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 第13章 上六、龙战于野

第13章 上六、龙战于野

作品:李火火的纵意人生 作者:李家大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啥叫前程似海,来日放长?

    仅仅是这话李炎也道,毕竟那句“纵有千古,横有八荒”的词句忒如雷贯耳了!

    可偏偏如果把这句话被用来当做卦辞的话,李炎只是想想就彻底懵逼了。说有道理吧?可这话好像和自己苏杭之行一点都不沾边,说没道理吧?李炎细琢磨又好像隐隐很有道理的样子。

    虽然李炎早早心底就合计好了去苏杭就是奔着牡丹亭去的!只要到了牡丹亭估计就能堵到老头的儿子。到时候见到老头的儿子,李炎甚至都做好了讨债的准备。

    李炎没想当什么救世主,也不想当红尘俗世中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天凭日月,自己做事凭良心!

    可凭良心做事,总不能饿死吧?

    李炎下意识用手摸了下那私密处的藏钱小暗兜,

    心里忽然在想:那穷的叮当响这句话用在自己身上,估计也差不多贴切了。前程似海,来日方长?这究竟几个意思?

    细思极恐之余,李炎一扭头,苦着脸看了眼这哥们后,反复追问了起来。

    可任凭李炎再怎么问他,这人却也只是笑而不语闭口不言,绝不肯在多说一字半句。

    没几站,那骨子里透着猥琐劲儿的男人就下了火车。

    倒是在临下车之前,这哥们死皮赖脸的非要跟李炎要个联系方式。

    李炎从心坎儿里本是不想把自己的电话留给这哥们的。可细想想人家好像自始至终都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弄的自己还跟防贼一样防了人家半天,着实也挺汗颜。

    给自己免费算了一卦,顺便给了自己一张名片。其余的好像也就在也没什么过分的事儿了。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对劲的儿的。也就是这哥们看自己的眼神了。不过李炎最后也想开了,心里暗暗打定了注意:大不了他要个自己搞基的话,果断拒绝也就是了。

    摸了摸兜,李炎本想掏张名片给他。可是当自己一摸兜的时候,忽然发现仓促之余自己竟然连名片夹都没来得及带。

    实在是没辙了,李炎硬着头皮有些尴尬的顺手拿起那本封面是唐家三少芭莎杂志,最后捏着笔在这上面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列车哐当哐当的缓缓进了站。

    这哥们提着他的小箱子,缓缓走下了列车最终消失在站台间。

    李炎则站在列车的窗畔,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那哥们渐渐消失在人群里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复杂的感觉。

    自己总觉得这人给自己的感觉很是特殊。不过想归想,李炎何尝不知道在辽阔的神州大地上,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度里,谁又不是一粒活着无人注视,死了也没人在意的微小灰尘呢?

    能在历史的经纬线上留下痕迹?李炎没觉得自己身边谁人能做到。

    李炎心中有些颇感慨地回忆着那或许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瘦高的背影。随后靠在列车的过道中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被自己捏在手中的名片微微撇撇嘴,嘀咕道:“谁家的名片只有个名字和电话,甚至连个公司名称之类的东西都没有。真是醉了……”

    此时此刻的李炎还不知道,真牛逼的人谁会在自己名片上印上一堆头衔?董事长?总经理?其实这些如非必要是大可不必印在自己的名片上。

    一个名字,一个电话足以!

    哐当哐当的列车渐渐远去,车站也随之渐渐成为了一个黑点,最终彻底消失!

    此时,车站内。

    “喂!”

    只见刚才那拉着李炎为其算命的男人,手里拎着箱子,靠在距离出站口不远的墙边冲着电话里唤了一句。

    “中将,事情办得怎么样?”电话里,有人不急不躁的问了一句。

    “嗯,挺顺利的。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啦!你知道我刚才在车上看到什么了吗?”

    “看到什么了?”接电话的人口气随带狐疑,但还是不急不躁的问了一句。

    “我看到捉妖镯了!”

    “捉妖镯?”

    “嗯,在一个叫李炎的男人手里。”

    “李炎?什么人,我对这个名字好像没什么印象!难道大司马把捉妖盟的权柄交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身上?”

    “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问。但是能把捉妖镯带手上的人,那就绝对是捉妖盟的盟主了!至于这小子……我给他开了一卦!”

    “你给他算了一卦?结果是什么?中将你别婆婆妈妈的兜圈子成吗?赶紧说啊!”电话里的声音似乎瞬间激动的要燃烧起来一般。

    靠在墙壁边的中将,眉头微微一皱,缓缓说道:“上六!”

    “艹!别跟我说这没用的。到底什么意思?”电话里的人似乎有些按耐不住了。

    中将缓缓说道:“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象曰: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说人话!你算这小子到底是不是捉妖盟的盟主!别跟我说什么乱七八糟。我就要结果……”

    中将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缓缓说道:“不是,也可以是!”

    苏杭。

    下了火车后,第一脚踏在这块土地上的时候。李炎望着人头攒动的车站,此时并没有生出要站在这座城市最高点的野心和壮志。

    李炎觉得自己终究只是这座城市的过客,而心中反复默默祈祷的也只是给老头找到儿子,把自己垫上去的医药费要回来。

    实在到不能在实在的愿望,脚踏实地!

    手里拿着老人留下来的苏杭地图,李炎来到火车站的枢纽中心找到了去西湖的公交车后,上了车就奔着西湖冲了过去。

    都说如果想了解一个城市,那最好的方式不外乎就是坐在这个城市的公交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听着耳畔当地人闲聊的只言片语。

    小雨里夹杂着雪花打在车窗上,给这个城市平添了一份朦胧。公交车开的很慢,但一路很顺利,最终李炎背着包从西湖总站下了车。

    瑞雪初霁,此时的李炎站在宝石山上茫然的四下一边眺望,一边看着手里的地图。本以为自己应该很容易就找到牡丹亭了,可李炎怎么也没想到西湖竟然这么大一片。

    西湖银装素裹,白堤横亘雪柳霜桃。断桥的石桥拱面下无遮无拦,此时天空已经放晴冰雪开始消融,露出了斑斓的桥栏,而桥的两端还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依稀可辨的石桥此时似隐似现,而那涵洞中的白雪还在奕奕生光与桥面灰褐形成了反差,李炎看着远处那似断非断的桥面,此时满脑子都是牡丹亭究竟在哪儿,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不经意见看到的就是断桥残雪。

    寻寻觅觅,李炎总算是找到了牡丹亭。

    “这就是牡丹亭吗?”李炎仰着头看着眼前这个亭子,脸上并没有什么千山万水总相见的感觉,反倒是浮现出一抹不踏实的感觉。

    亭子不大,甚至看上去有点普通。

    为什么要来花巷观鱼公园的牡丹亭见自己的儿子。约在哪儿似乎都比约在这儿靠谱吧?自己真的找对地方了吗?

    李炎自己都不确定,到时候人就一定会来这里。

    坐在亭子里,李炎掏出手机看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和日期。明天就是一号了,月初……

    轻轻叹口气,李炎默默坐在了亭子里。

    公园里人少的可怜,就算是5a级的旅游圣地,但是下着大雪能跑出来赏景的骚客还是太少太少了。

    亭子里,李炎一坐就是一天。

    眼瞅着太阳慢慢隐没在地平线之下,西湖畔的灯光一盏盏亮了起来。李炎知道今天算是白等了!

    从自己屁股坐到亭子里的那一刻开始,走进牡丹亭里的人李炎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不是老大爷来散步就是老奶奶来遛弯的,有两个摄影的端着单反相机拍了拍雪景,可人家连牡丹亭都没进,肯定不会是老人的孩子。

    出了公园,李炎背着包漫无目的踏上了一趟公交车,很随性的坐在公交车上任凭司机把车开了出去。

    西湖是风景区,这边不论是吃饭也好还是住宿也罢,李炎不用想也知道价格不会便宜。倒不如任凭司机把自己拉的远远的,到时候自己找个地方休息也好,吃饭也罢,想来都会便宜不少钱。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车窗外西湖畔一座座园林别墅,每一座似乎都带着历史冲刷后的斑驳痕迹。

    “这里面住的都是什么人呢?”李炎自言自语的靠在玻璃上嘀咕了一句后,目光忽然被远处一栋有些特别的别墅吸引了去。

    这一栋栋可望而不可及的园林中住的是什么人李炎不知道,而且他更没有自己也住进去的雄心壮志。对于一个小人物来说,好好活着,努力赚钱让活着更切合实际一些。天马星空的胡思乱想,大多时候都会成为笑柄。

    当然,李炎也不是没有站在京城的最高点的雄心壮志。只不过这些都在梦里罢了,当睁开眼睡起床的时候,李炎就知道自己的梦醒了。

    李炎老妈每次都在对李炎说:日子过平安就是福气。毕竟野心这种东西一般都和尸骨被埋在城市下面了。

    ……

    六十块钱一天的小旅馆,公共浴池。门口小卖部有泡面和面包,旅馆的老板娘说门口十点前有早点摊。李炎觉得这一切让自己都挺满意,随后安顿了下来。

    每天早早李炎就从小旅馆里爬起来,从门口买上些小笼包、小混沌然后直接坐公交车奔牡丹亭。

    寒风中,李炎在牡丹亭一坐又是一天。

    就这样一连三天转瞬即逝,这一天李炎又迈步走进了牡丹亭,做在了自己熟悉的位置上。

    天冷,李炎的心更冷。这几天别说一个像老头儿子的人了,就是稍微年轻点的人都没出现过……

    李炎不知不觉间把头低了下来,目光落在亭子里的地面,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找不到老头的儿子,怎么办。(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