唤雨的人,他们吃过一次亏之后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吗?你看看他们的眼神!”李炎小声回了毕佩琳一句。而竖着耳朵的张修武则突然问了句:“你的意思是说,有可能这里面有人是想让别人做自己做空?”

    李炎叹口气,小声道:“貌似他们形成了一股做多团体,但很可能他们都揣让别人抗庄,自己跟庄的想法也未可知。而且这种可能有多大,想来你们应该也名白。只是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但是每个人如果都这么打算的话,他们的做多团体就绝对无法形成气候。我相信一定会有人跳出来跟庄做空。虽然他们都知道要战胜庄家就一定不能卖空,但人性的弱点就从来没有过例外。一但有人反其道而行,一但做空人数打破了他们的平衡,到时候做多团体就会崩盘!”

    “是的!”国字脸的券商自营盘作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往李炎身边凑了凑。他此时回应了这句话之后凝眉接着冲李炎等人说道:“有人选择背道而驰的时候,其他人一定会输,而那个人则成功获得了利润获得最后的利润。到最后的结果,我想不用说大家也都明白,届时庄家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机会!”

    李炎几次想冲着身边几人招呼一声,空开if2001继续逐鹿之旅。

    但是每一次李炎都是绷紧了手指,动手的话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冥冥中李炎似乎听到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别着急,在等等!”

    这种感觉真实到让李炎感觉仿佛就是有个人站在自己背后说话一般。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衣袖里的捉妖镯,李炎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能把捉妖镯里的秘密尽早找出来呢?那一冲缠是一冲关的捉妖诀微雕绝不可能是什么武林秘籍。但在李炎心中却比什么九阴真经、九阳神功更然李炎期待。

    “还不动手?又涨了啊!我真觉得差不多了啦!李火火你究竟在等什么?你要是觉得自己带不了盘,你可以把“队长袖标”交给我们。”毕佩琳又冲着李炎小声换了一句。

    “等什么?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明白,究竟要等什么。”李炎没去和毕佩琳辩驳谁主导团队的事儿,只是冲其解释了一句关于等待的问题。

    “卧槽!庄家真的动手了,李火火你看看啊!真的开始跌了。一定是庄家感觉到有不少人跟在他身后做多后,反手开始狙击这些做多资金了!”张修武在李炎身旁嘀咕一句之后接着说道:“李炎,是不是到了该动手的时候了?我相信肯定不会只有一两个叛徒,他们的做空趋势如果形成,庄家会让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从自己手中溜走吗?我相信……肯定不会!”

    “等等!在等等……”李炎自言自语的嘀咕着。</dd>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