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110章 抄底、抢反弹

第110章 抄底、抢反弹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炎怎么开始敲击键盘了?

    这次京城交易局在滴水湾不仅仅包下了五星级的这座酒店,更为所有大和分析师以及那些自命不凡的作手们呈上了最优质的硬件设备。

    比如此时李炎用的键盘,就是德国原厂的青轴机械键盘。

    键盘敲击之后声音清脆,段落感分明。下单时候那咔嚓咔嚓清脆的声音清脆。这声音如果非要用什么拟声接近的东西做个比喻,那或许只有按动圆珠笔时的声音最为接近了。

    这清脆的声音,如同凌晨夜空中耀眼绚烂烟火般让房间里所有人都无法忽视。

    距离李炎最近的,当然就是毕家的大小姐毕佩琳了。就在李炎下单的前一刻,这位大小姐还楞楞的盯着电脑显示器屏幕中的交易窗口发呆。

    毕佩琳时而轻笑,似乎在庆幸自己眼疾手快几乎在第一时间“主动”把模拟盘中的黄金筹码全给抛了出去。可是那笑容也仅仅维持不到几秒后,这位大小姐在看看一路下行的价格,以及自己模拟账户里亏损的额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说岁月无情似乎一点不为过。因为时间从来不快,但也没慢过一丝一毫。只有一个小时的交易时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四毛的黄金价格不仅仅毕佩琳看的醉了,很多大和分析师此时此刻如果能哭晕在厕所,那他们一定会不选择在电脑前干坐着。

    此时的毕佩琳一亮茫然的看着显示器,私心里想着:抄底吗?抄底吗?抄底吗?

    纠结,犹豫,踌躇不前的感觉萦绕在毕佩琳的脑海当中,她此时没了在自己书房里运筹帷幄,指挥海陆空三军全球乱斗的霸气。剩下的也只有眉头间不知不觉皱出的了一个川字。

    虽说刚才李炎提示了自己卖出筹码,但是毕佩琳本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当时也是想卖的,李炎的声音只不过是个参考罢了。至于此时,此刻。毕佩琳的心中忍不住抱怨起这十六强出线的规则。

    只要一想到这个词,内心深处就有个声音想要大声吐槽:赛制为什么规定的是标准而不是排名?

    如果赛制不是规定盈利后才可以晋级,如果赛制规定的是排名晋级。那自己一定高枕无忧,躺在这里也能过关了。

    但现实是自己卖出的速度仅仅比李炎满了那么半步,恐慌盘还是把自己扫了那么一小下。

    在这种情况下盈利?毕佩琳微微叹口气,低头冲着身下脚边的那猫头嘀咕一句:“猫头,我真的真的是尽力了。咱们这次来,还真让被我说对了!可不就是打酱油来了吗?”

    三毛九分八……

    黄金的价格不知道被谁的一笔卖盘,直接洞穿了四毛这个整数关口!房间里瞬间传来了阵阵哀嚎和绝望的叹息声。

    此时在商务中心里参赛的三十一个作手、分析师以及金融财经大,似乎大多数人都觉得价格绝对不会低于四毛。

    在这个位置,手快的人肯定是已经把手中的黄金给卖出去了。手慢的人如果没能把手里的筹码扔出去,那现在手中有筹码的人,骨子里漾出来的一定是那种惜售的情怀!谁会在这个时候还卖?

    此刻,李炎的键盘间传来了清脆的敲击声。

    房间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一边听李炎敲击键盘的声音,一边看着模拟盘上浮现出来的实时变化。

    被洞穿的底部,键盘敲击的声音……

    这一切似乎都开始向着好的方面发展时,毕佩琳似乎假装没看见,但是她却眯着眼睛低头琢磨着自己脚边的猫头。

    毕佩琳心中暗暗吐槽一句:“这个价格如果被继续踩踏的话,那乐子可就真的太大了。猫头,你觉得价格还有可能在低吗?我怎么看着三毛多的黄金心里那么不是滋味呢?”

    话一说完,毕佩琳就见猫头趴在自己脚下仰起头冲着自己喵喵叫了两声之后,紧接着身子在地面上滚了滚,张嘴竟然用舌头舔着它自己的猫爪“洗起了脸”。

    “哼……我算看出来了,你这是管我吃不吃枣药丸啊!”毕佩琳嘀咕了一句之后,刚要接着逗弄几下趴在自己两腿之间的猫头,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盘面突然毫无迹象的猛拉了一把。

    价格虽然仅仅只被拉升两分钱,但是价格毕竟是涨起来了。

    “快!没人卖了。买入,跟我买入!”李炎压低了声音,尽量用只有自己和猫头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招呼了一声。

    毕佩琳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她下意识扭头凝望了李炎几眼之后也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雪白的芊指在键盘间也开始飞速跳跃了起来。

    炒豆子般的清脆声音来的急,去的也急。

    商务中心里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在凝视着显示器中那已经接近崩盘的黄金重拾升势!

    三十二个参与选拔的人可没一个是散户,这些人就算没怎么做过盘,但是那张能黑白随时颠倒,多空言论说变就变的名嘴大们。理论知识的扎实程度,还是没话说的!

    抄底?这些人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绝对属于那种稳健到让主力崩溃的存在。但此时价格走势开始反转,但还是没人动手!

    李炎看着只有自己和毕佩琳两个人买入后的趋势图,心中不由的忐忑了起来。

    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四毛钱的黄金竟然没有人跟风买入。

    坐在这里的是三十二个人,刨除自己和毕佩琳,在剔除一个刚才被保安拽死狗一样拖出去的人。那么现在应该应该还有二十九参与者。

    参考到只有四毛的价格,李炎不用想也知道现在最少还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手里有筹码。他们应该比所有人更着急才对。

    价格起来了,四分之一的人肯定在观望。因为他们是被资金套牢最深的人。但是剩下的百分之六十的二十来个兄弟为什么不下手呢?

    如果说因为跌跌不休而手足无措,那自己明明已经把价格拉起来了,为什么没人来抢反弹呢?

    李炎其实并没有经历过奥运年华夏资本市场从六千多点暴跌的那轮崩盘。

    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经历过了那段洗礼,直到现在这些人骨子里还篆刻着当时的场景。

    两百多个交易日,一百一十多个交易日是上涨的行情。跌幅的日子也就一半多一点而已。但是魔都指数的跌幅却达到了百分之七十。

    那时候的场景是每一根阳线展现出一次希望的时候,也是张开了大网准备埋葬一堆真金白银的时候。当年最后一根阳线,才是真正的中期大底。

    这些“老炮”们曾经算过一笔李炎根本就不知道的账,那就是极端暴跌行情中……抢反弹的概率,奥运年的统计是113:1。

    李炎盯着显示器的屏幕,看着价格从底部突然冲高,再到现在陆陆续续开始下跌。那满面愕然似乎在问:为什么没人抢反弹,为什么啊!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